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240|回复: 168

有感于神父起诉教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9 22: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堂神父应该知道自己做的事!”有些人说道。观察的人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气愤。

  “他将一位自杀者葬在我们的墓地,埋在我们的父母旁边;整个墓地都被她亵渎了!”

  “不难明白神父为什么这样做!”“蚂蚁”酒店的老板耸了耸肩说道。

  “如果事情真如人们传说的那样,怪不得神父不将她与那些自杀的人葬在一起!”一位顾客应声回答。看来这些毫无根据的谣传更火上加油了。乐娜太太拒绝抚养克蒂娜的儿子,她请求本堂神父另想办法。

  神父双手抱着那个可怜的小孩,穿过大街,来到“主顾之家”;“看。这是好天主为你打发来的!”他对加琳说道。

  “那个罪妇的孩子!”她惊讶地望着神父。

  “天主的孩子!”维亚奈神父严肃地更正道:“是我亲自为他付的洗,我希望你做他的好母亲!”

  自那时起,流言斐语更是变本加厉了,看起来事情太明显了!

  “那是神父自己的孩子!”酒店里有人喊道:“正因此,他才一直袒护着克蒂娜,并将她葬在我们的墓地;他也将那个孩子抱到了主顾之家,企图让我们的孩子们与那个私生子呼吸同样的空气!”

  晚上亚尔斯的一些年轻人到本堂神父前呐喊示威,并唱着羞辱神父的歌,甚至有人拿石头丢神父的窗户。

  事情愈演愈烈以致于开始时对那些传言不以为然的人,也信以为真。教友们对神父失去了信心,路上遇到他时都躲着他,不像从前那样热情地打着招呼。很多匿名信纷纷寄到本堂住所,一些侮辱性的大字报也不断贴在神父的门上。

  “神父!应该做些事情表示反对!”一天,村长对他说:“那些了解你的人,自然不会相信谣言。可是不知道其他的人该怎样猜想,因为你始终沉默不语。至少在访道时针对那些造谣者为自己辩护几句,或者到法庭控告他们;当几个带头的被抓走之后,你会平安无事的!”

  “不!不!我不为自己辩护,我也不去法庭控告任何人,我准备好了人们拿棍杖把我赶走,我也准备好了受到主教的处罚,我同样准备好了人们将我关在监狱,在那里我可以痛哭自己可怜的一生!”

  “那么,”村长继续说道:“你不想为自己辩护了?”

  “我哪里有权利反对天主放在我肩上的十字架!不,我不为自己辩护,我祝福我的十字架。在十字架上会找到平安,所有的不幸都来自我们对十字架的逃避。”“我可怜的神父,你应该接受多大的苦啊!”

。。。。。。。。。。。。。。

亚尔斯的钟声向人们宣布着恩宠的时刻:自里昂隐修院来的  神父们提醒着信友们作出真正的悔改。尽管如此,大会的前几天  不见成效,年轻人继续在神父住所唱着侮辱性的歌曲……一种可  怕的阴影笼罩着整个村庄。

  主持者们在讲道台上有力地为维亚奈神父做了辩护,他们并甘愿为他的纯洁无罪做担保,同时也以一些报复性的话惩罚着这个忘恩负义的堂区。“如果他自己不说话……”人们低声议论着:“怎么可以相信呢?”第三天,天主亲自干预了!

  农民莱吾的仆人,他是一位经常在酒店嘲笑本堂神父的人,被马踢了一脚,伤势极为严重,以致不得不请一位讲道的神父来给他傅油。神父听了他的告解之后,立即叫人请来了村长和另外几位在村里较有声望的人,让他们站在伤者旁边,请他们聆听这位垂死者的供认。

  在神父的支撑下,伤者稍微直起身来,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是克蒂娜所生的那个孩子的父亲。很久以前,我在本堂神父那儿办告解时承认了这件事;可是事后,他什么都没说。现在,是我应该说出来了,愿天主宽恕我的罪!”

