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迷糊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哪个是天主的声音?天主要求于我们的是什么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6 23: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8-6 22:46
协议是为调和本笃十六教宗牧函所说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与天主教道理无法调和的矛盾!协议应该是公开声明本笃 ...

呵呵,自命忠贞的迷糊露出了狐狸尾巴:反对教廷,反对教宗。因为他自以为是高大全,比教宗更加聪明智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7 00: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8-6 22:46
协议是为调和本笃十六教宗牧函所说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与天主教道理无法调和的矛盾!协议应该是公开声明本笃 ...

据广东广播电视台《今日关注》微信公众号8月5日报道,现在很多用人单位,在招工的时候都要求求职者提供无犯罪记录证明,而这件平常事近日却为广州番禺街坊陈先生带来烦恼。皆因他在上个月前去派出所开无犯罪记录证明的时候,遭到了办证民警的拒绝,原因竟然是,他本人早在2001 年因为犯绑架罪被执行了死刑,“ 被执行了死刑”?那就是死了15 年还要回来开无犯罪证明?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0 08:45: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除夕;米兰(意大利)  509.我忧心如焚  「特爱的孩子们,请你们敛神祈祷,与我一同度过本年的最后数小时。不要沉醉在放荡、喧闹与玩乐之中;我大部份可怜的孩子们,都是这样子来浪费了这些时光。  你们应该在静默中,辨认这个时代的征兆,并与我一起,为快将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而忧 心。  - 我忧心如焚,因为人类是那么病入膏肓,并继续顽固地拒绝天主和他的圣爱法律。  我用了很多的方法,并给你们无数的异兆,还作出特殊的干预,好能介入这一年的各种事件,促使世人皈依,重归于上主。  但是世人没有听从我。人们轻视上主的圣名,日益亵渎他的圣日。自私蒙蔽了人心,使人冷酷无情,并因无力爱人而关上心门。生命的价值受到漠视:暴力与谋杀事件不断增加,世人更采取各式各样的方法阻止婴儿诞生,甚至故意去堕胎。堕胎这种可怕的罪行在各地日益增多,而且昼夜不停地在天主的台前喊冤。淫秽像一股巨大的浊流,快要把一切都淹没。   天主的公义之杯已经满溢了。我看见仁慈的天主降下惩罚,为净化和拯救这些可怜而充满罪恶的人类。  我可怜的孩子们,你们将要承受的痛苦是何等众多,何等沉重;谎言之神撒殚正在引诱你们,陷害你们,诱骗你们步向死亡!  - 我忧心如焚,因为恶势力控制了我的教会,而且威胁着她,试图由里而外地摧毁她。   共济会联同他们的邪恶力量,已在教会的核心,也就是我圣子耶稣的在世代表所在之地,设立了他们的权力中心,并从那里向世界各地扩展他们邪恶的影响力。   现在,教会将会再度被自己的人负卖,并将要受到残酷的迫害,最终被钉在十字架上。  我看到那血腥的教难已经迫在眉睫,这场可怕的暴风将要把你们许多人卷走。  在这个时期,分担我的忧苦吧。你们每一个人都要与我一同献上转求和赔补的祈祷。你们要在各地推广我向你们要求的晚餐厅集祷。  在快将来临的暴风雨中,那是你们可以寻找庇护的安全避难所。在晚餐厅集祷聚会中,你们将会感到我特殊的临在。  在晚餐厅集祷聚会中,你们将体验天上母亲赐给你们的安全与平安。在晚餐厅集祷聚会中,你们将免陷于凶恶,并在威胁你们的严重危机中获得保护。  在晚餐厅集祷聚会中,我要培育你们,使你们满怀信赖与希望,因为在这末世时期,当大考验降临到众人身上的时候,晚餐 厅集祷聚会是你们得救的地方,是天上的母亲为你们而准备的。」  【共济会联同他们的邪恶力量,已在教会的核心,也就是我圣子耶稣的在世代表所在之地,设立了他们的权力中心,并从那里向世界各地扩展他们邪恶的影响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0 18:44: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8-10 08:45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除夕;米兰(意大利)  509.我忧心如焚  「特爱的孩子们,请你们敛神祈祷, ...

你很蠢,你贴的知道吗?多读书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0 18: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8-10 08:45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除夕;米兰(意大利)  509.我忧心如焚  「特爱的孩子们,请你们敛神祈祷, ...

斯诺登何时公布共济会阴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0 22: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8-6 23:32
呵呵,自命忠贞的迷糊露出了狐狸尾巴:反对教廷,反对教宗。因为他自以为是高大全,比教宗更加聪明智慧。 ...

错!

1:8 但是,无论谁,即使是我们,或是从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给你们宣讲的福音,与我们给你们所宣讲的福音不同,当受诅咒。
1:9 我们以前说过,如今我再说:谁若给你们宣讲福音与你们所接受的不同,当受诅咒。

不管是谁,是天使,是宗徒,谁传不符合教义的福音当受诅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0 22: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joserphli 发表于 2016-8-10 22:17
错!

