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29|回复: 0

孩子,教宗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24 10: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月前,我的帖子《对梵蒂冈说不,中国教友不高兴(2)----被绝罚的神父及其追随者》发出后,有位大姐给我打电话说,你的帖子引起了混乱。你到底想表达支持秦神父及其同党反对教宗,还是反对他们所作所为。
我对大姐说:作为一个天主教友,服膺圣座是底线,是最基本的义务。只有服从教宗才能说:我信天主教。否则的话,出门左拐,有新教、中特誓各门各派。另外这几年信息发达、咨询泛滥,各路“教会”在中国异彩纷呈:有所谓的君士坦丁堡东正教、俄罗斯东正教,有科普特教会,有山寨版SSPX、山寨版“老牌天主教”等等。入哪家都会显得卓尔不群,但是声称自己是辣丁礼天主教、东仪天主教的人,也必须服从教宗。
大姐还是不放心,让我声明一下。由于俗务繁冗,这一拖就是一个月。
我今天想从另一个角度说一下国内天主的反教宗势力。他们给人造成一种印象:那就是在若望.保禄二世年代、本笃十六世年代他们都是忠贞无比定的信徒,因为方济各教宗的临时协议“出卖”了他们,所以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以修师傅从2006末开始混迹于互联网的十五年经验来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下面我谈一下个人的看法:
一、在方济各教宗上台以前,就有人公开反对教会当局的管理
我说的教会当局,专指的香港代办处、圣座万民福音传信部、圣座国务院甚至是至圣圣父这条教会治权的线。代办级别虽低但是他是代表梵蒂冈发号施令。
我说的反对,不是爱国爱教团体在开会的时候反对圣若望保禄二世教宗任命邓以明为广州教区总主教或者反对梵蒂冈册封一百二十位中华圣人。而是当事人在自己的意思表达完全自治的情况下反对代办、万民福音部、国务院对自己不利的决定。
教会高层有本世纪初福州教区、永年教区的部分主教级神长对刘裕政代办传达的万民福音部的决议的抵制,这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底层如王晓东(网名旷野呼声119、迷糊等)、张玉强(网名知足者、小草等)等人则是常年在天主教在线谩骂、反抗代办处、万民福音部。张玉强当年听JoserphLi讲一个神话故事,说有人在梵蒂冈与教会高层拍桌子瞪眼睛,马上赋四六不通的“诗”一首:
拍桌辱混官
敢于糊涂战
司铎中典范
天上圣人欢
至于“旷野呼声”称菲洛尼枢机为“肥佬儿”,常年谩骂,现在海外的朋友可以登陆天主教在线“新闻站”的论坛一看便知,该网站从2010年到2017年的帖子都能翻出来。
只不过当年他们不敢反对教宗,拿代办、万民福音部枢机部长、国务卿当出气筒而已。后来有第一个“吃螃蟹”、“啖禁果”之人,放出“撒罗满宝瓶中的妖怪”,大家纷纷敢于对教宗亮剑而已。
表:本笃十六年代就在“天主教在线”反抗教会长上的部分人士
  