  说完他倒在枕头上,吐了一口鲜血,不一会儿,就平安地去世了。“就是他经常反对并侮辱我们的本堂神父!”莱吾很难受地说。

  新闻以暴风雨般的速度传遍了全村:还未来得及敲钟,教堂已挤满了人。一位修会神父公开宣读这一张,由刚去世的那人自己、村长和其他几位有声望的证人所签名的口供时,教堂内鸦雀无声。这项声明是维亚奈神父纯洁无罪的铁证。

  “你们对本堂神父犯下了一个不忠不义的大罪!”神父严肃地说道:“快去求他宽恕吧!我肯定他会宽恕你们的!现在让我们一起唱赞主曲吧!”那时,一个修会的神父来到本堂住所,通知维亚奈神父事情已真相大白,并求他返回教堂:

 过了一会儿,维亚奈神父出现在了讲道台上,他的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我的弟兄们!你们觉得应该求我原谅,其实你们不需要这样做;因为我自己清楚知道,我多么不配做你们的牧人。我只是请求你们今后不要继续恼恨那个无罪的孩子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爱天主所爱的那个小受造物呢?至于我本人,我要离开亚尔斯了,因为主教委托给我另外一个羊群!请大家为我祈祷!我也向你们许下,我会永远将你们放在我的心中!,’


 楼主| 发表于 2016-7-31 21: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可爱 发表于 2016-7-31 18:34
你认识那个神父吗?有没聊过?怎么下判断?

你们中间有人与另一人有了争讼,怎麼竟敢在不义的人面前起诉,而不在圣者面前呢? 你们不知道圣者将要审判世界吗?如果世界要受你们审判,难道你们不配审判一些小事吗? 你们不知道我们连天使都要审判吗?更何况日常生活的事呢? 所以,若你们在日常生活上有了应审判的事,就请那些在教会内受轻视的人来裁判罢! 我说这话,是为叫你们羞愧;难道你们中间竟没有一个有智慧的人,能在自己弟兄中间分辨是非, 以致弟兄与弟兄互相控告,且在无信仰的人面前控告? 你们彼此有诉讼的事,就各方面讲,已是你们的缺点了;那麼,你们为什麼不宁愿受点屈?为什麼不宁愿吃点亏? 你们反而使人受屈,使人吃亏,况且这还是施于弟兄!


