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zhangbihong

宗教平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8 11: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5-6-18 11:44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三十五:与心交流

信仰与社会

    悟光法师:“刚才在教堂里您谈到,法国人现在信仰比较纯正的只有2~3%,这跟之前的全民信仰有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特别是年轻人。”
    神父:“过去的法国是建立在天主教文化上的。目前这种境况更多的是一种个人的选择,这些变化与法国大革命紧密关联。在过去,法国是一个非常天主教化的国家,在教会史上,有很多基督徒都是源于法国的。还有,在法国产生了很多文化思潮,这就造成了在法国经常有知识分子之间的争论,就是怎样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争论。现在法国的局势,使大家有更多的可能在国家内部发展这种多样性,比如说现在法国有很多的穆斯林,这是因为移民的缘故。在教会的历史上,经常会遇到教会的更新,教会新的运动的产生。比如说在1997年,我们有一次世界青年日,有100万的青年在一起,这是我们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今天的法国又有一些人可能是为了家庭问题在大街上抗议,这也是我们之前没有预料到的,这些问题的根源是关于婚姻的一些问题。教会虽然是接受由法国国民议会做出的决定,但是教会也发现这些问题对于所有的个人、家庭来说是非常敏感的,教会可以为整个法国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在今天特别的是,教会有一种源于天主的信念而为整个社会服务,天主教会并不是考虑到自身的需要,他是为整个社会来考虑的。在法国经常会为这一些问题而产生争论,但是在中国面对这些问题往往有一种和谐的方式。我发现,中国人对社会的看法不像法国人斗争性那么强,这种状态使中国人能为社会做出更好的贡献。这一切都是天主引领我们,每一天都应该由天主来驱使我们来完成这一切,因为天主的驱使,每一天我们的心里都感受到卑微、渺小的状态。这种卑微和渺小能够使得我们为社会做出更好的贡献。”
    这时,悟光法师向桑德济神父介绍贤清法师:“我们这位法师在他业余时间也会学习《圣经》。”
    “是吗?”神父听到悟光法师的介绍,将注意力放在了贤清法师身上,双眼中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贤清法师:“神父,您好!刚才悟光法师提到我在学习《圣经》,我也就顺便向您介绍一下自己的一些情况。虽然我现在已经出家,是佛教徒,信仰佛陀,但事实上我对各种文化和宗教也同样怀有特别的兴趣。现在我们在业余时间也会学习《圣经》,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内心对上帝的认知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有学习的缘故,这一次来到欧洲,每次进教堂都有一种很受洗礼、很受净化的体验。这种受洗礼、受净化的根源,我想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每次进入教堂,看到耶稣为了人类而自己承受起如此的苦难,就会被耶稣这种精神所感动;二是教堂整个建筑、整个氛围给人的一种震撼,也深深打动了我,我想每座教堂都承载了从开始建立到现在很多神父、很多信众的精神在里面;第三个原因,是来自于我们所直接接触的神父,比如像您,身上所体现出的谦和与诚敬,神父们对上帝和耶稣的信仰也深深打动了我们。这样一种参观、交流、学习,使自己对信仰的心境更加纯净,不管这份信仰是对天主的还是对佛陀的。”
    “我个人感觉,宗教和信仰现在都面临了同样的问题。现在是一个科学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只相信他看到的,只相信他在生活中经历的,而对很多宗教的体验,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没有办法体验到,所以也就没有办法建立信仰,并习惯性地认为宗教信仰是迷信。佛教在其发展历程中,经历被信仰被宗教化的一个过程。实际上,佛教在刚开始产生的时候,更像是一种生命的哲学。当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因为有个偶然的因缘接触了佛教。随着对佛教越来越多的了解,佛教对生命、对世界更加理性的方式深深的吸引力我,所以最一开始并不是信仰,而是他对于生命本身的认知吸引了我。这种情景与学习《圣经》的感觉差别很大。在学习《圣经》的时候,感受更多的是上帝的存在,上帝在不断跟人们互动,但是后来上帝越来越少地出现。这样一个上帝的形象,因为超乎我们生活经验之外,我们怎样去感知到他的存在?怎么去建立起这样一种信仰?在读《圣经》的时候,我发现在今天,基督教要重新构建信仰所面临的困难,或许比佛教更为尖锐。所以我也很想了解,天主教怎么样在目前这个社会环境下去应对和解决这样的问题?”
    神父说:“就是做自己,过自己的生活。我们过简单的生活,这种与天主在一起的生活是为了更好的与别人交流。如果天主是为了照料我们而存在的话,首先我要变得简单、简朴。天主照料我,就意味着我接受了天主的这种生活方式,而且我能够与别人分享。我可以直接呈现在天主的面前,因为天主给了我同样的这种爱,只要我借着天主的爱去生活就可以了,这样就能够使我与其它事物更好的存在,不论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天主都爱我们,这就是我的信念、我的信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8 11: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5-6-18 11:44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三十五:与心交流

