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85|回复: 3

巫童、灵(神)恩运动与非洲的“土鳖基督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4 02: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6-7-4 02:33 编辑

        2016年春节假期期间,一张白人女子为一名几乎快饿成骨架的的非洲小男孩喂食的照片被全世界疯狂转载?你可能会问,谁这么狠心扔下这只有一两岁的可怜孩子?答案是他的“基督徒”父母。你可能还会问,虎毒不食子,这父母既然接受了基督的福音,为何如此丧心病狂,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答案是他们属于“灵恩派(五旬节派)”“基督徒”,这可怜的小家伙被认为邪灵附体,是一个“巫童”,“牧师”们给他“驱魔”未果的情况下,被丢弃在外。
      这个可怜的小男孩一直依靠路人施舍的剩饭菜维持生命,达8个月之久。所幸被丹麦善心女士安佳.R.罗文(Anja Ringgren Loven)发现,此时小朋友极度虚弱,几乎无法站立,身上多处溃烂,于是罗文女士就给他喂水和零食,并用毛毯包裹起来送往当地的医院救治。罗文还为他取名“希望”(Hope)。
      稍后我们再谈可怜的小巫童“希望”和善心女士罗文,我们先来看看黑非洲为何有“巫童”现象,谈到“巫童”,就必须“五旬节派”及“灵恩运动”说起。
     “五旬节派”和“灵恩运动”是什么,我就不再赘述,大家可以自己到百度上查一下,因为读者都是基督徒。
“灵恩运动”,中国天主教称之为“神恩运动”,是目前发展速度超过伊斯兰教的一个教派,短短五十年时间,成员已经超过一个亿,为什么这项运动这么牛X呢?还得从老夫研究的“土鳖基督徒学”说起,且听老夫给您掰扯一下:
      话说地理大发现以后,基督宗教向亚、非、拉传播,但总体上而言,发展的并不快,以中国为例:天主圣教从十六世纪末传入中国,到一九四九年发展到三百五十万。基督新教大约从一八〇七鸦片战争后传入中国,至一九四九年仅有七十万信众。
      传统的教会、差会的传教事业,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包括兴办医院、学校、孤儿院、瞽童学校等慈善机构,我的家乡--辽宁丹东的民政事业就是丹麦长老会的郭慕真女士打下的基础,而现居的沈阳的西医事业则是苏格兰长老会的司督阁医生打下的底儿。
     传教士但如此卖力,为何发展速度缓慢呢?因为改变一个人的信仰是一件很难的事。以中国人为例,最大的信仰就是“活在当下,有钱最好”,绝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来生”。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的《南方人物周刊》中,刊登的刘子超的文章《我在东土 你在西天 中印交流的样本》,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在中国,功利主义思想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能否给今生今世带来具体可见的结果,成为检视它的唯一标准。但在印度的思想中,几乎不存在这种“功利”主义的问题。”
     在功利主义色彩浓厚的中国,劝勉一位中国人说:“你去,变卖你所有的一切,施舍给穷人,你必有宝藏在天上;然后来,背着十字架,跟随我!(玛:十:二十一)”,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所以传了一百多年收效甚微。
然而,这三十余年,基督(新)教却呈几何级数增长,据2010年宗教蓝皮书----《中国宗教报告(2010)》披露:中国基督教徒数量总体估计为2305万。但实际上中国的基督(新)教人数可能达到七、八千万。
      为什么他们的人数出现井喷态势呢?老夫认为是当代基督徒的“传教”事业糅合了中国传统的功利主义思想。先请诸位欣赏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南方周末》中韩东的《信仰不是空谈》一中的一段话:
     多年以前,我曾经下放过的那个村子上的一个小姑娘来南京,问起当地的情况,她说:“我们现在信牙素。”她说的是方言,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后来突然醒悟,“牙素”乃是耶稣也。我问:“信牙素干什么?”小姑娘说:“信牙素能治病,信了病就好了。”
http://www.infzm.com/content/61761
      韩东(先生?女士?)生动地记述了一位被人忽悠进教的乡村小姑娘。寥寥数笔,将一些“基督教会”描写得淋漓尽致。他们劝人信教,不是说:“变卖你所有的一切,施舍给穷人”,而是说:“美国为什么那么富?那是信耶稣信的!”。不是说, “你要背上十字架,跟耶稣走苦路”。而是说,你信耶稣了,保你一顺百顺!你有病就会好了。你看张三或李四,得病快死了(或已经死了),我们为他(她)祷告,他(她)就好了。
      如果诸位有兴趣的话,可以走访一下附近的“基督徒”,这样的“见证”比比皆是。2010年宗教蓝皮书----《中国宗教报告(2010)》可验证我这种说法,蓝皮书指出:“调查亦显示基督教徒信教的主要原因中……归因自己或家人生病的信徒占到了68.8%。”也就是说近七成人信教不是为了“追求天主的国和他的义德”,而是抱着功利性的目的。这是中国传统的功利主义思想披上基督的外衣而已, 耶稣基督,对于他(她)们而言只是“十字架上的观世音菩萨”。
     但这种以功利为诱饵传教还是太慢,“五旬节”运动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灵恩运动”,以后不必一个拉一个地传教,干脆开个大会,在这种聚会中,大家又唱又跳,期望最后“圣灵”象火舌一样从天而降,这时腿有残疾的人能跳迪斯科了;聋哑人会诗朗诵了;濒临死亡的人能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人大代表了。
    大家可以看看这段视频,在2分30秒后,整个会场鬼哭狼嚎,如同疯人院一般的场面:

