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迷糊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哪个是天主的声音?天主要求于我们的是什么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9 11: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7-21 20:18
天主教在梵二以前反民主,反自由,反%共产,你是不是以为继续梵二之前的这些路线没有错误,有错误的是若 ...

“本土民主前线”梁天琦昨日突然“转軚”签确认书与“港独”撇清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17:36: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分封侯黑落德听到耶稣的名声,就对他的臣仆说:「这是洗者若翰,他由死者中复活了;为此,这些奇能才在他身上运行。」原来,黑落德为了他兄弟斐理伯的妻子黑落狄雅的缘故,逮捕了若翰,把他囚在监里,因为若翰曾给他说:「你不可佔有这个女人!」黑落德本有意杀他,但害怕群众,因为他们都以若翰为先知。 到了黑落德的生日,黑落狄雅的女儿在席间跳舞,中悦了黑落德。为此,黑落德发誓许下,她无论求什麼,都要给她,她受了她母亲的唆使后,就说:「请就地把若翰的头放在盘子里给我!」王十分忧郁,但为了誓言和同席的人,就下令给她。遂差人在监里斩了若翰的头,把头放在盘子里拿来,给了女孩;女孩便拿去给了她的母亲。若翰的门徒前来,领了尸身,埋葬了,然后去报告给耶稣。──上主的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17:39: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6-7-28 19:21
可笑,陈日君不是给你们指明方向了。大不了再多一个誓反教。

老刘愚蠢,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主教神父们是共党奴才,从来就跟随党反抗罗马,反抗教宗!老刘也没有说牠们是誓反教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17:44: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枢机吁海外教会代表与中国受迫害的基督徒团结一致  2016-01-28   【天亚社.菲律宾宿雾讯】正在菲律宾宿雾举行的国际圣体大会上,已退休的香港教区陈日君枢机呼吁与会代表,向中国的受迫害基督徒显示团结共融。   陈枢机一月廿五日在为期一周的大会上指出:「[中国的基督徒]仍然处于水深火热的可怕现实中。」   枢机表示,他想告诉这次会议的参加者,「我们在中国的殉道者如何在近代历史中为耶稣基督作出伟大的见证」。   在提及受迫害的中国基督徒时,陈枢机说,「谁人最堪当被称为见证者,为真理作见证显示基督是我们光荣的希望的人?我认为,他们的见证堪可媲美殉道者。」   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圣体大会,有天主教神职人员、修会人士及教友参加,本届主题引用圣保禄《致哥罗森人书》当中的「基督在你们中,作了你们得光荣的希望」。   中国政府禁止大陆派遣代表出席本届圣体大会,但多个来自香港及澳门的团体到了宿雾参加。   不时公开批评中共政府的陈枢机说:「尽管在中国的教会是一个沉默的教会,可幸,这种沉默并非立即完全的」。   陈枢机向大会提到,中国曾谴责外国传教士及教廷大使是「帝国主义者」。   他表示,包括已故龚品梅主教在内的数百名基督徒,因为拒绝参加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在一九五五年九月八日的「大教难」中被捕。   龚主教(后获委命为枢机)在公审时被下令承认自己的罪行,但他却大声疾呼:「基督君王万岁。」   陈枢机说,当时人群就跟着喊叫:「基督君王万岁!主教万岁!」他认为,「这确实是来自圣神的勇气。」   从那时开始,「一道不可估量的竹帘而不是铁幕,徐徐落下,把这一部分的世界与其他分隔开」。陈枢机表示,「我们在中国的教会沉默了。」   这名已退休的枢机又提到,上海教区马达钦辅理主教二零一二年在其晋牧礼上宣布退出政府认可的爱国会后,就一直被软禁。   陈枢机在演讲中未提到中国政府在浙江省的强拆十字架运动。在过去两年,可以见到数以百计的十字架被移走或清拆。   陈枢机表示,圣体大会应鼓励世界各地的天主教徒互相支持。   他表示,中国当局现在「宁愿透过分化中国的基督徒,制造叛徒而不是殉道者」。   「除了恐吓及惩罚,他们更利用金钱及世俗的污染手法。他们有钱,而金钱是犹达斯出卖耶稣的原因。」        陳樞機說,中國當局在這些日子「寧願透過分化中國的基督徒而製造叛徒而不是殉道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18:06: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教宗若望廿三世和保禄六世为梵蒂冈发起新的方法去应对铁幕国家──东方政策。据其首席设计师和负责人阿戈斯蒂诺.卡萨罗尼(Agostino Casaroli)总主教的意思,东方政策的策略目标,是要找到一个让华沙条约国里的天主教会「不死的方式」modus non moriendi。策略包括停止梵蒂冈对共产政权的所有公开批评,并与共产政府作无休止的谈判。成果是,平淡地说,微乎其微。    对比一下今日弥撒读经和福音!  读经一(上主派了我来,给你们宣佈这一切。) 恭读耶肋米亚先知书 26:11-16,24  司祭和先知对官员和全体人民说:「这人该死,因为他预言反对这城,你们也亲耳听见了。」耶肋米亚遂答复官员和全体人民说:「是上主派我预言你们刚纔听到的一切反对这殿和这城的话。现在你们应该改善你们的品行和作为,听从上主你们天主的劝告,上主就必会后悔自己曾决意要给你们降的灾祸。至于我,看,我已在你们手里,你们看着怎样好,怎样对,就怎麼对待我。但你们却要切实知道:你们若杀害我,便是给自己和这城与其中的居民招来无辜的血债,因为实在是上主派了我来,给你们当面宣佈这一切。」 官员和全体人民于是对司祭和先知说:「这人不该死,因为他是奉上主我们天主的名,向我们发言。」 惟有沙番的儿子阿希甘一手卫护耶肋米亚,不让他交在人民手中,遭受杀害。──上主的话。    福音前欢呼 领:亚肋路亚。 众:亚肋路亚。 领: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众:亚肋路亚。  福音(黑落德派人斩了若翰的头,他的门徒去报告给耶稣。) 恭读圣玛窦福音 14:1-12  那时,分封侯黑落德听到耶稣的名声,就对他的臣仆说:「这是洗者若翰,他由死者中复活了;为此,这些奇能才在他身上运行。」原来,黑落德为了他兄弟斐理伯的妻子黑落狄雅的缘故,逮捕了若翰,把他囚在监里,因为若翰曾给他说:「你不可佔有这个女人!」黑落德本有意杀他,但害怕群众,因为他们都以若翰为先知。 到了黑落德的生日,黑落狄雅的女儿在席间跳舞,中悦了黑落德。为此,黑落德发誓许下,她无论求什麼,都要给她,她受了她母亲的唆使后,就说:「请就地把若翰的头放在盘子里给我!」王十分忧郁,但为了誓言和同席的人,就下令给她。遂差人在监里斩了若翰的头,把头放在盘子里拿来,给了女孩;女孩便拿去给了她的母亲。若翰的门徒前来,领了尸身,埋葬了,然后去报告给耶稣。──上主的话。  【策略包括停止梵蒂冈对共产政权的所有公开批评,并与共产政府作无休止的谈判。】  如果耶肋米亚先知停止发言,若翰不再说话!他们还是先知么?  梵蒂冈教廷到底是什么东东?    梵蒂冈教廷竟然害怕教会在共产政权下被消灭?真不知道梵蒂冈这群人还信不信耶稣!他们充当起救世主来了,用妥协屈从,跟敌人谈判求和的方式保全教会!    现在又要实行他们的失败政策,天主已经大力干预了,东欧巨变,共党已经不复存在!梵蒂冈教廷还要在中国做实验,实施他的东方政策!    这次不同的是面对的是中共,是东方巨龙!方法还是妥协,且是彻底的妥协!可想而知这个东方政策到底来自哪方妖孽!    表面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实质上要付出背弃真理的代价!    梵蒂冈教廷自己编著的天主教教理写的很清楚!这是假基督!  看来梵蒂冈不把整个教会拖进大背教是死不罢休!  梵蒂冈教廷,今天的黑落德到处都是!可是今日的耶肋米亚先知,今日的若翰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18: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30 17:39
老刘愚蠢,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主教神父们是共党奴才,从来就跟随党反抗罗马,反抗教宗!老刘也没有 ...

