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70|回复: 0

【笑侃】千难万难,改革宗最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2-8 09:2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修师傅按:本文是一系列搞笑帖子,并不适合所有人士,非专业人士可能不知道其中的梗。
(一)、为何遍地“改革宗”?
“改革宗”在中国新教系统中是个大杂烩以及心理上的概念。中国新教大路分开,各有两边:
一部分比较接地气,信神不信教,我最属灵。但看起来比较low。
另一部分高开高走,跟圣公会、路德宗攀上亲,但圣公会、路德有完善教义、教规、礼仪,不容易山寨。
于是,二者之间“改革宗”就成了比较好的标签。既不像田园基那么low,又不像安利甘、路德那么劳神费力。
但改革宗最大的问题是鱼龙混杂,内含三教九流,所以虽然你也改革宗,我也改革宗,但你说我是异端,我说你是邪教。
(二)、人人皆为异端
改革宗的每个人都会被自己的誓友定性为异端,自己再把周围的誓友统统说成异端,然后循环往复的口水战。这种“人人皆为异端”还想给别人“归正”,那得多重口味的人有这种需求。
(三)、为何新教(改革宗)的人比较能说会道?
但是我们会有一种感觉,就是天主教的兄弟姐妹和新教的人对话的时候,新教(改革宗)显得头头是道,天主教显得笨嘴拙舌,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由于天主教的语言系统是逻辑自洽的,需要缜密的论证过程,这种论证过程需要专业人士才能掌握。
新教(改革宗)不然,他不需要逻辑,不需要合理,他们四板斧:
第一,先喊几句口号,什么因信称义、唯独恩典、高举圣经、我是圣徒。不管对不对,反正俺祖师爷这么教我的。
第二、观点先于启示,有了口号,剩下的是从和合本圣经中抓取只言片语“证明”这个观点。所以我常说新教绝非“唯独圣经”,而是利用圣经。
第三,大杀器…以经解经。不管和合本圣经中第500页和800页的两句话有没有关联,但是(空格)神启示我用800页解释500页的。
第四、圈灵顶位。如果不幸是自己打自己嘴巴了,就说圣灵这么定的,有意见找圣灵提去。
总之,新教(改革宗)教是战斗团队。天主教是教父的传承者。根本不是一个段位,所以奉劝兄弟姐妹少说城门楼子对胯骨轴子的话。有时间多念经、祈祷、善功(用新教的话因行为称义)
(四)、何奇伟为何说自己是“改革宗天主教”
这段时间接触何其伟,实际上我在研究一个现象,就是改革宗为代表的新教中“乞丐把自己包装成贵族”的现象,这是新教中普遍存在的一种招数,但是何其伟把它发挥到极致。
极致了也就搞笑了,比如何其伟急于和新教切割关系,划清界限,所以撕咬起自己的新教阶级弟兄比我修师傅狠得多。
但是毕竟是乞丐冒充贵族,好比阿Q在淘宝买了长袍、马褂、墨镜、文明棍,怎么看既不像赵老太爷,还跟王胡、小D、土谷祠看门老大爷闹掰了。
但何其伟是把新教的这种乱认祖宗发挥到了极致,是新教普遍现象中的一个特殊案例。
修师傅建议,作回自己最好,恭敬上帝而不是踩钢丝。
(五)、誓反不分贵贱,灵恩为何产生
因信称义(霸)
双重预定论
浸洗
守安息日
圣灵恩膏
……
都是不同的新教创始人挖掘的不同的卖点,针对不同的群体。誓反不分贵贱,裂教没有好赖。谁也别瞧不起谁。
实际上我接触了这个星球上所有的新教教派以后,发现“唯独圣经”就是唬人的。所有的新教教派都遵循“观点先于启示”的原则,先提出一个观点(类似于传销公司的“卖点”),然后在圣经中抓取与这个观点匹配的经句,对与之相反的视而不见。就这样,20世纪之前产生的教派每一伙人从和合本圣经中割走几片肉,这样势必会形成教派治疗水火不容。比如路德宗的“圣经真理---因信称义”和安息日会的的“圣经真理---守安息日”完全相反。
20世纪之后,圣经已经被肢解瓜分完事,没有新的卖点了,灵恩派应运而生干脆不拿和合本圣经当幌子了,直接请“圣灵”下凡。
(六)、新教分裂成千上万派系?
