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迷糊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哪个是天主的声音?天主要求于我们的是什么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2 14: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21 22:56
第三,所列“圣人”中不仅毫无“圣德”可言,而且劣迹斑斑。比如陕西汉中的“圣人”意大利神父郭西德,因横 ...

我们几乎无所不知的时候,我们其实只不过知道了人家想让我们知道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3 21:4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梵蒂冈是麦子莠子都分不清了也不想分了!莫非是忍耐,慈悲?方济各教宗说天主的耐心绝不是对罪不置可否,不是善恶不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3 22:50: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经一(难道这座归我名下的殿宇,在你们眼中竟成了贼窝吗?) 恭读耶肋米亚先知书 7:1-11  上主有话传给耶肋米亚说:「你站在上主殿宇的门口,宣佈这话说:你们凡由这些门进来,朝拜上主的犹大人,请听上主的话。万军的上主,以色列的天主这样说:改善你们的生活和行为,我就让你们住在这地方;不要信赖虚伪的话说:这是上主的圣殿,上主的圣殿,上主的圣殿!只有你们彻底改善你们的生活和行为,在人与人之间行事公道,不虐待旅客、孤儿、寡妇,不在这地方倾流无辜者的血,不自招祸患去跟随外方的神祇,我才让你们住在这地方,即我从开始便永远赐给了你们祖先的土地。可惜!你们竟信赖虚伪无益的话。怎麼!你们竟偷盗,凶杀,通奸,发虚誓,向巴耳献香,跟随素不相识的外方神祇,然后来到这座归我名下的殿里,立在我面前说:「我们有了保障!」好再去行这一切可恶的事?难道这座归我名下的殿宇,在你们眼中竟成了贼窝了吗?哎!我看实在是这样 ── 上主的断语。」──上主的话。      爱国会主教神父们就是把天主的殿变成了贼窝!天主的殿被无神共党霸占,赐封给爱国会奴才主教神父们!梵蒂冈教廷官员们则大力支持爱国会奴才主教神父,等于同流合污,一起亵渎天主的殿!现在跟无神政府做起了交易!    福音前欢呼 领:亚肋路亚。 众:亚肋路亚。 领:你们要以柔顺之心,接受那种在你们心里,而能救你们灵魂的圣言。 众:亚肋路亚。  福音(让麦子和莠子一起长到收割的时候。) 恭读圣玛窦福音 13:24-30  耶稣给群众设了一个比喻说:「天国好像一个人,在自己田里撒了好种子;但在人睡觉的时候,他的仇人来,在麦子中间撒上莠子,就走了。苗长起来,抽出穗的时候,莠子也显出来了。家主的仆人就前来对他说:主人!你不是在你田地里撒了好种子吗!那麼从那里来了莠子?家主对他们说:这是仇人做的。仆人对他说:那麼,你愿我们去把莠子收集起来吗?他却说:不,免得你们收集莠子时,连麦子也拔了出来。让两样一起长到收割的时候好了;在收割时,我要对收割的人说:你们先收集莠子,把莠子捆起来,好投入炉中燃烧,再把麦子收入我的仓里。』」──上主的话。   教宗:善待他人得善报  打印2014-07-22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方济各7月20日主日在他的书房窗口主持了三钟经祈祷活动。他讲解了“麦子和莠子的比喻”,指出我们若以仁慈对待他人,我们将得到仁慈的审判。      主日福音记述,家主在田里撒下了好种子,仇人也在那里撒下了莠子;但是家主阻止仆人拔掉莠子,免得他们在拔除莠子时连麦子也拔出来。教宗解释说,比喻“谈的是现世中存在的恶,强调了天主的耐心”。  在希伯来语中,莠子和撒旦源自同一个词根,有分裂的意思。教宗说,魔鬼“始终想分裂人,分裂家庭、国家和民族”。魔鬼是个“狡猾”的敌人,它“在善中撒播恶”,让“我们人类无法明确分辨善恶”。   但是,天主最终将分辨善恶。祂给予必要的时间,与我们的做法相反,“有时候,我们会急速作出判断和分级,将善放在这边,恶放在那边”。      教宗继续说:“然而,天主懂得等待。祂在每个人生命的‘田地’里耐心而仁慈地观察:祂比我们更能看清污秽与邪恶,但祂也会看到善良的麦芽,并充满信心地等待它们成长。天主是耐心的,懂得等待。这太美好了:我们的天主是一位耐心的父亲,祂始终等待我们,如此真诚地等待我们,为的是迎接我们,宽恕我们!只要我们去寻求祂,祂总会宽恕我们。”      因此,比喻中家主的态度是希望的态度,这种希望基于他确信恶没有最初也没有最后的决定权。教宗说:“多亏天主充满耐心的希望,那些莠子、也就是那些犯了许多罪的心灵,最终也能变成好种子。但是要注意:福音中的耐心并不是对恶不置可否;我们不可以混淆善恶!面对现世存在的莠子,上主的门徒受召效法天主的耐心,以善终必得胜,也就是以绝对信赖天主的信念来滋养我们的希望”。      教宗最后说,到“审判”的时候,“恶将会被消除”,因为“审判者是耶稣”,而“我们众人也将以自己判断他人的相同标准来接受审判:我们若以仁慈对待他人,我们将得到仁慈的审判”。  【但是要注意:福音中的耐心并不是对恶不置可否;我们不可以混淆善恶!】  在中国教会中,哪个是麦子哪个是魔鬼撒的莠子?哪个分裂了教会?本笃十六教宗致中国教会牧函指出,中国教会分裂的首推原因是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爱国会!  而方济各教宗指出分裂来自魔鬼!人随从了魔鬼就产生了分裂!  中共政府想分裂教会(它背后的掌权者),而有些主教神父们屈从妥协随从了魔鬼,因此产生了分裂!  梵蒂冈教廷对爱国会主教神父不是耐心的问题,而是支持他们的邪恶!因为梵蒂冈教廷不说是不说非,对邪恶不置可否,混淆了善恶!  协议以后,按教廷和中共的意思也是魔鬼的意思,将不再有分裂,合一了,合一到爱国会了,那时将不再有地下教会,所有的主教神父都是爱国会的都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这是中共的决定性胜利,是魔鬼最大的胜利!  但这只是魔鬼,教廷和中共的美梦,天主会为自己留下一群,一小群忠信的子民,他们不会向巴耳屈膝,不会跟邪神亲嘴,不会与魔鬼签约!天主将借这群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人取得最后胜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4 08: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也曾经与政府走的很近,可是政府没有把你当人看,无奈至极就成了白费军,可是人格不被地下信任,到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中梵关系如果改善,最先死的就是你这种人。人家都得到互相承认,只有你被彻底淘汰。这就是你的报应,反对教宗就能阻止历史的车轮前进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4 22: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7-24 08:30
迷糊也曾经与政府走的很近,可是政府没有把你当人看,无奈至极就成了白费军,可是人格不被地下信任,到像是 ...