你这种废物,反对教宗就是反对教会。在中梵关系就要转变之际,老夫对你只有一句话相赠:逆天而行者必自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20: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30 17:39
老刘愚蠢,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主教神父们是共党奴才,从来就跟随党反抗罗马,反抗教宗!老刘也没有 ...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问:“你有为台湾‘建国’努力,脑袋掉了都没关系的气魄吗?”她说,有些人讲得很气魄,事到临头跑得比谁快,有些人在“立法院”讲话很大声,问当过兵没有,“笑死人,各式各样的理由不当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4 06:4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七天,上主的话传给我说: 「人子,我派你作以色列家族的守卫;当你由我口中听到什麼话时,你应代我警告他们。 几时我向恶人说:你必丧亡!你若不警告他,也不宣讲,使恶人知所警惕,而脱离邪道,为得生存;那恶人要因自己的罪恶而丧亡,但我必向你追讨血债。 你若警告了恶人,而他不肯离开罪恶和邪道,那他必要因自己的罪恶而丧亡;至于你却救了你的灵魂。 几时一个义人离弃正义而行不义,我要在他面前安放绊脚石,使他死亡;若你没有警告他,他必因自己的罪恶而丧亡,他所行的正义,也不被记念;但我必向你追讨血债。 但若你警告了义人,使他不犯罪,而他没有犯罪:这样他必要生存,因为他听从了警告,你也救了你的灵魂。」爱国会主教神父们违背教义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为什么教廷不警告他们?如果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是天主旨意,就请方济各教宗公布说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不违背教义,可以参加爱国会!也请公布比约十二教宗的通谕和本笃十六教宗的牧函已经过时失效,不再适用!敢作敢当,直接宣布比约十二教宗通谕和本笃十六教宗牧函作废!如果爱国会主教神父们坚持的中共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政策违背教义,不合主耶稣旨意!你们为什么装聋作哑,不说是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4 06:44: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宗:善待他人得善报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方济各7月20日主日在他的书房窗口主持了三钟经祈祷活动。他讲解了“麦子和莠子的比喻”,指出我们若以仁慈对待他人,我们将得到仁慈的审判。      主日福音记述,家主在田里撒下了好种子,仇人也在那里撒下了莠子;但是家主阻止仆人拔掉莠子,免得他们在拔除莠子时连麦子也拔出来。教宗解释说,比喻“谈的是现世中存在的恶,强调了天主的耐心”。  在希伯来语中,莠子和撒旦源自同一个词根,有分裂的意思。教宗说,魔鬼“始终想分裂人,分裂家庭、国家和民族”。魔鬼是个“狡猾”的敌人,它“在善中撒播恶”,让“我们人类无法明确分辨善恶”。   但是,天主最终将分辨善恶。祂给予必要的时间,与我们的做法相反,“有时候,我们会急速作出判断和分级,将善放在这边,恶放在那边”。      教宗继续说:“然而,天主懂得等待。祂在每个人生命的‘田地’里耐心而仁慈地观察:祂比我们更能看清污秽与邪恶,但祂也会看到善良的麦芽,并充满信心地等待它们成长。天主是耐心的,懂得等待。这太美好了:我们的天主是一位耐心的父亲,祂始终等待我们,如此真诚地等待我们,为的是迎接我们,宽恕我们!只要我们去寻求祂,祂总会宽恕我们。”      因此,比喻中家主的态度是希望的态度,这种希望基于他确信恶没有最初也没有最后的决定权。教宗说:“多亏天主充满耐心的希望,那些莠子、也就是那些犯了许多罪的心灵,最终也能变成好种子。但是要注意:福音中的耐心并不是对恶不置可否;我们不可以混淆善恶!面对现世存在的莠子,上主的门徒受召效法天主的耐心,以善终必得胜,也就是以绝对信赖天主的信念来滋养我们的希望”。      教宗最后说,到“审判”的时候,“恶将会被消除”,因为“审判者是耶稣”,而“我们众人也将以自己判断他人的相同标准来接受审判:我们若以仁慈对待他人,我们将得到仁慈的审判”。  【但是要注意:福音中的耐心并不是对恶不置可否;我们不可以混淆善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4 07:22: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帕罗林枢机谈中国「前景是广阔的    「我们正处在积极阶段」,「我敢说前景是广阔的」,尽管这条道路「还没有走完」。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是一位深知某些谈判复杂性、不会轻言的外交家。但他在回答与中国关系问题时证实了某些行动正在展开、继美国和古巴缓解后方济各的外交现在转向了北京。   圣座国务卿是在接受亚西西的方济各会杂志《圣方济各》的恩佐.福尔杜纳特神父和罗贝尔托·奥拉的采访时发表上述谈话的。采访记全文将发表在一月号的《圣方济各》杂志上。以下为圣座国务卿就与中国关系问题发表的谈话:「这是一条漫长而曲折的道路,尚未结束、将仰赖天主的时间结束」。   帕罗林枢机继续指出,「我相信,对中国,我们应该抱着神学性的视野。目前,我们处于积极阶段,有迹象表明双方都意愿继续交谈、共同寻求解决天主教会在那个浩瀚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我个人敢说前景是广阔的,为了中国,也是为了全世界的益处,我们希望这个嫩芽能够开花、结出好的果实」。   梵蒂冈外交事务负责人的话证实了对话重新开启了。大约一个月前,香港多家互联网站,甚至中共官媒《人民日报》附属的英文网站《国际环球网》也报道了根据北京政府建议双方立即会就棘手的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的小道消息。这一建议似乎是某种共识的过程。   圣座始终表示愿意在罗马主教拥有最后话语权的同时,通过共识的方式寻求选定主教候选人。本笃十六世教宗在二零零七年五月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希望「与政府」就主教人选、任命以及民事当局承认等问题「达成协议」。但解释说,「牧人的任命」「也是国际文件中共识的构成充分行使宗教自由权的要素」。拉青格教宗还明确指出,任命主教是行使「精神上的权威」,不应被理解为「过度干预一个国家内政的政治权威」。   今年八月,在从韩国返回罗马的专机上,教宗方济各曾表示「我为伟大而尊贵的中国人民、睿智的民族……祈祷了许久。我是不是愿意到中国去?那是肯定的:明天!我们尊重中国人民。只是,教会要求履行其使命、展开其工作 的自由。其它便别无所求了」。这一次也是历史上一位教宗首次获准飞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空。   为此,可能已经接近告别过去、开启新历程的时刻了。日前,还报道了教宗没有接见达赖喇嘛的消息。教宗表示「尊重」藏传佛教领导人,但既没有接见达赖也没有接见在罗马出席峰会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们。北京当局立即就此发出了明确信号。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特别强调注意到梵蒂冈方面的态度时指出,中国对改善其与圣座关系方面始终「抱有诚意」。发言人指出「我们注意到罗马教廷方面的表态。中方在改善和发展同梵蒂冈的关系问题上,一向抱有诚意。我们愿本着有关原则继续与梵方进行建设性对话,希望梵方与中方一道,相向而行,为双方关系改善创造条件」。   这便是梵蒂冈城国国务卿极有分寸而又意义深远讲话的背景。   国务卿枢机说的活跃是不是辉煌的时代!  看看若翰维雅内传《爱的力量》中的一段吧!  下午,玛窦的弟弟若翰。维亚奈以及他的妻子也来与他们聚在一起。尽管厨房的门紧关着,他们还是可以听到由里面传来的孩子们的喊叫声。过了一会儿,却只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好像在高声诵念着什么似的。“这一定是我的代子又开始讲道理了!”若翰笑着说。“那么,不要让我们错过这个聆听天主圣言的好机会”玛德边说着,边去打开厨房门。小若翰正站在一把椅子上,脸上洋溢着虔敬和兴奋的神色;而他的兄弟姐妹们正坐在板凳上耐心地听他演讲。邻居的那位六岁的小女孩也是听众之一;其至连那条小哈巴狗,也静静地注视着演讲者。“你们应该常是和气的!”演讲者说道:“要全心爱小耶稣,因为他先爱了你们并为你们死在十字架上。常常记得你们有一个灵魂。白乐却没有,因为它是一条狗,不是人性的受造物! ”小哈巴狗听到叫它的名字,便抬起头来,做出要叫唤的样子,但似乎想起来这是讲道的场合,所以又趴下身去,将头俯在爪子上。  “你们不要撒谎、偷盗,要做妈妈要求的一切。谁犯了罪,要下地狱,在魔鬼的折磨下,永远被烈火燃烧;它们有一个长长的尾巴,头上有好些角,全身乌黑。”年轻的孩子讲得那样激动,以致他所站的椅子竟摇晃起来。“小心!不要从讲台上摔了下来!”方济笑着说道。“教堂中不允许讲话!”讲道者提醒说话的人遵守秩序。似乎是这个意外的干涉对讲道者有些影响,他开始结巴起来;不一会儿,他又回到了原来的话题。他如同所有其他讲道的人。当记忆出现问题,便提高嗓子用力地说着:  “你们要遵守宪法,做好公民,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光辉的时代。