让外教世俗机构,判断教会事物,是不合理的。因为世俗机构,不能也不会按照教会的立场,作出判断。更何况是个无神论的机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1 20: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同神父你就没有犯过错吗?你就没有被原谅过吗?你就这么心胸狭窄,怎么配做一位神职人员呢?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1 20: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主是爱,什么是天主的爱?难道就是同神父把教友告上法院吗?教友犯了什么罪?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22: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堂神父应该知道自己做的事!”有些人说道。观察的人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气愤。    “他将一位自杀者葬在我们的墓地,埋在我们的父母旁边;整个墓地都被她亵渎了!”    “不难明白神父为什么这样做!”“蚂蚁”酒店的老板耸了耸肩说道。    “如果事情真如人们传说的那样,怪不得神父不将她与那些自杀的人葬在一起!”一位顾客应声回答。看来这些毫无根据的谣传更火上加油了。乐娜太太拒绝抚养克蒂娜的儿子,她请求本堂神父另想办法。    神父双手抱着那个可怜的小孩,穿过大街,来到“主顾之家”;“看。这是好天主为你打发来的!”他对加琳说道。    “那个罪妇的孩子!”她惊讶地望着神父。    “天主的孩子!”维亚奈神父严肃地更正道:“是我亲自为他付的洗,我希望你做他的好母亲!”    自那时起,流言斐语更是变本加厉了,看起来事情太明显了!    “那是神父自己的孩子!”酒店里有人喊道:“正因此,他才一直袒护着克蒂娜,并将她葬在我们的墓地;他也将那个孩子抱到了主顾之家,企图让我们的孩子们与那个私生子呼吸同样的空气!”    晚上亚尔斯的一些年轻人到本堂神父前呐喊示威,并唱着羞辱神父的歌,甚至有人拿石头丢神父的窗户。    事情愈演愈烈以致于开始时对那些传言不以为然的人,也信以为真。教友们对神父失去了信心,路上遇到他时都躲着他,不像从前那样热情地打着招呼。很多匿名信纷纷寄到本堂住所,一些侮辱性的大字报也不断贴在神父的门上。    “神父!应该做些事情表示反对!”一天,村长对他说:“那些了解你的人,自然不会相信谣言。可是不知道其他的人该怎样猜想,因为你始终沉默不语。至少在访道时针对那些造谣者为自己辩护几句,或者到法庭控告他们;当几个带头的被抓走之后,你会平安无事的!”    “不!不!我不为自己辩护,我也不去法庭控告任何人,我准备好了人们拿棍杖把我赶走,我也准备好了受到主教的处罚,我同样准备好了人们将我关在监狱,在那里我可以痛哭自己可怜的一生!”    “那么,”村长继续说道:“你不想为自己辩护了?”    “我哪里有权利反对天主放在我肩上的十字架!不,我不为自己辩护,我祝福我的十字架。在十字架上会找到平安,所有的不幸都来自我们对十字架的逃避。”“我可怜的神父,你应该接受多大的苦啊!”  。。。。。。。。。。。。。。  亚尔斯的钟声向人们宣布着恩宠的时刻:自里昂隐修院来的  神父们提醒着信友们作出真正的悔改。尽管如此,大会的前几天  不见成效,年轻人继续在神父住所唱着侮辱性的歌曲……一种可  怕的阴影笼罩着整个村庄。    主持者们在讲道台上有力地为维亚奈神父做了辩护,他们并甘愿为他的纯洁无罪做担保,同时也以一些报复性的话惩罚着这个忘恩负义的堂区。“如果他自己不说话……”人们低声议论着:“怎么可以相信呢?”第三天,天主亲自干预了!    农民莱吾的仆人,他是一位经常在酒店嘲笑本堂神父的人,被马踢了一脚,伤势极为严重,以致不得不请一位讲道的神父来给他傅油。神父听了他的告解之后,立即叫人请来了村长和另外几位在村里较有声望的人,让他们站在伤者旁边,请他们聆听这位垂死者的供认。    在神父的支撑下,伤者稍微直起身来,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是克蒂娜所生的那个孩子的父亲。很久以前,我在本堂神父那儿办告解时承认了这件事;可是事后,他什么都没说。现在,是我应该说出来了,愿天主宽恕我的罪!”    说完他倒在枕头上,吐了一口鲜血,不一会儿,就平安地去世了。“就是他经常反对并侮辱我们的本堂神父!”莱吾很难受地说。    新闻以暴风雨般的速度传遍了全村:还未来得及敲钟,教堂已挤满了人。一位修会神父公开宣读这一张,由刚去世的那人自己、村长和其他几位有声望的证人所签名的口供时,教堂内鸦雀无声。这项声明是维亚奈神父纯洁无罪的铁证。    “你们对本堂神父犯下了一个不忠不义的大罪!”神父严肃地说道:“快去求他宽恕吧!我肯定他会宽恕你们的!现在让我们一起唱赞主曲吧!”那时,一个修会的神父来到本堂住所,通知维亚奈神父事情已真相大白,并求他返回教堂:   过了一会儿,维亚奈神父出现在了讲道台上,他的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我的弟兄们!你们觉得应该求我原谅,其实你们不需要这样做;因为我自己清楚知道,我多么不配做你们的牧人。我只是请求你们今后不要继续恼恨那个无罪的孩子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爱天主所爱的那个小受造物呢?至于我本人,我要离开亚尔斯了,因为主教委托给我另外一个羊群!请大家为我祈祷!我也向你们许下,我会永远将你们放在我的心中!,’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21: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堂神父应该知道自己做的事!”有些人说道。观察的人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气愤。

  “他将一位自杀者葬在我们的墓地,埋在我们的父母旁边;整个墓地都被她亵渎了!”

  “不难明白神父为什么这样做!”“蚂蚁”酒店的老板耸了耸肩说道。

  “如果事情真如人们传说的那样,怪不得神父不将她与那些自杀的人葬在一起!”一位顾客应声回答。看来这些毫无根据的谣传更火上加油了。乐娜太太拒绝抚养克蒂娜的儿子,她请求本堂神父另想办法。

  神父双手抱着那个可怜的小孩,穿过大街,来到“主顾之家”;“看。这是好天主为你打发来的!”他对加琳说道。

  “那个罪妇的孩子!”她惊讶地望着神父。

  “天主的孩子!”维亚奈神父严肃地更正道:“是我亲自为他付的洗,我希望你做他的好母亲!”

