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7|回复: 0

2009年信德社对中国教会的统计,是最接近真实数据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9 15: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解放前,中国教会的各项数据统计的比较完善,我们以《满洲帝国公教年鉴》(1935-1941)为例,它统计了每个堂区这一年的成年领洗人数、婴儿领洗人数、裂教归正、死亡人数、堂区男女教友人数;以及这一年的领圣体数量、听告解次数、婚配次数等,每年都有详尽的数据。
      到1948年,全国有20位总主教(3位国籍,17位外籍);139位主教(14位国籍或同等地位,110多位外籍);5780位神父(2690位国籍,3090位外籍); 1207位修士(632位国籍,475位外籍);7463位修女(5112位国籍,2351位外籍);教友约有3274740。1947年,中国教会开办有3所大学、156所中学、2009所小学;216所医院、847个诊所、272个育婴院。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教会的各项发展数据基本上都是毛估,各教区估出大致数量,伪“一会一团”统计汇总。后来就出现两套数据,一是以“资深研究员”林瑞琪博士为代表的香港圣神研究中心,据说中心自八八年开始进行有关统计以来,他们教友总数与中国教会当局的官方数字一直维持着两倍多的差距。该中心的统计结果表示:截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共有1,200万人。
而信德文化研究所2009年进行一次统计:截止2009年12月10日,中国天主教内地教会共有神职人员(主教、神父、执事)3397位,其中,3268位神父分布在百余个教区。全国10所大修院共有628位大修生。106个女修会有5451位发愿修女。30所备修院有小修生630位。男修会会士约有350多位。全国有5967座教堂或祈祷所。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教友约5,714,853人。
  同时,目前中国天主教内地开办有422个慈善公益文化组织。其中,1所中学、2所培训学校、3家出版社,3个研究机构,220个诊所,11座医院、81家养老院、44所幼儿园、22家残婴院或康复中心和35个区域性或教区性的社会服务机构。同时,80多位修女服务于20多个政府开办的麻风病康复机构。
  据参与资料统计的李玛丽介绍,统计资料为信德文化研究所过去3个月来通过电话、传真和电子邮件以及实地采访各地教会或机构负责人(教区主教、教区长、副主教、秘书长、理家、修院院长、修会会长)等形式获得,数据相对准确。当然,目前鉴于一些地方教会情况特殊,给联系统计工作带来了很多困难,某些数字暂时还有遗漏。如教友人数,因很多堂区和教区以及城市教会多年未做或无法登记,所以数字统计起来有一定困难。这组数字是各地负责神长以日常参与教会活动和领受圣事数字为标准的统计。因此,实际领洗人数应高于600万。
  林瑞琪说有1200万,信德社说有600万,信谁的?
   作为一个天主教友,我当然希望我们的兄弟姐妹越多越好。可圣神研究中心的数据我实在不敢苟同。我认为信德社在2009年的统计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权威、最接近真实数据的一次。原因如下:
   所有持圣神研究中心一个观点的人都认为是“官方”及“信德社”漏统计了“地下教会”的数据。“地下教会”起码还有600-800万教友呢。实际上这种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
   其一,所谓的“地下教会”和《潜伏》里的“地下工作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潜伏》的“余则成们”行事诡秘,不为外人所知。除了“组织上”,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他们的身份一旦暴露,或者逃跑、或者动态清零。
而所谓的“地下教会”,只是没有去接有关部门登记而已。地下教会的主教、神父、堂点等情况,他人洞若观火,明察秋毫,根本无法做到信息屏蔽。实际上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未注册(领证)”的教会,根本不具备“地下”的隐蔽性。
   一个地上教会的领导在统计本教区数据时,可能不统计地下的神职人员及修女数量,但教友数量一定会统计在内的。比如在2009年的时候闽东教区还没有合一共融,当时地上有几千教友,地下有七八万之多。但是有人找詹副主席要闽东教区的数据,他一定会水七万或者八万,而不能是三、五千。
想隐匿几百万教友不太可信。
   其二,信德社的这次统计数据显然包括了“地下教会”。虽然我没有和信德社沟通过(我也不认识信德社的人),但闭着眼睛也能想出来。
   信德社称:主教、神父及执事共3,397人,其中3,268位神父分布在百余个教区。这个数据应该是全部中国大陆的神职家底。
   刘柏年副主席在2009年第五期《中国天主教》杂志(2009年10月份出版)上说:中国已有2400多位中青年神父,在10月中旬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天主教中青年爱国会骨干培训班”上,刘副主席也是说得这个数字。
   刘副主席说出“2400”这个数字,我已经大吃一惊了。因为当年4月1日,刘大驾光临“辽宁省天主教第六次代表大会”时曾表示,中国有1800多位中青年神父。怎么半年时间内就突击祝圣了600个神父,显然这不合乎事实。
   我又一想,这也能解释过去。这是刘柏年用了两次不同统计口径的数据。记得我刚接触天主教时,大约2003年至2004年的光景。网上说中国有地上神父1500多人,地下神父1200多人。当时的总量大约2700-2800人。但那几年年不断地有地下主教、神父到有关部门登记,如凤翔教区李镜锋主教,他公布身份后应该还有地下的教区神父及修会神父、修士一起走向地上。牧函发表以后,加快了“合一共融”的步伐,如保定教区的助理主教安树新蒙席走了出来。所以刘副主席的统计数量陡然增加了600.
    那么信德社在2009年说“现在全国有3,268位神父”,这显然是总量。刘主席的“2400多位中青年神父”,显然是向有关部门登记的神父数量,还有近200位老神父。剩下的,就是仍未向有关部门登记领证的神父数量。
   信德社的统计数据“男修会会士约有350多位。”这是以前官方统计数据从未有过的,地上教会也没有修会,显然也是底下的。
   还有,“5451位发愿修女”和刘副主席的说法也有出入,刘主席在2009年第五期《中国天主教》杂志上铆了大劲说有近4000修女。显然与信德社的有出入,这个差距值就是地下教会的修女数量。
   所以,信德社的统计应该是2009年中国天主教的全部家底。当然,信德社有所保留的说:“教友人数,因很多堂区和教区以及城市教会多年未做或无法登记,所以数字统计起来有一定困难。这组数字是各地负责神长以日常参与教会活动和领受圣事数字为标准的统计。因此,实际领洗人数应高于600万。”很多读者忽略了这一句话。
   其三,如果还是有教友算不明白,就巴拉一下手指头。如果达到1200万的话,就平均每个省级单位近40万。
   且不说40万,就是20万,又有那几各省市自治区能达到呢?教友大省河北、山西能背几个省有限。大家可以自己收集各省、市、自治区的数据往一起加,看看能不能到1200万。
   最后修师傅想说的是,2009年以后,我们教会的发展显然是往负增长方向去的现在的数据恐怕还不如2009年。所以,福音广传的道路还很漫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3-1-31 14: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