是的,现在我们拥有一个光辉的时代!”他又一次忘记了他要讲的,但他高声地重复着:“一个由自由、友爱所统治的、辉煌的时代刚刚为我们开启!”   “好了,结束吧!”加琳不耐烦地向弟弟说道:“今天你讲得已经够多了!”   “是的,但我们毕竟进入了一个辉煌的时代,我们还有宪法!”若翰继续说道:“阿们。”   “怎么他会讲这些奇怪的东西?”玛德吃惊地问道。那时,讲道员已走下了他的讲道台。   “就是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位本堂神父,他口里整天都是这些话:辉煌的时代”。   玛窦·维亚奈带着一种焦虑的神态回答,说着,用手掩上了门。“是啊。他也不停地讲宪法、自由,还有平等、友爱。”叔叔若翰边填着他的烟斗边说:“每次,我的代子就坐在他的讲台下,把他的话都一字不漏地记在心里,然后便照着重复,尽管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却更喜欢神父多讲些福音的教训。”  “那么你们怎样做呢?”  玛德惊讶地问道:“你们参加宣过誓的神父的礼仪吗?你们不知道那些好神父都拒绝了宣誓,而宣过誓的已不再是合法的神父了!”  “可是,我们的本堂雷雅格神父也宣了誓?”  她的妹妹反驳道:“但他绝对是一位好神父;若宣誓是一件坏事,他一定不肯做的!”  “他应该早撤回了他的宣誓;”安伯尔解释说:“这也一定是将他调走的原因,而换来一位宣过誓的。  但教宗是怎样说的,玛德?”“教宗对于宣过誓的神父们宣布了停职处分,这是我们的老本堂给我们讲的:他们没有权利再做弥撒或行圣事,已被圣父禁止,信友也不应参加他们的礼仪!”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维亚奈太太着急地问道;她的脸色已变得苍白,两只手紧紧抱在胸前:“我们该怎么办呢?”  “在厄古莉还有些好神父!”姐姐回答说:“他们偷偷地举行礼仪。我们的老本堂因拒绝发誓,也被迫离开了他的神父住所;今天早晨,他在我们家的仓库里做了弥撒。”  维亚奈太太目瞪口呆了。“是啊,在仓库里,很多人冒着风险来参与他的弥撒,因为这是被国家禁止的。”  “哎呀!你真让我们害怕啊!”玛窦·维亚奈摇着头说。“这便是所说的辉煌的时代!”   方济·安伯尔抱怨道:“你们听说复活节那天在里昂发生的事了吗?一些无赖闯进教堂,鞭打棍击所有的神父、教友,不分宣誓或不宣誓的,一位年轻的女孩子,头上重重地挨了一拳,死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市政府就没有干涉吗?”玛窦·维亚奈问道。“为了防止这些骚乱,他们只是简单地命令教堂长期关门。其他地方还有更糟的事呢!对啦,在圣周五那天,巴黎的立法议会取消了一切的修会……”“这真是魔鬼的勾当!”若翰·维亚奈的太太惊叫道:“怎么天主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这由不得我们去审判!”她的丈夫答道:“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辨别目前出现的这两种神父!”“今天我明白了,为什么大地莉那么多热心的人都不进堂!”玛窦·维亚奈说:“但人们该早些告诉我们啊!”“我们的加琳早就看到,我们的新本堂神父有些事情行不通!”维亚奈太太回忆说,面色仍显得苍白:“我还埋怨她没有道理呢!”“应该把这事讲给孩子们听!”她的姐姐接着说:“主日,你们去厄古莉,但必须很早动身,因为弥撒是在四点半开始。”“从这里到厄古莉还有一段路呢!”若翰·维亚奈说:“可是,只有这样做了……”“当然喽!”他的妻子肯定地说:“只要是这位神父举行礼仪,我再不会跨进教堂的门槛!”“我一定要找他谈谈!”玛窦·维亚奈果断地补充道:“我要使他记得他的本份!”大地莉的年轻本堂神父,非常吃惊地听着维亚奈太太毫不迟疑地向他提出的问题:“神父,你是不是真的向国民宪法宣过誓?”“我并不否认!”神父稍带犹豫地回答。“是不是教宗已下令禁止宣过誓的神父们继续施行职务?”“教宗的权利仅限于在信德问题方面。这是由巴黎的立法议会刚刚决定的!”“教会的要理可不是这样说的;对你也是一样:重要的是要理。而不是宪法和议会!”  “那你便不是一位优秀的公民!”神父带着一种鄙视的口气说。“你呢,则不是一位好基督徒!”“事实上,你有权力批评我吗?”神父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还很年轻;神父,你的母亲一定还在吧!”“是的,她还活着!”“那么,我以你母亲的名义告诉你:去收回你的誓言,如同你的前任们所做的一样!请想一想,你在接受祝圣时,曾许下对教会的忠贞和服从,而不是对立法议会,他们没有权力解除教宗所禁止的。请想一想圣经上的话:“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条;枝条若与树分离,必干枯而终被投到火里。”“是的,维亚奈太太,树本身比枝干更重要!”年轻神父难过地说:“好吧,我要考虑考虑你对我所说的!”“几时你没有撤回你的誓愿,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以及我本人,都不会再迈进教堂的大门。你可知道,这样我们是多么痛苦吗?”她低声地说出了最后这句话。“不管怎样,很快你们会看到,教堂会关门的!”不幸的神父沮丧地回答。“神父,我们会为你祈祷的!”妇人结束谈话时说道。在一个破旧的粮仓里,他们参与了由当地原来的本堂神父所举行的感恩祭。一座马槽充当祭台,一盏畜棚的灯笼代替了蜡烛,一捆捆的麦秆用做跪凳。然而,在至圣的感恩祭中,那种深深的虔诚,却是很少见的。“妈妈,现在我又尝到了喜乐!”加琳回到家里说道:“在大地莉的教堂,我无法再祈祷!”夜间旅行时,小若翰·维亚奈走得很快,当那位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因路程的遥远以及很早起床而抱怨时,他回答说:“这全是为了我们的上主!”不久,宣过誓的那位司铎离开了大地莉,再无人来代替。因此,自那时起,教堂的门便封了起来,圣体灯熄灭了,顶楼的钟也开始沉默了!在很多的家庭,人们渐渐地忘记了基督徒传统的习惯:不再合手祈祷,新生儿也不去受洗;无司铎在场,婚姻也照常举行;甚至一些人去世时,也不再要求领受最后的圣事。   “这便是所说的辉煌的时代!”国务卿枢机主教,施恩详主教和苏志民主教还在监狱,马达钦主教,吴钦敬主教仍被软禁!还有,你们比我们更清楚!这就是你说的活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4 09: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30 17:39
老刘愚蠢,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主教神父们是共党奴才,从来就跟随党反抗罗马,反抗教宗!老刘也没有 ...

迷糊,你一定不知道:南京长江大桥,原来从不属于南京市政府管理,直到今天,上海铁路局才向南京移交了大桥的公路桥部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4 11:38: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帕罗林枢机谈中国「前景是广阔的    「我们正处在积极阶段」,「我敢说前景是广阔的」,尽管这条道路「还没有走完」。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是一位深知某些谈判复杂性、不会轻言的外交家。但他在回答与中国关系问题时证实了某些行动正在展开、继美国和古巴缓解后方济各的外交现在转向了北京。   圣座国务卿是在接受亚西西的方济各会杂志《圣方济各》的恩佐.福尔杜纳特神父和罗贝尔托·奥拉的采访时发表上述谈话的。采访记全文将发表在一月号的《圣方济各》杂志上。以下为圣座国务卿就与中国关系问题发表的谈话:「这是一条漫长而曲折的道路,尚未结束、将仰赖天主的时间结束」。   帕罗林枢机继续指出,「我相信,对中国,我们应该抱着神学性的视野。目前,我们处于积极阶段,有迹象表明双方都意愿继续交谈、共同寻求解决天主教会在那个浩瀚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我个人敢说前景是广阔的,为了中国,也是为了全世界的益处,我们希望这个嫩芽能够开花、结出好的果实」。   梵蒂冈外交事务负责人的话证实了对话重新开启了。大约一个月前,香港多家互联网站,甚至中共官媒《人民日报》附属的英文网站《国际环球网》也报道了根据北京政府建议双方立即会就棘手的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协议的小道消息。这一建议似乎是某种共识的过程。   圣座始终表示愿意在罗马主教拥有最后话语权的同时,通过共识的方式寻求选定主教候选人。本笃十六世教宗在二零零七年五月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希望「与政府」就主教人选、任命以及民事当局承认等问题「达成协议」。但解释说,「牧人的任命」「也是国际文件中共识的构成充分行使宗教自由权的要素」。拉青格教宗还明确指出,任命主教是行使「精神上的权威」,不应被理解为「过度干预一个国家内政的政治权威」。   今年八月,在从韩国返回罗马的专机上,教宗方济各曾表示「我为伟大而尊贵的中国人民、睿智的民族……祈祷了许久。我是不是愿意到中国去?那是肯定的:明天!我们尊重中国人民。只是,教会要求履行其使命、展开其工作 的自由。其它便别无所求了」。这一次也是历史上一位教宗首次获准飞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空。   为此,可能已经接近告别过去、开启新历程的时刻了。日前,还报道了教宗没有接见达赖喇嘛的消息。教宗表示「尊重」藏传佛教领导人,但既没有接见达赖也没有接见在罗马出席峰会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们。北京当局立即就此发出了明确信号。