1:8 但是,无论谁,即使是我们,或是从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给你们宣讲的福音,与我们给你们所宣 ...

呵呵,什么时候参加了基督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1 08: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信使报》在7月底的报道指,针对8月的会面,北京与教廷派出的成员都有高层授意,是有能力讨论问题、提出具体解决方案的人员,展现讨论各种假设、建构关系的意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1 12:21: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对老刘弹琴!不把珠宝扔给老刘!不要把圣物给老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1 14: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6-8-10 18:44
你很蠢,你贴的知道吗?多读书吧。

卡罗尔·沃伊蒂瓦上台后,一改梵蒂冈的政策,开始推行“新东方政策”。1979年3月4日,他的第一份通榆“人的救世主”中,公开声称教会是“自由的卫士”,“自由是人类真正尊严的条件和前提”,而这种表态在以前历任教皇从来没有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4 16:1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273.我是在十字架下 一九八三年九月十五日 痛苦圣母纪念日;圣方济(美国缅因洲) 「特爱的神子们,看看你们这位痛苦的母亲,站在十字架下。耶稣悬在十字架上,正在受着临终的忧苦,终于气绝而死。 从此,我所在之处,就是站在我每个孩子的十字架下。 我是在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十字架下。他是我特爱的大儿 子,在爱、在祈祷、在受苦;因为教会正在陷于忧苦之中,又因为可怜的人类快要遭遇着恶劣的命运。你们看不见吗?战争的鞭子已经打在你们身上;有多少无辜的牺牲者,必须忍受难言的痛苦! 我是在那些忠贞的主教们的十字架下。可是那些宁愿自行其道的主教,却越来越多;他们不肯听从耶稣立为教会基石的教宗,而愿另立一个脱离教宗的教会,因此树立恶表,造成教会可悲的分裂。 我是在我特爱的司铎神子们的十字架下。他们奉命要在生活中绝对效忠耶稣、他的福音和教会。他们屡次必须忍受内心的殉道,觉得自己不为别人所谅解,却受人嗤笑,甚至于被他们自己的同道们拒绝。 我是在那些献身事主者的十字架下:他们愿意忠贞地过奉献的生活,反对世俗的精神。现在这种精神,已经渗入了这许多修会的会院里,给那里带来了冷淡、不洁、放纵和追求一切世俗的逸乐。 我是在这许多信徒们的十字架下:他们勇敢而慷慨地接受我的邀请。在极大的困难之中,他们仍然怀有希望,对我也有信心。在重大的考验时期最艰苦的时候,他们依旧保存信德,恒心祈祷。在无数的痛苦之中,他们抱着赔补罪过的精神,献上天主给他们的生命所安排的一切。 我是在我的那些可怜的犯罪孩子们的十字架下,为引导他们走上忏悔之路,而与天主修和。我在患病者的十字架下,为鼓励他们,使他们顺从地忍受一切的痛苦。 我在迷途者的十字架下,为带他们走那救恩之路。我也在垂死者的十字架下,为帮助他们,好让他们在天主的恩宠和圣爱中安逝。啊!在这个时期,痛苦和困难正在增加中,这是前所未有的。 我是你们的痛苦之母,也是你们的安慰之母。我在你们的十字架下,也在所有的孩子们的十字架下,为同你们一起受苦,一起祈祷。我同你们一起,把你们协助我的圣子耶稣完成赎世大功时,所作的个人努力,奉献于天主圣父。」 我是在那些忠贞的主教们的十字架下。可是那些宁愿自行其道的主教,却越来越多;他们不肯听从耶稣立为教会基石的教宗,而愿另立一个脱离教宗的教会,因此树立恶表,造成教会可悲的分裂。 现在教宗批准的爱国会主教们另立教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教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 将来协议以后那个教会主教都是爱国会,都遵守宪法,都按党的要求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4 20: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8-14 16:13
273.我是在十字架下 一九八三年九月十五日 痛苦圣母纪念日;圣方济(美国缅因洲) 「特爱的神子们,看看你 ...

省省吧。

11:14 这并不希奇,因为连撒殚也常冒充光明的天使;