      实际上,和老夫一样超过四十岁的人对这种现象并不陌生,二十年前气功风靡神州大地的时候,“大师”们“带功报告”的场面也是如此,会场一片手舞足蹈,鬼哭狼嚎,十分迷幻。大家注意3分40秒以后的场面。
      实际上一九〇〇年庚子拳乱中,降神附体也是这种效果,老夫当年读《辽阳县志》的时候曾读到这样一段话:“光绪二十六年,拳匪起自山东,蔓延至奉天全省。六月间,辽境一般下流人亦群起效尤。其始术亦颇验,故附和者日多。衣红黄衣者,手持大刀,自称某神、某佛,大约为正经、正史之所不载。男曰义和拳、女曰红灯照。有八九岁孩童亦如狂如痴而随之,由城墙跳下,仍能直立而不仆……晋(翼长)昌从而纵之,由是妖焰益炽。(《辽阳县志》,1928年铅印本,卷40,《轶闻志》,第6页)。
     老夫当时就觉得,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这种灵恩运动在非洲更有市场,因为非洲的文化更为落后,人们更希望摆脱贫困、缺医少药的窘迫局面。《经济学人》有一篇文章《祈祷的力量》中有这样描述非洲的“五旬节运动”:
“我们信奉您会帮助我们得到更好的工作、加薪和奖金,寻得生财之道,财运自来,收入、稿酬、地产、分红、遗产……我们向耶稣祷告,愿有转折之日。”这是在金斯威国际基督教中心沃尔瑟姆斯托分会举行的仪式的尾声。身着白色长衫的舞者手拿红色雨伞跃上舞台。约1,000名穿着得体的信徒共同吟唱着圣歌,与此同时接待人员在收取着高额的“什一税”。
WE BELIEVE in you for better jobs, raises and bonuses, finding money, money finding us, incomes, royalties, real estates, dividends, inheritancesWe pray to Jesus and there shall be a turnaround.So ends the service at the Walthamstow branch of the Kingsway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entre. Dancers in long white skirts carrying red umbrellas leap onto the stage. Perhaps 1,000 smartly dressed worshippers chant along while ushers collect hefty tithes.

      这种土鳖信仰再糅合上非洲传统的巫术,就形成了如同“太平天国”一般愚昧的“信仰”。
      肯尼亚的一个高级牧师宣称他能使不孕不育的夫妇拥有孩子;尼日利亚的一个牧师向全世界宣布他能治愈艾滋病;一个在尼日利亚的德国布道者更是宣称他能让死人复活!不过,事情很快有了下文:经过警方的追查,肯尼亚牧师牵涉进了一系列的跨国贩卖婴儿的案件;尼日利亚的牧师的文件和研究数据都是造假的;而德国布道者主要是为了在尼日利亚的电视台打广告提高自己的名气,为此尼日利亚国家电视台还规定以后不能播放这类的灵异广告。
      当然,除了利用人们愚昧的心理骗财外,最黑暗的当属一桩桩、一件件“巫童事件”。
      美联社曾经报道了一起耸人听闻的案件,一位九岁的尼日利亚孩童被人用强酸灌入体内,强酸从体内溢出又灼烧了他的眼睛与其他器官。小男孩痛苦万分的在医院中挣扎,床单上都是血污。没过一个多月,男童就死了。经过调查,犯下这个恶行的不是别人,正是男童的父亲。而他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当地的牧师告诉他,他的孩子是个“巫童”,只有灌强酸才可以驱魔!这个牧师后来被证实是属于尼日利亚锡安山灯塔教派,一个与五旬节派颇有渊源的教派。
另外一个家庭,八岁的小女孩因为喜欢在炎热的野外露营,所以被当地教会宣布为“巫童”,他们认为她以后会加入一个会飞的女巫团体。女孩的父亲被吓傻了,但是为了驱巫,他被要求支付靠近三百美元的费用,那是他差不多一年的收入。就是这样,邻居还是不能容他,袭击小女孩,把他们赶出了当地。他的亲属收留他们,却明确要求不能接受小女孩,小女孩的命运可想而知。
       在尼日利亚,这样的事情是普遍的。据统计仅仅在尼日利亚36个州中的两个最严重的州,就有一万五千名儿童被称为“巫童”,超过一千名已经死亡,其余的当然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些死亡的孩子中有些被活活打死,有些被烧死,有些被锁在铁链上活活饿死,杀害他们的则大多数是他们的父母和亲属。下面这个网站有些详细案例:
      这里必须说明一点,非洲社会如同中国传统一样“上诈下愚”,一些上层的“名牧”负责认定哪个孩子是“巫童”,并收取高额的“驱魔”费用,如果家长拿不出者钱来,那孩子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比如“自由福音教会”的创始人Helen Ukpabio女“先知”,就是这样一个“巫童猎人”,当我看到英国第14频道介绍她的纪录片时,恨不得把这巫婆的皮剥了,也不知道国际法庭为何不通缉这伙人?(大家可以看看页面值的视频)
       言归正传,有魔鬼就有天使,在前文中我们说小巫童“希望”被罗文女士收养,很快就恢复了体能。Loven是非洲儿童援助及发展基金会的创始人,和丈夫David Emmanuel Umem正在当地修建孤儿院。
      2003年,另外的善心人士Sam Itauma在这里成立了儿童权益与康复组织(Child's Rights and Rehabilitation Network)以及一家避难所,专门接待被遗弃的“巫童”。每天,这里至少5个孩子被认定为巫童,被接到避难所时都像“希望”一样伤痕累累,医院或诊所通常也不会接收他们。
      我们能做的,只能为这些可怜的孩子祈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6-7-6 10: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主教基督新教会值得深思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6 11: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贫穷地区,宗教带来的不会是福音,而是更多的愚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7 09:3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蠢不可怕,加上坏,就是恶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12-9 08: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