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修公爵

对迷糊网友的致歉声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 20: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5-8-2 19:06
第二部分、牧灵生活指南
十.圣事,教区、堂区之管理
近一段时间来,因某些牧者、司铎和教友出自其牧灵神火 ...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2 20: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5-8-2 20:52 编辑
迷糊 发表于 2015-8-2 19:06
第二部分、牧灵生活指南
十.圣事,教区、堂区之管理
近一段时间来,因某些牧者、司铎和教友出自其牧灵神火 ...

我认为有本份提及教会有关法律所规定的,就是每位圣职人员必须隶属一个地方教会或者一个修会团体,并须在与其教区主教共融中执行其职务。
+++++++++++++++++++++++++++++++
原来迷糊先生也知道牧函中的这句话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4 09: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5-8-4 10:16 编辑

       转发了大量迷糊先生的“忠贞”训诲,今天听听迷糊先生讲的鬼故事,标题为《披着信德外衣走下坡路!一个关于王海涛神父的启示》
      2003年发生的事!一位有神恩的教友跟我说神视中看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带帽子那种!正在顺着楼梯往一个黑洞洞的楼底下走!(吓人不?)
......
      又过了几天,教友告诉我,看见一只大老虎,老虎坐在海边,额上清晰的写着王字!教友跟我说开始看到这个王字心里一惊,甚至汗都流下来了,心想:错了?莫非我们跟着他(指我,因为我姓王)走错了,我们的神父姓王啊!
       正思想时,眼前的大海上波涛翻滚,波浪滔天!又出现一只手,手指点出三个字:王—海—涛!点了三次,王--海--涛!
。。。。。。
         
      以后就是王海涛等三人自称隶属四平教区韩锦涛主教了!但仍在辽宁各地活动!(一波三则,有惊无险)

      讲完鬼故事,迷糊先生又用大量笔墨证明自己说的是“启示”!下面恭听迷糊先生转达来自天主的启示:
      可当初王海涛自愿归属韩锦涛属于四平教区后却继续在沈阳教区及辽宁各地活动不也是非法么?
      现在正值梵蒂冈教廷犹疑于是否回复中方递交的所谓主教任命协议之际!打出这个启示!
      我的意思很清楚,连王海涛神父这样所谓地下神父,天主都说是披着信德外衣走下坡路!
      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的爱国会呢!
      我知道我写的绝大多数人看不到!即使看到的也绝大多数不相信!就如以色列子民拒绝异像,拒绝天上的信息一样!
      但我觉得我有责任有义务把天主的启示写出来!不然我就有罪了!至于人们信不信则属于人的自由,也是天主的事!
       我知道梵蒂冈教廷更不会相信这些!他们只凭自己的理性智慧,自己的能力做事!这是前所未有的目盲心盲的世代!
       若有人看到,认为不是来自天主!请告诉我理由!是根据教规教义判断的还是天主告诉的!



     公爵点评:当迷糊先生在“爱国会院子里”试图混个“神父”当当的时候,沈阳堂区的皮神父也在培养自己的接班人---王海涛神父,皮神父去世后,王神父自然接过皮神父的衣钵。2000年,迷糊先生“开除”了爱国会,成为一名光荣的“忠贞”神父,可地下教友就那么几个人,而且有正宗的“忠贞”神父牧养,迷糊先生几乎无羊可放。

      于是,迷糊先生借用一个“启示”,告诉大家,王海涛神父“走向黑洞”,韩主教、魏主教及其安排来的神父违反“法典”,言外之意,辽宁的“忠贞”教会只有他迷糊根红苗正,应该一统江湖。
       别不好意思说,迷糊先生,是这意思吧?
http://bbs.chinacath.com/thread-19481-1-2.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4 12: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先生是本论坛第一个讲“启示”的大先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05: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5-8-5 05:49 编辑

