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0471|回复: 517

论爱国是一端教义【申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9 06: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ominus 于 2013-4-13 18:59 编辑

写在前面:本文中概念“教义(doctrina)”乃取其宽泛意义:教会的教导或训导。区别于信理(dogma)。详细解释请参阅现代天主教百科全书中的解释http://bbs.chinacath.org/thread-14670-1-1.html

前言
本来,爱国是一端教义是非常明显的,可是有些人却故意抹煞这端教义,认为天主教没有这端教义,甚至叫嚣:“爱国从来就不是教义!也绝不可能是”!从而结论出中国天主教徒也不应该爱国,因为中国目前属于极权国家,应予以谴责。
那么,爱国是否属于天主教教义?本人认为是千真万确的,其证据如下:

一、《天主教新要理》有关爱国的教义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要理上第2239条的三个主要语言版本
英文版It is the duty of citizens to contribute along with the civilauthorities to the good of society in a spirit of truth, justice, solidarity,and freedom. the love and service of one's country follow from the duty of gratitude and belongto the order of charity. Submission tolegitimate authorities and service of the common good require citizens tofulfill their roles in the life of the political community.
拉丁Civium officiumest cum potestatibus civilibus ad bonum societatis collaborare spirituveritatis, iustitiae, solidarietatis et libertatis. Amor et servitium patriae ex officio oriuntur gratitudinis et ex ordine caritatis. Submissio auctoritatibus legitimiset servitium boni communis exigunt a civibus ut suum in communitatis politicaevita exerceant munus.
中文:公民的义务是与政府合作,在真理、正义、连带责任和自由的气氛下,给社会的福利作出贡献。爱国及服务国家是基于感恩责任,并由爱德而来。顺从合法当局和为公益服务,要求公民在政治团体生活里克尽己职。

首先,前两个版本都毫无例外的宣称爱国和为国家服务来自爱德的次序the order of charityordine caritatis),遗憾的是中文版并未翻译出“次序”来,不过,公民应该爱国却是不争的事实。严格来说,中文翻译并不十分忠信,而且很容易引起误会,因为如果说爱国来自爱德,就很容易被人理解为来自爱德本身或者理解为爱国是爱德的对象,而爱德本身和爱德的次序是两码事。
其次,爱国和服务国家的基础建立在感恩之情上,而不是建立在关系(统治和被统治)上。
最后,爱国和为国家服务为公民带来严重责任,那就是:顺从合法当局和为公益服务,要求公民在政治团体生活里克尽己职。

二、教会官方的一些有关爱国的言论
A、教宗比约十二世 《宗徒之长》通谕:
公教人士爱国之道
  这些罪恶既是借爱国的美名所造成的,我们在此不得不再向人们唤起注意:爱国原是圣教会的一端道理,圣教会不断地教会每个信友,应诚心爱护自己的国家,并且劝导他们,在不违反本性和神律之下,应服从本国政府,并勉励他们尽力协助国家的进步,使本国在和平秩序之中,真正日趋繁荣。圣教会而且也不怕烦劳,不断地向教会的子女反复讲明救主所立的金科玉律:“天主的,应归还天主,恺撒的,应归还恺撒”这条金科玉律,明明定断了在教会和国家的真正利益间,绝不会,亦绝不能发生冲突。
但是 我们在此应当强调一点:就是既然公教人士应按良心的义务,向恺撒——政府满全一切应尽的责任,恺撒——政府却不能因此在不属于自己的权限,而在属于天主的权限的事务上,要求国民的服从。尤其在政府劫夺天主至上的权威时,在强迫信友违背自己的责任时,在迫胁信友与统一的教会和合法的神长脱离时,政府绝不能向信友要求服从。在上述情形下,公教人士,唯有毅然不屈,应如圣伯多禄以及别位宗徒们答复第一批迫害教会的人说:“人应服从天主胜过服从人”。