这只能说明你的共主和梵蒂冈都是无赖,假善欺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4 22: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日雅各伯宗徒殉道瞻礼

读经一(我们身上时常带着耶稣的死状。)

恭读圣保禄宗徒致格林多人后书 4:7-15

弟 兄们:我们是在瓦器中存有这宝贝,为彰显那卓著的力量是属于天主,并非出于我们。我们在各方面受了磨难,却没有被困住;绝了路,却没有绝望;被迫害,却没 有被舍弃;被打倒,却没有丧亡;身上时常带着耶稣的死状,为使耶稣的生活也彰显在我们身上。的确,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时常为耶稣的缘故被交于死亡,为使耶 稣的生活也彰显在我们会死的肉身上。这样看来,死亡施展在我们身上,生活却施展在你们身上。但我们既然具有经上所载的:“我信了,所以我说”那同样的信 心,我们也信,所以也说,因为我们知道那使主耶稣复活的,也要使我们与耶稣一起复活,并使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他前。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为使获得恩 宠的人越增多,感谢也越增加,好归光荣于天主。——上主的话。

——梵蒂冈教廷,中国教会谁身上时常带着耶稣的死状?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的爱国会主教神父们?还是为信仰选择受苦的忠贞教会?教宗本笃十六世牧函怎么说的?
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的主教神父保存的是什么宝贝?他们只是腐烂无用的腰带(常年期17周礼拜一读经一)

答唱咏 咏126:1-2, 2-3, 4-5, 6

【答】:那含泪播种的人,必含笑获享收成。

领:上主带领俘虏回到熙雍,我们觉得彷佛是在梦中;那时,我们喜气盈盈,其乐融融。【答】

领:那时,外邦异民都赞叹不已:上主向他们行了何等奇事!上主向我们行了伟大奇迹,我们的确也觉得满心欢喜。【答】

领:上主,求你转变我们的命运!就像乃革布有流水的浇淋。那含泪播种的人,必含笑获享收成。【答】

领:他们边行边哭,出去播种耕耘;他们载欣载奔,回来背着禾捆。【答】


梵蒂冈教廷,中国教会到底谁在含泪播种?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的主教神父们收获的是什么?