多难未必兴邦 多演一定穿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5 21:2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军对阵  一九八五年十月十三日 法蒂玛圣母末次显现周年纪念; 法蒂玛(葡萄牙)  「我是身披太阳的女人,曾在这里显现。现在我从此地,召集你们到我这位天上的统帅跟前来。现在是我与那听从红龙和黑兽指挥的强大敌军作战的时候。马克斯的无神论和共济会,正在指挥那支敌军;他们集合在一起,企图引导人类,否认有神,悖叛天主。  敌军的头子就是路济弗尔自己。今天它再度向天主挑战,与他为敌,妄想要像天主那样受人崇拜。所有的魔鬼都同它在一起参战。  今天它们都从地狱倾巢而出,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想把人灵扯到地狱里去,人数越多越好。帮助他们作恶的,还有一总下了地狱的灵魂,以及那些现在还生活在世界上,否认、侮辱、亵渎天主,只知自私、仇恨、为非作歹、纵欲荒淫的人。他们的人生目的就是追求享受、满足欲望、尽力使仇恨得逞、邪恶称霸。  我亲自率领的军队,由天堂上一总天使和圣者所组成,而以总领天使圣弥格为军长。他是所有天上神军的总领。  这是一场大战,特别是一场属灵之战。至于在这世界上,组成我的军队的,是所有那些依照领洗时所受的恩宠来生活的人:他们爱慕和光荣天主,走在完全地遵守他的诫命这条可靠的道路上。他们谦逊、温顺、卑微而有爱心,远避邪魔的恶计,不受逸乐的引诱,走在洁净、爱和圣德的道路上。我的这支军队,由我所有的孩子们组成:他们散居世界各地,现在听从我的指挥,遵行我在这些年来给你们指示的路线。  我要率领这支军队,在这个时期为我获得胜利;我要率领这支军队,每天建立我无玷圣心的胜利;  我要率领这支军队,为耶稣的神国荣耀来临,做好一切准备工作。那是一个仁慈,恩宠、圣善、正义与和平的神国。   我曾在这个地方显现;今天,我在这里重新发出我慈母的呼声:你们大家赶快集合,参加我的这支军队吧!大战的时刻已经来到。  你们应该使用玫瑰经,作为武器来应战,走在热爱耶稣、轻视世俗、弃绝自己、勤修谦逊、仁爱、纯朴、洁净等美德的路上。  这样,你们就会准备好自己,能够承受那些即将为人类和教会开始的重大考验。  我从这里,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祝福你们众人,也祝福教宗、我特爱的神子们,以及已经奉献于我的孩子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6 00: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逆天而行,结果可想而知,现在也只有装神弄鬼的力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6 07:55: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默示录》女人与红龙的意义   教宗于圣母升天瞻礼庆日弥撒阐述 《默示录》女人与红龙的意义 2007年8月16日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本笃十六世八月十五日上午,在夏宫所在地冈道尔夫堡小镇本堂主持圣母蒙召升天瞻礼节日弥撒圣祭。弥撒中,教宗讲了一篇非常精彩的道理,内容主要在阐述弥撒第一篇读经,圣若望宗徒所写的《默示录》第十二章的意义。 教宗开门见山便说:“圣奥斯定在他的伟大著作《天主之城》里面曾说:整个人类世界的历史是两个爱之间的斗争,一个是天主舍弃自己,奉献自己的爱,另一个则是自私,甚至轻视天主、仇视他人的爱。圣奥斯定视人类历史为两种爱的斗争的解释说法,似乎也显示在我们方才所聆听的《默示录》读经中。