  自那时起,流言斐语更是变本加厉了,看起来事情太明显了!

  “那是神父自己的孩子!”酒店里有人喊道:“正因此,他才一直袒护着克蒂娜,并将她葬在我们的墓地;他也将那个孩子抱到了主顾之家,企图让我们的孩子们与那个私生子呼吸同样的空气!”

  晚上亚尔斯的一些年轻人到本堂神父前呐喊示威,并唱着羞辱神父的歌,甚至有人拿石头丢神父的窗户。

  事情愈演愈烈以致于开始时对那些传言不以为然的人,也信以为真。教友们对神父失去了信心,路上遇到他时都躲着他,不像从前那样热情地打着招呼。很多匿名信纷纷寄到本堂住所,一些侮辱性的大字报也不断贴在神父的门上。

  “神父!应该做些事情表示反对!”一天,村长对他说:“那些了解你的人,自然不会相信谣言。可是不知道其他的人该怎样猜想,因为你始终沉默不语。至少在访道时针对那些造谣者为自己辩护几句,或者到法庭控告他们;当几个带头的被抓走之后,你会平安无事的!”

  “不!不!我不为自己辩护,我也不去法庭控告任何人,我准备好了人们拿棍杖把我赶走,我也准备好了受到主教的处罚,我同样准备好了人们将我关在监狱,在那里我可以痛哭自己可怜的一生!”

  “那么,”村长继续说道:“你不想为自己辩护了?”

  “我哪里有权利反对天主放在我肩上的十字架!不,我不为自己辩护,我祝福我的十字架。在十字架上会找到平安,所有的不幸都来自我们对十字架的逃避。”“我可怜的神父,你应该接受多大的苦啊!”

。。。。。。。。。。。。。。

亚尔斯的钟声向人们宣布着恩宠的时刻:自里昂隐修院来的  神父们提醒着信友们作出真正的悔改。尽管如此,大会的前几天  不见成效,年轻人继续在神父住所唱着侮辱性的歌曲……一种可  怕的阴影笼罩着整个村庄。

  主持者们在讲道台上有力地为维亚奈神父做了辩护,他们并甘愿为他的纯洁无罪做担保,同时也以一些报复性的话惩罚着这个忘恩负义的堂区。“如果他自己不说话……”人们低声议论着:“怎么可以相信呢?”第三天,天主亲自干预了!

  农民莱吾的仆人,他是一位经常在酒店嘲笑本堂神父的人,被马踢了一脚,伤势极为严重,以致不得不请一位讲道的神父来给他傅油。神父听了他的告解之后,立即叫人请来了村长和另外几位在村里较有声望的人,让他们站在伤者旁边,请他们聆听这位垂死者的供认。

  在神父的支撑下,伤者稍微直起身来,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是克蒂娜所生的那个孩子的父亲。很久以前,我在本堂神父那儿办告解时承认了这件事;可是事后,他什么都没说。现在,是我应该说出来了,愿天主宽恕我的罪!”

  说完他倒在枕头上,吐了一口鲜血,不一会儿,就平安地去世了。“就是他经常反对并侮辱我们的本堂神父!”莱吾很难受地说。

  新闻以暴风雨般的速度传遍了全村:还未来得及敲钟,教堂已挤满了人。一位修会神父公开宣读这一张,由刚去世的那人自己、村长和其他几位有声望的证人所签名的口供时,教堂内鸦雀无声。这项声明是维亚奈神父纯洁无罪的铁证。

  “你们对本堂神父犯下了一个不忠不义的大罪!”神父严肃地说道:“快去求他宽恕吧!我肯定他会宽恕你们的!现在让我们一起唱赞主曲吧!”那时,一个修会的神父来到本堂住所,通知维亚奈神父事情已真相大白,并求他返回教堂:

 过了一会儿,维亚奈神父出现在了讲道台上,他的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我的弟兄们!你们觉得应该求我原谅,其实你们不需要这样做;因为我自己清楚知道,我多么不配做你们的牧人。我只是请求你们今后不要继续恼恨那个无罪的孩子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爱天主所爱的那个小受造物呢?至于我本人,我要离开亚尔斯了,因为主教委托给我另外一个羊群!请大家为我祈祷!我也向你们许下,我会永远将你们放在我的心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15: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善牧,不是佣工。善牧为羊舍去生命!佣工将羊告上法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9 22: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才是一个神父的胸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00: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腐不堪的故事。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只好让上帝裸奔,为人世间的笑话付出无谓的代价。老夫从来不祈求神甫都是圣人,但是却会为尊重上帝的缘故,尊重每一位神职人员,不会因为他们有无过失,而失敬于这个神圣的职务。而我却是一个不信神的人,那么自命信神的人,为什么在攻击了神职人员之后,要祭出上帝来为他们的无理行为擦屁股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02:28: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指望同神父能效法圣维雅内神父?估计这段他看不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09:04: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7-30 00:09
陈腐不堪的故事。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只好让上帝裸奔,为人世间的笑话付出无谓的代价。老夫从来不祈求神 ...

老刘你也就是个搅屎棍!还真把自己当圣贤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12: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7-30 00:09
陈腐不堪的故事。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只好让上帝裸奔,为人世间的笑话付出无谓的代价。老夫从来不祈求神 ...

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方法论。

有神论者可以理解无神论者,无神论者却看不透有神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18: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30 09:04
老刘你也就是个搅屎棍!还真把自己当圣贤了!

迷糊,反对教宗就是反对教会。在中梵关系就要改变之际,老夫赠你一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20: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joserphli 发表于 2016-7-30 12:41
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方法论。

有神论者可以理解无神论者,无神论者却看不透有神世界。 ...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问:“你有为台湾‘建国’努力,脑袋掉了都没关系的气魄吗?”她说,有些人讲得很气魄,事到临头跑得比谁快,有些人在“立法院”讲话很大声,问当过兵没有,“笑死人,各式各样的理由不当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21: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主是爱,什么是天主的爱?难道就是把教友告上法院吗?教友犯了什么罪?同神父你就没有犯过错吗?你就没有被原谅过吗?你就这么心胸狭窄,怎么配做一位神职人员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21: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主是爱,什么是天主的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0 22: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1 07: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云 发表于 2016-7-30 21:31
天主是爱,什么是天主的爱?难道就是把教友告上法院吗?教友犯了什么罪?同神父你就没有犯过错吗?你就没有 ...

这篇博文所说的案例,本身就不适宜于法律解决。天主教徒怎样对待自杀者,这是宗教问题,而非世俗问题;安置去世者遗留的孤儿,引来的猜测,既然无法做出说明,上法庭就变成了自打耳光。老夫以为,教会真正遇到民事纠纷,刑事案件的时候,还是凯撒的归于凯撒,上帝的归于上帝最妥,既不要作茧自缚,也不要包庇有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1 08: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台湾媒体报道,火烧车事故大巴车司机苏明成曾在出团期间性侵女导游,今年6月24日二审被判5年有期徒刑,民事赔偿90万(新台币)。而苏明成在宣判前一周请假,直到7月10日才回公司上班,携5瓶汽油扬言干票大的。7月12日的辽宁游客团是他被判刑后的第一次出团,疑因遭判刑而拉游客团陪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1 12: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据俄罗斯媒体援引激进组织“塔利班”代表团人士的消息报道,塔利班代表团应中国政府邀请访华,并在北京讨论了阿富汗局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1 18: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Chrismas 发表于 2016-7-30 15:22
这是善牧,不是佣工。善牧为羊舍去生命!佣工将羊告上法庭!!

羊还把耶稣钉死的?耶稣是神人,你我是凡人奥,应该都学耶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1 18: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30 02:28
你指望同神父能效法圣维雅内神父?估计这段他看不懂!

我看也是看不懂?如果咱们都看懂了天国来了。包括写的人也没看懂。如果看懂就不会写了。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31 18: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6-7-30 09:04
老刘你也就是个搅屎棍!还真把自己当圣贤了!

语言文明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1 16: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