福音前欢呼

领:亚肋路亚。

众:亚肋路亚。

领:主说:我拣选了你们,并派你们去结果实,去结常存的果实。

众:亚肋路亚。



福音(你们要饮我的爵杯。)

恭读圣玛窦福音 20:20-28

那时,载伯德儿子的母亲,同自己的儿子前来,叩拜耶稣,请求他一件事。耶稣对她说:“你要什 么?”她回答说:“你叫我的这两个儿子,在你王国内,一个坐在你的右边,一个坐在你的左边。”耶稣回答说:“你们不知道你们所求的是什么,你们能饮我将要 饮的爵吗?”他们说:“我们能。”耶稣对他们说:“我的爵你们固然要饮;但坐在右边或左边,不是我可以给的,而是我父给谁预备了,就给谁。”那十个门徒听 了,就恼怒他们两兄弟。
耶稣叫过他们来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首长主宰他们,有大臣管辖他们。在你们中却不可这样;谁若愿意在你们中成为大的,就当作你们的仆役;谁若愿意在你们中为首,就当作你们的奴仆。就如人子来不是受服侍,而是服侍人,并交出自己的生命,为大众作赎价。”——上主的话。


梵蒂冈教廷,你们不知道你们所求的是什么,你们能饮我将要 饮的爵吗?中国教会谁在饮主的杯爵?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的爱国会主教神父们还是为基督为教会受苦的地窟教会?

你们要跟天主的敌人谈判结束我们的痛苦?你们要免去我们的杯爵?你们是在劝勉我们不要受苦啊!直接说就完了,公布可以参加爱国会不就完了么?

