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001|回复: 3

圣经译本的修订原则和可改可不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7 15: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汉语圣经的翻译和比较研究
第536篇
       圣经译本修订的原则和可改可不改
    在华人基督教会里,被信徒广泛使用与阅读的汉语译本是《和合本》,该版本已经出版90周年。
    在华人天主教会里,在神职人员和信友中较多阅读的汉语译本是《思高本》,该版本已出版40周年。
    这两种汉语译本,由于圣经学者翻译时的忠心和认真负责精神,译文是忠实于原文语义的,文字也经过加工、润饰和推敲,力求使华人读者理解,因此这两种译本在各自教会里,都具有权威地位。作为经典,必须保持其稳定性,不可随意频繁改动。
    但是圣经翻译的历史说明,一个好的译本,必须对发现的问题,及时予以订正。雅各王钦定英语译本(KJV)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综合两方面的情况,我们认为圣经译本的修订原则应该是:
1,应当尊重原翻译出版单位的版权,任何读者发现任何问题,只有告知和建议的义务和权利。无权擅自修改。
2,建议修订的重点:一是有无与原文词义不同的地方。二是译文是否符合汉语常用规范,有无错别字,一般应以权威的词典和辞海为准。三是圣经所译的名词术语,在整本书的各卷里,应该前后一致。
3,可改可不改的问题,尽量不改,以保持版本的稳定性。
    在《对思高圣经学会的建议》(一)(二)(三)里,我们主要谈到一些认为有必要修订的问题。
    在这里,我们想列举一些可改可不改的问题,期望引起读者的关注和讨论。
1,在汉语里,有一些用2-4个字组成的词,先后次序可以颠倒,但语义基本不变。如‘承继’和‘继承’,‘弃舍’和‘舍弃’,‘证验’和‘验证’,‘识见’和‘见识’,‘网罗’和‘罗网’,‘谋图’和‘图谋’,‘醒觉’和‘觉醒’,‘怒愤’和‘愤怒’,‘横蛮’和‘蛮横’,‘意旨’和‘旨意’,‘密茂’和‘茂密’,‘遣派’和‘派遣’,‘康健’和‘健康’,‘埋葬’和‘葬埋’,‘语词’和‘词语’,‘巧言花语’和‘花言巧语’,‘名闻天下’和‘天下闻名’,‘满心称意’和‘称心满意’等。在思高本里,基本上是用前者,而按现代国内习惯,用后者较多。按可改可不改就不改的原则,这些地方就以不改为宜。但如版权单位同意修订,改一下也可。
2,有些词的发音相近,语义也多少有些相近,或有较大的不同。这些词都不是可以随便修改的。如:‘拣选’和‘简选’,‘屈伏’和‘屈服’,‘希奇’和‘稀奇’,‘蕃生’和‘繁生’,‘果食’和‘果实’,‘欣勤’和‘辛勤’,‘燕饮’和‘宴饮’,‘卤莽’和‘鲁莽’,‘喻言’和‘寓言’,‘敌挡’和‘抵挡’,‘隐秘’和‘隐密’,‘自任为’和‘自认为’,‘卫护’和‘维护’,‘法例’和‘法律’,‘丛山间’和‘从山间’,‘讥诮’和‘讥笑’,‘侵食’和‘侵蚀’,‘承当’和‘承担’,‘牴撞’和‘抵撞’,‘年青’和‘年轻’,‘体裁’和‘题材’,‘恶谟’和‘恶谋’,‘突袭’和‘突击’。要对照上下文,切莫主观上以为前者有错,就提出要修改。
                                                         2008,7,7
发表于 2009-6-13 09: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個人意見是國內文化大革命的後遺症。我看過所有的香港,台灣的書都沒有這個情況,用法很一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14 22: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语言变化的非常快,尤其是普罗大众的语言。也许这些语言大家见了都能懂,却总会感到有些怪怪的。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也就到了推出另外一个新版本的时候了。
如果思高圣经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根据时代的语言演变而做出相应的调整,我个人不认为思高圣经还会再走一个40年。
有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天主教的弥撒中的读经和神职人员所诵读的日课,经文和圣咏的翻译就远远比思高的流畅,而且非常适合于公共场合的诵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21 23: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個人意見是國內文化大革命的後遺症。我看過所有的香港,台灣的書都沒有這個情況,用法很一致。
stanislaus 发表于 2009-6-13 09:12


是的,语言变化却是个事实。尽可能白话易懂,这很重要。最早天主教在中国,很讲究和儒家一样的风格和深奥,翻译的”信达雅“,之”达“和”雅“就很有讲究了,尤其是”雅“,到底要雅到何种程度是个大问题。现在的语言,白话平等了,表达通俗流畅以及普通话,就是达和雅的基础,用本地方言,反倒是不达不雅。

思高本在大陆来说,竖排是个大问题,修订应该也只限于个别字句词汇。牧灵圣经的修订,如果能在注释上更多些,那将更加令人惊喜。我认为牧灵圣经要大力推广。

另:很早看到过重明老师赞扬说和合本圣经翻译的好,我持有不同看法,我认为目前大陆的无论神本还是上帝本和合本圣经都一样,从结论上说,翻译的非常不好。

我有位朋友是个英语翻译,他去了香港留学,有次却发了文章说”新译本“好,我对此很皱眉头。这位新教朋友也许同很多新教基督徒一样,都是”爱屋及乌“(小乌~)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1 08: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