真实与伟大

    贤清法师:“在您的心目中,是否有过这样一种期待,希望所有的人都成为天主教徒?”
    神父:“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应该成为天主教徒,但是我觉得所有的人都应该被拯救。天主不仅仅只爱天主教徒,天主爱所有的人。”
    贤清法师:“天主爱所有的人,天主也希望拯救所有的人。那么每个人被天主拯救的呈现是什么?”
    神父:“首先需要我们的意愿,需要我们自由选择的能力。如果我们不愿意被天主拯救,那么天主就不能拯救我们。”
    贤清法师:“所以条件就是,我要选择天主来拯救我,我要接受这份拯救。我能不能问一个比较涉及个人隐私的问题,您有没有和天主对过话?”
    神父:“有的。”
    贤清法师:“有没有见过天主的形相?”
    神父:“我既没有看到过天主,也没有听到过天主。”
    贤清法师:“那您怎么感受到天主的存在呢?”
    神父:“就是借着这种爱。因为有了这种爱,我就能感受到天主的存在。我并不是看见天主或者听到天主,我是借着这种爱。我就知道天主说过他爱我们,这就好像一对情侣、一对夫妻之间,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他们不需要说,但是他们就能够感受到这种爱。但是这里边比较难的就是,我们怎么去理解有那么一个个体去爱所有的人?对于我来说,我只需要向他说:请来告诉我你的这种爱吧!这样就解释了天主的存在,天主会把我作为一个有能力的个体去爱。使我触动的是,天主不仅仅是对我们有这种爱的概念,而且天主会用一些方式去展示这种爱,天主会向每一个人心中都展示这种爱。”
    贤清法师:“所以您确认天主存在的证据就是爱的存在?尽管您做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但是这两个比喻之间似乎存在很大的差异性。如果一对情侣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法国,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要感受到有一个人在爱着他或她,这几乎是难以想象的。”
    听到贤清法师诙谐的反驳,现场爆发出阵阵会意的笑声。