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特别强调注意到梵蒂冈方面的态度时指出,中国对改善其与圣座关系方面始终「抱有诚意」。发言人指出「我们注意到罗马教廷方面的表态。中方在改善和发展同梵蒂冈的关系问题上,一向抱有诚意。我们愿本着有关原则继续与梵方进行建设性对话,希望梵方与中方一道,相向而行,为双方关系改善创造条件」。   这便是梵蒂冈城国国务卿极有分寸而又意义深远讲话的背景。   国务卿枢机说的活跃是不是辉煌的时代?  看看若翰维雅内传《爱的力量》中的一段吧!  下午,玛窦的弟弟若翰。维亚奈以及他的妻子也来与他们聚在一起。尽管厨房的门紧关着,他们还是可以听到由里面传来的孩子们的喊叫声。过了一会儿,却只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好像在高声诵念着什么似的。“这一定是我的代子又开始讲道理了!”若翰笑着说。“那么,不要让我们错过这个聆听天主圣言的好机会”玛德边说着,边去打开厨房门。小若翰正站在一把椅子上,脸上洋溢着虔敬和兴奋的神色;而他的兄弟姐妹们正坐在板凳上耐心地听他演讲。邻居的那位六岁的小女孩也是听众之一;其至连那条小哈巴狗,也静静地注视着演讲者。“你们应该常是和气的!”演讲者说道:“要全心爱小耶稣,因为他先爱了你们并为你们死在十字架上。常常记得你们有一个灵魂。白乐却没有,因为它是一条狗,不是人性的受造物! ”小哈巴狗听到叫它的名字,便抬起头来,做出要叫唤的样子,但似乎想起来这是讲道的场合,所以又趴下身去,将头俯在爪子上。  “你们不要撒谎、偷盗,要做妈妈要求的一切。谁犯了罪,要下地狱,在魔鬼的折磨下,永远被烈火燃烧;它们有一个长长的尾巴,头上有好些角,全身乌黑。”年轻的孩子讲得那样激动,以致他所站的椅子竟摇晃起来。“小心!不要从讲台上摔了下来!”方济笑着说道。“教堂中不允许讲话!”讲道者提醒说话的人遵守秩序。似乎是这个意外的干涉对讲道者有些影响,他开始结巴起来;不一会儿,他又回到了原来的话题。他如同所有其他讲道的人。当记忆出现问题,便提高嗓子用力地说着:  “你们要遵守宪法,做好公民,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光辉的时代。是的,现在我们拥有一个光辉的时代!”他又一次忘记了他要讲的,但他高声地重复着:“一个由自由、友爱所统治的、辉煌的时代刚刚为我们开启!”   “好了,结束吧!”加琳不耐烦地向弟弟说道:“今天你讲得已经够多了!”   “是的,但我们毕竟进入了一个辉煌的时代,我们还有宪法!”若翰继续说道:“阿们。”   “怎么他会讲这些奇怪的东西?”玛德吃惊地问道。那时,讲道员已走下了他的讲道台。   “就是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位本堂神父,他口里整天都是这些话:辉煌的时代”。   玛窦·维亚奈带着一种焦虑的神态回答,说着,用手掩上了门。“是啊。他也不停地讲宪法、自由,还有平等、友爱。”叔叔若翰边填着他的烟斗边说:“每次,我的代子就坐在他的讲台下,把他的话都一字不漏地记在心里,然后便照着重复,尽管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却更喜欢神父多讲些福音的教训。”  “那么你们怎样做呢?”  玛德惊讶地问道:“你们参加宣过誓的神父的礼仪吗?你们不知道那些好神父都拒绝了宣誓,而宣过誓的已不再是合法的神父了!”  “可是,我们的本堂雷雅格神父也宣了誓?”  她的妹妹反驳道:“但他绝对是一位好神父;若宣誓是一件坏事,他一定不肯做的!”  “他应该早撤回了他的宣誓;”安伯尔解释说:“这也一定是将他调走的原因,而换来一位宣过誓的。  但教宗是怎样说的,玛德?”“教宗对于宣过誓的神父们宣布了停职处分,这是我们的老本堂给我们讲的:他们没有权利再做弥撒或行圣事,已被圣父禁止,信友也不应参加他们的礼仪!”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维亚奈太太着急地问道;她的脸色已变得苍白,两只手紧紧抱在胸前:“我们该怎么办呢?”  “在厄古莉还有些好神父!”姐姐回答说:“他们偷偷地举行礼仪。我们的老本堂因拒绝发誓,也被迫离开了他的神父住所;今天早晨,他在我们家的仓库里做了弥撒。”  维亚奈太太目瞪口呆了。“是啊,在仓库里,很多人冒着风险来参与他的弥撒,因为这是被国家禁止的。”  “哎呀!你真让我们害怕啊!”玛窦·维亚奈摇着头说。“这便是所说的辉煌的时代!”   方济·安伯尔抱怨道:“你们听说复活节那天在里昂发生的事了吗?一些无赖闯进教堂,鞭打棍击所有的神父、教友,不分宣誓或不宣誓的,一位年轻的女孩子,头上重重地挨了一拳,死在送往医院的路上。”  “市政府就没有干涉吗?”玛窦·维亚奈问道。“为了防止这些骚乱,他们只是简单地命令教堂长期关门。  其他地方还有更糟的事呢!对啦,在圣周五那天,巴黎的立法议会取消了一切的修会……”“这真是魔鬼的勾当!”若翰·维亚奈的太太惊叫道:“怎么天主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这由不得我们去审判!”她的丈夫答道:“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辨别目前出现的这两种神父!”  “今天我明白了,为什么大地莉那么多热心的人都不进堂!”玛窦·维亚奈说:“但人们该早些告诉我们啊!”  “我们的加琳早就看到,我们的新本堂神父有些事情行不通!”维亚奈太太回忆说,面色仍显得苍白:“我还埋怨她没有道理呢!”  “应该把这事讲给孩子们听!”她的姐姐接着说:“主日,你们去厄古莉,但必须很早动身,因为弥撒是在四点半开始。”  “从这里到厄古莉还有一段路呢!”若翰·维亚奈说:“可是,只有这样做了……”   “当然喽!”他的妻子肯定地说:“只要是这位神父举行礼仪,我再不会跨进教堂的门槛! ”  “我一定要找他谈谈!”玛窦·维亚奈果断地补充道:“我要使他记得他的本份!”  大地莉的年轻本堂神父,非常吃惊地听着维亚奈太太毫不迟疑地向他提出的问题:“神父,你是不是真的向国民宪法宣过誓?”  “我并不否认!”神父稍带犹豫地回答。  “是不是教宗已下令禁止宣过誓的神父们继续施行职务?”  “教宗的权利仅限于在信德问题方面。这是由巴黎的立法议会刚刚决定的!”  “教会的要理可不是这样说的;对你也是一样:重要的是要理。而不是宪法和议会!”(正如我与爱国会主教的对话!我说爱国会被教宗弃绝,他说参加爱国会是国家政策!)  “那你便不是一位优秀的公民!”神父带着一种鄙视的口气说。“你呢,则不是一位好基督徒!”  “事实上,你有权力批评我吗?”神父皱了皱眉头,说道。  “你还很年轻;神父,你的母亲一定还在吧!”“是的,她还活着!”  “那么,我以你母亲的名义告诉你:去收回你的誓言,如同你的前任们所做的一样!请想一想,你在接受祝圣时,曾许下对教会的忠贞和服从,而不是对立法议会,他们没有权力解除教宗所禁止的。请想一想圣经上的话:“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条;枝条若与树分离,必干枯而终被投到火里。”  “是的,维亚奈太太,树本身比枝干更重要!”  年轻神父难过地说:“好吧,我要考虑考虑你对我所说的!”“几时你没有撤回你的誓愿,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以及我本人,都不会再迈进教堂的大门。你可知道,这样我们是多么痛苦吗?”她低声地说出了最后这句话。  “不管怎样,很快你们会看到,教堂会关门的!”不幸的神父沮丧地回答。“神父,我们会为你祈祷的!”妇人结束谈话时说道。   在一个破旧的粮仓里,他们参与了由当地原来的本堂神父所举行的感恩祭。一座马槽充当祭台,一盏畜棚的灯笼代替了蜡烛,一捆捆的麦秆用做跪凳。然而,在至圣的感恩祭中,那种深深的虔诚,却是很少见的。“妈妈,现在我又尝到了喜乐!”加琳回到家里说道:“在大地莉的教堂,我无法再祈祷!”夜间旅行时,小若翰·维亚奈走得很快,当那位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因路程的遥远以及很早起床而抱怨时,他回答说:“这全是为了我们的上主!”  不久,宣过誓的那位司铎离开了大地莉,再无人来代替。  因此,自那时起,教堂的门便封了起来,圣体灯熄灭了,顶楼的钟也开始沉默了!在很多的家庭,人们渐渐地忘记了基督徒传统的习惯:不再合手祈祷,新生儿也不去受洗;无司铎在场,婚姻也照常举行;甚至一些人去世时,也不再要求领受最后的圣事。   “这便是所说的辉煌的时代!”国务卿枢机主教,施恩详主教和苏志民主教还在监狱,马达钦主教,吴钦敬主教(吴钦敬已经投降出来加入了爱国会!马达钦也写了悔过书,歌颂爱国会了)仍被软禁!还有,你们比我们更清楚!这就是你说的活跃!           生活中常常交织着欢乐和忧愁。 玛窦.维亚奈因庄稼的好收成而高兴。太太眼看着孩子们渐渐长大,又都很懂事,亦欣慰不已。然而,那时的世界,尤其在法国,却出现了一些新的危机。 年初的一天,通常很会过日子的本堂神父,甚感惆怅。在办公室里,他用力地在地板上磕打着他的烟斗。他正在读教区副主教寄来的信,且附加着里昂总主教拉莫特的署名。愈往下读,他平时那极为宁静的面容便愈浮现出一种深深的忧郁。他不住地狠狠地敲打着他的烟斗;他终于发现由于用力过猛,烟斗已被敲碎了。然而,这些都丝毫未能减少他那恶劣的情绪。 最后,他拿着那封信来到副本堂神父的房间。 年轻的神父匆匆地读着,那时本堂神父坐在一把沙发上;但很快,布隆神父的脸色沉了下来。“是的,这不偏不倚。正是邀请神父们对神职人员活动法宣誓。”他放下信说道:“这是一个严肃的决定,你要特别谨慎!”   “这条可恶的法律牵涉到哪些内容呢?(中-共的宗教政策法规牵涉到那些内容呢?)”本堂神父叹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尽管冬天气候寒冷。“直到目前我从未注意这件事,因为我想这仅是一件与主教们有关的事,根本不会涉及到乡村的本堂神父们。可是,你已经学习过了,大概你可以为我解释一些!” “好吧!”