在这篇读经里面,这两种爱以两个巨大的形象出现。第一个形象是非常强有力的红龙,它那丑恶、毫无爱心、绝对自私、充满恐惧与暴力的威力令人胆战心惊”。 教宗继续说:“圣若望宗徒在写《默示录》的时候,他笔下的红龙所代表的就是罗马帝国从尼  禄到多米齐亚诺这几位迫害基督信徒的皇帝。他们的威力似乎是毫无止境。当时罗马帝国的军事、政治和宣传威力之大,使得面对它的教会脆弱得像个毫无自卫能力的妇女,毫无生存的可能,更遑论战胜它。有谁能够与这个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力量抗衡?然而,我们都知道最后胜利的却是手无寸铁的女人,却是非自私自利和非仇恨,是天主的爱,罗马帝国最后反而向基督信仰开启了大门”。 教宗进一步说:“圣经的话总超越历史时刻。这条龙所代表的不仅是那个时代反对基督信仰、迫害教会的力量,也是指任何时代反对基督宗教的唯物主义独裁政权。我们在上个世纪又再次看到这条红龙的威力以巨大的独裁面貌出现:纳粹和斯大林的专制独裁拥有一切力量(纳粹,共产主义),无孔不入。面对如此强大有力、企图吞噬降生为人的婴儿和女人,也就是教会的这条龙,看起来,基督信仰无法长期生存下去。可事实上,最后还是爱比仇恨更强有力”。  教宗又说:“即使今天,龙也是以不同的、新的方式存在。尤以唯物主义的意识形态存在的,这样的意识形态认为思考天主是荒谬的,遵守天主十诫也是荒谬的,这是过时的事情……只有及时尽情行乐,消费、自私自利才是值得的,才是应该过的生活。面对这种具有媒体和宣传威力的主导观念,要与之抗衡似乎也是荒谬的事”。  讲解了历代以来以专制独裁体制出现,反对基督信仰和迫害教会的红龙之后,教宗进一步谈到《默示录》所说的那位身披太阳、脚踏月亮、头戴十二颗星荣冠的女人所代表的形象。他说:“这个形象也有多种意义。第一个意义毫无疑问地是指圣母玛利亚,她身披的整个太阳就是天主,她完全生活在天主内,被天主的光所环绕,所渗入。环绕她的十二颗星代表以色列十二支派,代表天主的全体子民,代表全体圣人的共融。圣母脚踏的月亮象征着死亡和可朽。这也就是说,玛利亚脱离死亡,身上披着整个生命,灵魂和肉体蒙召升天,进入天主的光荣中。由于圣母克胜了死亡,她就在唤醒我们:勇敢振作起来,爱最终将要胜利!我的生命就在指出:我是天主的婢女,我的生命是为天主和为他人而奉献自己。我这服务的一生如今已成了真正的生命。你们要有信心,即使面对龙的威胁,也要有勇气生活下去”。  《默示录》中所描写的女人,除了有前面提到的光荣形象之外,她也被那条大红龙追赶迫害。关于这第二形象,教宗说:“这位受苦、逃亡、在痛苦中分娩的女人,也代表着每个时代的旅途教会。每个时代的教会都必须重新生产基督,都必须以这种受苦的方式,带着巨大的痛苦把基督带给世界。教会在任何时代都受迫害,它被龙所迫害,几乎生活在旷野中。然而,天主的子民教会在每个时代中也因着天主的光而生活,它依靠天主、依靠圣体神粮而生活。教会就是在历代世界各地这一切苦难和种种局势中,在受苦中得胜的……即使在今日,我们也一定看到那条龙要吞噬化身为婴儿的天主”。  教宗在弥撒讲道中最后告诉教友们说:“你们不必为这位天主担忧恐惧,斗争已经被克服了。今天,这位脆弱的天主仍然是强有力的,祂是真正的力量。因此,圣母的蒙召升天乃在邀请我们信赖天主,邀请我们效法玛利亚,一如她自己所说的:我是上主的婢女,愿上主安排我的一切。这就是教训:走在圣母的道路上,献出我们的生命,而不要把生命据为己有…表面看来薄弱的信德,其实是世界真正的力量。爱远比仇恨强有力。我们联合整个教会向玛利亚祈祷:圣母玛利亚,为我等罪人今祈天主,及我等死后。阿门!”。  教宗圣母升天弥撒讲道词的反省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本笃十六世八月十五日圣母蒙召升天瞻礼当天上午,在他夏宫所在地的冈道尔夫堡小镇的本堂主持瞻礼弥撒圣祭。