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0|回复: 0

西汉时期的一项黑科技,成为日本禁教时期的神奇圣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29 06: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没有玻璃镜子的中国古代,铜镜(鉴)是上流社会梳妆打扮的成像工具,李世民曾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一枚铜镜的正面,被抛光成可以形成镜面反射的平面,背面通常做成各种纹饰。
从西汉开始,中国就有一项黑科技---幻境,也叫透光镜。它的奇妙之处在于当强光照在镜面上时,镜面能隐约映出镜背的花纹。这件事让古人和近代科学家们惊呆了、笑尿了、唬傻了,因为众所周知,金属和玻璃不一样,是不透光的,背后的花纹是如何出现在光滑如砥的镜面上呢?
千百年来历代无数学者试图揭开铜镜透光的神奇奥秘,进行过大量探索和研究,唐代《古镜记》中载:“承日照之,则背上文画,墨入影内,纤毫无失。”宋代著名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记述“世有透光鉴,以鉴承日光,则背纹及二十字皆透在屋壁上,了了分明。”宋代周密的《云烟过眼录》中也讲到透光镜“映日则背花俱见,凡突起之花,其影皆空。”金代麻九畴,元代吾丘衍,明代方以智何孟春,清代郑复光等人的著作中对透光镜都作过描述和探索。但由于工艺失传,谁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
中国古代科学家没整明白,洋鬼子们在20世纪之前也没参透。1878年,两个英国工程师 W. E. Ayrton 和 John Perry 把透光镜从日本带到了英国,呈给了英国皇家学会。当时英国皇家学会的科学家们也搞不明白透光镜的原理。
一直到了1961年7月,周恩来到上海博物馆视察时,看到了汉代的“见日之光”铜镜,特意询问了它的原理。工作人员告诉他,这面透光镜的原理还没有被破解。周恩来说:“为什么会透光,要研究。”
实际上早在30年前,西方科学家已经破解了幻镜是如何魔幻的:1915年的诺奖物理学奖获得者,英国物理学家和数学家 Sir William HenryBragg在 1932年就已经搞清楚了它的原理。他发现,虽然透光镜的表面摸起来非常平滑,但实际上有一道道肉眼很难察觉的凹痕,而且这些凹痕和背面雕刻的图案正好匹配。
原来,幻镜镜面显出的图案并不是从镜背透过来的,而是因为铜热胀冷缩很明显。在铸镜时,整个镜身薄厚不均,所以薄处总是比厚处先冷先缩,使镜面出现了与镜背花纹相对应的凸凹纹理和曲率。只不过它们很细微,肉眼不易察觉,只有在强光下才会显现。
这种细微的高差只有0.01mm,差一点到了“纳米级”,古人的工艺是如何实现的呢?我们暂且不表,说说我们近邻日本与魔镜。
我们都知道,日本在中国的唐代以前,科学技术远远落后于我们,能有一面镜子是至高的财宝,所以日本天皇有一件信物就是“八咫镜”。
既然这么缺镜子,据《三国志.魏书.乌丸鲜卑东夷传》记载,公元3世纪时的魏国的曹叡(曹丕长子)送了好多铜镜给倭女王卑弥呼,当作国礼。透光镜在三国时期传到了日本,并成为日本历史中的重要文物。
而且这门黑科技也被日本人掌握,并流传至今。原来,制作想要让镜面呈现出背部纹饰的曲率,关键在于打磨。由于张力的作用,在打磨的过程中,镜子背面有凸起的纹饰比较厚,张力更大,所以镜子正面相应的部位不容易凸起;而背面没有凸起纹饰的地方张力更小,它们在镜子正面的对应处容易向外凸起。
这样在打磨后,镜子正面实际上变成了背面的互补浮雕,也自然呈现出了纹路,只不过这种差异只有0.01毫米左右,肉眼看不见而已。这个细微的浮雕在明亮的平行光的照射下,就会彰显隐藏的图案。
在日本的天主教史上,幻镜作为圣像的载体还起到过很重要的作用。
这门技艺虽然在中国宋代便已失传。但在日本却被一户山本家族一脉相承:
而且,古代中国的透光镜技术被传入到日本之后,和所有被传入到日本的其他技术一样,都被日本人加以改良创新,发展成为日本人自己的独特工艺。他们在中国透光镜的基础上,在镜身里层追加了“二重构造”,令背面为松、竹、龟、鹤等图纹的一枚铜镜,可以根据铜镜里层不同的“二重构造”图案,分别反射出十字架上的耶稣、或是圣母玛利亚等不同的图像。
日本的这种“二重构造”魔镜,最早出现于江户时代。当时,江户幕府实行锁国政策,并下达“禁教令”禁止天主圣教信仰。基督徒被视为邪教徒,一经发现便施以火刑、磔刑、吊刑,残酷的宗教迫害令人不寒而栗,大家可以看《沉默》这部电影展示当年的恐怖岁月。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二重构造魔镜才得以诞生。躲入地下的基督徒们,使用隐藏在魔镜里耶稣像,秘密地举行礼拜聚会。当时日本对于基督徒的称呼,根据葡萄牙语发音,被称为“吉利支丹”或“切支丹”,因此,这种为基督徒们特制的二重构造魔镜,便被称为“切支丹魔镜”。
如今能够制作出这种“魔镜”的匠人,便是现年66岁的山本富士夫,和他的儿子山本晃久。日本媒体称山本父子为“日本最后的镜师”。 现年66岁的山本富士夫从22岁左右开始继承家业,是拥有45年制镜经验的老镜师了。
45年中,富士夫为两任罗马教宗制作过两枚魔镜:第一枚魔镜制作于1990年(平成2年),是受当时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身边的教友所托;第二枚魔镜则制作于2014年(平成26),受日本外务省之托。这枚通过光线可以反射出耶稣影像的神奇魔镜,于2014年6月6日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梵蒂冈,赠送给教宗方济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4-14 2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