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58|回复: 0

当哥白尼神父的《天体运行论》遇上“唯独圣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16 06: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23-5-17 06:26 编辑

(一)、卡普亚枢机的信
有一桩誓反教和土G共同炮制的冤案,说天主圣教迫害科学家哥白尼。比如林献羔大牧师在其大字报《天主教原委》中罗列天主圣教之罪状,其中有一条:
6、宗教迫害。
  天主教廷迫害异己的行为屡见不鲜。基督徒,尤其是更正教者受害不小,最明显的是胡司·约翰被烧死,马丁路德受审,被迫害。此外,天主教迫害不少的科学家……1572年发动马多罗买节大屠杀,法国有20,000人被杀。主张“日心说”的哥白尼被他们迫害;伽利略于1642年被捕,判处无期徒刑,缍死在狱中;还有布鲁诺等。
土G的说法和林献羔有异曲同工之妙:
哥白尼的“日心说”沉重地打击了教会的宇宙观,这是唯物主义唯心主义斗争的伟大胜利。哥白尼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位巨人。他用毕生的精力去研究天文学,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遗产。有人说是病逝,也有人说是被或烧死的。
修师傅想说的是,这些不学无术之辈读过哥白尼神父的著作《天体运行论》,实际上这部书的序言中赫然印着舍恩贝格给哥白尼神父的一封信,三联出版社是这样翻译的:
卡普亚(Capua)红衣主教尼古拉·舍恩贝格(Nicholas Schönberg)致尼古拉·哥白尼的贺信:
几年前我就听到关于您的高超技巧的议论,每个人都经常谈到它。从那时起我就对您非常尊重,并向我们同时代的人表示祝贺,而您在他们中间享有崇高的威望。我早已了解到,您不仅非常好地精通古代天文学家的发现,还创立了一种新的宇宙论。在这个宇宙论中,您确定地球是在运动;太阳居于宇宙中最低的,也是中心的位置;第八重天永远固定不动;此外,月亮和包含位于火星和金星之间的天球的其他成员一起,以一年为周期绕太阳运转。我还了解到,您对天文学的这个完整体系写了一篇解说,还计算了行星运动并把它们载入表册,这会赢得所有人的最高度赞赏。因此,如果这非属冒昧,我以最大限度的诚意恳求您,最博学的阁下,把您的发现告知学者们,并把您论宇宙球体的著作、表册以及您对这一课题有关的一切资料,都尽快地寄给我。此外,我已指示列登(Re-den)的西奥多里克(Theodoric)把您的一切开支都记在我的账上并报送给我。如果这件事情您能满足我的愿望,您将会看到和您交往的是一个对您的荣誉满怀激情并渴望公正评价一位如此杰出天才的人。再见。
1536 年11 月1 日
于罗马
从这封信中不难看出,《天体运行论》就是在卡普亚枢机赞助下才出版的,其他的谎言就不戳自破了。
(二)科学家们对哥白尼神父的质疑
1543年,哥白尼在《天球运行论》(De Revolutionibus Orbium Coelestium)中提出了他的革命性思想,哥白尼认为,地球每天自转一周,每年绕太阳公转一周。哥白尼体系直接挑战了人们长期持有的信念,即太阳、月亮和恒星围绕静止于宇宙中心的地球旋转,这一信念在公元2世纪由天文学家仆特肋买(又译托勒密,Ptolemy)写入其著作《天文学大成》(Almagest)中。
他的思想是相当超前的,一会儿我还提到超前的尺度,所以当时对哥白尼神父质疑最多的还是科学家团队。
在哥白尼神父提出日心学说后的45年,丹麦天文学家第谷·布拉赫(Tycho Brahe)提出了更Low“地缘日心说”(geoheliocentric),反而更受欢迎这个理论有两大优点:它符合我们对世界如何运作的深刻直觉,与已有数据的吻合程度也比哥白尼体系更好
恒星的大小:反对哥白尼宇宙模型的意见中,最具毁灭性的论据是恒星的尺寸问题。我们观看天上的某颗恒星时,它似乎有很小的、固定的宽度。只要知道这个宽度及恒星的距离,借助简单的几何学知识就能确定恒星的大小。在地心宇宙模型中,恒星位于行星之外,这意味着恒星可以与太阳大小相比。但哥白尼的地心说则要求恒星极其遥远,这意味着恒星会大得难以置信——是太阳尺寸的数百倍。哥白尼只能用“天主的干预”来解释这一异常数据。事实上,恒星的确非常遥远,但它们的视觉宽度是一种错觉,缘于光进入瞳孔或望远镜时所产生的结果——科学家还需要到200年后才能理解这一现象。
由于哥白尼的理论超前,第古对他的学说有疑问。
困惑之一是,无法解释地球为什么会运动(第谷生活的年代距离牛顿物理学的诞生还有一个多世纪)。地球的尺寸已为人们所知,这样一个直径数千千米、布满岩石和泥土的球体的重量显然十分巨大。在街上推动一辆负载货车尚且困难,什么力量能够推动这样一个物体绕太阳运转呢?