副本堂回答,他高兴终于找到机会为他的本堂神父上课了,“去年夏天,巴黎的国民议会决定将法国的宗教政策做一项彻底的改革:首先教会要放弃财产所有权,以后主教、司铎由国家统一提供补助;司铎,每年一千二百法郎,免费住宿,还有一座小花园;主教的收入每年是两万法郎,而巴黎的总主教则是五万法郎(爱国会的主教们不也一样么?。”  “这样不会有人被饿死!”本堂神父说:“到今天,我还没有更多的钱;恐怕那时有些人会醉心于财富,而变得世俗化。还有呢?”   “将一百三十六个教区重新划为八十三个,每一省为一个教区(中-共和爱国会不也如此么?他们也非法合并教区。比如:辽宁有四个教区,可是现在政_府和爱国会取代了教会最高权柄,合并了四个教区为一个所谓的‘辽宁教区’皮舒适、赵佑民、徐振江、张化良、现在(2008年8月4日)活着的金沛献、现在执政的裴军民都自封为辽宁教区主教。当然是党给与的权柄!事实上,在教宗那里,在天主那里,根本不承认中-共和爱国会建立的辽宁教区,这是反天主敌基督的教区。不是1946年基督在世代表成立的圣统制教区。)再如,吉林教区?黑龙江教区?。”  “做领导的愿意为所欲为;但最终是应由教宗来决定的,而不是我——大地莉的本堂。”  “但问题在这里:教宗将来不再有权力任命、祝圣主教,他的首席权仅限于当信的道理。”(中-共和爱国会主教们不也是这样主张的么?)  “教宗碧岳六世说什么?” “直到目前,他尚未发表任何意见。” “但是大地莉的本堂却应该发表意见了;唉!没有人知道他应该怎样做!” “很简单!”副本堂带着一种宁静高雅的姿态,继续道;  “你可以宣誓;也可以拒绝。如果你宣誓,则继续留任;如果你拒绝,则被迫离职,把堂区让给新委任的人。”  “三十九年来,我做大地莉的本堂。我分享着我羊群的喜乐和痛苦;我亲手为大部分的人付洗,几乎所有的婚姻都是我主持的……若是现在有人来对我说:如果你不宣誓,收拾你的行李!啊,我的天主,这不是在要我的命吗!”  “你知道里昂原来的总主教拒绝宣誓,现已由遣使会士拉莫特取而代之,拉莫特原是米乐勃信德委员会的成员;现在他要求他的神父如法炮制。”(爱国会的主教宣誓了,坚决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宗教事务宗教团体不受外国势力干涉!和梵蒂冈没有隶属关系,要和国际朋友和平共处友好往来,奉行互不干涉,互不隶属的原则!他们像拉莫特一样啊!而地下的总主教主教就如原来的拒绝宣誓的总主教一样!)   本堂神父郑重地注视着他的副本堂,说道:“在接受祝圣时。我已许下,衷心服从我的主教和他的继位人,听清楚了,也包括他的继位人。所以,我有责任履行主教的继位人要求于我的。”  “问题首先在于确定拉莫特是不是里昂教区合法的总主教。”(确定金鲁贤、李山、金沛献等等爱国会的主教是不是合法猪脚?教宗批准就是合法么?是教宗批准的?还是代办或教廷某些官员欺骗教宗的?主要的是他们真的合乎教义没有?真的服从教宗没有?真的遵守教会法律没有?解放前的主教不都是合法的么?可是解放后有些主教背叛了,向邪恶势力屈从妥协而出卖了真理,出卖了教会!怎么界定合法性?)  “废话!历来都是这样执行的,还会有错吗! ”本堂神父嘟哝着;他站起来,踱着步子。他本能地又在找他的烟斗,忽然想起来已被磕碎了:“唉!我的烟斗也完了!但请你为我读一遍要求宣发的誓词。” “誓词如下:我,某某某誓许,尽心照顾我堂区的信友,服从国家、法律、国王……”  “我看不出,其中有什么不好!” “……并全力拥护由国民议会选举、经国王批准的宪法。”  “啊,这里有些不对头!怎么办呢?我先去打听打听别人怎样做!今天,我就出发!” 一连几天,大地莉的本堂神父一一访问了他的同事们。其女,每个人都是犹豫不决;尽管如此,大部分却倾向于拒绝宣誓。  “唉!今天也没有多少收获!”本堂神父回到家里,饥寒交迫地叹了口气,说道:“你倒有福气,人家却不要求你们副本堂宣誓。但若这事真的轮到你头上,你必须做出决定的话,你该怎么办呢?”  “我会按照良心指示的去做!”  “你的良心告诉你什么?”  “只有我做了本堂神父时,它才会对我有所指示!”  “你真不愧具有撒罗满的智慧!”本堂神父“砰”的一声,关上了身后的门。整整一周,他都在考虑。  最后,他找到了一个脱身之计,即决定宣誓,但附有条件:若国家的法律被教宗禁止,宣誓则无效!这是一个好主意,天主一定也会满意的。(好多现在的所谓地下主教神父们是这样)  事情终于如此进行了。主日天,面对全体信友,他宣发了总主教要求宣发的誓言。村民们非常惊讶那天的礼仪有些奇怪,但人们很少意识到誓言的严重性,尤其他们对自己的本堂神父特别信任,因此人们并没有生气,因为那些礼仪基本和往常一样。只有副本堂神父在吃午饭时,摇着头说:“我相信我是不会宣誓的!”本堂神父十分恼火,停止了进餐:“怎么你现在才这样说呢?莫非你的良心突然告诉了你这些?”  “我的良心不允许我提前告诉你!” “那好吧,祝你好胃口!”本堂神父说着,扔下餐巾,起身离开了餐桌。  等到春天,罗马终于下达了决定。教宗碧岳六世,在一封特别的诏书中,弃绝了法国政_府的决议;并对所有曾宣誓的司铎,在他们未收回所宣誓言时,给予停职处分;相反地,教宗却赞扬了那些拒绝宣誓者。   这项决定尽管使雷雅格神父感到犹如晴天霹雳,然而至少解除了他几个月来内心的困扰,终于使事情真相大白了。于是,他动身离开堂区,来到里昂,为向有关当局撤回他的誓言。他受到冷漠的接待,但人们接受了他的声明,并没有质问他更多的问题,只是向他表示他将丢掉大地莉的职位,而总主教将任命另一位不像他那样顽固的、新的继位人。  以后的岁月,老神父不得不隐藏起来,在贫困中生活,同时秘密地执行着他司祭的职务如同其他成千的同事们一样。有一次,他只好逃到意大利,才躲过了断头台。  副本堂布隆神父也是一样,很快便轮到他做决定了。副主教许给他里昂教区最重要的堂区之一。  “你找到了一个适合你的才能、得偿你心愿的堂区。”总主教代表许诺着:“当然你需要先宣誓!”  他突然之间将得到长久所渴望的:一个可以施展他全部才华的堂区,但是……副本堂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坚定地回答:“不,主教,我感到有责任让你失望;我绝不会宣发被罗马弃绝的誓愿!”  “那么,你也不可能在大地莉工作了!”副主教说道。他也是像他的总主教一样,在宣誓之后,刚开始就职的。“我不会为那些反抗国家和拒绝服从主教的司铎分配工作!”  “当然,我也同样不会承认任何一位不服从教宗的主教或副主教!”(我们能服从爱国会主教的分配么?)    就这样,布隆神父也踏上了艰难、困苦的路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4 17:3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評論】湯漢樞機: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 thumbnail 前言   教會是由耶穌基督所創立,以及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天主的教會。自天主教進入中國之日起,中國的天主教會一直保持著這四項特徵。不過,一九四九年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天主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合一開始變得愈來愈困難,隨著五一年聖座駐中國公使黎培理總(Antonio Riberi)主教被迫離開,中國天主教會與普世教會的聯繫受到嚴重損害。因此,目前中國天主教會可說是外在地失去了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不過本質上並非一個分裂的教會,相反是一個積極恢復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的教會。   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不應只是一種精神上的連繫,而且也須通過羅馬教宗任命地方主教這具體行動來表達。雖然為天主教會來說,教宗任命主教是內部的純宗教事務,與政治無關,但過去六十多年由於沒有取得中國政府的諒解,教宗正式任命中國主教一直困難重重,以致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也無法彰顯。   幸好,天主教會在此問題上的多年努力,終於逐漸取得中國政府的改觀,願意就中國天主教會的主教任命問題與聖座達成諒解,共同尋求雙方可以接受的方案。目標是一方面既不損害天主教的合一本質與羅馬聖座的主教任命權,另一方面也不讓教宗的主教任命權被視為對中國的干預。   幾代教宗的努力終於有了初步結果,然而欣慰之餘,國內及國際上不少關心中國教會的人士亦心生疑慮。他們質疑達成協議的可能性,質疑教廷官員或教宗本人違反教會的原則,發出詛咒與謾罵,目標指向教廷具體官員,甚至將矛頭直接指向當今教宗,認為方濟各違反了若望保祿二世及本篤十六世所堅持的教會原則。雖然雙方協議的具體內容仍未公開,然而我們相信教宗方濟各作為普世教會合一與共融的維護者,他不會接納有損普世教會的信仰完整,或傷害中國天主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的協議;他只會簽署促進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合一共融的協議。   連同一群關心中國教會的國籍神父,我覺得有必要就上述人士所關心的問題作出一個清晰而合理的說明,陳明教會在下列問題上的一貫立場,以避免不必要的誤會:為何聖座鍥而不捨地堅持與中國政府進行對話,而不是與之進行對抗?何謂地方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天主教會內地方教會的主教如何誕生,有什麼準則?中國主教團有什麼職能?主教團與個別教區的關係為何?       中梵談判的意義   福音進入世界上任何國家、民族與文化,並非要移除、毀滅或損害這個國家、民族與文化,而是要成全它,使之實現天主在創造之初就設立的本然目的,即分享天主的生命。教宗方濟各於今年一月廿八日接受《亞洲時報》採訪時說,羅馬天主教的責任就是尊重所有的文明,對於中國文明也是如此,天主教會致以極高的尊重。然而,福音並非是抽象地進入一個國家、民族或者文化,而是透過具體的人──基督徒──,因此,福音的使者就給福音穿上了人性的外衣。