    神父:“我说的前提是天主在我们之中。如果天主爱我们,那么天主自己就会与我们接近。对我们来说,天主的这种爱是非常伟大的,我们人类不可能达到这么伟大的爱。但是借着耶稣我就知道,天主真正的来到我们之中。更多的是借着这种希望,我相信天主会来到我们之中。”
    贤清法师:“现在就比较明白了,您确认天主存在的根据在于耶稣的存在,因为在历史上,确实存在耶稣这么一个人,他的事迹被广为流传,我们看过以后也认为说,这确实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上帝的爱通过耶稣的苦难昭示了。不过,这里边仍旧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您怎么确认耶稣是上帝派来的,而不是佛陀派来的?”
    神父:“我不太了解佛陀,但是在心灵深处我并没有这样的怀疑,主要是我与天主教的团体生活在一起,我已与两千年基督文化的这种背景深深的连接在一起。”
    贤清法师:“和我们接触会不会存在一种风险或危险?因为我们可能会给您传递一个信息,耶稣是佛陀派来的。”
    神父:“不。这好像是一种相遇的经历,一种历险,这也是天主给我创造了这种相遇的条件。我确信我从你们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这种与你们的相遇也确实也向我展示了一些东西,或者说我非常高兴与你们相遇在一起,这是一件喜悦的事情!”
    贤清法师:“我也相信在我们这样交流的同时,上帝和佛陀也在交流。第二个问题是,耶稣已经去世将近两千年了,如果说过去上帝的存在是通过耶稣来展现的话,那么现在上帝的存在以谁来展现呢?”
    神父:“对于天主教徒来说,耶稣是死了,但是他又复活了,耶稣不仅仅是一个人,他是天主派来的,他在十字架上受难,但是他又复活了。十字架是揭示天主爱的重要象征,特别是今天就尤其具有这种重要的意义,每一次弥撒都好像是耶稣重新交给我们新的东西。”
    贤清法师:“耶稣复活以后,他不再以人的形象存在,而是以其它各种各样的形象存在我们生活中?”
    神父:“耶稣复活以后又向门徒呈现了40天,40天之后耶稣又升上了天空。这里面‘天’的意义并不是一个与地球很远的一个空间的概念,这种‘天’的概念是说,在今天在我们的内心中与他们相聚。”
    贤清法师:“在基督教的教堂里的标志就是十字架,而天主教里边还有十字架上耶稣受难的情形,以您这种复活的说法来看,单一的十字架形象似乎比耶稣受难的十字架更容被人理解,因为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会给人一种印象:耶稣已经被牢牢的钉上了,没办法再离开了,是否有这样一种寓意在里边?是否单单以十字架向我们展示的内涵更加确切呢?因为耶稣受难之后,他又复活了,所以他又离开十字架了。”
    神父:“我们很难把很多东西集中到一个概念上。在一些十字架上我们可以看到耶稣受难的场景,但是这个十字架就是耶稣复活的场景,这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传统。”
    贤清法师:“谢谢神父您这么耐心地解答我的问题。”看时间过的差不多了,贤清法师对神父耐心的回应表示了感谢。
    神父:“对于天主的那种伟大来说,我们只是分享了其中细微渺小的一部分。在我们的祈祷之中,我们可以为其他人一起去祈祷,这样我们都可以建造出更好的人生道路。”
    悟光法师最后说道:“贤清法师出家前读的是理工科,很善于思辨。因为他本人学习《圣经》的缘故,所以有一些自己的心得和问题,在见到您之后很想得到解答。他是一种求学的心态向您请教的。”
    神父微笑着点了点头。
    贤清法师补充道:“这种思辨在您坚定的信仰前变得很渺小。”
    众人对即将要结束这场略含辩论色彩的对话报以热烈的掌声。
   “今天我们一进教堂就开始下雨,说明上帝在保佑我们,我们当下感受到上帝的爱!感谢神父的热情接待,我们有缘再见!” 悟光法师再次表示致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8 11: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5-6-18 11:51
真实与伟大

    贤清法师:“在您的心目中,是否有过这样一种期待,希望所有的人都成为天主教徒?”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8 17: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灯会元》十五:僧问文偃:“如何是佛?”文偃道:“干屎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9 18: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5-6-19 14:07
禅师问弟子:“如何是佛?”弟子竖起拇指,禅师举刀砍断他的拇指。

珍爱生命,远离邪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0 09: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5-6-18 17:45
《五灯会元》十五:僧问文偃:“如何是佛?”文偃道:“干屎橛。”

佛一出生,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围走了七步,大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僧问云门这是什麽意思,云门说∶「可惜我当时不在场,我要在场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天下太平。」
这僧听了,如坠五里雾中,就问另一个禅师说∶「云门怎麽能讲出这种话来呢?是不是有罪啊?」
那位禅师答道∶「不,云门讲这话功德无量,报了佛的大恩。功德都说不完,哪里还会有罪!」

宋僧惠洪说∶「当时我若见云门这麽说,也一棒子打死云门喂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1 07: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5-6-20 09:02
佛一出生,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围走了七步,大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僧问云门这是什麽意思 ...