总结如下:
第一、 教宗清楚的说明了爱国是圣教会的道理,也就是属于天主教的一端教义。圣教会不仅要教导还希望教会内的信友要诚心的爱护自己的国家。诚心就不是虚伪,不是表面上假装。很不幸,有很多教友竟然认为圣教会没有教徒必须要爱国的这端教义,他们认为这是自由的,个人的,自己愿意爱就爱,不愿意爱就不爱,不受任何人强迫。这种思想并不是教会的思想,教友要抛下自己的成见,接受教会的训导,诚心爱自己的国家。
第二、 爱国不是没有限度的,也不是盲目的。其中要掌握一个重要的原则:信友不可服从不合法的法律。这个不合法可以是不合自然道德律,比如计划生育;也可以是不合神律,比如搞阶级斗争草菅人命;也可以不合教会法,比如没有教宗的任命擅自非法祝圣主教。如果教友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所持的态度应该是:人应服从天主胜过服从人。
第三、 政教分离原则。教宗清楚的说明教会和国家的真正利益间,绝不会,亦绝不能发生冲突。之所以有不幸事件发生,可能是教会插足到政治,也可能是政治插足到教会而造成的。就天主教教徒来说,亦要小心不让教会卷入到政治漩涡中。但政教分离原则并不意味着教友就不应该去参政,教宗说的很清楚,教友要尽力协助国家的进步,使本国在和平秩序之中,真正日趋繁荣。
教宗这里强调的爱国之道是教会传统的教义,两个方面都做了应有的平衡。单纯强调无限度的爱国会严重损害教会的原则,单纯强调政府腐败信友因而不需服从,则会进而否认天主教徒有爱国的义务。

B、万民福音部:良心与爱国
我在马达钦主教身上看到真正爱国的榜样。他通过身体语言,巧妙地 与非法主教拥抱,表示友善和交谈,同时也表达了强烈的信息,即不可体现自选自圣的政策。马主教在他的谢词中,解说他牧徽的金句和牧者的抱负:愈显主荣、同心合一!为了听从慈母圣教会,今后要专务牧灵和福传的事务,他说:我不方便担任爱国会的成员。愈显主荣、同心合一!
我是教友,必须爱国,但我认为马主教不但表达了对教会的忠贞,也胸怀爱国的豪情。在马主教身上,我学到如何真正地爱国。爱国并非空洞的口号,却要实事求是、与民共步,分享民众对信仰自由的深切渴求,因为信仰自由是​​民众的基本权利,也是社会公益。

C、众多英豪的见证
雷鸣远神父(FrVincent Lebbe),他热爱中国,中日抗战时为爱中国而捐躯。在中国教会的历史上他有更大的贡献,创立了两个全球性修会,两个国藉性修会;尤其在建设中国地方教会上,他有了决定性的贡献。据闻教宗本笃十五世《夫至大至圣之任务》通谕中,诸多论点采自雷鸣远神父的函件。
“中国归中国人,中国人归基督”,这是雷鸣远神父的名言之一。
雷鸣远神父初到中国,便立志要好好读中国书,说中国话,清楚地认识中国社会,和中国人一条心。雷神父也坚持努力到底,每日读四书,每日练写字,几十年的工夫使他能写一篇好中国文章,写一笔好中国字,说得一口流利的中国话。雷呜远神父以完全投入之情进入中国文化。
一九一二年雷神父在天津创刊《广益录》,这是中国天主教的第一份中文周刊,以後改为《益世主日报》。四年以后,在一九一五年十月又创刊日报《益世报》,由於消息准确,言论独立,以爱国爱教,爱主爱人为出发点;口报所谈触及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种种方面,且有不少独到之处。出刊不久,洛阳纸贵,大受读者欢迎。

再让我们看看马达钦主教自己的抒怀:
马达钦主教:孺子之爱
如是我言,我是一个中国人,很地道,一点儿掺杂都没有:脸型、眼睛、鼻梁、嘴唇、肤色、头发、口味、思路……
我喜欢自己是中国人,因为我的祖辈、父母、兄弟姐妹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曾有朋友说我的傲气是在骨子里头的,无论身边是哪个人,都不会让我自感卑贱。天主把我造成一个中国人,我安心接受我的国籍。因为我出身注定了我的国籍,所以,我爱自己的国,我不能自我诋毁,自相矛盾,嘴上说我爱自己的国,心里艳羡的却不是自己的国。
说爱国,具体是什么呢?我想不外乎是爱自己国家的文化吧!深入地爱,仔细地爱。
这是我的祖国,我的家园,我的所爱,我为之奉献青春的地方!我怎么能不爱?
尽管我只是一个孺子,只能拥有一点点孺子之爱,极其浅薄,难登大雅。可是,我爱,我爱我出身的国家,我爱她的文化,我爱她的河山,我爱她的历史。这不是一句口号,不是的,是一个孺子生活中的爱,生命里的爱,真实的爱!