迷糊先生既然自己能得到“启示”,怎么可能抱东方闪电的大腿,是吧迷糊先生?
所以,说迷糊先生与东方闪电有瓜葛,迷糊先生定不会同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5 08: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圣若翰·维亚奈儿时的心目中,“司铎”给他留下的第一印像便是“英雄”。

法国大革命时,将很多神父送上了断头台。一些神父逃到了外地去,有一些签名归属革命政_府,加入“政_治司铎组织”(就如今天中-共培植的爱国会,他们是爱国主教爱国神父。是政_治主教神父)。但在法国各处仍有相当多的神父们愿意忠贞地属于教会,留在堂区为教友们服务。他们因此不得不冒着生命的危险,更名换姓,隐藏起来。白天在农场工作,夜晚去看望教友,施行圣事。就这样,小若翰常偕同母亲和兄弟们在晚上偷偷地去参与感恩祭。“忠贞神父”的集会是在仓库或家庭最隐密的房间里举行,为避免人们告发,门窗紧闭、灯火微暗。就这样,神父献祭、读经、讲道、送圣体。】


【。“是的,这不偏不倚。正是邀请神父们对神职人员活动法宣誓。”他放下信说道:“这是一个严肃的决定,你要特别谨慎!”】

【“这条可恶的法律牵涉到哪些内容呢?】

【将一百三十六个教区重新划为八十三个,每一省为一个教区】

【但问题在这里:教宗将来不再有权力任命、祝圣主教,他的首席权仅限于当信的道理。”】

【“教宗碧岳六世说什么?”“直到目前,他尚未发表任何意见。”“但是大地莉的本堂却应该发表意见了;唉!没有人知道他应该怎样做!”“很简单!”】

【“你可以宣誓;也可以拒绝。如果你宣誓,则继续留任;如果你拒绝,则被迫离职,把堂区让给新委任的人。”】


【如果你不宣誓,收拾你的行李!啊!】

【“在接受祝圣时。我已许下,衷心服从我的主教和他的继位人,听清楚了,也包括他的继位人。所以,我有责任履行主教的继位人要求于我的。”】

【“问题首先在于确定拉莫特是不是里昂教区合法的总主教。”】!!!???


【 但请你为我读一遍要求宣发的誓词。

“誓词如下:我,某某某誓许,尽心照顾我堂区的信友,服从国家、法律、国王……”

“我看不出,其中有什么不好!”

“……并全力拥护由国民议会选举、经国王批准的宪法。”

“啊,这里有些不对头!

怎么办呢? 】


【但若这事真的轮到你头上,你必须做出决定的话,你该怎么办呢?”“我会按照良心指示的去做!”“你的良心告诉你什么?”“只有我做了本堂神父时,它才会对我有所指示!”】

【整整一周,他都在考虑。最后,他找到了一个脱身之计,即决定宣誓,但附有条件:若国家的法律被教宗禁止,宣誓则无效!这是一个好主意,天主一定也会满意的。】——是好主意么?天主满意了么?深思啊!深思!我们就一个灵魂,生命就只此一次,过后就是死亡,审判,天堂,地狱啊!弟兄们!还有无数的教友们的得救掌握在你们手里!



【只有副本堂神父在吃午饭时,摇着头说:“我相信我是不会宣誓的!”】

【“我的良心不允许我提前告诉你!”】——主教神父弟兄们!现在再做决定还来得及,问问自己的良心!摸摸自己的良心!义正辞严么?为了自己,为了教友们的得救;为了圣教会,为了天主的光荣!做决定吧!像那位老本堂一样,现在撤回宣誓,并宣誓服从教宗吧!并靠天主助佑以言以行勇敢的为真理作证,赖天主所赐的爱的力量坚持到底!别忘了保禄的话,别忘了基督借教宗说的话:什么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相隔绝呢?