當基督徒本身愈活出福音的精神與價值──仁愛、和平、慈悲等──時,聽眾就愈容易經驗、明白而接受。然而,如果基督徒本身由於自身的限制,使福音的表達變成一種 「威脅」,或者縱然基督徒本身沒有任何「威脅」意圖,只是由於其「外來者」的身份而被懷疑其「圖謀」,那麼福音的傳播便會出現阻礙。   基督福音進入中國社會與文化的過程中,幾經波折,數次被禁,不外乎上述兩種原因。事實上,天主教在當今中國的傳播與發展仍然面臨上述挑戰,至少某些中國人對於天主教在中國的傳播仍然心懷疑慮。面對這些中國人的疑慮,我們不應該抱怨為何基督徒的善意不被理解,因為抱怨並不會積極改變他人的疑慮,也不應該消極等待這種疑慮在將來的某個時刻會自動消失,因為天主教會對中國人民傳播福音的使命,正催迫我們積極行動,使我們不能消極等待與徘徊。因此,面對一些人對於天主教的誤解與疑慮,我們應該採取的方法是積極對話與溝通。   亳無疑問,從不理解、誤解到認知、信任、接納與成為朋友,這並非一蹴即就的過程。正如人與人之間的相互認識與信任,不只是通過對方的語言來達成,更多是建立在彼此的善意行動上,我們並非只靠語言來相互瞭解,更是靠對方的行動來相互認識,而且一次性的行動並不能完全獲取對方的信任,長時期且始終如一的善意和行動,才是逐漸解開對方心扉的不二法門。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大陸重新開放以來,天主教會歷經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本篤十六世以及當今的方濟各,無數次主動向中國伸出橄欖枝,表達對話的善意,雙方也派代表團互訪,直接見面進行溝通。長達二十年的善意和耐心溝通,聖座沒有因不被理解而惡語相向,這種恆久的謙卑與耐心,正是天主教會尊重中國人民的表現,她願意給予中國人民時間來慢慢認識自己,使中國人民明白她並非是國家的敵人,也不會認為她是外來的侵略者;她對於中國人民沒有任何惡意,而是他們的朋友,願意幫助他們更好地追求自己的人生意義。正如我多次強調,能夠解開心鎖的,只有謙卑、耐心與恆久的對話,這正是自天上來的道。   雖然天主貴為宇宙的主宰,祂並沒有使用暴力向人類推行自己的計劃。相反,當祂的計劃遭受人類的誤解與反抗,他耐心地與人類對話。從聖經而言,祂首先派遣先知,人類卻沒有接受,甚至把他們殺死,但天主並沒有放棄。最後派遣了祂的獨生子,不過祂的獨生子仍然被人類殺害了。以人性的觀點來看,天主是最大的失敗者,然而正是祂聖子的死亡才是啟示天主之愛的最大契機,也是我們認識天主是誰的最大契機。聖子的死亡是天主向人說出的最強有力的語言,是天主同人類對話的頂峰。天主沒有用任何暴力征服人類,祂用對話、謙卑和耐心感動了人類,使人類心悅誠服地接受天主的邀請。   天主同人類對話的方式正是我們基督徒與各方尋求對話時所應遵循的典範。聖座與北京之間數十年的對話也表現了上述特徵:溫和、謙卑、真誠、耐心。聖座與北京之間的初步協議正是這種對話的果實,是雙方從不理解與不信任走向理解與信任,是雙贏的局面,因為朋友之間會相互扶持,且豐富對方的生命。聖座與北京之間的協議是人間對話的典範,是雙方關係正常化的開始,相信雙方今後會繼續本著彼此信任將對話進行到底。       對話之目的:宗教自由與中國天主教會和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   如前所述,聖座與北京的對話之目的,是為了消除中國政府的誤解,是為了讓中國人更加客觀地認識天主教會對於中國社會與人民的積極意義與價值,從而解除施加在中國天主教會的限制。簡言之,聖座與北京對話的目的,正是為了爭取與保障憲法賦予中國天主教會應有的宗教自由與權力。聖座希望通過對話,指出天主教會尊重國家的合法主權,尊重執政者的正當權力、責任及國家法律。因此教會所追求的宗教自由不單是人之為人所應有的自然權利,更幫助人追求真、善、美、聖,促進人與他人的關係,以及社會的和諧與穩定。[1] 天主教會在中國傳播的不只是個人的福音,也是整個社會的福音。   有人對聖座與北京的對話內容與目標頗有微言,認為聖座沒有公開批評中國的人權政策、沒有試圖改變中國政府某些政治制度,聖座好像放棄了對於某些價值的堅持。這樣的批評有欠公允。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零零七年《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中清楚表示,教會當然關心社會正義,也不放棄為社會正義而應有的努力,然而教會決不能將自己的職責與管轄範圍與政府混為一談。天主教會使命不是為改變國家的機構或行政組織,不能也不應該介入實現社會正義的政治鬥爭中,而是應該通過理性思考及喚醒精神力量來實現上述目標。天主教會在不放棄教會原則的情況下,通過與合法政權的對話來解決問題,而不是通過持續的衝突。[2] 主基督不是用刀劍,而是在犧牲中為人類贏得了救恩與真正的自由,因此天主教會也應該在「尊敬和愛德」中與北京對話。對話當然不是要犧牲教會的原則。[3] 如果不是為了維護真理與教會原則,教會何須與北京一再對話?       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   「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甚至賜下了他的獨生子,使凡信他的人不致喪亡,反而獲得永生」(若3:16)。正如《若望福音》所言,天主的救恩計劃是面向所有人。所以,天主的民族只有一個,這一個王國的性質不是人世的,而是天上的,其公民則由各民族而來。為了實現天父的計劃,主耶穌從一開始就招收了十二宗徒,把他們「組成了一個團體,就是一個固定的集合體的形式,從他們中選擇了伯多祿作這個團體的首領。把他們派往以色列的子孫,以後派往世界各國(參閱羅1:16),要他們分享自己的權能:去接受所有的民族為其弟子,去聖化治理這些民族。……在聖神的推動下集合為普世的教會,這就是主以宗徒們為基礎,建築於他們的領袖伯多祿身上的教會,而耶穌基督自己則是它的中堅基石」[4]。總的來說,「羅馬教宗繼承伯多祿,對主教們和信友群眾,是一個永久性的、可見的統一中心和基礎」[5]。只有與羅馬教宗共融,才是與普世教會共融,才是天主教會的成員,與羅馬教宗共融合一,是實踐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的形式,也是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的標記。   以上這些原則均適用於中國的天主教會,即作為普世教會的組成部分,無論在精神上還是在形式上,都必須在通過與羅馬教宗的共融合一而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前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中說:「正如你們所知道的,深深將中國各地方教會結合共融、並使她們與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地方教會之間密切共融合一的基礎,除了同一個信仰和同一個聖洗外,特別是以聖體聖事和主教的品位為其基礎。而主教的合一,則是以『羅馬教宗──伯多祿的繼承人為其永恆、有形可見的主因和基礎』。借助宗徒繼承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的傳承,也是各時代認識基督在伯多祿和其他宗徒身上奠定的教會身份的根據。天主教會的道理訓示,每位主教是其個別教會的有形的統一中心和基礎。各地方教會如果是真正的教會,那麼,教會的最高權威、就是以羅馬教宗為首的主教團必須在其中,絕不可缺。而且,伯多祿繼承人之職權是各地方教會的內在本質。此外,各地方教會在惟一教會內的共融,即全體宗徒繼承人──主教──在聖統制內與伯多祿繼承人的共融,是全體天主教友信仰和生活合一之保障。所以,為了教會在各個國家中的合一,每一位主教與其他主教保持共融,所有主教與教宗保持有形可見之具體的合一是不可或缺的。」[6]       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的表達與實踐方式   教宗任命地方主教是地方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的表達。梵二文獻的《教會憲章》論及地方主教的任命時說:「主教們的法定任命,則可按照未經教會最高的普及權力廢除的合法習慣而為之;或者按照上述權力所規定或認可的法律而為之;或者由伯多祿的繼承人直接任命之;如果教宗拒絕或不給與宗座的共融,則不得授予主教職務」[7] 。換言之,地方教會沒有權力自己選立主教,只有在羅馬教宗的批准或任命下才成為地方教會的牧人。[8] 由此觀之,地區主教團沒有獨立於教宗之外決定與任命地方主教的權力,地區主教團只能在教宗的批准下行使對於地方教會的訓導與牧放權力。[9] 世俗政權更沒有任命地方主教的權力,因為「主教的宗徒職務,既然由吾主基督所立以追求精神及超性的目的,神聖大公會議聲明,任命主教,設立主教,是教會合法當局本有、特有、獨有的權利。為此,為維護教會的自由,並為更易於推行信友的利益起見,神聖大公會議希望,此後不再讓給任何政府揀選、任命、推薦、指定主教的特權及特惠」[10]。   上述原則適用於聖座處理中國天主教會的問題。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中明確表示,「某些由國家建立的、與教會體制無關的機構,凌駕於主教之上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是不符合教會道理的。根據教會的道理,教會是宗徒傳下來的,梵二大公會議也重申了的這一點。『因為它的起源,是建立在宗徒們身上的(弗2:20);因為它的訓導,是宗徒們親授的;它的體制,直到基督的再度來臨,教會都是由宗徒們通過繼承他們的主教們接受訓誨、聖化和管理;主教們必須與伯多祿的繼承人共融』。「落實『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原則』,與教會道理是無法調和的」[11]。