相比之下,恒星和其他行星的运动则很容易解释——自亚里士多德时代以来,天文学家一直认为,天体是由一种地球上找不到的、特殊的以太物质构成的。这种物质会自然地快速旋转,如同你不用力拉货车它就自然会趋向停止。第谷说,哥白尼体系“巧妙而彻底地避免了托勒密体系中一切多余或不和谐的内容……但它为地球这个笨重、怠惰、不适合运动的东西赋予了与以太天体一样快的运动速度”。在这方面,古代天文学家和现代天文学家有共同之处,后者为了解释他们观察到的现象,假定宇宙在很大程度上由“暗物质”或“暗能量”所构成,这与我们已知的任何东西都不相同。
哥白尼体系中的恒星同样令第谷感到困惑。托勒密说,恒星天体“大得无法度量”,因为我们观察不到恒星的周日视差(diurnal parallax)——当恒星从地平线升起,越过头顶又从地平线落下,地球观察者与恒星之间的角度和距离发生变化时,恒星的位置和外观没有出现明显变化。由此可以推出,地球的直径与恒星距离相比可以忽略不计。托勒密写道,地球“就像一个点”。
哥白尼知道,我们甚至连周年视差(annualparallax),即地球沿轨道公转引起的恒星相对位置的变化也检测不到。假设地球果真绕太阳旋转,却不存在周年视差,这将意味着,恒星间的距离非常大,与之相比,地球公转轨道——哥白尼称之为“大圆”(orbis magnus) 的直径可以忽略不计,“就像一个点”。于是,宇宙的尺寸将被重新定义,变成了几乎令人无法置信的——“无法估量的广大”。
不仅如此,第谷很清楚,哥白尼的假说不仅对宇宙尺寸的认识有深远影响,对单个恒星的尺寸也是如此。我们仰望夜空时,单个恒星看起来有固定的宽度,托勒密和第谷都曾测量过。我们现在知道,这些遥远的恒星实际上是点光源,我们看到的宽度是光波通过圆孔(比如望远镜或虹膜)所产生的结果。
但在当时,天文学家们对光的波动性一无所知。第谷用简单的几何学计算出,如果恒星间的距离像哥白尼所说的那样遥远,那它们的尺寸则必须有“大圆”那么大。即使是最小的恒星也会使太阳相形见绌,前者之于后者就如同一个葡萄柚之于一个点。这同样很难让人相信——第谷说,如此巨大的恒星是荒谬的。正如历史学家阿尔伯特·范·海尔登(Albert Van Helden)所说,第谷的“逻辑无可挑剔,其测量也无可指摘。哥白尼主义者能做的无非是不得不接受这一论证的结果”。
哥白尼神父受到众多质疑,所以即使到了57年后的1600年,放弃地球静止这一信念的、真正意义上的天文学家也非常少,两只手就能数完。大多数科学家仍然倾向于似乎已是常识的“地心说”。
面对着似乎无可辩驳的物理证据,哥白尼主义者并未放弃其理论,而是被迫诉诸天主的全能。“俗众初看起来荒谬不羁的这些观点,不应被轻易地指责为荒谬,因为上主的智慧和威严其实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理解的范围,”哥白尼主义者克里斯托弗·罗特曼(Christoph Rothmann)在一封给第谷的信中写道,“你可以将宇宙想象为浩瀚无垠,将恒星想象得广大无边,但这仍然无法与无限的造物主相比。人们认为,国王地位越尊贵,其宫殿就应越加宏伟,才能配得上他的威严。那么,你认为神的宫殿应有多宏伟?”
