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05|回复: 0

孙瑶真修女的一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8 11: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修师傅按:这个故事来自著名作家许地山的女儿许燕吉的自传《我是落花生的女儿》一书中,许大姐详细地给这位修女写了传记,并称呼她为我永远崇敬的人,是我永远怀念的人”。
孙瑶真原名宝荣,1915年生于河北省宁晋县边村一个天主教家庭,父亲以前经营棉花生意,因失火破产,家道已经衰落。
宝荣的长兄11岁时,母亲送他去了修道院,培养他当神父。修道院的主教问她有几个孩子,回答说有四个,都是儿子。主教说:“我替你祈祷,求天主赐你个女儿。”母亲高兴地说:“若天主赐我个女儿,我也把她奉献给天主的圣教会。”第二年,她果然生了个有明亮大眼睛的漂亮小女孩儿,起名宝荣。
宝荣幼时就患上了淋巴结核,医生说得忌口,不能吃肉、蛋和一切零食,特别还不能吃油。家里每周给她买一小罐炼乳,就是唯一的营养品,长到八岁才比八仙桌高出一点点。那年春节,桌子上摆了些花生、糖果,宝荣馋极了又不敢伸手拿,眼睛就在母亲和花生间打转,坐在桌旁的叔祖父注意到就责备母亲。母亲解释说不是不让孩子吃,是怕她瘰疬病复发。叔祖父说:“你看这孩子都耗成什么样了,八岁才这么一点儿个子,又瘦又干。你们光怕她发病,可没考虑她还能不能成人。真发病死了也比耗死了强。”母亲不敢违抗长辈,就不再让她忌口了。那个春节她不但吃了花生,还吃了鸡蛋和猪肉,营养充足,身体也好起来,瘰疬病居然痊愈了。
健康了的宝荣就要求上学。那个年代农村里的女孩儿上学的不多,母亲又生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家计更困难,就不想让她上。宝荣力争,说不识字怎么能当修女?母亲记起早先的承诺,便应允了。宝荣12岁时,大哥升了神父,二哥也想当神父,拒绝一切说媒。可是家里再也供不起。升神父要经历修士阶段,除了学习《圣经》教义、神学、哲学,还得学习拉丁文,时间很长,学费不少。女孩儿入修会虽然课程少许多,而且入会之初就能工作,但也得交一笔费用,以表明是志愿有决心的。当时是12个银元,家里也凑不出来。宝荣15岁时,得知郑州的本·若瑟修女会(原文如此)不收入会费,兴高采烈地去找到正回乡探亲的郑州教区张主教,张主教看她决心大,就批准了。她顺利地到了郑州入了修会,不再用宝荣这名字,改用上学时老师给取的瑶真。而她二哥终身未娶,也没能当上神父。