姓名
  
网名
领洗教区
身份
王晓东
旷野呼声
沈阳/辽宁
停职司铎
张玉强
知足者、小草
温州
人大代表
JoserphLi
邢台/顺德
李XX
李XX
正定
董关华“主教”发言人?
二、临时协议签署前,教宗对于天朝主教的任命权几乎被完全剥夺
天朝从1958年4月13日自选自圣董光清、袁文华两位神长为“主教”,到2018年临时协议签订。这70年中所有想获得朝廷认可的主教必须走自选自圣程序,哪怕你被罗马认可了,也要自选;或者已经被祝圣为主教,也要自圣,如三原教区小宗怀德(补傅油礼)、天津教区石鸿臣主教。最次也得公开就职,如吴钦敬主教、朱维芳主教、安树新主教等。
实际上不但在地上教会教宗的主教叙任权受到侵蚀,地下教会同样如此。不理解这一条,你就无法理解临时协议。
我们知道1981年在与罗马通信困难且教会有急迫、重大需要的情况下,范学淹主教将正定教区贾治国神父、易县教区周善夫神父和天水教区王弥禄神父分别祝圣为主教。并委托贾主教祝圣赵县教区的闵神父为主教。由于联系不便,范学淹主教的举动事先并未请示罗马教宗,事后才将自己私自祝圣主教的事情呈报教廷,表示愿意接受处分。教宗回信说:“在一切事上,你可先行裁决处理,而后再向我汇报。”这就是“范学淹特权”。
恕我直言,后来些神长发挥中国人特有的“聪明才智”,把教宗给范主教的特权运用到极致。彭鉴道神父写了一篇《中国近代天主教会祝圣主教神甫的荒唐轶事》,列举出包括把妻子健在仍未分居的人圣成主教,把不到法典规定的年龄的神父圣成主教,圣“西藏教区”主教等荒唐事。以至于至今还有好几位被祝圣的“主教”,尚未取得教区行使主教权力的资格。如重庆的某某、永年的史等。
JoserphLi曾在“天主教在线”讲一件事:说他们教区肖主教去沈阳圣路志远神父为主教,去温州圣林黎锡神父为主教,讲完后沾沾自喜。我说你们主教不是这两个教省的主教,越殂代疱做完这件事给这两个教区带来多大麻烦你知道吗?
先说沈阳/辽宁教区,文革后剩下18位老神父,大家都经历过各种迫害,本来是紧密共融的。1987年夏16位老神父推举张化良神父为主教候选人,因为没有教宗的任命,张神父一直没有祝圣。这一年中国大陆与台湾实现了间接“三通”,台湾同胞可以回大陆探亲,于是张神父通过圣母圣心女修会的祁志英修女代信,通过圣座驻台北使节向教宗呈报自己的履历。到了1988年春天收到了教宗批复的回函,同年10月16日祝圣。
也就是我教区在1988年已经有教宗任命的主教的情况下,肖主教作为一个并非东北教省的主教,在未经过教宗同意的情况下,大约1992年来铁岭圣本来与教区主教共融的路神父为主教。结果是从18个老神父中分出一派共两个老神父。教区分裂不说,路主教去世后,他所在的安心台堂区又分几派,一直到堂没了也没人建设。须知安心台堂区在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度是辽北的中心堂区,沈阳都曾经是她下面的传教公所。
再说温州教区,据JoserphLi说,1992年肖主教找到林神父,说要圣他为主教,林神父问有教宗的任命吗?肖说没有,林神父吓得马上跑了。结果肖主教追着圣,大概四天后林神父接受了祝圣。但梵蒂冈当时并未承认这桩祝圣,后来还是浙江籍的钱志纯主教去梵蒂冈走动,到了1994年还获得认可。
我说这些是在临时协议签订前,不光地上有部分主教在未获得教宗同意的情况下自选自圣(我03年接触天主教后,大部分在此以后被祝圣的主教都事先获得教宗任命,如党、肖、裴、李、甘、吕、徐……马、黄、郭、岳占少数)。地下也存在大量本可以上报罗马,让圣座裁定候选人的情况,却用“特权”按照自己的意思给圣了的情况。
前段时间罗马要求一个教区的正权主教将自己的宝座让给本教区自选自圣后被认可的主教,所有人都不理解。实际上自选自圣的主教在2000年获得主教圣秩(尽管非法),而原来的正权主教在2007年牧函发表后,2008年仍然在未获得教宗认可的情况下,被祝圣为主教,2009年才获得认可。如果这么看,也有一定的合理性。
我举这些例子鸡零狗碎,不如大家多给我提供信息,我们整理一个所有主教晋牧、获得委任状时间对比的Excel表格,会有惊人的发现。
总之,在临时协议签署前,教宗在天朝的主教叙任权极大受阻,无论地上还是地下。而临时协议保证了教宗在形式上获得主教任用的最后决定权。对于教宗而言,哪多哪少?这账并不难算。
如果你真正理解了当代天朝教会史,你就会发现教宗通过外交手段拿回了本来属于他的权力,这个行为并没有什么对不起大家的。
三、教宗很懦弱吗
本届教宗常年在拉丁美洲担任地方教会牧者,与独。裁者、毒贩、黑社会、吸毒者打交道,可以说经验非常老道。
实际上教宗坐在梵蒂冈的办公室里完全可以学习比约第十二教宗一样,号召大家(以下省略几个字),对于他老人家就是一句话的事,本人利益毫发无损。但我们扪心自问,今天我们的教友又有几个像五十年代的圣母军骨干一样,能够抛弃家庭,牢底坐穿?
我个人觉得外交上折冲樽俎更难一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4-14 16: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