禅师问弟子:“如何是佛?”弟子竖起拇指,禅师举刀砍断他的拇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30 15: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5-6-16 10:46
净空法师:天主教《玫瑰经》学习报告
2001/3/15  新加坡圣安东尼女校礼堂

法界交流

善待問者如撞鐘——一段精彩的的宗教對談
                          釋淨慧記錄
  99年4月29日下午,昭慧法師應台灣神學院莊信德教授之邀,到台灣神學院進行佛學專題演講,共三節課。前兩個小時講述「佛教的解與行」,法師就解脫道與菩薩道各講一節課,分析其系統理論,說明它們都根源於「緣起」思想,前者由緣起推演出三法印,論述整個解脫道的解行理論;後者透過緣起開展出「護生」與「中道」,講述菩薩道的解行理論。
  台灣神學院學術副院長鄭仰恩以及徐萬麟教授也到場旁聽。到第三節課,鄭仰恩、莊信德兩位教授上台,針對前兩節課的內容,交叉詢問昭慧法師,他們提出了許多具有深度的問題。
  筆者雖未能隨師前往台神,聆聽當天的演講與座談,但事後在筆錄「師生動態」時,聽到法師敘述當日座談會中的精彩對話,不禁想到《禮記》所述:
  「善待問者如撞鐘,叩之以小者則小鳴,叩之以大者則大鳴,待其從容,然後盡其聲。」
  因此將這段精彩的宗教交談,依法師之憶述而加以筆錄,以饗讀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30 15: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5-6-30 15:26
法界交流