讲道中,教宗以当天弥撒第一篇取自《默示录》的读经为内容,讲解天主的爱将克胜邪恶,将打败企图消灭教会的种种意识形态。关於教宗的这篇讲道,本台特别请义大利神学家维蒂耶洛(Salvatore Vitiello)神父谈谈他的感想。  问:维蒂耶洛神父,您可以从末世的观点谈一谈天主的爱与邪恶之间的斗争吗?  答:在今天基督信仰受到物质主义和内在主义负面影响的时代,记住末世的问题是很重要的事。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首先是关于这个斗争的期限,那将会持续到世界末日,因为教会并没有获得权柄在现世实践天主的国,这个天国是属于末世的性质,只有当基督在凯旋中再次来临,为结束世界历史的时刻,才会完全实现。其次,我们绝不能陷入二元论之中,也就是不能以为善与恶是控制世界历史的两大势力,彼此斗争不完不休,否则我们将不再是基督信徒,而是不可知论者,或者二元论者。事实上,这场战斗的胜负早已经成了定局,已经由基督取胜,祂从死者中复活,战胜了死亡。但无论如何,基督的复活只会在世界末日来到的时刻才会完全显示出祂的凯旋胜利。  问:维蒂耶洛神父,教宗说《默示录》给我们显示出那条红龙看来是坚不可摧,战无不胜的,可是最后还是天主的爱得胜,还是手无寸铁的玛利亚以及化身为婴儿的天主得胜,是不是?  答:那条红龙外表看来似乎是无法摧毁的,因为它的力量巨大无比。福音也告诉我们黑暗之子远比光明之子阴险狡猾,我们也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势力是巨大的。可是正如教宗所说的,在历代中,信德都得胜了,昔日象征那条红龙的罗马帝国终于向基督信仰开启大门了,上个世纪的巨大专制独裁也被粉碎了,因为从哲学上和从人类学上看,这些专制独裁体制都是站立不住脚的。相反地,基督信仰正以它的整个力量在崭露头角,如旭日东升一样,因为对历来所发生的事的历史分析仍在进行中,而且有待分析的还有很多,基督信仰所要了解领会的事还多着呢!    教宗主持圣母升天节三钟经祈祷 揭示人类与历史的光明未来。 信靠天主﹐在人的有限中成就伟大的事 时间:2012-08-16   教宗在圣母升天节的中午﹐于冈道尔夫堡夏宫宗徒大楼庭院带领三钟经祈祷。他在讲解关于圣母升天节的要理时表示:这个节日的庆祝﹐有着信仰及教会最初几个世纪的敬礼根源。早期教会对天主之母的热诚敬礼﹐在基督徒团体中循序渐进地发展。  为了了解玛利亚升天的意义﹐教宗邀请信友们将它与使我们得救的伟大奥迹基督的逾越奥迹并看。基督的逾越奥迹是祂经过苦难、死亡与复活﹐进入父的光荣中的整个过程。  教宗解释:生下天主子﹐使祂降生成人的玛利亚﹐是介入逾越奥迹最深的受造物。玛利亚从生命开始的瞬间就已蒙救恩﹐并以独特的方式参与她圣子的苦难与光荣。玛利亚升天也是基督逾越奥迹的果效在她内的圆满实现。  教宗说:「不过﹐圣母升天也是与我们有关的事件﹐它以耀眼的方式指示我们人类与历史的未来。我们每个人和全教会﹐都受召在圣母内默想这起光荣事件。」  援引当日路加福音的记载﹐圣母前往拜访表姊依撒伯尔时﹐依撒伯尔充满圣神﹐ 大声呼喊:「在(所有)女人中﹐妳是蒙祝福的。」教宗再次强调玛利亚笃深的信德﹐说:「她自诩为『贫穷』和『谦逊』者的一份子﹐他们并不凭借自己的力量﹐ 而是信靠天主﹔他们在自己的行动中﹐留下余地给天主﹐才能在人的软弱中成就伟大的事。圣母升天向我们揭示光明的未来﹐期待并邀请我们﹐在每天的生活中﹐愈加信靠天主、听从祂的圣言﹐并寻求完成祂的旨意:这就是使我们在尘世旅程中成为『蒙祝福』者的道路﹐也为我们开启天国的门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6 10: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8-15 21:25
两军对阵  一九八五年十月十三日 法蒂玛圣母末次显现周年纪念; 法蒂玛(葡萄牙)  「我是身披太阳的女人, ...