我只能说你们在干扰,破坏天主的计划!你们体贴人的意思,不是天主的旨意!所以:撒旦,退到后面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4 23:38: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常年期第17主日)弥撒读经一(求我主且勿动怒,容我进言。) 恭读创世纪 18:20-32  那时候,上主说:「控告索多玛和哈摩辣的声音,实在很大;他们的罪恶,实在深重!我要下去,看看他们所行的,是否如同我所听到的控诉一样。」 三人中有两人,转身走向索多玛。 亚巴郎走近上主面前,说:「你真要将义人同恶人一起消灭吗?如果城中有五十个义人,你还要消灭吗?你不会为了其中的那五十个义人,赦免那地方吗?你决不能如此行事,将义人同恶人一并诛灭;将义人如同恶人一样看待,你决不能!审判全地的主,岂能不行公义?」 上主答说:「如果我在索多玛城,找出了五十个义人,为了他们,我要赦免整个地方。」 亚巴郎接着说:「我虽只是尘埃灰土,胆敢再对我主说:如果五十个义人中少了五个,怎样呢?你就为少了五个,而毁灭全城吗?」 上主答说:「如果我在那里找到四十五个义人,我也不毁灭那城。」 亚巴郎再向上主进言说:「如果在那里找到四十个义人,又怎样呢?」 上主答说:「为了这四十个义人,我也不毁灭那城。」 亚巴郎说:「求我主且勿动怒,容我再进一言:如果在那里找到三十个义人,怎样呢?」 上主答说:「如果在那里我找到三十个义人,我也不毁灭那城。」 亚巴郎说:「我再放胆对我主进一言:如果在那里找到二十个义人,怎样呢?」 上主答说:「为了这二十个义人,我也不毁灭那城。」 亚巴郎说:「求我主不要动怒,容我最后一次进言:如果在那里找到十个义人,怎样呢?」 上主答说:「为了这十个义人,我也不毁灭那城。」    【2010年五月本笃十六教宗到法蒂玛朝圣时,语出惊人:九十三年以前,在葡萄牙的高天敞开了,“犹如人类向天主关闭大门之后,天主却为人类开启了一扇希望之窗”。】    信仰历史的一部分,就是天主之母以越来越强而有力的方式显现于世。她是一位导师;是天主的光芒;是一位伟大的母亲;通过她我们可以认识子和父。在二十世纪,天主给了我们许多的征兆。就在这理性主义盛行、独裁专制萌芽的时期,谦卑的圣母出现在我们眼前;她显现给几个小孩子,告诉他们那重要的讯息:信、望、爱和悔改。   法蒂玛的讯息不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如果是那样,我们早就应该公布它的内容了。信息暗示着一个危险时刻,警告人们现在已经到了历史的紧要关头:一切邪恶的力量倾巢而出,特别是透过二十世纪的独裁专制而弥漫人间;而今天,它仍在以不同的形式活动着。    五月十三日,您在法蒂玛的讲道是如此地震撼人心:“人类制造了恐怖和死亡的循环,却没有能力去停止它”。那一日,面对50万人,您做的祈祷深深地触动了人们的心灵:“在圣母显现一百周年纪念日之前的这七年里,为了至圣圣三的光荣,请加速实现那所预言的圣母无玷圣心的凯旋吧!” 教宗本身就具有先知性的使命。是否可以将您的话解释为:很有可能在未来的七年中,天主圣母将显示她的胜利? 我说的是,“凯旋”已经临近。这些话与我们祈祷时所说的愿你的国来临具有同样的内涵。这并非意味着,现在我正在等待着一场剧变;在突然间,历史要彻底改变它的进程。在这一点上,我或许太过理性化了。我的意思是,邪恶的势力屡次受阻止;而天主的力量也不断地透过圣母而展示,而更新。   教会在不断地被召叫来做亚巴郎所做的。就是不断地祈求天主来关心祂的教会,赐予她足够的义人来阻止邪恶与毁灭。   路加福音记载了论祈祷的三个重要比喻:      第一个:「令人讨厌的朋友」,劝人要恳切祈祷;「你敲门,必给你开」。凡这样祈祷的人,天父必赐他所需,特别赋予拥有一切恩惠的圣神。      第二个:「令人讨厌的寡妇」,特别指出祈祷的特质之一:必须有信德和耐心,常常不断祈祷,「但是,人子来临时,能在世上找到信德吗?」      