第谷并不为这类论证所动,而是提出了自己的宇宙体系:太阳、月亮和恒星就像托勒密体系描述的那样围绕静止的地球旋转,而行星就像哥白尼体系描述的那样围绕太阳旋转。这种“第谷体系”(Tychonic)保留了“地心说”的优点,因此不需要解释笨重而怠惰的地球是如何运动的,也不必因为周年视差的缺失而将恒星假设为非常遥远、巨大——在第谷体系中,恒星就处在行星外面,尺寸也相当合理。但就行星而言,第谷体系和哥白尼体系在数学上是等价的。于是,第谷体系也保留了哥白尼体系在数学上的优雅,第谷认为这种优雅避免了托勒密体系中一切多余和不和谐的内容。
伽利略用望远镜观看天空时,发现了大量与托勒密的古代宇宙论直接相抵触的现象。他看到木星有卫星,证明宇宙可能有不止一个运动中心。他还观察到金星有位相(金星与月球一样本身并不发光,光辉来自反射的太阳光,因此金星也像月球一样会出现周期性的圆缺变化),表明它围绕太阳运转。然而,这些发现并没有被当作地球绕太阳运转的证据,因为它们与第谷体系完全相容。
17世纪中叶,哥白尼、第谷、伽利略等先驱均已逝世,意大利的耶稣会会士、天文学家乔万尼·巴蒂斯塔·里乔利神父(Giovanni Battista Riccioli)出版了一部著作,对各种宇宙论进行了百科全书式的评价,名为《新天文学大成》(Almagestum Novum,追随托勒密那部伟大著作)。里乔利神父考察了支持和反对哥白尼体系的众多论据,以及涉及天文学、物理学和宗教的论据。但里乔利指出,有两个主要论据构成了反对哥白尼体系的决定性证据。这两条论据都源自第谷的观点,都要到几百年后才能得到明确的答案。
第一个论据是,里乔利认为旋转的行星应该会使抛射物和下落的物体发生某些改变,而在现实中却无法检测到这些改变。第谷曾经认为,旋转的地球会使抛射物的轨迹偏离直线。然而直到19世纪,法国科学家伽斯帕-古斯塔夫·德·科里奥利(Gaspard-Gustave deCoriolis)对这种效应做出完整的数学描述,这些偏离才被观测到。
另一条是第谷提出的关于恒星尺寸的论据,里乔利用望远镜观测了恒星尺寸,并对第谷的结果做了更新(第谷从未使用过望远镜)。里乔利设计了一种可重复测量恒星直径的流程,结果发现恒星看起来比第谷设想的还要小。但望远镜也增加了对周年视差的灵敏度,却仍未检测到周年视差,这意味着恒星必定比第谷认为的还要远。最终的效果是,恒星必定像第谷所说的那样巨大无比。
三种宇宙模型:17世纪的天文学家对宇宙的描述有三种模型。地心模型的特征是,地球是静止的,太阳、月亮、行星和恒星围绕地球旋转。天文学家用“本轮”(epicycle)这个词来解释行星的逆行,“本轮”是在主轨道的基础上添加的较小的环行轨道。哥白尼的日心模型看起来要简单些,但它引出了新的概念问题,比如恒星的距离必须远得难以想象。第谷的地缘日心模型在两者之间折中了一下:太阳、月亮和恒星围绕地球旋转,行星围绕太阳旋转,恒星的距离又被拉近了。
里乔利抱怨哥白尼主义者诉诸天主的全能来回避这个科学问题。作为一名耶稣会会士,里乔利几乎不可能否认天主的能力。但他仍然拒绝接受这种解释,他说:“即使这种错误陈述无可辩驳,但它无法让更严谨的人满意。”
由于缺乏确凿的科学证据,哥白尼学说中,关于宇宙和恒星尺寸的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说法,无法被证明是正确的,因此,哥白尼学说迟迟不被接受。1674年,英国皇家学会实验馆馆长罗伯特·胡克(Robert Hooke)承认:“地球是运动还是静止仍然是一个问题,自从哥白尼提出这一问题之后,现代最优秀的天文学家和哲学家为之殚精竭虑,但迄今为止尚未有人能够确切证明地球到底是运动还是静止的。”
到胡克的时代,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接受了哥白尼的学说,尽管在一定程度上他们仍然面临着科学难题。直到1838年,弗里德里希·白塞尔(Friedrich Bessel)才记录下了令人信服的恒星的周年视差。大约在同一时间,乔治·艾里(George Airy)就恒星为何看起来比实际更大这一问题,第一次给出了一种完整的理论解释,斐迪南·莱希(Ferdinand Reich)则首次成功检测到因地球自转引起的落体偏离。当然,牛顿的理论——不适用于第谷体系——早已回答了第谷提出的“笨重、怠惰”的地球如何运动这一问题。