【天主教在线讯】近期在中国大陆发现流传假慈母心声一书,慈母心声也译作《圣母给心爱神子的话》,2001年香港出版了修订版中文全集,由当时的胡振中枢机准印并发行。
据了解,假慈母心声根本不是香港发行的,而是假借圣母之口,且假借香港教区的名义发行。外面的名字和包装是借用,但内容被篡改,而内容与教会所禁止的“神圣慈悲玛利亚”有着惊人类似。
目前这本书被疯传,有人将这本书到处放置:神学院,教堂,祈祷所等地,之后就宣传说这是教会都在用的书,是神学院都在学习的书,借此来达到迷惑教友的目的。
呼吁各地牧者将此讯息告知教友,谨防教友被欺骗而陷入到异端之中。同时教友们也一定到堂里,通过教会正规渠道购买书籍。如果发现此书,最好拿给本堂神父鉴定是否属于教会所准许的原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6 21:3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教会,你往何处去? (“中国教会”,笔者专指国内、大陆教会) 近来,国内教会的动态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党中央一如既往地针对教会发声,主教莫名其妙地在为爱国会发声,爱国会似乎也蠢蠢欲动地为九大而发声。万变不离其宗:教会到底该“姓谁”?怎么“信”? 面对呼声最高的“爱国会”问题,早在2010年教廷就曾发表声明,呼吁在中国大陆境内的主教与所有神职人员不参与任何“违背教宗意愿”的活动。面对这原本就“不符合天主教教义”的官化操盘,有人直言小丑跳梁——四不像的会议,没有任何代表性;有人暗表借花献佛——可增加内部“团聚”(“团结”尚属未知呀?)。 从近期的嘈杂不由得联想到教会未来的走向以及梵中关系。尤其是梵中建交,每凡有些微的风吹草动,大家都趋之若鹜,翘首以待,仿佛就在明天——(2014年教宗方济各从韩国返航途中答记者问,曾表达出渴望访问中国“但愿就在明天”)——;更有甚者,很大一部分人士都妄想着一旦梵中建交,国内教会的乱象就一扫而光,迎刃而解了。解铃还须系铃人。雷明远神父所具有的远见卓识确实值得反省和深思:“中国归中国人”,身为教会的一员,从牧者到信友,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份担当和使命感。当然,从教友们这份高涨的热情,也真切地反映了中国(教会)教友们特有的单纯,以及渴望与教宗(普世教会)完全合一的赤子之心。甚至汾阳霍成主教也对梵中建交表示“乐观其成”,我想,这份乐观也应该是每位中国信友、牧人最真实的心境。 梵中“建交”——一厢情愿 但凡有常识的人都明白,无论是商业谈判,邦国之交,亦或是朋友之交,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和条件就是诚信。梵中互动这么多年的暧昧纠葛,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越来越卑躬屈膝的教廷,甚至为了换取邦交也不惜牺牲某些既得利益。其中芥蒂无非是关于主教的选圣。中方一贯坚持 “主教的选圣”属于神圣而可笑的“中国内政”之一(当今国内的趋势也确实如此,候选主教的资格首先摒弃了对《天主教法典》的参照,相反,却是考量候选主教和政府沟通、配合之能力)。既然如此,那建交后的圣座还要不要正当地、名正言顺地“干涉中国内政”?既然连爱国会这关都过不了,那又何必枉费周折,多次一举呢?再者,从中方立场来看,又怎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呢? 圣座在外交政策上的一厢情愿,更多的是饱含着慈母教会对中国群羊的一番苦心和不舍。反之,中宣部却可以借这东风之力,对外鼓吹民主、开放、“国内不存在宗教打压”;每次外交部的话筒都笔直僵硬,一套刻板到公式化的照本宣科:1,自我标榜:“有诚意”,“积极努力”;2,一番托辞:督促梵方撤除所谓的台湾邦交障碍;3,批评警告:“不得干涉中国内政“;4,此致敬礼。 梵中最本质的隔阂无非在于“价值观的不同”。两会期间(3月10日),假借教育部之口怪谈阔论:“除马克思主义外的西方价值观不得进入中国”。这里不难看出“有选择性”(反腐)原则再次发威,但凡有利于维护其合法性和切身利益的,无论认马列为祖宗,还是党子党孙移民国外,资产外转(“巴拿马文件”爆出的窃国之实),自然算不得崇洋迷外(习总不也对此大事批评吗?),反之,冠冕堂皇地就体现了“党的开放精神”。何谓西方价值观:民主?自由?理性?信仰?或者,马列主义从“暂时到永久”的独裁统治就算不得西方价值观?或许是国外没有城管的原因,所以无法放任“狗仔队”强抢民财,欺压弱小,甚至强拆民居让百姓流落街头;要么就是因为国外没有民工,所以无法放肆地被警察和武装部队殴打这些手无寸铁之人(2016年4月30日海口长流琼华村);或者是因为外国人信神的原因,所以政府公职人员不敢掘墓焚尸(2013年12月19日);或者是将抗议强拆教堂的信徒活埋(4月14日河南驻马店新蔡县);非法绑架、拘禁、迫害教会神职人员,严刑拷打强令其加入爱国会。我党的价值观既容不得生者安生,也不令死者安息,“好叫流在地上一切义人的血,都要归到这一代人身上”(玛23, 35-36)。 