善待問者如撞鐘——一段精彩的的宗教對談

  鄭仰恩教授回應道:「聽了昭慧法師的演講,有一種清新的感覺。基督教也有出世與入世的傳統,也面臨出世與入世之間的相互質疑。就緣起論與創造論來對比,西方有人認為創造論講的是being(存有),緣起論講的是non being(非存有);前者是講『有』的哲學,後者是論『無』的哲學。」
  法師回應道:
  「佛家並不講being與non being,佛家強調的是『離於有無二邊』的中道。《雜阿含》262經中,闡陀向阿難說到他畏懼「無我」與「空」的教說,阿難引《佛為迦旃延所說經》:『如是正觀世間集者,不生世間無見;如是正觀世間滅者,不生世間有見』,所以如來離於二邊,說於中道。』
  「佛家的『空』不等於『無』,因為『無』見將陷於一邊,這就時闡陀原先之所以會畏懼『空』的原因——他把『空』視作『無』而生起了斷滅的恐慌。而佛陀的離於二邊,說於中道,正好破除了『無』之邊見。」
  接著莊信德老師提問:「從剛剛法師的論述中,『愛』在佛家幾乎是負向的意義,但在基督宗教中,『愛』有很正向的意義。請問在佛家中,『愛』有沒有正向意義?」
  法師回答:
  「確實『愛』在佛家經常用在『我愛』和我愛擴大的『我所愛』──我所屬之愛或我所有之愛,負向的意涵比較深刻,所以要表達正向的情感,佛家就不用『愛』這個詞彙,而改用『慈悲』。即使是慈悲這樣的感情,也不是無緣無故生起的。佛家如何看待『愛』?它其實是兩面刀刃——負向的一面,個人對自我的愛執、自我擴充的欲望,往往損惱它人,甚至傷害自己。
  「但是正因為有自我之愛,所以往正面導引時,就會形成『自通之法』,把這份愛依同情共感而轉向他人,這種『轉向』跟我愛的『擴大』(我所愛)不一樣,轉向的愛是因為,知道自己怕死、怕苦、怕痛,也會愍念眾生跟我一樣怕死、怕苦、怕痛,故而產生與樂拔苦的慈悲心。此時心中繫念的是對方。『擴大』的我所愛則是將愛自己的意念擴及愛自己所屬或所有的人事物,此時心中繫念的是『擴張後的自我』。如果生命像木頭、石頭般沒有感覺,固然不會因感覺而生起愛憎,但也就根本無從體會別人的痛,無從呈現慈悲的道德感情與行為。所以,從『愛』的底裡,依然可以導引出正向的內容,也就是『慈悲』。慈悲不是無緣無故生起的,它還是在對自己深刻疼惜的基礎下,才有能力知道別人同樣在疼惜他們自己,因此才有能力將心比心地疼惜別人。佛家不用『愛』字,是避免負向的暗示太強,但正向的慈悲,依然是『愛』的轉向。」
  鄭仰恩教授提問:「法師剛剛講到解脫道與菩薩道,那麼,這兩者到底是either or(二選一)還是both and(二者皆俱)?」
  法師回答:
  「您這個問題很精彩!解脫道與菩薩道之間,有時前者可以作為後者的基礎,像印順導師的《成佛之道》,就把前者叫做『三乘共法』,後者叫做『大乘不共法』。從三乘共法的基礎邁向大乘不共法,因此從大乘的角度來講,可以說是both and——要具足解脫道的修學基礎,再進一步開展菩薩道。從解脫道的發心轉向大乘,這條路線叫做『迴入大乘』。
  「另外一條路線,是一開始就直接修學大乘,沒有經過解脫道的訓練,一下手就是愍念眾生悲苦,開發覺性智慧,仰讚佛陀功德,以此慈悲、智慧或信願來行菩薩道,這是沒有經過解脫道的『直入大乘』。從這個角度來講,也可以說是either or——於解脫道與菩薩道中二選一,要麼直接下手行解脫道,要麼直接下手行菩薩道。
  「因此either or還是both and,都可以說得通。」
  鄭教授又問:「在一般分類中,佛家是屬於自力宗教。但這並不是一個很理想的分類法,因為基督宗教也並非完全不講自力,但是基督教的宗教經驗,一定會講到與『祂者』相遇的經驗,而且這個祂者是個『全然的祂者』(holy other),從這裡來認識自己。請問:佛教有沒有對於holy other這樣的宗教經驗?」
  法師回答:
  「佛家無論解脫道還是菩薩道,都是要透過自己的力量。當然,也透過明師與善知識的教導,信眾的護持、社會的支持,這是因緣和合的因緣生法,因此成就也不純粹是來自『自力』,但還是以自力為主軸。
  「至於與『祂者』相遇的經驗,在解脫道與菩薩道的正常道,是比較沒有,但是菩薩道中的方便道──念佛法門,把心念全然地繫緣在佛陀,而不是在自己。這種心念的運作機制,與基督教與holy other相遇的經驗不完全相同。原因是,即使念佛念到於定中見到佛陀的影像現前,甚至聽到佛陀說話,都依然知道這是『唯心所現』、是『因緣生法』,並非真實的holy other現在面前。這就是所謂的『念佛三昧』,它基本上還是自力的。但為何要把佛陀當做念茲在茲的對象?其功用在於無形中的潛移默化,在專注地向佛認同的過程中,逐漸地提升自己;在敬仰佛陀,以佛陀為典範,向佛陀看齊的虔敬心中,以精進力趨向佛道。」
  莊信德教授再問:「看起來,菩薩道比較有社會道德與社會性。但從剛才所講的解脫道角度來看,好像社會道德在佛教也沒有必然性。目前,台灣佛教確實也有面向社會的,比如慈濟,但它不碰政治,不願意觸及社會的結構面。那麼,到底解脫道有沒有社會面的必然性,您的看法如何?」
  法師回答:
  「解脫道看似只觀自己的五蘊,以洞達自己身與心的無常、無我為目標。但人活在社會上,不可能與他人毫無關涉,在佛陀時代,他要求僧侶一起修道、一同生活,雖然也容許有些禪者遠處山林與曠野,但更鼓勵僧人共住。共住就會有彼此互動的社會面向,因此佛陀制定和樂清淨的共住制度,乃至會議決策的共議制度。
  「此外,在與社會人士的互動方面,佛陀規定僧人以乞食的方式,謀取基本的生活資糧。在每日的托缽過程中,就不斷地與社會乃至基層民眾有所互動。所以,看起來像是遠塵離世,但實際上卻是每日接觸市井村落,並依此展開教化與勸導的事工,它並不是完全沒有社會面向的。
  「至於南傳佛教,看起來它是以解脫道為主,但是深入到其中,就會發現到,依然有許多僧侶,是積極從事社會參與的。譬如,泰國僧侶曾經為了酒品上市,於是與民眾上街示威抗議,認為酒會迷亂心性,不應該讓它的股票上市。泰國也有比丘關心愛滋患者,還有許多僧院做社會服務、婦幼防護的工作。泰國也有比較基進性的社會改革團體,如善地阿索或組成國際佛教入世協會的阿姜蘇拉克。還有緬甸在前幾年發生慘烈的『袈裟革命』。所以,如果說他們只有面向自己而沒有面向社會,實際去了解,會發現也並非如此。
  「至於慈濟不碰政治,早年我也曾經有所批判,認為應該要重視上游的結構問題,而不是等到政策錯誤,發生問題以後,才在下游進行慈善救濟。但近些年來,我也轉換了心境。畢竟台灣政治如此複雜,藍綠壁壘分明,這麼龐大的團體,如果要有更好的整合力量,為苦難的社會做一點事情,基本上,遠離政治可能是他們必要的手段。
  「例如,大家都知道緬甸軍政府的貪腐、殘暴,我們曾為了呼籲釋放翁山蘇姬,支持緬甸民主,而上街頭抗議緬甸政府迫害示威僧侶與民眾,但是當緬甸的風暴災害來到之時,世界各國的NGO或NPO根本不能進入緬甸災區,在外頭呼喊根本無濟於事。只有慈濟是例外的,因為緬甸政府確實看到他們對政治全然不作干預。因此,慈濟人進入到緬甸,並無助於緬甸的民主運動,但對於緬甸的難民來講,他們急需生活物資及有效救援,慈濟可就使得上力了。
  「因此我認為,每一個人、每個團體,在這緣起的世間都是有局限性的,彼此互相成全、支援,互補不足,這樣就夠了。否則,希望慈濟做到全面性功能,慈善救濟又兼社會運動,可能太強人所難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0 22: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钟馗 发表于 2015-8-20 18:08
请教,圣经哪里说“贫穷就是罪恶。”了?