然而,回到伽利略和里乔利的时代,那些反对哥白尼学说的人,也有一些基于科学的相当合理、清晰且有观察依据的有利论据。虽然事实最终证明他们错了,但这并没有使他们成为糟糕的科学家。事实上,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对他人的激烈争论提出严谨的反驳意见,一直是科学研究中的挑战和乐趣。
(三)誓反教对哥白尼神父的质疑
当哥白尼神父的大作被传播的时候,天主教会保持缄默。跳出来反对的是正在欧洲“打土豪、分上帝”的马丁路德们,天主教会神父这种违背和合本圣经的事情怎能不抓住大做文章》?
马丁路德说:
   “有一位新的占星家说他想证明地球在运动,而不是天空、太阳、月亮,就像有人在马车或船上移动一样,他可能会认为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地球和树木在移动。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当一个人想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时候,他必须发明一些特别的东西,而且他的方法必须是最好的!傻瓜想把整个天文学颠倒过来。然而,正如圣经告诉我们的那样,约书亚吩咐太阳道:
日头阿、你要停在基遍.月亮阿、你要止在亚雅仑谷。(和合本圣经:约书亚:10: 12)
在其他地方,路德将哥白尼神父称为“违背圣经的蠢货”。
日心说同样被约翰.加尔文逮着正着,于是他开足马力批判:
“我将看到一些人是如此的疯狂,不仅在信仰上,而且他们在所有事情上都揭示了他们可怕的本性,他们会说太阳不移动,是地球在移动和转动。当我们看到这样的心意,我们必须承认,他们是撒旦所控制的的,(空格)神把他们当作镜子摆在我们面前,好让我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所有出于恶意而争吵的人也是如此,他们用自己的轻率哗众取宠。别人说,这是热的,他们会说,不,这是凉的……
----加尔文对哥林多前书1章讲道10:19-24的注释,加尔文神学期刊15 1980,p233-243,第236-237页。
加尔文在《创世纪》的评论中率先谴责了所有断言地球不是宇宙中心的人。他用通常提到的第九十三首诗篇的第一节(耶和华以能力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坚定、不得动摇。)来反驳地球运动之说。
当哥白尼神父遇到“唯独圣经”了,只能甘拜下风。这里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就是美帝“唯独圣经”的基督徒大部分是真正的“唯独圣经”,目前仍然有不少“地球是平的”支持者,而国内大部分是假的“唯独圣经”,他们说圣经中早就指出“地球是圆的”,依据是依赛亚书40:22指出:"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象煌虫。张穹苍为幔子,展开诸天为可住的帐棚"。
这段经文我们天主教的思高圣经翻译成:
他坐在大地的穹窿之上,地上的居民有如蝗虫一般。他展开天幕有如帷幔,伸开天空有如居住的蓬帐(依:40:22)。显然比新教的要好得多。
人类赖以生存的地方被新教翻译成“地球”、而我们翻译成“大地”。
那么依撒意亚先知到底知不知道“地球是圆的”呢?从整个《依撒意亚先知书》来看,依撒意亚的天文、地理学水平并没有超出同时代的其他人。思高圣经中有一幅插图,绘制出了古代以色列人的宇宙观,他们也相信“天圆地方”,只不过他们相信大地坐落在水面上(参见创世纪第一、第二章),而空中也有一含水层,否则下的雨雪从何而来?