第三个:「法利塞人和税吏」,强调祈祷必须心地谦逊;「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这句祷词,教会不停地予以重复,作为自己的祈祷:「上主!求垂怜(Kyrieeleison)」。     弥撒福音(你们求,必要给你们。) 恭读圣路加福音 11:1-13  有一次,耶稣在一个地方祈祷;祈祷完了,他的一个门徒对他说:「主,请教给我们祈祷,如同若翰教给了他的门徒一样。」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祈祷时,要说:父啊!愿你名被尊为圣!愿你的国来临!我们的日用粮,求你天天赐给我们!宽恕我们的罪过,因为我们自己,也宽恕所有亏负我们的人;不要让我们陷入诱惑。」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中,有人有一个朋友,半夜去他那里,给他说:朋友,借给我三个饼吧!因为我的朋友,行路到了我这里,我没有什麼可以款待他。 「那人从里面回答说:不要烦扰我了!门已经关上,我的孩子同我一起在床上,我不能起来,拿给你。 「我告诉你们:这人即使不是为了朋友的原故,而起来拿给他,也要因他厚着脸皮,一直请求,而起来,把他所需要的一切,拿给他。 「所以,我告诉你们:你们求,必要给你们;你们找,必要找到;你们敲,必要给你们开门。因为凡求的,就必得到;找的,就必找到;敲的,就必给他开门。 「你们中间那有做父亲的,当儿子求饼时,反而给他石头呢?或是求鱼,反而将蛇当鱼给他呢?或者求鸡蛋,反而将蝎子给他呢?你们纵然不善,尚且知道把好的东西,拿给你们的儿女,何况在天之父,岂不更会将圣神,赐与求他的人吗?」──上主的话。   法蒂玛第三秘密  「耶稣,玛利亚,若瑟。 一九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在法蒂玛科瓦-伊里亚所启示的秘密的第三部分。 我写下以示听从您我的天主,您借着莱里亚主教和您的及我的至圣圣母吩咐我这样作。 在我已经陈述过的两部分之后,我们看见圣母右侧较高的地方有位天神,左手持着一把火剑;这把火剑射出闪耀的火焰,似乎要烧毁世界;可是当火焰一接触到圣母右手向天神发出的光芒便熄灭:天神用右手指着大地,高声喊说:补赎,补赎,补赎!接着我们看到巨大的光,那是天主:“有个类似在镜子中看到的在镜前走过的人影”,一位身穿白衣的主教,“我们预感到他是教宗”。其它许多主教、神父会士、修女都登上一座陡峭的山,山顶上有一支巨大粗糙的木干十字架,好像是软木和树皮作的;教宗在抵达山顶之前,颠仆地走过他痛苦哀伤,为在路上所遇到的尸体的灵魂祈祷;抵达了山顶,匍匐跪在大十字架脚下时,被一群士兵用枪和箭杀死,其它的主教神父,会士和修女以及各种在俗的人,不同阶层和地位的男男女女,也都接二连三同样地死去。在十字架双臂下有两位天神,每位手中都有一个水晶的浇水桶,水桶盛着致命者的血,他们又用这些血来浇灌接近天主的灵魂。一九四四年一月三日于图伊」。 上面所介绍的是路济亚修女在五十六年前,应当时莱里亚教区的主教的要求而写下的、圣母于一九一七年在法蒂玛显现给她和另外两个在一个半月前由教宗列入真福品的小牧童时,向他们启示 的秘密的第三部分。  【一座半成废墟、尚在抖动的城市】这座半成废墟,尚在抖动的城是象征意义还是指真实的城?如果是象征意义,它象征什么?如果是实际上的一座城,或这座城代表整个即将毁灭的世界,那么这座城是指哪座城?北京,上海?华盛顿,纽约?东京,莫斯科,伦敦,巴黎?还是罗马,梵蒂冈?  又为什么这座城半成废墟,尚在抖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4 23:39: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7-24 08:30
迷糊也曾经与政府走的很近,可是政府没有把你当人看,无奈至极就成了白费军,可是人格不被地下信任,到像是 ...