教会走向—壮士断腕 前段时间,由习总主持的宗教大会轰轰烈烈地在京召开,本幻想着能在信仰上实现一个美好的中国梦,可梦毕竟还是一场痴人的天真。会上明确强调要由党来领导宗教,这岂不是继“媒体信党”之后,也得“宗教信党”?若非如此,教会祈祷场所为何非得被强制要求悬挂国旗?(浙江截止到6月13日已有69处宗教场所)。在对国内宗教信仰自由进行强奸的同时,也践踏宗这一基本的天赋权利和国际人权。 当然,我们绝对不能将党、国盲目等同,但中国的特色似乎就在于“国”必须得姓“党”。教会既然从属于“国”的范畴,自然跟着姓咯。在逼认干爹的淫威之下,不禁要问:中国教会,你往何处去? 近期,香港两位枢机都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对国内教会情况进行了详细、客观的剖析,其中很多观点为我们都很有启发, 特别是陈日君主机在病榻中依然坚持“战斗”,老一辈牧者对国内教会的忧心可见一斑,作为后生一辈怎敢懈怠?在此也斗胆对国内教会现状发一番牢骚。 在教会自身建设方面,我们需要有开放的态度,欢迎其他善意的监督和帮助,当然也包括来自政府合理和积极方面的。但从根本上而言,教会是至一和大公的,也必须要坚定于唯一的磐石之上,明认福音所启示的真理和正义。教会的职责就是要做社会的良心,与政府一起合作为人民谋求福祉,而非是某个意识形态的仆从。 从2000多年的历史来看,归根结底,教会与国家本无任何冲突与矛盾,其实质与核心都是以人为本,为人服务。中国教会之所以对“政府”有所谓的抵触情绪,其中症结正是介于教会和国家之间的“爱国会”。 爱国会算是鸡肋吗?或是畸形?从梵中谈判角逐的层面来讲,实际上,“爱国会”也成为政府进可攻退可守的重要筹码,必要时为保全大国颜面,弃之为背信弃义的“替罪羊”和“遮羞布”。 纵观古今中外,“爱国会”不仅仅在普世教会史上成为绝无仅有的一朵“奇葩”,更悲催的是也名符其实地坐成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基本国情、教情。从历史的溯源,或许有人会质疑,难道是出于教廷50年代对华策略的百密一疏,才导致了目前这一棘手的历史遗留问题?宁要说,出于教会的真知灼见与慈母般的爱情。慈母教会以其两千多年来的智慧和柔韧,忍痛割爱给予中国教会充足的时间让我们切身地体验和认清事实真相。1957年至今, 已经半个多世纪过去了,60年意味着什么?整整的一代人。难道,还要坐等另一个60年?如今,养瘤成患,即便教廷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从我们自身来说难道还有同样的决心和觉知吗?难道,中国教会真的已经病入膏肓,盲目无知?若果真愿意苟且偷生,自欺欺人地得过且过,那冠冕堂皇的理由无非是“教廷(或教宗),没有对违背宗教意愿的组织、活动明确提出不可参与,也没有公然地要求坚决退出”。教廷(教宗)的无奈绝不仅仅在于要遵守“不得干涉他国内政”的规矩,最重要的或许也是在等待那个“系铃人”的觉醒,这个“解铃人”就是对教会有着责任和担当的你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不劝退,并不表示默认。如果没理解错的话,2007年可敬的荣休教宗本笃十六就已经在《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天主教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教友信函》第7号中,明确表达了他一直以来的担忧:“某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按理说,上海马达钦主教不可能意会错了教宗的心意啊?要么就是教廷近年来对华策略出于偶然?从07年教宗的牧函到2011-12年的三例绝罚,再到慈悲圣年特赦中对绝罚令的保留:教廷在外交上怀柔示弱(教宗屡次向中国示好),在教会纪律上的严肃认真。 当然,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教土壤上,大陆教会内部也另有一支“奇葩”—新疆教区。虽然教区内没有爱国会,没有教会分裂问题,但老主教(谢廷哲)同样以豁达的胸襟主张与政府对话、与政府谈判。用老主教的话讲“我们通过教会与政府机构的直接关系,完全在遵守法律的范围内经行宗教活动”。 综上所述,梵中建交并非中国教会殷切期待的救心丸,当前教会迫切需要的:首先是自我反省和觉知,因为建交与否都无法触及到中国教会内部最本质的核心,所以,需要至上而下,对教会现状和远景深思熟虑的共识,越是在困境和暗夜中,让世界聆听、认识到教会自己的声音。没有人是不惧怕监牢的,但作为光明之子和耶稣的门徒,我们绝不可以有丝毫的畏惧和羞怯去为福音真理和正义作证!中国教会的革新与觉醒,不光教廷等不起,我们自身也等不起,要么自我革新,实现教会本身的净化和内部合一,与普世教会完全、真正地共融;要么任由毒瘤发作,遗臭万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6 21:33: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6-8-16 10:48
【天主教在线讯】近期在中国大陆发现流传假慈母心声一书,慈母心声也译作《圣母给心爱神子的话》,2001年 ...