如果一个外国神父爱中国爱的那么深沉,在那个兵荒马乱的黑暗年代情愿为了中国而奉献终生,我们现在遇到这么点点的小挫折小打击就不想再爱我们的国家,这真是一种讽刺。如果我们的祖国不值得爱,那么雷鸣远神父的举动就是疯狂,是愚妄。如果我们的祖国不值得爱,马达钦主教的见证就失去了任何现实意义。如果我们的祖国不值得爱,那些在华夏大地抛头颅、洒热血的殉道圣人圣女们就都是傻子了。


三、伦理神学家海霖神父的著作
吴智勋神父在他的著作《基本伦理神学》中这样评价海霖神父和他的著作:“本世纪在梵二前最重要的伦理神学著作,要算是海霖(Bernard Haring)的《基督之律》了(1954年出版)。这位土平岩大学出身的神学家,加速了伦理神学复兴的步伐。海霖使伦理神学返回它的圣经基础,他的中心思想是:伦理生活是回应天主慈爱的召叫。圣事与礼仪是对天主召叫的回应,但生活中的伦理行为正是圣事与礼仪的延续。基督徒的生活基本上是对天主的崇拜、为天国服务,继续天主创造救赎工程。这个回应非常困难,故基督徒必须谦逊地承认自己的不足,需要天主的援助。因此,海霖便在传统的四枢德之上,加上谦逊之德。总之,海霖的伦理神学有承上转下之功,为伦理神学打开一个新纪元”。

那么,海霖神父如何解释爱国呢?我们将他的解释重点摘录如下:
   爱国的责任植根于自然的法则。这是一项严格的义务,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要求人牺牲生命。祖国是我们以共同的习俗、文化、和(通常)语言,而结合在一起的人民团体。有关祖国之概念,可以缩小,专指一个人的祖先或民族(种族)的家乡,或者扩大,包括一个没落的广大高度文化。
    虽说那比较狭义的家的观念,能够唤起人更强烈的热情,但对祖国之爱应当扩展到全国人民。凡生活在一个国家合法统治之下的人民,都应包括在内。不过,若是一个民族被外国强行占据了,而那个国家仇恨或甚至破坏其真正的利益,谁也不能要求这个民族把那样的国家视为祖国,并以爱国之情去爱它。一个凭着不公正的手段而被征服的民族,可以拒绝服役,并拒绝政府强行加给的权力,不过,这样作,在实际上不可与正确了解到公共福利,正当的秩序,和平,及正义有所冲突。
    既然爱国不单单以土地和种族为其道德基础,而是以天主规定的国家和政权之需要为基础,那么爱国行为,基本上必须指向国家,指向一个人按照法律所属的国家。那是一种表现于尊敬,服从精神及牺牲精神的爱。正像广义的对全国人民之爱,与一个人对家乡之爱——这种爱也许更热烈,更深厚——彼此一点没有冲突,同样它也不可减少,一定不可排除,世界性的、包括一切民族的基督徒之爱。