【等到春天,罗马终于下达了决定。教宗碧岳六世,在一封特别的诏书中,弃绝了法国政_府的决议;并对所有曾宣誓的司铎,在他们未收回所宣誓言时,给予停职处分;相反地,教宗却赞扬了那些拒绝宣誓者。】——我们也相信现在的教宗最终也下达决定,不是为处罚,是为了辨明是非、分出麦子和莠子;其实牧函已经说得清清楚楚!爱国会不合教义,是分裂教会的罪魁祸首,是不合主耶稣建立教会初衷的!还要教宗怎么说?有耳朵的,听吧!

不合教义的爱国会能参加么?许可参加么?参加了一个不合教义的分裂教会的组织是什么性质呢?或者是什么罪嫩?在爱国会内的主教神父们,别再自欺欺人的说:教宗也没要求取消爱国会呀!说这样的话不怕天主定罪么?谁说天主不定罪呢?主不是说过么?我的话要审判你们!我要根据你的每句话定你为义人或恶人!不合教义的组织还用取消么?本来就不该存在,参加了就是背教了啊!

【于是,他动身离开堂区,来到里昂,为向有关当局撤回他的誓言。他受到冷漠的接待,但人们接受了他的声明,并没有质问他更多的问题,只是向他表示他将丢掉大地莉的职位,而总主教将任命另一位不像他那样顽固的、新的继位人。】————现在某些原来在忠贞教会后来找个自以为不错的主意,还以为天主会满意的像爱国会投诚妥协的主教神父们,看看老本堂是咋决定的?像保定的安,邢台的郭等等!


【以后的岁月,老神父不得不隐藏起来,在贫困中生活,同时秘密地执行着他司祭的职务如同其他成千的同事们一样。有一次,他只好逃到意大利,才躲过了断头台。】


【副本堂布隆神父也是一样,很快便轮到他做决定了。你找到了一个适合你的才能、得偿你心愿的堂区。”总主教代表许诺着:“当然你需要先宣誓!”

副本堂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坚定地回答:“不,主教,我感到有责任让你失望;我绝不会宣发被罗马弃绝的誓愿!”

“那么,你也不可能在大地莉工作了!”副主教说道。他也是像他的总主教一样,在宣誓之后,刚开始就职的。

“我不会为那些反抗国家和拒绝服从主教的司铎分配工作!”

“当然,我也同样不会承认任何一位不服从教宗的主教或副主教!”】


【就这样,布隆神父也踏上了艰难、困苦的路程。大地莉堂区的信友都十分遗憾,那些善牧突然放弃了他们,但他们却不明白其中原因。人们在想:已七十岁的本堂神父,可能退休了;而副本堂,总主教或许已将他调往别处,却不知道在哪里!】

【“你们要遵守宪法,做好公民,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光辉的时代。是的,现在我们拥有一个光辉的时代“】

【“那么你们怎样做呢?”玛德惊讶地问道:“你们参加宣过誓的神父的礼仪吗?你们不知道那些好神父都拒绝了宣誓,而宣过誓的已不再是合法的神父了!”】


【“他应该早撤回了他的宣誓;”安伯尔解释说:“这也一定是将他 调走的原因,而换来一位宣过誓的。但教宗是怎样说的,玛德?”“教宗对于宣过誓的神父们宣布了停职处分,这是我们的老本堂给我们讲的:他们没有权利再做弥撒或行圣事,已被圣父禁止,信友也不应参加他们的礼仪!”】

【:“我们该怎么办呢?”“在厄古莉还有些好神父!”姐姐回答说:“他们偷偷地举行礼仪。我们的老本堂因拒绝发誓,也被迫离开了他的神父住所;今天早晨,他在我们家的仓库里做了弥撒。”维亚奈太太目瞪口呆了。“是啊,在仓库里,很多人冒着风险来参与他的弥撒,因为这是被国家禁止的。”“哎呀!你真让我们害怕啊!”】

【“当然喽!”他的妻子肯定地说:“只要是这位神父举行礼仪,我再不会跨进教堂的门槛!”“我一定要找他谈谈!”】

【“神父,你是不是真的向国民宪法宣过誓?”】


【是不是教宗已下令禁止宣过誓的神父们继续施行职务?”