我这个是真是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7 01: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8-16 21:33
我这个是真是假?

你就是个假假的神甫,你的话又怎么能是真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7 05:32: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地下主教:中国-圣座协议越快越好 政府不承认的魏景仪表示“我是因为服从宗座才成为中国的地下主教,怎么能不接受”来自教宗和圣座的? GIANNI VALENTE 一个“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团”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一直为之祈祷的”。这是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地下”主教魏景仪的观点。魏主教是中国天主教会内所谓“地下”教会的知名成员:“地下”教会这一不太恰当的和误导性的表达方式是用来指不服从北京宗使他能够从看天主与人类对话的角度,进而看圣座与北京之间的对话,由此得出积极的结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件事情,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我希望我能够是一个天主的人,常得到天主的光照,有属神的眼光,说属神的话,做属神的事。我支持汤汉枢机的观点。 汤汉枢机写到“宗座有权决定用何种方式任命中国教会的主教”,教宗“有权利专门针对中国教会的情况而制定特别的法规,这并没有违反教会信仰原则,也没有破坏教会共融合一”。包括您在内的所谓“地下”主教,准备好承认这一点吗? 汤枢机所说的“宗座有权决定用何种方式任命中国教会的主教。为任命中国教会的主教,宗座有权利专门针对中国教会的情况而制定特别的法规”。这本来就是宗座本有的权利,并没有违反教会信仰原则,也没有破坏教会共融合一。在中国大陆生活的天主教友,不论是地下还是地上,都还是天主教友。天主教友就要服从宗座。我是因为服从宗座才成为中国的地下主教,怎么能不接受?我们是因为服从宗座才成为地下教会的团体,怎么能不接受? 汤枢机说“有些人担心圣座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对话会牺牲地下教会的合法权利,例如有人担心地下被监禁的主教被罗马的谈判者遗忘说”。汤枢机补充这种担心绝对是毫无根据的,你是一个没得到政府的承认主教,你有什么看法? 地下教会的合法权利是什么?合法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合教会法,一个是合社会法。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圣座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对话都不会牺牲地下教会的合法权利。至于担心地下被监禁的主教被罗马的谈判者遗忘,更绝对是毫无根据的,慈母教会怎么能忘记为她作证的英豪?天主圣神什么时候能离开天主教会? 汤枢机说圣座的意愿是鼓励中国教会达到共融,如果在解决非法主教的问题后,中国可以有一个由全部的主教组成的主教团,他们连同教宗与他共融,你怎样看这个将来可以发生的景况?在多年的分裂后,中国教友团体会反对吗? 旅居尘世的天主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中国有一个由全部连同教宗与他共融的主教组成的主教团,这些主教将一同悔改,共同向天国进发。这个愿景是好的,也是我们所期盼的,中国教友团体不会反对。但是我们期盼能结出悔改的果子,荡子回头要看到行动。离家好久放猪多年,身上有猪粪味是可以理解的,但应该尽快洗干净。谁也不希望和满身怪味的人在一起。更不希望看到被父亲拥抱接纳洗干净的败子又回到污泥坑中打滚。不洗干净怪味和又回到污泥坑中打滚的人,不论在教会中有什么身份,人们都会离开他。 您听到一些有关圣座与中国政府谈判的内容吗? 我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我们知道他们正在工作中,工作在继续展开。所以,也就是说继续向前。不必急于求成,因为平静地工作是有好处的。同时,我们希望能够尽快看到具体的成果,对所有人都有益的结果。越快越好。 一些评论员说,如果不先铲除爱国会这个负担那么对话是幻想,甚至是有害的。是这样吗? 一旦双方开始谈判时,就要开诚布公畅所欲言。包括关于爱国会的问题。但是,不能设置先决条件。我们应该说出我们的想法,还要提出建议,但教宗应该首先感到我们的完全支持、我们相信他。不应该是我们要制约教宗,对教宗指手画脚,甚至要把我们的想法强加于他。福音中,耶稣把坚定兄弟姐妹信仰的任务交给了伯多禄。耶稣本人也支持着教宗。我们不应想着要教给教宗该怎样做。 可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良心上存有疑问呢? 要遵循的标准并不是自己的意见,而是福音、是宗徒的信仰。任何人都不能以为他自己的观点要凌驾于耶稣之上。在福音中,耶稣还对我们说要相信伯多禄、那背叛了祂且祂也宽恕了的宗徒。因为伯多禄是祂本人亲自支持的。诚然,也要追随我们良心上意识到的真理。但是信仰光照我们的良知,而不是相反的。 您作为牧人,认为哪些是中国教会现在和未来面临的机遇、哪些是最危险的陷阱? 此时此刻,中国社会中迫切需要可以遵循效仿的道德准测,因为腐败危害和摧毁了一切。为此,普遍存在着一种追求美善、尊重他人和公众利益的愿望。就此而言,我认为,也是有益于福音精神传播的气氛。我们看到我们可以合作。中国社会期待着我们基督徒做出积极的和建设性的贡献。危险是我们没有利用这一有利的局面,因为我们关心和关注别的事情了。一旦是这样,那就是在许多人渴望满怀喜乐地接纳福音之际,我们却放弃了宣讲福音。 汤汉枢机几个月前还重申了中国教会“中国化”的机遇,由此,也就再也不会将其视为宗教殖民主义的一个因素了。这是一段艰辛的过程吗? 早在利玛窦时代就没有拿着“意大利福音”或者“法国福音”,他带着的是《福音》。为了福音传及中国人,他走出了一条中国道路。 教宗方济各的讲道和讲话在中国越来越容易得到吗? 当然啦。许多互联网上刊登、一传十十传百。我们正在密切追随着慈悲圣年的全体建议。我还在互联网上看到许多中国人参加教宗在罗马主持的公开接见、在圣伯多禄广场上见教宗。他常常问候这些人。现在,中国人到罗马见教宗、甚至向教宗致意比过去容易多了。与罗马主教有着有形可见的亲近,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变化了、还将继续变化。 爱国会的作用也会演变吗? 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能成为过去的产物。因为许多人都对其作用,在许多情况下发挥的作用有着很坏的记忆。重要的是帮助天主教徒找到一条展示他们也爱国的新道路。 上海主教马达钦事件及其关于爱国会积极作用的文章会有什么下文吗?有人已经给他扣上了变脸、叛徒的帽子。 任何人都不能评判、诋毁他人;将他人棒打成叛徒。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这样做,这样做便意味着做一件很坏的事。我们怎么能知道马主教在经历了一切之后、四年禁止他履行主教职后内心是怎么想的? 您比我们更能想象出马主教的心路历程。 我没有过他那样的经历。但经历过孤独,还有不断被更换地点。那种情况下,你永远都不是孤独一人的:你在天主面前,你的所思所想所做,都是在天主面前去想和做。或许教友们不知道、或许他人背叛了你,但你始终在天主面前。这比什么都重要。让我们本着尊重为马主教祈祷,不要去评判他人的心。 隆巴尔迪神父还是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时曾经表示教宗为马主教祈祷、为中国天主教徒祈祷。 教宗是慈父、用慈父的视角审视一切。马主教是一位祈祷的人,教宗知道、教宗相信他。作为一位父亲,最重要的是展示出他对子女的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9 03: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