然后,海霖神父特别批判了两个极端,一个是狭隘的爱国主义和种族主义,另一个就是世界主义:
    如果爱国妨碍人对所有民族的爱和正义,那它就不算是基督徒的德行了。狭隘的国家主义和种族主义,并非真正地爱国。任何滋生狂热和对其他民族不义的爱国行为,都是退化的行为。那是一种党派行为,而非真正基督徒的爱国主义,因为基督徒的爱国主义,即非狭隘的爱国主义,亦非世界主义。基督徒的爱国避免以上两个极端:一端是狂热地爱国,丑陋地仇恨其他国家,另一端是矫揉造作的、模糊不清的世界主义,狂热地热爱全人类,傲慢地轻蔑自己的国家及人民。
    真正的爱国,或爱国主义,的严酷考验,是指公正的战争中,具有英雄式的勇气,并在紧急的时刻乐意缴纳重税。真正的爱国主义,也在对别的国家之爱德精神和正义精神中,表现出来,特别在对昨日的敌国之爱和正义中,表露无遗。它表现于卫护正义和爱德的坚定个性之中,并且它在国家和国际生活的所有领域之中,推展公正福利。
海霖《基督之律》卷三187-89. 全部文字可以见这里:http://bbs.chinacath.org/thread-14423-1-1.html

四、国家与政权
导致某些人否认爱国属于教义的原因是他们混淆了国家与政权,或者国家与执政党,他们认为政权取代了国家,政权就是国家,故此不能爱政权,因为这个政权是极权主义,也就不能爱国家。可是,政权并非等于国家,国家之所以不是政权,是因政权可以倒台,但国家尚存。无论哪个党执政,中国还是中国,亡党不等于亡国;唐宋元明清,一代代更替,中国还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也不等于中国就是共产党,爱国更不等于爱共产党。
作为基督徒,要“服从权威的人,应视他们的上司如同天主的代表,为天主所指派的天主财物的管家:「你们要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你们要做自由的人,却不可做以自由为掩饰邪恶的人,但该做天主的仆人」(伯前2:13,16)。公民的忠诚合作包括合理指责的权利,有时甚至是一项责任,以指陈他们认为有损人的尊严和团体福利的措施”(新要理2238)。
那么,如何看待政权所厘定的不义法律呢?
新要理2242给予了我们清晰的指引:若执政当局发出的指令违反道德秩序的要求、人的基本权利、或福音的教导,公民依照良心有责任不予顺从。若执政当局的要求违反正直的良心,则在服务天主与服务政治团体的区分上,得到拒绝服从政府的理由。「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22:21)。「听天主的命应胜过听人的命」(5:29)
假如政府擅自越权、欺压国民,国民不应拒绝实践为促进公益的客观要求。然而,国民有权维护自身及其他国民的的权利,免受政府滥用权力的危害。不过应尊重自然律及福音原则所画定的界限。
紧接着,新要理特别提醒基督徒:抗拒政权的欺压不能合法地诉诸武力,除非下列五个条件同时具备:
一、基本权利的侵犯是确实的、严重的、长期的;
二、已经用尽了其他所有的方法;
三、不引起更恶劣的纷乱;
四、有成功希望的充分理由;
五、依情理说已看不出有更好的解决之道。

又有人根据天主教新要理2499条说:道德舆论应谴责极权国家的内幕,他们有系统地捏造事实,藉传播媒体对舆论施行政治统治,「操纵」公开审判的被告与证人,并扼杀及压制他们视为「舆论的罪恶」的一切,以为如此就可以确保他们的暴政。
英文原文为:Moraljudgment must condemn the plague of totalitarian stateswhich systematically falsify the truth, exercise political control of opinionthrough the media, manipulate defendants and witnesses at public trials, andimagine that they secure their tyranny by strangling and repressing everythingthey consider "thought crimes."
这里需要分清的是:道德舆论所要谴责的是极权国家所制造的麻烦、内幕,而不是让传媒谴责国家。打个比方:我的弟弟的朋友结婚了,这句话的重点是我弟弟的朋友结婚,而不是我弟弟结婚。实际上,我们看到的始终是对国家政权的谴责,比如传媒对北朝鲜极权的谴责,斥责这个邪恶的北韩政治和统治者,但总不要说北韩这个国家是邪恶的。故此,我们可以说:有邪恶的执政者,却没有邪恶的国家。我们不可等到国家民主以后才去爱她,国家有难,需要我们时不能逃跑、投敌或叛变。我们要坚决反对暴政,但也要坚决爱护(爱和卫护)我们的祖国。