“教宗的权利仅限于在信德问题方面。这是由巴黎的立法议会刚刚决定的!”

“教会的要理可不是这样说的;对你也是一样:重要的是要理。而不是宪法和议会!”

“你不是个好公民”神父带着鄙夷的口气说。

“你呢,则不是一位好基督徒!”】


【“你还很年轻;神父,你的母亲一定还在吧!”“是的,她还活着!”“那么,我以你母亲的名义告诉你:去收回你的誓言,如同你的前任们所做的一样!请想一想,你在接受祝圣时,曾许下对教会的忠贞和服从,而不是对立法议会,他们没有权力解除教宗所禁止的。请想一想圣经上的话:“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条;枝条若与树分离,必干枯而终被投到火里。”】


【“几时你没有撤回你的誓愿,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以及我本人,都不会再迈进教堂的大门。你可知道,这样我们是多么痛苦吗?”她低声地说出了最后这句话。】

【在一个破旧的粮仓里,他们参与了由当地原来的本堂神父所举行的感恩祭。一座马槽充当祭台,一盏畜棚的灯笼代替了蜡烛,一捆捆的麦秆用做跪凳。然而,在至圣的感恩祭中,那种深深的虔诚,却是很少见的。“妈妈,现在我又尝到了喜乐!”加琳回到家里说道:“在大地莉的教堂,我无法再祈祷!”】

【“不。绝对不可以!”小女孩嚷道;“千万不要做神父,否则你必须永远藏起来。有一天,他们抓到你,会杀死你的!”“杀死我吧,我不怕死!”】


【“亲爱的弟兄们!”他讲话的口气,完全如同在秘密参与礼仪时所听到的:“我们的教会正受到天主的敌人的迫_害。很多神父已死去,有些被关在监狱,有些被充军到太平洋的岛上,被迫搬运石头而受虐待至死……厄古莉的本堂神父也被抓走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现在,我们不再有神父了,不得不自己祈祷。孩子们应该热心参加,认真听道理,不要只想骑驴玩儿!”】


最后,我再次呼吁爱国会的主教神父们,像政_府宣过誓的,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主教神父!香港台湾海外面对大陆教会,你们站在那一边?梵蒂冈的决策者们,你们不要摇摆不定模棱两可了!你们和我们都要选择!这是生命和丧亡,真理与错谬,正义与邪恶,光明和黑暗,是与非,幸福和灾祸地选择!

选择天主的旨意吧!【我相信我是不会宣誓的!”——就这样,布隆神父也踏上了艰难、困苦的路程。】

【几时你没有撤回你的誓愿,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以及我本人,都不会再迈进教堂的大门。】

【我也同样不会承认任何一位不服从教宗的主教或副主教!】


爱国会的主教神父们,认可爱国会的梵蒂冈官员们读一读《爱的力量》吧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7 00: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5-8-6 23:44
估计梵蒂冈教廷现在你就是真祝圣一头猪,他都能批准!


迷糊,你连梵蒂冈教宗都可以辱骂了,还算是天主教徒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02: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5-8-7 02:15 编辑

  迷糊先生说的标点符号,都没有可信度,一个违背司铎圣愿的人,说话可信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02: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5-8-7 09:06 编辑

恭听迷糊先生对邢文之蒙席、马达钦主教的评价:
     邢没有离开爱国会,马只是说不适合再在爱国会任职,并非宣布退出,并非说其领导的上海教区取缔爱国会这个不合教义的裂教组织!邢在哪里?做什么呢?做神父了?
     公爵点评:马能取消上海爱国会?邢文之蒙席没离开爱国会?伪忠贞们都大脑穿刺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7 06: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公爵 发表于 2015-8-7 02:32
恭听迷糊先生对邢文之蒙席、马达钦主教的评价:
邢没有离开爱国会,马只是说不适合再在爱国会任职,并非宣 ...

