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51|回复: 0

【圣经译本纠错】在巴卡谷流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6 05: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译工作者、冬云硕士的大作《诗意盎然的和合本——论和合本圣经的翻译艺术》在和合本新教世界可能是上乘之作,但是冬云先生兴奋之余,越界批判天主教思高圣经:
对比一下,在以色列,那个山谷就巴卡谷,巴卡就是流泪、悲痛的意思。所以和合本把巴卡谷翻译成流泪谷。准确地表达出原意。而思高本翻译成“干谷”,不仅意思不准确,而且毫无意趣。你们想跟和合本比艺术?
事情果然是这样的吗?今天老夫就带领大家回顾一下圣咏第84首第七节翻译过程中的趣闻,以飨读者。
希伯来原文:עֹבְרֵי, בְּעֵמֶק הַבָּכָא מַעְיָן יְשִׁיתוּהוּ; גַּם-בְּרָכוֹת יַעְטֶה מוֹרֶה.
和合本: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
思高圣经:他们把他们经过的干谷变为水泉,并以初雨给干谷披上祝福的衣衫。
有的新教朋友可能会问,你说的那句经文是84章第六节啊,怎么成了第七节?因为和合本圣经把希伯来原文第一节的序言给删掉了,就少了一节,序言是这样写的:
希伯来: לַמְנַצֵּחַ עַל-הַגִּתִּית; לִבְנֵי-קֹרַח מִזְמוֹר
思高:科辣黑子孙的诗歌,交于乐官。调寄「加特」
英:Forthe Leader; upon the Gittith. A Psalm of the sons of Korah
好的我们言归正传,先说一件有意思的事哈,当代以色列确实有个地方叫“流泪谷”,但这个山谷与圣经中的“巴卡之谷”没有一毛钱关系。此山谷位于以色列北部边境戈兰高地上,在赫尔孟山(Mount Hermon,耶稣显圣容的地方)和本塔尔(Mount Bental)山之间,而圣咏第八十四首的“巴卡谷”在通往耶路撒冷的门户上,与戈兰高地南辕北辙。
再说一件有意思的事哈,穆斯林说了,犹太人塔纳赫中的“巴卡(Bakkah)”,是圣城麦加的古代名字,所以巴卡就是麦加、麦加就是巴卡,这种扯淡的说法我们当然不能认同,因为巴卡在地中海沿岸,靠近耶路撒冷,而麦加在阿拉伯半岛腹地,离耶路撒冷十分遥远。
我们先回顾一下“巴卡谷”的翻译历程,。
一、和合本圣经的“流泪谷”恰恰是天主教的传统译法。
这种译法最早出现在七十贤士译本中:
τὴν κοιλάδα τοῦ κλαυθμῶνος,(LXX.).
圣热罗尼莫在翻译拉丁文时,萧规曹随,将其翻译成vallis lacrimarum。这样欧洲人就把“巴卡之谷”称为“泣涕之谷”。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新教改革后为了“做旧如旧”,采用了主历98年犹太大经师们在伽穆尼亚会议上厘定的圣经目录,将大公教会的旧约圣经删剩39卷(天主教46卷,东正教和其他宗徒传下来教会更多),而抛弃了宗徒时代七十贤士译本的目录。
但这种抱犹太人粗大腿的做法只做了面子而没顾及里子,比如这节圣咏很仍沿袭七十贤士本和武甘大拉丁文圣经的译法,翻译成“流泪谷”。心灵鸡汤大师考门夫人的《荒漠甘泉》极大地提高“流泪谷”的知名度。冬云先生盛赞和合本圣经的这种译法。
话说回来,为什么亚历山大的经师们把“巴卡”翻译成“哭泣”?有几种说法:
A、是因为谷中有香脂树(拉丁文balsam),香脂树的词根也是בכא,在割香脂树的香料时滴落树脂如同流泪一般,所以翻译成“流泪谷”。
B、有人认为一语双关,"Baca" (בכא ,bâkâ')来源于希伯来语中“哭泣”一词בָּכָה  (bakhah),是一种文字隐喻,或者说文字游戏。希伯来人非常善于这种游戏,比如人(Adam)来源于尘土(Admah)。
二、实际上干旱之谷
随着东方学的发展,更多有识之士考证到“巴卡”应该是干旱之意,干旱、高温、少雨,而且“自古华山一条路”,想去耶路撒冷朝圣还必须经过巴卡之谷。圣咏中的这个地名刻画出朝圣的艰辛。
但朝圣者绝非一群哭哭啼啼的人,因为他们心中有朝拜天主的热火,纵然经过干枯之谷,亦不觉口渴疲惫,好像走在泉水成溪的山谷中。
所以圣咏的作者说:他们经过的干谷变为水泉。这也是目前圣经翻译界主流的译法,包括一些新教的版本,如:
现代中译本:他们经过干旱谷,它就变成泉源地。
简体新译本:他们经过干旱的山谷,使这谷变为泉源之地。
从文学角度说,把“干谷”变成“水泉”才是真正的有意趣,而和合本“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多有无病呻吟、“舍弟江南死、家兄塞北亡”的味道。
冬云硕士抱着天主教玩剩下的东西,一本正经地上纲上线,这样子真丑!
但无论如何,“巴卡(bâkâ',בכא)”不是“哭泣(Bakhah,הַבָּכָא),搞翻译的硕士不要傻傻分不清,说什么“巴卡就是流泪、悲痛的意思。
最笨的道理合计一下,朝圣者难道会像一些新教人士祷告那样以哭为美?我想不会的,条件再差,也会甘之若饴。
最后修师傅想说一句话,也有天主教内的传统派知识分子跟我说,武甘大乃圣教会钦定之译本,思高圣经只是被批准印刷,所以应该以武甘大为准。这个说法吾人也断然不能接受。如果辣丁文的弥撒经书或祈祷经文中有武甘大节选,我们必然用热圣的译文,俾能体现其官方译本的地位。但是学术研究,还是思高这种准确度更高的译本比较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2-23 04: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