五、基督徒反对极权暴政,是否可以憎恨执政者
圣多玛斯在《神学大全》论爱德里谈到了与此相关的话题,就是“爱德是否要我们爱仇人”。多玛斯做了一个非常细致的区分,他分开了仇人和仇人本身,多玛斯这样说:“每一样东西自然地憎恨与其相反的东西,是因为它与自己相反。仇人之与我们相反,就是因为他们是仇人。为此,这是我们所憎恨的,因为我们不喜欢他们仇恨我们。不过,由于他们是能享真福的人,在这方面,他们并不与我们相反。就是在这方面,我们必须爱他们。”
按照多玛斯的意思,基督徒固然要反对暴政极权,但因为那些执政者也是能享真福的人,在这方面,他们并不与我们相反。就是在这方面,我们必须爱他们。因此,教会在祈祷中经常有为执政者祈祷的意向,注意,这个祈祷意向并没有区分善的执政者和恶的执政者。同样,为国家祈祷,也没有区分民主国家和极权国家,如果我们的祖国是民主国家,我们希望她更好,如果是极权国家,我们希望她改善,增进国民的福利。
反对恶,但对极权暴政,连带憎恨那些执政者是不符合天主教教义的,更不符合福音精神,因为耶稣说的很清楚:要爱你们的仇人。因此,即便那些不义的执政者迫害教会,施行不义的法律,基督徒也不应该反对他们本身,他们也是天主所创造的人,是可能继承真福的人。所要反对的是他们的恶、不义。

结论
无论是从教会文献,还是教宗或主教们的肺腑心声,以及众多云集的见证人,我们都可以看到爱国的声音和拳拳爱国之意。反之,我们却找不到任何一处教会文献记载说基督徒不可以爱国,也没有一位教宗或主教教导他们的信众不要爱国。那些混淆了国家和政权的人出于对极权主义的敌视转而仇恨自己的国家,这不仅违反了教义,也是为社会所不容。
发表于 2013-4-9 08: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08: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苹果的信仰 发表于 2013-4-9 08:12
拜读了。

教徒首先是公民,爱国爱教是本分。

作为教徒应该为天主说话,作为公民总是与祖国的命运,息息相关。爱国爱教并不矛盾。心里怀恨的人,眼睛

不见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09:42: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提爱国爱港,我就爱国爱民。其实马主教在过去一直属于官方青睐的人物,过去对国内不公正事件从来没有发声,这一点他远不如山人神父。但是在去年他的表现是做出爱的榜样,值得我们尊敬。爱国无罪,可爱国会不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10: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其中抱含了“顺服”,顺服是我们信仰的根基。作为天主的儿女,顺服社会,顺服教会,顺服家庭的权柄,是我们的本分。爱祖国。爱教会,爱家庭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15: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wfm 发表于 2013-4-9 10:51
“爱”其中抱含了“顺服”,顺服是我们信仰的根基。作为天主的儿女,顺服社会,顺服教会,顺服家庭的权柄, ...

姐姐说的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20: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爱 国一旦成为人们唯一的信仰和道德,爱国一旦走上神坛,成为了不起的东西,爱国一旦成为为所欲为的理由,那它带来的,很可能不一定是神圣,而是罪恶。《知识分子》卢梭一章曾引西儒约翰逊之言:“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19世纪俄国思想家赫尔岑在回忆录《往事与随想》中说:“在尼古拉的统治下,爱国主义成了某种皮鞭和警棍”董桥《语言小品录》又引三十年代美国以煽情著称的一报业大亨语:“政客为了保住权位可以无所不干--甚至不惜变成一个爱国主义者。”看来前人已有把爱国从神坛上拉下来的努力了。以爱国的名义所敢的邪恶勾当,空前绝后的恐怕是最近在911事件中*国人对恐怖主义的狂欢了。它再一次雄辩的证明了,以爱国的名义,并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做,有时甚至是邪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20: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寒:“爱国”不要搞成一剂精神鸦片!                                    
   问题1:外国人过来抽你一个耳光,你也无动于衷、不还手,来显示自己很大度?
韩寒回答:外国人没有过来抽我耳光。
  问题2:韩寒,你妈被外国人强奸了,你也不抗议?
韩寒回答:外国人没强奸我妈。
  问题3:祖国就是你的母亲……
韩寒回答:祖国是祖国,母亲是母亲。
  问题4:你怎么对得起你脚下自己的土地……
韩寒回答:我没有自己的土地,你也没有自己的土地。
  问题5:你不是一个中国人,是中国人就应该抵制家乐福。
韩寒回答:宪法上不曾这样规定。这是你的强行流氓爱国观。
  问题6:爱国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优秀品质和优良传统。
韩寒回答:再让你生一次,如果你还选择生在这个国家,那这才是真正的爱国和优秀品质。
  问题7:你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爱,你还是个人吗?
韩寒回答:我妈叫周巧蓉,我很爱她。我用自己的努力,让我全家可以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想保障自己国家的人,先把自己的小家给保障好吧。