主人把他的一块钱给了手上有十块钱的那个仆人,说,“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给他,叫他多多益善。”贫穷就是在承受上主对他们的诅咒,富裕来自于上主对他们的祝福。拥有金钱不是一种罪恶,没有金钱才是一种罪恶!
当你的孩子需要一双新鞋,而你却买不起时,这是一种罪恶。
当你因为贫穷而生嫉妒时候,这是一种罪恶。
当你的孩子无法获得最好的医疗救治时,这是一种罪恶。
当你负债累累时,这是一种罪恶。
当你没法与家人陪伴在一起时,这是一种罪恶。
没有钱,是一种罪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7 21: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玉兰 发表于 2015-9-7 12:30
别拿我攻击我的主内肢体,这是底线,我还是天主教徒,不能故意坏了我的名声,这不是朋友的作为。
一直没说 ...


你是香茗的龟孙子:一个是单身女人,老夫的朋友,已经退出天主教,一个是国军军妓,老夫的仇人,子孙花开满厕所单间,天天辱骂毛泽东坏了她的好生意。她们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好恶心的牛鬼蛇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8 08: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女自由从善如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9 08: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新凯 发表于 2015-9-8 21:24
清除就够了?如此偏袒莫非你俩真的如大家所想睡一个被窝儿?你也不怕狐臭!! ...


宗教界君子稀少,伪君子众多,中国的一座名山风景照片,能够招来一群伪君子非议早在预料之中,而贴主修公爵也是轿内有名的伪君子,鸭号:秀肠胃。而其他人等,如脓二、秀女、鸡鸣、痨馊中也不乏常在东莞这类烟花之地走动之辈。如痨馊早就有网友评价它:“人面兽心、禽兽不如、天良丧尽、人伦尽失的伪教徒,老贼、老流氓。” “智商不如猪“ “猥亵、下流、禽兽不如“。在此老夫不做补充。波兰美女菲古拉是天主教徒,其他如希特勒、墨索里尼也不例外。而华沙可谓天主教之城,现在却做了世界龘交之城。众多的天主教徒对这些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却偏偏要对一个中国的名山大川照片指指点点,说是污秽照片。可笑可怜。上帝造的名山大川居然污秽,天主教徒伤风败俗却大行其道,真是指鹿为马的一群答尔丢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9 08: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陪伴 发表于 2015-9-8 21:51
敢发这些图片,在世俗论坛都是罕见行为,在号称天主教论坛满天飞,绝非偶然。 ...