老刘,滚一边去!撒旦,退后!反对教宗的是中共和牠的傀儡爱国会主教神父奴才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5 08: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24 22:19
这只能说明你的共主和梵蒂冈都是无赖,假善欺人啊!

巨大的结果总是从微小的原因发生,心理学上说,把情感投入到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上,

能量损耗特别快,老得快,死的也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5 08: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24 23:39
老刘,滚一边去!撒旦,退后!反对教宗的是中共和牠的傀儡爱国会主教神父奴才们! ...

反对教宗的是你,傻蛋的子孙。教宗承认进化论是真的,你就讥讽他是猴子猴孙,教宗想要到中国来,你就攻击他是人鬼不分。你说“梵蒂冈都是无赖,假善欺人”。教宗不是梵蒂冈的主人吗?或者说,梵蒂冈不是教宗的脚凳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16:09: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讀經一(上主,望你記憶,不要廢除你與我們訂立的盟約。) 恭讀耶肋米亞先知書 14:17-22  我眼淚直流,晝夜不息,因為我貞潔的女兒 ── 人民 ── 大受摧殘,受了嚴重的打擊。我若走入田間,看見刀殺的遺屍;我若進入城裏,看見饑饉的可怖慘狀;就連先知和司祭們也流亡到他們素不相識的地方。  上主,難道你決意拋棄猶大,真心厭惡熙雍為什麼你打擊我們,致使我們醫治無望?我們原是期待和平,卻不見好轉;希望醫治的時日,卻只見恐怖!上主,我們承認我們的罪惡,和我們祖先的過犯;我們實在得罪了你。願你為了你的名,不要嫌棄,不要輕慢你光榮的御座!望你記憶,不要廢除你與我們訂立的盟約!異民的「假神」中,有誰能降雨呢?或是諸天能自降甘霖嗎?難道不只是你,上主我們的天主!我們寄望於你,因為你行了這一切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17:20: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与梵蒂冈即将和解?各方不乐观 时间:2016-07-23  来源:德国之声  作者: 点击:1371 华盛顿 —  路透社近日报道说,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决心突破梵蒂冈与中国的关系僵局,并称双方有望达成协议。但是对于这个消息,中国媒体反映冷谈。一些天主教人士对此也存有忧虑。 路透社的报道根据对香港、意大利和中国大陆多位消息人士的访问披露说,北京与梵蒂冈有望就除全面外交关系之外的其他一些核心争议性问题达成协议。报道说,双方已在过去几个月进行了多次谈判,而且在4月设立了由双方代表组成的工作组,并于5月举行了会谈。 中梵关系会否有突破? 此举被认为是中梵关系的重大突破。但是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协议的达成持悲观态度。 他说:“在很多地方都已经让步了,看起来中方已经没有理由让步了,因为他们已经很稳定地控制天主教了,他们为什么要放弃他们控制的权?……如果谈得成,我就担心了,因为在现在这个情形下,梵蒂冈让步就得放弃自己的立场才可以,不然中方不会接受什么。” 他说,现在很多问题涉及的都是双方原则性的问题,难以有所突破。  梵蒂冈一处入口(资料照) 主教任命 路透社的报道说,工作组在谈判的内容包括主教任命在内的双方长期存有争议的问题。 中国方面一直要求自行委任教区主教,认为梵蒂冈不应干涉,也就是所谓的“自选自圣”。但是,梵蒂冈要求遵照天主教传统由教宗任命。这两种选圣方式的区别是,前者要求效忠共产党治下的国家,而后者必须是效忠教宗圣座。 在过去,北京与梵蒂冈之间在这个问题上也达成过一定程度的谅解,有多名获得中梵双方认可的神职人员获祝圣为主教,也有许多中国“自选自圣”的主教获得教宗的认可或宽免。 路透社引述一些消息人士的话说,在选择主教人选问题上,目前讨论中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中国提出主教人选,教宗有权否决他认为不合适的主教人选,但是梵蒂冈需要提供相关证据,而此间的一个担忧是这类证据难以获得。 路透社的报道还说,北京方面与领导层有联系的消息来源说,在未来主教选择的问题上已达成初步协议。 目前尚不清楚协议的具体内容。但是或许很难有一个让所有人满意的方案。 天主教上海教区教友高依纳对美国之音表示:“难道说让圣座在一些他不情愿看见的名单里选择新主教是符合教会法典的么?真不知道这是谁在干涉谁的事务,圣座最大限度的让步只能是如此了。对于一些实在过分的候选人名单,教廷只能无法任命,若这成为了自选自圣的借口,那我只能说十分悲伤。” 在中国自行任命的100多位主教中,仍有八位未获教宗宽免,因此在梵蒂冈看来,他们仍然是“非法”主教。 路透社援引了解中梵谈判内容的消息人士的话说,教宗方济各准备宽免这八位主教,而时机正逢天主教会在2105年12月8日至2016年11月20日举行的慈悲禧年,这一禧年的目的是让天主教徒积极参与修和圣事,并为自己所犯之罪忏悔和寻求宽免。 爱国会和“地下”教会 陈日君枢机说,除了主教任命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还需要解决,比如还有坚持效忠教廷的主教仍被关押和软禁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没有解决,许多教友也许是难以接受的。 而这涉及到另一个难以绕开的问题,那就是官方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和人们所说的“地下教会”的关系。 在中国与罗马教廷断交之后的1957年,中国成立天主教爱国会。这个机构是官方性质的宗教管理组织,与1980年成立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称为“一会一团”,奉行中国所谓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宗教政策。北京要求主教、神父和教友必须服从它们的领导,形成中国政府认可的“官方教会”。但是“一会一团”未获罗马教宗承认。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教会拒绝服从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对宗教事务的领导,而是只效忠罗马教廷,通过私下渠道与梵蒂冈保持宗教关系,形成了所谓的“地下教会”,他们自称为“忠贞教会”。这些“地下教会”的主教由教宗任命,但是中国政府将其视为“非法”。 北京切断与罗马教廷关系时,上海神父龚品梅拒绝认同爱国会,为此坐了30年的牢,出狱后旅居美国,在2000年去世。已故教宗约翰·保罗二世于1979年秘密册封当时仍在狱中的龚品梅为枢机主教。 据报道,过去几十年来,“地下教会”的一些神职人员遭到政府当局长达多年的拘押,还有几位主教死于狱中。 