我们看看《依撒意亚先知书》的第四十二章---“咏「上主仆人」的诗歌”,在这首诗中,依撒意亚先知预言默西亚将要诞生时说:
那创造且展布天空,铺张大地和布置大地的产物,给世人赐予气息,并给在地上行动的,赐与呼吸的天主上主这样说……(依:42:5)
先知形容上主“铺张大地”,显然在先知的眼中,广袤无垠的大地象地毯一样,是天主平铺在水面上的,在他的眼里,大地是“平”的(Flat)。
新教将人类生活居住的地方翻译成“地球”,显然不可取。他们的圣经是上个世纪初由英文翻译过来的,我们看看詹姆士王钦定本的译文:
It is he that sitteth upon the circle of the earth,and the inhabitants thereof are as grasshoppers; that stretcheth out theheavens as a curtain, and spreadeth them out as a tent to dwell in:
其他两中版本也说上主坐在the circle of the earth之上。我在上文说了,依撒意亚先知也相信“天圆地方”的原始宇宙观。而在英文中,earth既有“土地、土壤”的意思,又有“地球(一颗行星)”之意。显然在英文译文中,译者想用前者的意思。而再转译成中文时,中文译者与时俱进地步译成后者之意。就如同于丹教授将《论语.颜渊》中“民无信不立”的“信”译成“信仰”一样,不懂得写作者的时代背景。
先知说:神(天主)坐在“大圈之上”(穹窿之上),恰恰表明依撒意亚的认知水平与同时代的人并无二致。古人仰望穹苍,觉得天堂就在那里,天主“受享光荣于高天(gloria in altissmis Deo)”。
今天,我们知道,天主并没有生活在有形的、可见的物质世界中,祂既不在我们上空的平流层中、又不在对流层里;不在银河系中,也不在可见的宇宙的任何一个角落里。否则,人完全可以不要信仰,将来坐宇宙飞船就能到达天堂。
(四)出版及遭禁
积极支持哥白尼出版 《运行》的,还有他的朋友铁德曼·吉哲,铁德曼当初是弗隆堡的修士,早就了解哥白尼并一直支持他的科学研究工作。后来,铁德曼升为柳瓦巴教区的主教。他看到哥白尼的困境,就邀请哥白尼和列提克到柳瓦巴主教公署作客,以便他们集中精力完成定稿工作。
这时,哥白尼的学说在社会上也引起了不少的非难。誓反教比天主教保守派更为敌视哥白尼的学说。马丁·路德曾挖苦说:“这个傻瓜想要推翻整个天文学!”《宗教宣言》的执笔人菲利普·梅兰赫东也指责哥白尼“不顾眼前的事实而想入非非”。
在埃尔布郎格城里还上演了一幕闹剧。它讽刺一个装腔作势的天文学家把自己的著作锁在柜子里,满嘴胡言乱语,最后被魔鬼套上大车送进了地狱。这个剧本当然是影射哥白尼的。原来,哥白尼那篇阐明当时连续出现彗星完全是大自然的现象、和人们的生活毫不相干的论文的发表,得罪了教会保守派,保守派就采取这种卑鄙的伎俩对哥白尼进行公开的侮辱。
尽管环境很险恶,哥白尼并没有妥协。1541年,他最后下决心将他的著作付印。
哥白尼将他几十年来心血的结晶——《运行》的手稿,交给他的朋友铁德曼主教,铁德曼主教又转交哥白尼神父的学生列提克教授。列提克因被来比锡大学请去教书,便将这本书的出版工作交给他的朋友、纽伦堡的一个出版商奥塞安德尔。奥塞安德尔曾学过天文学,他在领袖梅兰赫东的授意下,窜改了原稿,删减了哥白尼学说的一些内容,力求使科学迁就当时社会的旧有认识。
1543年5月24日,当这部巨著印好并送到弗隆堡时,久病的哥白尼已危在旦夕。御医梭尔法把书放到被子上,并把哥白尼的手放到书上,哥白尼用他的无力的手痉挛地抓住书本。哥白尼已到弥留的时刻,一小时以后他就与世长辞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2-28 17: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