秀肠胃、脓二、秀女、鸡鸣、痨馊现在给你们一个得救的机会救救自己。你们中间谁嫖过妓?偷过情?强奸过妇女?上过情色网站?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下入地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9 18: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陪伴 发表于 2015-9-9 17:09
水军为什么对基督信仰恨之入骨?一.被人性的阴暗面伤害太大,对人的道德良知失去信心。
二.胆子又太小,上 ...


刍狗不肯剜掉自己犯罪的右眼,还要假装纯情,像是一只公骟羊一样咩咩叫着,心里却想着:根本没有神,刘神父在吓唬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9 20: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刘幼民 发表于 2015-9-9 08:32
张新凯 发表于 2015-9-8 21:24
清除就够了?如此偏袒莫非你俩真的如大家所想睡一个被窝儿?你也不怕狐臭! ...

你还好心了,多委屈啊。。。。。。。。。。

你有这好事儿,怎么不想着你家人呐。你们外教人不是烧纸钱吗?你把这图片烧给你九泉之下的你爹你娘,你爷你奶,你祖你宗,你看着他们羞得脑袋瓢子直撞墙呐!

你也有儿子儿媳吧有孙子孙女吧,你去给他们看去吧,告诉他们是名山大川。他们会为你有你这样父亲、公公、爷爷人渣而自豪呢。。。。。。。。。。

说你是孽畜,孽畜都不愿与你为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9 20: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joserphli 发表于 2015-9-9 20:34
你还好心了,多委屈啊。。。。。。。。。。

你有这好事儿,怎么不想着你家人呐。你们外教人不是烧纸钱 ...

腓骨辣的皮真厚,香茗早就说过:你太丑,吓死人,白天最好待在家里。问题是,你有家吗?哪里有会男人要你呢?男人不好色就见鬼了。反正老夫只会对美女动心。香茗就是个美女,你嫉妒的要死吧?去韩国修理一下,也许还有救。上帝都帮不了你。可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4 13: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kingwang 发表于 2015-9-14 11:40
骂街有一种卖淫般的快感


瘟州脓二,骂街有一种卖淫般的快感,证明你很贱,上帝被你骂死了。什么天主教徒,信仰上帝,那都是骗人的,流氓就是流氓,哦,纠正一下,你是土流氓。阿弥陀佛说他:“这算什么狗屁教徒!”土流氓不服,抗声说道:“老叟算什么不用你来说,俺妈没有死在你前头!”脓二真是很贱啊,贱到天下无敌的程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9 22: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若瑟保禄 发表于 2015-9-19 21:47
为什么论坛充满谩骂,咬牙切齿?如果一条疯狗咬了你,你会去咬疯狗吗?对于那些毫无意义的谩骂,我们值得理 ...


疯狗随时有,
老夫置等闲;
上帝毕竟死,
死人活世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4 20: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tangth 发表于 2016-2-14 16:05
我们知道nike是统战方面的五毛 ,这一点他本人也不否定。
nike以前以教友的身份访问坛子,现如今身份已经暴 ...


小盆友真是穷疯了,连公务员他也恨得牙痒痒。

老夫由此想到香港旺角暴乱,主要成员都是流氓无产阶级。可是就是这伙人最向往民主,好像民主了,他们就富有了。其实是做梦。既然耶稣说了:富有的要让他们更富,贫穷的要让他们更穷。这就是真理,到了任何社会也不会改变。

2016年美国统计中产阶级已经成为少数,贫富差距的扩大,不仅攸关社会的公平正义,也影响着经济的发展。作为全球最资本主义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政府奉行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不断减少监管和税收,缩减社会福利,鼓励私营企业等政策的施行,目前看来非但未能缩小贫富差距,反而使其有扩大的趋势。


人不能胜天,这个道理小盆友爱信不信!社会中穷人成为多数的时候,暴力就会升级,自己过不下去了,就会想着让别人也过不下去。结果就如圣经所说,贫穷就是罪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1 17: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