                    几个爱国的PK:

愤青:打美国,我捐一个月工资;打台湾,我捐全部家产;打日本,我捐一条命。

反愤青:一个连街头的小偷都不敢呵斥的民族,却有勇气高呼灭了小日本。这个连活着同胞的苦痛都漠不关心的民族,却有脸说不忘死去的同胞。

愤青:灭了小日本,收回钓鱼岛!

反愤青:你连自己的房子都保不住被拆迁,你要钓鱼岛何用?

愤青:抵制日货!

反愤青:我只抵制烂货,你去喝三聚氰胺奶吧!

愤青:买日本车的都是汉奸,我见一辆砸一辆!

反愤青:恩,满街军牌的日本豪车,动辄就是上百万的腐败,你给我砸一辆看看?或者,哪怕对着丰田陆地巡洋舰的警车,吐口唾沫?

愤青:你不爱国!

反愤青:屁民的国在哪里?

“爱国”愤青们就这样被这些反问给噎住了,只能灰溜溜的走开。

除了这些公开的辩论,网络让愤青们看到了更多的铁的事实。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给愤青的打击不小。愤青们力挺的民族品牌,并没有对自己的同胞有多仁慈,一时间,没有洋奶粉,中国的婴儿几乎没有奶可吃。

愤青们以为强大的政府等于强大的国家,可这两年他们看到了国进民退的后果。

愤青们以为民族企业强大就是他们的福利,可这两年他们看到了最恶的不是外企,而是我们自己的垄断巨头。

愤青们一直在骂洋企业心黑,国外卖18万的车,在中国卖36万,但网上的信息告诉他们,不是洋企业,而是咱们的有关部门拿了大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20: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PAUL.ZHANG 发表于 2013-4-9 20:47
韩寒:“爱国”不要搞成一剂精神鸦片!                                    
   问题1:外国人过来抽你一 ...

先谈爱国是否属于教义,基督徒是否应该爱国,然后再谈如何爱国,以何方式爱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21: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爱国”和彼“爱国”因区别概念,就如所谓的“解放神学”已远离了属灵的解放本意。
“爱国神学”更是如此,当恶徒打着爱国旗号践踏信仰时,就构成了信徒的苦难。信徒在国人的灵魂和教会本质受到执政者威胁时,就应顺从天主而不顺从人。
为国家免受天主义怒之火,为更多灵魂得救,基督徒指正罪恶,受到亲人、国人不理解,并受到逼迫,这才是真正的爱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22: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国不属于教义,爱人才属于教义。98年印尼反华的暴徒将三千多家华人店铺砸烂烧毁,烟云冲天,数千华人妇女被当街奸杀,上至六十岁下至九岁,当时他们绝望了,仿佛世界末日一般,他们不明白,仅几街相隔的鸡国大使馆为何不派人来解救他们,后来在美国的军事干预下,事件才得以平息,后来当地华人减出“宁为美国狗,不做鸡国人”的口号!-----------美国的军事干预属于爱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9 22: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PAUL.ZHANG 发表于 2013-4-9 22:03
爱国不属于教义,爱人才属于教义。98年印尼反华的暴徒将三千多家华人店铺砸烂烧毁,烟云冲天,数千华人妇女 ...