也有知情人士说,有一些中国天主教信徒既参加官方爱国会的活动,也参加“地下教会”的活动。也存在原本是地上的信徒变为地下的,本来是地下的后来成为地上的。 路透社的报道说,梵蒂冈希望北京能将宽免八位“自选自圣”主教视为善意,并且希望北京认可30多位 “地下教会”的主教。 但是路透社也指出,如果中梵达成协议,那些长期受到打压和迫害的“地下教会 ” 成员或许会感到背叛。 陈日君枢机对美国之音表示,爱国会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那违背教义,但中国应该也不会同意让“地下教会”自由实践宗教。他认为,如果协议达成承认了爱国会,对那些坚持教会原则的教友是不公平的。 他说:“如果中方说,如果有个协议,我们承认的,你们也承认了,就是地上的教会,地下的要取消了,那么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觉得这个情形比以前更不好了,对地下的很不公道,他们是照他们的良心,教会的道理,过他们的信仰的生活。如果新的协议把他们这一点自由也没有了的话,我看是很可怜。” 上任教宗本笃十六世曾于2007年发表过一封《致中国教会公开信》。他在信中说:“某些由国家建立的、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教宗方济各也表示教宗本笃的这封信仍然有效。 上海教友高依纳对美国之音说:“我也十分难理解如何让一个基督徒为无神论政党所创立的组织服务。” 中国方面似乎不会在爱国会的问题上让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在宗教工作会议上表示,宗教工作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以及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坚决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防范宗教极端思想侵害”。 路透社的报道也指出中国当局对外国势力的担忧。报道援引与高层有联系的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对教廷仍持怀疑。 如何和解? 在陈日君枢机看来,中梵和解,关键在于中国政府。 他说:“希望他们明白,现在有很多文明国家,他们都让我们天主教自由的,他们绝对不觉得我们教会是威胁了他们的政府,他们的国家,所以希望中国政府也明白,可是他们就是不容易明白。” 上海教友高依纳对美国之音说,他希望中梵关系能够改善,但他认为,宗教自由、主教任命、爱国会、台湾问题等这些实质性的问题没有解决的话,“任何意义上的关系改善都是纸上谈兵”。他表示,这些都是“非黑即白的问题”。 如果梵蒂冈与北京建交,势必抛弃与台湾的外交关系。梵蒂冈目前是台湾在西方唯一的邦交国。 另一方面,也有教友对教宗方济各试图改善与北京关系的努力表示高兴。天主教通讯社天亚社援引一位教友的话说:“说明教宗的努力没有白费,也说明在重大问题上双方都让了步。让步不等于失去了原则,旨在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积极的共识。” 教宗方济各的努力始于去年。路透社说,去年9月教宗曾希望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联合国大会的间隙举行会谈但没有成功。 今年2月,教宗还向习近平发去中国春节祝福。他在出访墨西哥回罗马的飞机上,还向记者表示非常想访问中国。 中国反应较为冷谈 天亚社的报道说,过去中国媒体对于中梵关系改善的消息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关注,但是此次反应比较冷淡。 官方的公开表态只有外交部在被问及相关问题时的回应。在路透社7月14日发表那篇报道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7月15日表示,中梵双方目前有畅通和有效的对话接触渠道,而中国“愿意本着有关原则继续与梵蒂冈方面进行建设性对话”。 他说:“我们也希望梵蒂冈方面能够同样采取灵活务实的态度,为双边关系改善创造有利条件。” 陈日君枢机说,从中国反应的程度上来看,或许协议不太容易达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17:24: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路透社的报道说,梵蒂冈希望北京能将宽免八位“自选自圣”主教视为善意,并且希望北京认可30多位 “地下教会”的主教。    在中国自行任命的100多位主教中,仍有八位未获教宗宽免,因此在梵蒂冈看来,他们仍然是“非法”主教。  路透社援引了解中梵谈判内容的消息人士的话说,教宗方济各准备宽免这八位主教,而时机正逢天主教会在2105年12月8日至2016年11月20日举行的慈悲禧年,这一禧年的目的是让天主教徒积极参与修和圣事,并为自己所犯之罪忏悔和寻求宽免。    ——这是交易,拿主教——宗徒圣职做交易。或者是交换,主教们是物件了,或者是动物?人质交换?猫换狗?五只猫换一条狗?  主教职贬值变质了!  出卖主教圣职,出卖神权!权力下放?分给无神共党一些!   除了八大金刚非法之外都“合法”了。   所谓合法的据说与教宗“共融”了。  “合法”主教与非法主教共融,共融于统一战线,共融于爱国会猪叫团。他们在一起共祭表演弥撒!  按照这个逻辑,梵蒂冈应该与非法主教,或者非法主教与梵蒂冈共融了!   所谓教廷批准合法的,中共认可的主教们都在违背教义的爱国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没有一个例外!  看来梵蒂冈已经比天主权力大了,只要他们认可批准即可,至于天主旨意,基督的真理,教义嘛,见鬼去吧!   天主教到了这等地步——悲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6 17:27: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門徒們前來對他說:「為什麼你用比喻對他們講話?」 耶穌回答他們說:「因為天國的奧妙,是給你們知道,並不是給他們知道。 因為凡有的,還要給他,使他富足;但是,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由他奪去。 為此,我用比喻對他們講話,是因為他們看,卻看不見;聽,卻聽不見,也不了解; 這樣為他們正應驗了依撒意亞的預言,說:『你們聽是聽,但不了解;看是看,但不明白, 因為這百姓的心遲鈍了,耳朵難以聽見;他們閉了眼睛,免得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了解而轉變,而要我醫好他們。』 但你們的眼睛有福,因為看得見;你們的耳朵有福,因為聽得見。 我實在告訴你們:有許多先知和義人,想看你們所看見的,而沒有看到;想聽你們所聽見的,而沒有聽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20: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24 23:39
老刘,滚一边去!撒旦,退后!反对教宗的是中共和牠的傀儡爱国会主教神父奴才们! ...