因此,中國教會在實踐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事與其他地方教會並無二致,都必須服從羅馬教宗在訓導與管理上的最高權威。由於中國內部有人對於天主教會內選立地方主教的最終決定權屬於羅馬教宗懷有疑慮,因而主教任命成為雙方關係中最為敏感的議題。雖然聖座堅持任命主教是為保障教會的合一與共融;當任命一位主教時,是行使教宗的最高神權,這一權力不是干涉國家內政或侵犯國家主權,然而教宗也對中國政府關心天主教主教在社會中可能會發揮的影響力而表示理解。因此,聖座願意在任命中國教會的主教人選事務上進行對話,在不違背天主教會信仰原則及教會共融的前提下,達成雙方都能接受的共識,因為這並不相反教會的聖統制。[12]   關於天主教會任命主教的事務,《天主教法典》第377條規定如下:   1項-教宗得自由任命主教,或批准依法選出的主教。   2項-至少每隔三年教省內的主教們,或視環境需要,主教團的主教們共同商議以秘密方式作一個名單,載明適合作主教的司鐸或度獻身生活會成員,呈遞宗座。但仍應保持每位主教個別推薦之權利,即他將認爲堪當並適合作主教的司鐸之姓名,呈報宗座。   3項-除另有合法規定外,每次要任命一位教區主教或助理主教時,教宗使節向宗座推薦分別調查過的三人,並向宗座報告:自己的願望,教省總主教及屬於同一教省的主教們或共同集會的主教們的建議,以及主教團主席的建議;再者,教宗使節應聆聽參議會某些議員或座堂總參議會的意見,並且,如認爲有益,也秘密地個別詢問修會和教區的聖職人員,及智慧超衆的平信徒等的意見。   4項-除另有合法安排外,教區主教認爲應爲自己教區設輔理主教時,應向聖座呈遞至少三位適合於此職務的司鐸名單。   5項-今後不再授予國家政權任何選舉、任命、推薦或指定主教的權利及特恩。   從《天主教法典》任命主教條例可以知道,教宗任命地方主教屬於純教會事務,將此權利與權力保留給教會自己,不給與國家政權任何選舉、任命、推薦或指定主教的權利及特許。教宗任命地方主教的方式主要有兩種,第一,教宗自由任命;第二,教宗批准經由法律規定所選出的人為主教,當然此處所指法律乃天主教會承認合法的法規。[13] 如果沒有應該遵守的法規依據來規定主教人選,那麼教宗會根據自己的判斷標準任命主教,不受任何世俗或者宗教力量的約束。教宗在自由任命主教時,會徵詢教會內人士的意見,從一些候選名單中,選擇最合適的主教人選;這些教會內人士包括:該教區所屬教省內的其他教區的主教們;該國主教團的眾位主教;該教區現任主教或前任主教;教宗使節。教宗使節要親自去當地調查地方教會的意見,調查完畢後,根據調研結果擬定人選名單向宗座報告,人選名單上包括:自己認為合適的人選、教省內總主教及屬於同一教省之主教們以及共同集會之主教們認為合適的人選、該國主教團主席認為合適的人選。而且《天主教法典》規定,教宗使節應該聆聽該教區參議會成員或主教座堂總參會員成員的意見,甚至如果認為有益,也秘密地徵詢在該教區內工作的其他神職人員,以及智慧超眾的平信徒的意見。   以上是天主教會內選立主教時普遍遵行的大原則。在具體實施時,可因地制宜選擇可行方式。天主教會在全世界任命主教時,會根據特殊處境選擇不違背教會信仰原則以及共融的具體方式,例如所謂「越南模式」就是宗座專門針對越南天主教會的處境量體裁衣所制定的。宗座在與中國政府就選立中國教會的主教時,只要沒有違背這些原則,宗座有權決定用何種方式任命中國教會的主教,不應受到非議。為任命中國教會的主教,宗座有權利專門針對中國教會的情況而制定特別的法規,這並沒有違反教會信仰原則,也沒有破壞教會共融合一。   中國教會目前仍然沒有被宗座承認的主教團,如果將來滿全了教會的基本要求而被宗座承認為合法的主教團時,中國主教團或其下屬的教省主教們有權利與義務向教宗推薦自己認為合適的主教人選,這完全符合教會的信仰傳統,並沒有破壞天主教會的共融合一。如果宗座與北京之間達成的協議中,包含被教宗承認的中國主教團向宗座推薦中國主教的人選的內容,我們不應認為是教會犧牲了自己的共融合一,犧牲了教宗對於中國教會的管理權。當然中國主教團一旦合法地組成和被承認後,其屬下的教省內主教們只有推薦權,最終的決定權仍然保留於宗座,宗座有權從中選擇自己認為最合適的人選,也有權利拒絕中國主教團及其屬下的教省內主教們所推薦的人選,重啟徵詢程式。       論中國主教團   地方教會的主教團有權利向宗座推薦主教人選,然而中國大陸天主教會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有一些主教在特殊環境的催逼下,未經教宗授命而接受了祝聖,事後提出要求和伯多祿繼承人及其他主教們完全共融。先教宗考慮到他們的誠意和環境的複雜性,在諮詢了其鄰區主教們的意見後,以普世牧者的職權授給了他們合法身份的全部職權。此種措施,乃基於先教宗對他們受祝聖的特殊情況之瞭解,以及出自他身為牧者對有助重建完全共融的深切關心所致」,「也有──為數不多──的主教,既未經教宗授命、且直至今日尚未提出申請,或已申請而尚未獲得合法身份而受了祝聖。按天主教的教義,如果能確定他們是由有效身份的主教,按天主教祝聖主教的禮規進行祝聖,其祝聖是屬非法,然卻是有效的。」[14] 在中國大陸,也有一些地下教會的主教們尚未被中國政府認可,甚至仍然生活在不自由狀態中,不能履行其主教職務。因此目前在中國大陸尚沒有宗座承認的合法主教團,「因為那些與教宗共融然尚未獲政府認可而被稱為『地下』的主教們,都不在其中。相反,卻有那些直至今日尚未合法的主教,且其規章內也含有與教會教義不相容的因素。」[15] 因此,未來的中國主教團應該既包括地上教會的所有合法主教,也應將地下主教納入其中,共同組成一個完整的中國主教團。在中國大陸中目前尚有未被教宗承認的主教,應當在滿全天主教會合法主教的所有條件下,被宗座追認為合法主教。宗座多麼切望「這些主教在滿全需要的條件後,能與伯多祿繼任者及全體天主教主教共融,那將給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帶來多的神靈財富啊!」[16]   羅馬也應當就中國地下教會主教被政府承認為合法主教事宜進行對話,爭取與維護地下教會主教的合法權力。有人擔心中梵談判會對於地上非法主教過於寬鬆而把教會的信仰原則及共融放在次要位置,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宗座之所以數十年如一日堅持不懈與中國政府對話,目的並非要犧牲教會的信仰原則及共融,而是通過對話與談判努力使中國政府理解教會信仰原則與共融的真正意義,使中國政府不再心生疑慮,進而撤銷對中國教會種種不必要的管理措施,保護教會信仰完整及共融。如果聖座有意放棄教會信仰原則及共融,那麼聖座根本沒有必要與中國政府進行對話與談判。聖座長期努力不懈地對話,其實正是代表聖座對此問題毫不改變地堅持。   有些人擔心聖座與中國政府之間的對話會犧牲地下教會的合法權利,例如有人擔心地下被監禁的主教被羅馬的談判者遺忘。我認為,這種擔心會表達對於聖座對中國教會之愛的不信任,這種想法對於聖座及其委任的談判代表無疑會是一種冒犯,實在不應該出自我們天主教徒的內心。地下教會為堅持教會信仰所作犧牲舉世共知,普世教會也都關心地下教會艱難的生存狀態,都在各方面盡綿薄之力幫助地下教會。聖座與北京之間的對話正是要改變地下教會這種不正常的生存狀態,使他們能夠早日度受法律保護的宗教生活。前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其《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中一開始就表達了他在心中是多麼牽掛中國教會的兄弟姊妹,每天都為中國的教會祈禱。[17] 當今教宗方濟各也在自己祈禱的小聖堂裡面供奉著佘山聖母像,每天在此聖像前「為中國祈禱」[18]。我們實在不該懷疑教宗對中國地下教會的兄弟姊妹的惦記。   宗座與中國政府之間的對話與談判是一個長時間的過程,雙方的相互認識、理解、諒解、共識需要時間,我們不能期望一次接觸便能解決中梵之間幾十年時間所積累的全部問題。我們需要給予雙方時間與耐心,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只要雙方已經開始了建立了彼此信任關係,我們沒有理由對談判提前給予悲觀的預測或者提前判死刑。我們之所以敢於樂觀地期待雙方對話能夠有積極成果,是因為我們對於信仰的追求與堅持。我們相信善而不是惡,是人世間最終統治的力量。天主教會視中國人與中國的執政者同樣是追求聖善、正義等普世價值的朋友,「友情策勵交往、分享心靈喜憂、團結與互助」[19]。讓我們在祈禱中陪伴宗座與北京的談判繼續順利進行,直至雙方都達至自己的目標。中梵協議必將是一個雙贏的結局,而不是零和遊戲。       結語   毋庸諱言,某些人仍然對天主教會的共融機制存在「嚴重的困難,誤會和不瞭解」,因此,天主教會不斷重申「希望在聖座及中國主教,同政府當局展開的相互尊重和坦率的對話中,能夠克服上述困難」,「希望同政府就主教人選和任命主教的公開,以及地方政權承認新主教必要的民事效應等問題,達成協定」[20]。自從近年來宗座與中國政府回復對話以來,很多人對於中梵關係的進展抱有樂觀期待,希望中梵之間的對話能夠改變中國教會的生存處境,我們也注意到地下教會的眾多兄弟姊妹也支持宗座與北京之間的對話,「不認為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政府一旦達成協議會是政治性質的妥協,甚至是屈服」,認為中梵之間關係正常化是「大方向」,「這為中華民族有利,為中國天主教會有利」,「是廣大中國天主教友樂見之事」,「這有利於大陸教友度正常的宗教信仰生活」,「地下教會必然會獲得更大的信仰自由」,因此「我們服從教宗關於中梵關係的任何決定」。[21] 我們期待中國教會的這些良好願望早日成真。   ──────────   [1] 參閱梵二《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前言,第7、11號。   [2]《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第4號。   [3] 同上,第7號。   [4]《教會憲章》,第19號。   [5] 同上,第23號。   [6]《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第5號。   [7]《教會憲章》,第24號。   [8] 參閱《主教在教會內牧靈職務法令》,第4、18號。   [9] 參閱《教會憲章》,第21號。   [10]《主教在教會內牧靈職務法令》,第20號。   [11]《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第7號。   [12] 同上,第9號。   [13]《教會憲章》,第24號。   [14]《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第8號。   [15] 同上。   [16] 同上。   [17] 同上,第1號。   [18]《梵蒂岡電台》,2016年2月26日。   [19]《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第4號。   [20] 同上,摘自第3、9、12號。   [21] 參閱《Vatican Insider》,2016年1月28日。   __________   撰文:湯漢樞機,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5 12: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馬克•托尼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國對建立中國、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反恐聯盟予以正面評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5 12:43: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國內的兄弟姊妹,我們要爭氣! 發表於 2016 年 06 月 23 日 由 oldyosef 近來,那些明顯站在政府那邊的人,及那些在教會內的既得利益者,他們大聲說:「大家站起來,準備聽教宗的話,教宗說什麼,大家都要服從。」原來他們希望教廷會簽署一個協議,把現在的不正常狀態認同為合法。有人竟說:「你們這些假善人,常說支持教宗,現在教宗快要出聲了,你們這群人肯定很快就會背教了。」  各位兄弟姊妹,我們要冷靜呀!我們信的是天主的教、耶穌的教,在這教會內最高權威是教宗 ―― 耶穌在世的代表。那麼多年來,尤其在教宗本篤任期內,我跟大家說,教廷不代表教宗。但如果有一天一個協議正式簽定,這就肯定是教宗批准的,教宗批准的任何事,我們不可以批評。請大家爭氣,不要批評教宗。當然,我們做事的最後標準還是良心,所以如果你們照良心覺得任何協議內容是違反我們信仰的道理,你們不需要跟著走。教宗本篤在2007年的信裡清楚說過:『愛國會「獨立自辦」的原則,也就是讓政府辦教的做法,和信仰是不能調和的。』教宗方濟也曾說那封信還是有效,要我們重視。你們絕對不應該參加愛國會。  那麼將來恐怕沒有地方公開祈禱了,你可以在家裡祈禱;即使沒機會領聖事,天主耶穌一樣會到你心裡來;就算沒有機會做神父,回鄉耕田也可以,神父永遠是神父。教宗本篤說過:「為了信仰我們要接受眼前的全面失敗!」初期教會等了三百年,我們看來不需要等那麼久吧。冬天快會過去,堅持到底的才能得救。勉之。勉之。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5 20: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8-5 12:43
國內的兄弟姊妹,我們要爭氣! 發表於 2016 年 06 月 23 日 由 oldyosef 近來,那些明顯站在政府那邊的人, ...

老陈消息灵通,有自己的情报来源,《我們要爭氣》实际上是在放炮,想要隔山打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5 23: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8-5 20:03
老陈消息灵通,有自己的情报来源,《我們要爭氣》实际上是在放炮,想要隔山打牛。 ...

我看是放屁,自娱自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6 08:43: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智勲丙年——耶稣显圣容 (八月六日):有代价的光荣 达7:9—10,13—14;伯后1:16—19;谷9:2—10; 耶稣受洗时,已经选择了受苦仆人的道路,以彰显天主对人的爱,认定从人的角度看,“没有比为朋友更更大的爱情”。其后魔鬼三次诱惑,都是想改变他的计划,但为耶稣一一击破。魔鬼并不因此罢休,利用群众拥他为王,利用伯多禄无知的劝谏,甚至耶稣在十字架上时,还利用群众的叫嚣,企图改变他救世的计划,但都失败了。耶稣始终以十字架去救赎,通过十字架才到达光明。耶稣隐瞒自己的道路,他向门徒预言了,并要求他们走同样的路。门徒一点也不明白,心底下纳闷,抱怨,抗议,就在这时刻,耶稣显圣容给三个亲信,重新鼓舞正在低落的士气,认识耶稣的身份,重拾对他的信心。 显圣容时发生的事,全部与十字架的苦路有关。面容发光,衣服洁白,这是耶稣天主性光荣的显露。身份的显露肯定他说话的权威性与要走道路的真实性。梅瑟与厄里亚代表了法律和先知,两人皆经历苦难才完成使命。两人与耶稣谈论什么并不重要,但他们的出现,表示从旧约到新约,天主的使命皆通过苦路去完成。云彩显示天主的临在,声音得复了耶稣受洗时天主所说话:“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他”,门徒必须听从耶稣走苦路的要求。 耶稣显圣容,为门徒是一种震撼的经验:那经验是那么美好,以致伯多禄想时光暂停,“搭帐棚”就有住下来的意思。人接触天主时,就有一种忘我的投入,人在心灵深处会有惊愕的经验,能使人狂喜,痛哭,呼叫,或全然投入在神魂超拔的感受中。这是一种天国的经验,是天主的恩赐。可是在世途中的人,因为还未到达终点,不要陶醉在这美好的经验里而忘却自己的使命。天国的经验是帮助人走十字架的道路,天主没有让伯多禄搭帐棚,反而收加天国的光彩,异象不见了,人物也不见了,“只有耶稣和他们在一起”,耶稣正要走十字架的苦路,门徒无可选择地与他一起走。 我们可能都有伯多禄的愿望,停留在甜蜜美好的经验中,忘却这种现世经验只是暂时的,是旅途中的强心针而已,不应过分留恋。传说有些圣人在祈祷时有神魂超拔的经验,甚至身体由地升起,致使周围的人日瞪口呆,惊羡不已。幸好明智的长上叫他快点下来,助己助人脚踏实地去完成基督徒的使命。有人参加圣神同祷运动,就是喜欢陶醉在那种震撼的经验里,能手舞足蹈地用舌音祈祷,是何等切意快乐。如果神恩祈祷只为获得那种经验,而不能帮助人与家人和睦相处,不能使人公义地对待自己的工人,不能停止与同事的勾心斗角,神恩的经验就失去它应有的作用。 为什么基督徒必须走苦路,才能进入光荣?为什么强调苦难的神修?人不是想尽办法减轻痛苦吗?医学的努力,如无痛的手术,无痛的分娩,无痛的治疗,不是人自然的渴求吗?的确,我们的宗教并不强调苦难,耶稣的来临,正是想解除人心灵与肉体的痛苦,他并不想人受苦难的折磨。苦路其实想强调爱,而非强调苦难。不过,爱是有代价的,要求牺牲的。一位母亲为了子女而放弃自己的职业,放弃优厚的薪酬,把子女放在事业的满足之上,这种牺牲本身已是十字架。一方面这是“苦路”,另一方面,这爱的轭是柔和的,这爱的担子是轻松的。 让我们深信十字架的道路并不消极,因为这是爱的道路。基督显圣容,就是让门徒有一种震撼性的存在经验,这份经验使门徒像圣保禄一样,不辞劳苦,甘愿受种种磨难,为福音作爱的见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6 16: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6-8-5 23:05
我看是放屁,自娱自乐

梵蒂冈把老陈闲置起来,让他望着中梵关系改善,自己却无处置喙,那个难受劲你是不知道,老陈确实受不了。既得利益者现在失去了利益所在,他能争气不发牢骚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6 22:46: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协议是为调和本笃十六教宗牧函所说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与天主教道理无法调和的矛盾!协议应该是公开声明本笃十六教宗牧函是不对的,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本笃十六教宗却说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与天主教道理无法调和! 爱国会主教神父们说可以调和! 教廷也说可以调和! 本笃十六教宗不好使了,过时了,牧函失效了! 教廷是如何调和滴尼!就是批准爱国会主教,使他们合法,不就调和了么? 既参加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又被批准合法!既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又与教宗共融! 目前不就是多数主教都是这类怪物么? 你说不可调和,矛盾?教廷说没有矛盾,可以调和,已经调和了! 原来的不可调和跟教义没有关系,那时没调和不是无法调和,是因为教廷没有批准爱国会主教使之合法! 现在好了,都批准了,合法了!调和了! 爱国会还是那个爱鬼会,还听党的话按党的要求独立自主自办教会,还遵守宪法宗教事务和宗教团体不受外国势力支配!也就是梵蒂冈,教宗这个外国势力不能支配中国教会,不能管理中国教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9 04: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