欢迎你论述一下爱国为什么不属于教义,也可以反驳本人文中所提到的任何一项证据。但暂时不要展开如何爱国的话题。如果你认为爱国不属于教义,谈天主教徒爱国或者如何爱国就是一个假命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23: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的确是近来坛子中难得一见的好文章!
PAUL.ZHANG 说的也不错,只是表面看起来有些极端,算是对极端的“爱国”流氓的矫枉过正吧!

雷鸣远神父,马达钦主教,都是我非常尊重的,同意楼主的观点:他们也是真正的爱国的典范!只是二人的下场或说现状,却让无数有良知的国人寒心和气愤!而此又都与这个政党和当前政府有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9 23: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认为,单纯讨论“爱国”是不是一端教义,在现在这个时代,意义似乎并不重大---这个交给宗教局和爱鬼会去研究、宣传吧,他们有用之不尽的民脂民膏做宣传经费的!

楼主阐述的第四点“国家和政权”,和第五点 基督徒对极权暴政和对执政者的态度 ,个人认为这两方面讲的很好,希望大家都能平心静气地读一下。
因为主贴篇幅较长,很多人的思路会更多被一些跟帖左右。
呵呵,我的切身感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0 02:1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国首要表现是爱人,人可以没有国,国一定要有人。若一个政权,把所有爱人的行为,都指斥为卖国,那也没有办法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0 02: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该地平线反省的时候了,地平线虽然高产但合格率不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0 02: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人是教义爱国也是教义,天主让我们生在世界的某一块的国土上,这是天主的旨意,天主的旨意都是好的,我们就要承行天主的旨意。我们就要爱这块国土,我们就要爱这块国土上的人,国是土和人组成的,所以我们要爱国。国中有人,人是群居动物,群居动物是一个团体,一个团体必有首领,由一个首领组成的中央领导机构现今叫政府,政府发布的命令有正义的,也有非正义的,政府发布的命令若是正义的是善的我们就要顺服它,政府发布的命令若是非正义的是恶的我们就若弃绝它,因为天主是扬善弃恶的,我们也要扬善弃恶。政府不等于国,纵观历史政府换了一个又一个但国尙存(到世界穷尽)。我们爱国也不等于爱政府。因政府仅是一小撮人组成的,国是广大国民的。我们不能以小撮人的独裁统治不爱这个天主使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的国家,我们也不可认为天主让我们生在这里就要服从一小撮人的独裁统治。我们要分是非辨善恶去爱,不是肓目的爱,因为我们爱的是善不是恶。我们不能以一小撮人做了恶事不爱这一小撮人,我们所弃绝的是他们所作的恶事,不能弃绝他们的人,我们要爱他们人,要为他们祈祷,因天主是爱人人的,我们也要爱人人。我们爱国不是高喊几句爱国的口号,入一个有爱国名称的组织。我们爱国是发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上,使我们国家民主使我们国家富强,使我们的国民归向造物主我们的天主。这才是真正的爱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5: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3-4-9 08:48
关键问题是:
“love”可翻译为“爱护”或“爱”。



問: 我們對於國家有該盡的本分麼?

Q: Have we any duty towards our country?

答: 有:就是當愛護國家,服從合理的法律,勉盡法定的義務。 (羅 13:1-7)

A: Yes, we should love and defend our country, obey its just laws and do our utmost to discharge our lawful obligations. (Rom 13:1-7)


你翻译下 love and defend our countr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5:4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怀阳 发表于 2013-4-9 09:42
你提爱国爱港,我就爱国爱民。其实马主教在过去一直属于官方青睐的人物,过去对国内不公正事件从来没有发声 ...

这样看来光打雷不下雨不如一直不打雷关键时刻下雨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5: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怀阳 发表于 2013-4-9 09:42
你提爱国爱港,我就爱国爱民。其实马主教在过去一直属于官方青睐的人物,过去对国内不公正事件从来没有发声 ...

现在讨论的不是爱国有罪无罪的问题,而是是否属于教义的问题,如果爱国的确是我们天主教的教义,教徒就应该遵守教会的训诫爱国,不爱国有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2-23 05: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