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47|回复: 0

榨酒池与令人作呕的“少女踩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4-14 06: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耶稣开始用比喻对他们说:“有一个人培植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围上篱笆,掘了一个搾酒池,筑了一座守望台,把它租给园户,就离开了本国”。
可见,榨酒池是这个主人的重要的不动产。说到榨酒池,就不得不说说葡萄酒生产的工艺:鲜葡萄采摘下来后,将其子粒从果穗上摘下来,把穗梗、穗梗节、穗轴扔掉。把葡萄果粒破碎,它的果肉、葡萄籽、果皮就形成了“醪糟”,因为果肉中含有葡萄糖,在酵母菌的作用下,葡萄糖无氧发酵转化成酒精、乳酸等。有氧发酵形成二氧化碳和水。
其中比较耗费体力的工作是破碎葡萄果粒,在机械化大生产出现之前,因为“葡萄醪糟”含有葡萄籽,所以破碎时不能用磨研磨;不能用碾子碾压;不能用榔头敲打,因为用力过度就会使葡萄籽破碎,渗出油来,影响酒的口味。人们只能手脚并用,少量自酿葡萄就就用手搓。前几年修师傅每年要酿一些新酒(当年新酒,果香浓郁),最多一年买了910斤玫瑰香和公酿一号,我和爸爸、妈妈收拾一个星期才完全破碎。
在古代,如果大批量生产葡萄酒就得用脚踩了,榨酒池的作用就是将果粒倒入其中,然后人用自己的重力将其破碎。厄则克耳先知说:
那时我在犹大,看见有人在安息日踏榨酒池……
用脚踩,是科技不发达的岁月里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行为,和以前成年人用嘴咀嚼食物喂孩子是一个道理,虽然“传统”但并无先进性可言。
据说现在欧洲的一些酒庄还保留这种“传统”,但是以美帝为代表的“新世界(New World)”早已“礼仪流弊”,采用气囊式压榨机,开榨之日将葡萄皮、籽直接分离,醪糟泵入不锈钢罐进行发酵。榨酒池已退出生产序列,没人把它包装成“千年老窖、风味独特”。
科技的进步打碎了“传统”的枷锁。但在东方某大国还保持“少女踩曲”这种“传统的酿造工艺”。这就是一件令人作呕的事情了。先看视频:
https://v.qq.com/x/page/c3226o8e11z.html
一、在大部分民族的观念中,脚都是“不洁的”。实际上清洁还是“埋汰”,每个民族都有民俗、宗教的一套传统观念。比如印度电影《厕所英雄》中讲述传统印度人认为在自己家院子里建厕所是不洁的,会污秽到神明。再比如印度、阿拉伯人认为左手不洁(具体原因不科普)。
圣经中记载希伯来人有一套详细的“不洁”的食物、事务名单,我们熟知的猪肉是不洁的,不洗手吃饭是不洁的(与现代卫生学相吻合)。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脚”、“经血”绝对是不洁的。贾浅浅教授的爸爸贾平凹老师有部小说,是《高老庄》还是什么来着,讲述一个男人跟踪另一个男人,那个人和一个女的搞破鞋,他进到屋里后舔那个女人的脚(也真重口味),门外跟梢的人就吐了。他为什么吐?因为最起码在中国人的观念中脚是“不洁的”。
脚不但在传统观念中不洁,即便是当代卫生防疫的角度,恐怕也是不洁的。至于有人说:“少女的纤纤玉足分泌物少,霉菌少,流汗少,更能够确保酒曲的酸碱度不会产生比较大的变化,在多种酿酒微生物平衡快速的生长繁殖同时,还能保证微生物种类的多样性”。这和胡牧师讲“圣经真理”一样无厘头。出汗多少和运动量、温度这些因素有关,和美少女还是糙大汉关联度不大,谁的脚流出来的汗入口都令人作呕。
二、科技进步已经跟不需要“少女踩曲”这种“玄之又玄”的“传统”了。
酒曲是一种传统的醣化工艺,也就是将蒸熟了的谷物作为曲霉菌的“孳生温床”,培养出来的菌丝能将长分子链的淀粉降解成葡萄糖等单糖,方便发酵。
这种用粮食培养曲霉的工艺完全可以作为一个课题,委托王莉准院士用现代化的手段研发出来。用女工踩曲这种原始手段和鲁迅先生给他爹照的药引子:“蟋蟀一对”“要原配”,“平地木十株” “败鼓皮丸”,芦根,经霜三年的甘蔗一样,充满故弄玄虚。
如果说女性踩曲力度恰当,酒曲“松紧适中”,那么应该根据食品工业的规范,让女工穿上消过毒的胶鞋才是硬道理啊。
这种传统,只是噱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2-23 04: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