简言之,天主圣教是作为“法官”的形式存在的,因为圣经作为几十个世俗作者写成的七十多卷著作的合集,在文本上存在大量前后矛盾之处,对天主启示的这种形式的解析怎样才算正确?不同的神学家会提出不同的观点,教会通过大公会议或主教会议居中裁定,规定一个边界或者说底线,越过边界就是异端。所以教会在厘定信理方面是作为真理的柱石和基础,起到定盘星的作用。
在不同历史阶段,有的神学观点被教会确定为信理,成了教父;有的成了圣师,有的成了神学家。但这些人并不享有“无缪特恩”,所以我每当看到何奇伟等喷子满地打滚说:你们怎么不听教父的(新教的教父只有一个奥斯定)?我就觉得可笑,教会是厘定哪个观点是信理,哪个观点是谬误的。不存在这个“属灵伟人”讲的就是纯中纯正中正,那个小丑讲的就全是异端。
最后说一下,天主教对启示的解读是先有天主启示固化成的圣经,再有教父对圣经的解读,当解读产生矛盾地时候,通过教会的训导权确定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谬误。
而何奇伟引以为傲的新教的“属灵伟人”、“神的仆人”的骚操作是先提出一套纯中纯正中正的“《XXXXX教理问答》”,可能通过归纳法,也可能通过演绎法。有了自己的一套“教理”或者“圣经真理”后再去和合本圣经中抓取与之有关的论点,这种操作实际上是观点先于启示。如果谁提出反对意见就是强解圣经、谬解圣经、歪解圣经、胡解圣经、乱解圣经,就是异端。
但这永远解决不了和合本圣经文本中前后矛盾之处,于是新教开始分裂,三个人分四派,互相给对方扣“异端”的大帽子。然后是下沉,踢开“属灵伟人”、“神的仆人”、“宗派”闹革命。
最终新教形成今天的局面:抱着宗派主义创始人大腿的何奇伟、小问答、天路客、洪月星等人形成“上三旗”,每天用本派创始人的语录给自己洗脑,然后找“异端”斗争。“下五旗”则形成人人一个和合本,不知宗派是何物的局面。信神不信教、基督徒不是基督教徒。另一部分”下五旗”除了圣经外,又和圣灵攀上关系,每天天灵灵地灵灵。
(七)、“五个唯独”
五个唯独如同Communist一样,说起来朗朗上口,听起来热血沸腾,可执行起来一定会进入泥淖。500年前的人相信“五个唯独”和100年前的人相信C主义,都是正常现象,因为这种简易的理论太有蛊惑性、煽动性了。可是100年前的人相信“五个唯独”或50年前的人相信C主义,就有执迷不悟、反应迟钝之嫌。如果今天还有人相信加尔文宗或者犹太人马氏的鬼话,我只能说他们已经被洗脑洗成残废。
为何改革宗改了500年后这般模样?因为加尔文同志设计的有问题啊!加尔文同志明明知道人全然败坏且不可自救,还企图让败坏之人干“司祭之国度、圣洁之国民”的事,这不是让人监守自盗吗?
再进一步说,加尔文的徒弟们的“(空格)神”如同“万世一系之皇统”的日本天皇一样,毫无实际权力。五个唯独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被他们加上一个第一人称单数主词---“我”。
A、唯独圣经。但实际上是“唯独我解释的圣经正确,你说的乃是异端邪说。
B、唯独恩典。实际上是“只有我有恩典,你有没有得看跟我是不是一条心”。
C、唯独信心。实际上是“唯独我有信心,因信称霸,你的信心是假的,是伯拉纠主义、阿米念异端”。
D、唯独基督。实际上是反过来,基督唯独罩我去战斗。
E、唯独神的荣耀。实际上也是反过来,神的荣耀转移给我了,谁跟我作对,就是跟“神”过不去。
换句话说,既然加尔文知道人全然败坏,他还让人去干荣耀神的工作,那么败坏的人只能僭越神的主权,把“荣耀”全部揽到自己身上,最后统统成了巨婴。这是加尔文当年挖的坑,如同C主义一般,建立的乌托邦最后运行不下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6-13 13: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