反对教宗的就是你,傻蛋的子孙。

教宗承认进化论是真的,你讥讽他是猴子猴孙;教宗想要到中国来,你攻击他是人鬼不分。


你说“梵蒂冈都是无赖,假善欺人”。教宗不是梵蒂冈的主人吗?或者说,梵蒂冈不是教宗的脚凳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8 17:06: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政策失败,当去除之 时间:2016-07-27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教宗若望廿三世和保禄六世为梵蒂冈发起新的方法去应对铁幕国家──东方政策。据其首席设计师和负责人阿戈斯蒂诺.卡萨罗尼(Agostino Casaroli)总主教的意思,东方政策的策略目标,是要找到一个让华沙条约国里的天主教会「不死的方式」modus non moriendi。策略包括停止梵蒂冈对共产政权的所有公开批评,并与共产政府作无休止的谈判。成果是,平淡地说,微乎其微。   在东方政策差点摧毁天主教会的匈牙利,自七十年代中期,教会领导层是由匈牙利共产党拥有和操控。它也实际上控制着在罗马的匈牙利学院。   在捷克斯洛伐克,东方政策剥夺了天主教人权份子的权利,没有为那些勇敢抵抗政权的天主教徒的灵魂做过甚么,却授权一群神职合作者担任共产党及其镇压的阵线。   在东德,东方政策没有做出太多的伤害,因为伤害已经作出了。   在波兰,东方政策巧妙地被波兰首席主教斯德望.维辛斯基(Stefan Wyszynski)枢机抵制,协同将来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及卡罗尔.沃伊蒂瓦枢机一起抵抗。然而,尽管波兰人有根有据地批评东方政策,梵蒂冈外交官不断企图取代维辛斯基这位精明且意志坚强的谈判者,作为教会与政权的对话者。   严重的损害也发生在罗马。在那里,东方政策导致了共产党秘密情报机构严重渗透梵蒂冈,包括苏联的克格勃、东德的斯塔西、捷克斯洛伐克机的StB、波兰的SB和匈牙利的AVH──坏孩子与其他孩子合不来。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期间,SB试图通过向所有会议神长准备和流传一份备忘录,去质疑波兰首席主教的正统性,以削弱维辛斯基枢机。在会议后的几年里,梵蒂冈的部门和记者团,都有共产阵营的探子在运作,损害卡萨罗尼及其同事非常珍惜的谈判。   所有这一切都是有证据可查的,这要归功于共产政权的国安部门现在已开放的档案。学术会议已过滤证据和分析间谍的方法;探索这些引人入胜但龌龊的故事的书籍已经出版;我的若望保禄二世传记的第二卷The End and the Beginning,为全球读者首次带来了在东方政策施行期间,共产政权向教会发动的战争的新细节。然而,梵蒂冈高级外交官到今天,仍继续坚持东方政策是成功的:以至于它现在成为了廿一世纪教廷在世界各地的外交手段。   好。   没有严谨研究这些事的人会判断东方政策是成功的。那些持相反意见的人,是故意无知、愚蠢,不愿从过去──或者,也许,以上所有选项中学习。   至于「新东方政策」,拜托,它在哪里取得过成功呢?   在叙利亚吗?自教廷推动运动反对军事干预对付凶残的独裁者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那里有数十万人死亡,并爆发大规模难民危机。在乌克兰吗?那里教廷还没有形容俄罗斯入侵该国东部是残酷的,且日益致命的行动。在古巴吗?那里自教宗本笃十六世和方济各访问后,天主教人权份子的情况反而更糟。在波罗的海国家吗?俄罗斯在那里磨刀霍霍、造谣和挑衅,使得立陶宛的天主教徒非常紧张,而罗马教廷一直保持沉默。在委内瑞拉吗?查韦斯(Hugo Chávez)的继任者马杜罗(Nicolas Maduro)比他的前任更可恶,在他莽撞的制度下,这个天主教国家正风雨飘摇。   方济各理所当然地想重新设置罗马教廷很多既定的职位。现在引导教廷外交的这些既定职位迫切需要重设。那重设必须要坦率地承认,不管其意图,若望廿三世、保禄六世和卡萨罗尼的东方政策是失败的。为什么?因为它是基于对梵蒂冈应如何处理独裁政权的错误分析,以及教会在现今世界政治中的权力的误解,而教会的权力是道德的,而不是政治或外交的。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8 17:12: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殉道圣陈昌品及其他殉道者  圣陈昌品,圣名保禄,贵州兴仁县人;  圣张文澜,圣名若瑟,四川巴县人,二人均为大修院的神哲学生,准备晋铎;  圣罗廷荫,圣名若翰,贵阳人;  圣王罗曼德,圣名玛尔大,贵州人;四位教友于贵州教难时殉道,时在一八六一年七月廿九日。  一九O九年,教宗宣布他们为真福。  二OOO年十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布他们为圣人。  纪念中华殉道圣陈昌品及其同伴弥撒读经一希十32-39  请你们回想回想先前的时日,那时你们纔蒙光照,就忍受了苦难的严厉打击: 一方面,你们当众受嗤笑、凌辱和磨难,另一方面,你们与这样受苦的人作了同伴。 的确,你们同情了监禁的人,又欣然忍受了你们的财物被抢掠,因为你们知道:你们已获有更高贵且常存的产业, 所以千万不要丧失那使你们可得大赏报的勇敢信心。 原来你们所需要的就是坚忍,为使你们承行天主的旨意,而获得那所应许的。 『因为还有很短的一会儿,要来的那一位,就要来到,决不迟 缓。 我的义人靠信德而生活,假使他退缩,他必不会中悦我心。』 我们并不是那般退缩以致丧亡的人,而是有信德得以保全灵魂的人。   福音若十五18-21  「世界若恨你们,你们该知道,在你们以前,它已恨了我。 若是你们属于世界,世界必喜爱你们,有如属于自己的人;但因你们不属于世界,而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为此,世界纔恨你们。 你们要记得我对你们所说过的话:没有仆人大过主人的;如果人们迫害了我,也要迫害你们;如果他们遵守了我的话,也要遵守你们的。 但是,他们为了我名字的缘故,要向你们作这一切,因为他们不认识那派遣我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8 17:14: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梵蒂冈教廷,帕罗林们,你们说我们该如何选择?效法中华殉道诸圣继续坚持信仰?还是听从你们,按即将签署的协议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邪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8 18: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28 17:14
梵蒂冈教廷,帕罗林们,你们说我们该如何选择?效法中华殉道诸圣继续坚持信仰?还是听从你们,按即将签署的 ...

勤劳很难致富,命运改变艰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8 19: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28 17:14
梵蒂冈教廷,帕罗林们,你们说我们该如何选择?效法中华殉道诸圣继续坚持信仰?还是听从你们,按即将签署的 ...

可笑,陈日君不是给你们指明方向了。大不了再多一个誓反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4 07: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