邢文之是中国天主教的圣人,目前没有人可以与其比肩而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09: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刘幼民 发表于 2015-8-7 06:09
邢文之是中国天主教的圣人,目前没有人可以与其比肩而立。

本论坛叫个“忠贞”人士都比邢、马二公牛X一万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09: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先生是某机构包装的“宗教上层人士”。该机构不像公.安、工商、税务等与基层企事业单位、群众打交道部门,心术不正的人有捞油水的机会。但该部门却有维稳职能,自有来钱之道。比如他们将当年加入东方闪电而被警方抓捕的逆贼迷糊加以包装利用,成为“宗教上层人士”,于是迷糊每天在各论坛、各网站谩骂。骂得非常艺术,从圣座国务卿到万民福音部枢机部长、到代办,到国内的几乎所有主教(如年近90的韩景涛主教)一个不剩。逆贼迷糊将这些人贴上“爱国会”、“亲爱国会(比如魏景义主教)”、“爱国会帮凶(如斐洛尼枢机)”等标签。这样做一石三鸟,一可以聚集一些傻X伪忠贞到其麾下,如本论坛的一些脑残,使之成为“宗教上层人士”。二是混淆视听,制造混乱,只要智商正常的人可以翻阅该逆这些年的言论,看看他主要骂谁,便会知道老夫所言不虚。三顺便骂一下爱国会,这样便于某部门工作人员向上级申请经费,说是为了安抚对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不满的“宗教上层人士(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我快笑喷了!),需要经费云云。
       迷糊先生,出来走两步,看看老夫是否属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7 10: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公爵揭露得好{:soso_e179:},说的也基本上全部是事实。
关注这个论坛的人士挺多的,希望大家能认清逆贼,拿维稳经费的东方闪电教教徒迷糊的丑恶嘴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7 10: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认清了迷糊逆贼嘴脸,人人得而诛之,该逆贼的利用价值也就到头了,最后落得个跟红卫兵和义和团下场一样,当作一坨屎扔进茅厕粪坑里面了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7 11: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怀阳 于 2015-8-7 11:55 编辑

说来说去,只是通过分析和猜测得出的结论,根本没有实际证据。如果真是,那怀疑他的早就会被有关机构下“封口令”。民主圈子里也动不动就怀疑谁是当局的线人,但是谁也没有证据。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我们大家一看他就是特务;另一种是如果大家都能看出他是特务,那他肯定不是。抓一个人,也得考虑值得不值得抓,原则上来说骂爱国会是不会被抓的。至于骂主教会不会抓,取决于主教。如果主教以“我没法开展工作了”,当局就会依法抓捕。还有教会分裂纷争,反而有利于对教会的控制,就如同旧社会,西方列强最怕中国统一,不利于他们。就如同古代皇帝最怕大臣们一条心,他就不好控制了。

但我们是教会,我们的信仰就是要我们合一共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还比如很多人总讽刺彭神父和山人神父,要知道他俩的发言一直是当局所不喜欢的,他们都是正义的发言。因为彭出身地下,很多忠贞主教都是他的老师,现在网上所写的关于忠贞主教的故事,还不是他通过笔让广大教友知道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4: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怀阳 发表于 2015-8-7 11:39
说来说去,只是通过分析和猜测得出的结论,根本没有实际证据。如果真是,那怀疑他的早就会被有关机构下“封 ...
你对他了解多少,说出来听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4: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先生,怀阳鉴定说你与国家XX局没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8 10: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分 参与人数 1
威望 +3
张怀阳  + 3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9 08: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刘幼民 发表于 2015-8-2 17:43
前些时候,一位朋友讲了个故事:一个流氓要强奸一位妇女,没想到这位妇女自己脱了裤子,流氓倒被吓跑了。 ...

评分 参与人数 1
威望 +3
张怀阳  + 3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9 19: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煮豆燃豆萁,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2 02: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