初入修会当预备修女,开始了规矩严格的修会生活:起早贪黑,念经祷告,听道学习,还有日常的劳动,就是照管修院收养的16个孤儿,教他们识字、唱歌和讲道,还要给这些孩子缝衣做鞋,忙得没一点儿闲暇,可是她心情特别愉快。只是睡眠不足,老是困倦,慢慢地也就习惯了。五年之后,她20岁,发了终身愿,成了正式的修女。
20世纪30年代,河北省邢台天主教堂来了一位波兰神父,他还是一名医术高明的眼科专家。他发现很多的穷苦农民只因普通的眼病没得到治疗而失明,便办了一个眼科医院。为扩大医疗的范围,还培养了大批的眼科医生。解放后,外籍传教人员都被遣送出境,但邢台的眼科医院还继续开办,而且一直享有盛名。
孙瑶真当了修女,正赶上波兰神父办眼医班,每个教区选派两名修女去。瑶真心灵手巧,性格温和,被选派了。波兰神父亲自授课,从医学的基础教起,直到手术和处方,要求很严。有些人因文化程度太低,或手指太笨拙,不能做精细的眼科手术而被退回。瑶真学习用功,细心苦练,四年之后,她已成为能独当一面的眼科医生了,先后被派到江西、湖南教区服务。解放后她所在的本·若瑟修女会也有所改变,瑶真回到了故乡。
20世纪50年代,冀中已开始农业合作化,个体行医的也组成了联合体。邻近的赵县有位修女办了个诊所,邀请瑶真去主持眼科,一干就好几年。虽然人不在修会内,她仍遵守着修会的规矩,信仰不变,身份没改。
有个当地的党支书用了诊所的两支青霉素,一直没有付钱,因为是瑶真开的处方,诊所就责成瑶真去催讨。话虽说得客气婉转,但要了几次这书记都托词拒付,最后账是结清了,但书记很生气。瑶真就这样得罪了当权的人。1957年石家庄地区刮起了一阵迷信风,先是一个死水塘因腐败的植物发出类似中药的味道,众人就蜂拥去喝那脏塘水,说是王母娘娘降的仙药。继而有个叫黄尔营的地方,教堂的王神父说堂里的圣母像流了眼泪,显圣了,招致大批的教徒去朝圣。瑶真也去了,但没有看见什么奇迹,失望而归。有个女教徒来问,瑶真如实说了,女教徒将信将疑,瑶真便说:“若不然你自己去看看。”那女教徒一拍手说:“你的嘴,我的腿,就跑上一趟!”不久,王神父造谣惑众被捕,南兵营的天主教女犯差不多全是黄尔营一案的。孙瑶真作为修女自然更难幸免,罪名是“煽动群众朝圣,破坏农业生产”,判八年徒刑。

自幼熏陶她的教义,多年修会的约束,造就出瑶真仁爱宽厚、谨慎谦和、舍己为人的品格,在众多各种类型的犯人中就凸显出来。她很讲卫生,全身上下总是干净整齐,可是一点儿也不嫌弃有病的同犯,吐的拉的她都尽心地给擦拭。有个年轻女犯恶习不改,在狱中依然小偷小摸,而且特懒,浑身脏臭,大家都不理她。春节前全体都拆洗被子,就她不动,说她不会,从未干过这事。瑶真就耐心地教她,发现她身上虱子成堆,又打来开水给她烫,烫得大铁盆下面淀了几厘米厚的死虱子。大家都转过脸去,省得恶心,而瑶真还赔着笑脸。女犯中老得行动不便的、病得卧床不起的、弱智的、精神不正常的,管教把她们都放在瑶真组里,病危的也让瑶真去给送终。不论男犯女犯,凡是患眼疾的都由瑶真给医治,甚至干部也找她看眼病。医务室的男犯医是个反革命,但也是个大流氓,和一个常找他看病的女犯有不轨行为,为此受到加刑处分。审问他时,他说:“瑶真常来医务室,可她像个圣女似的,一点儿也引不起我的邪念。”真是正能压邪。在狱中四五年她没犯过一点儿监规纪律,她的人品受到全体女犯的敬重,南兵营给她报到法院,减刑两年,法院因她属反革命性质,只批了减一年。1965年她被释放了,原本没判她有附加刑的,但她表示不背叛宗教,给她加了个反革命分子的身份。

她回到故乡边村,在家族人身旁,再者她已年过50,不在劳力之内,反革命的身份没有给她造成什么伤害。她和弟弟一家一起生活,参加点儿力所能及的劳动。农忙时,她把本家族的小孩子都集中照管,中午还做一大锅饭,让弟媳妇们省去了做饭的时间。家族人都感激她,爱戴她。
好景不长,两年后的1967年,“文化大革命”闹到了高潮,河北省的造反派宣布取缔天主教,凡是坚持信仰的都受到残酷迫害。有的被拴上大拇指吊上房梁,有的被捆上两腿,让骡子在铺上煤渣儿的路上拖拉,有的被熔化了的沥青浇背,有的被大棒子狠砸“花岗石脑袋”,仅一个边村就酷刑致死了一位神父和四位教徒。造反派还将一位守贞的女教徒脱去衣服扔进水塘里,说谁要娶她可以捞她回去。所幸瑶真因为有反革命身份,运动初期就被捕入了劳教所。
劳教所里虽不像社会上那样胡作非为,但也不是世外桃源,也搞逼婚。他们以为修女结婚就等于毁誓、背教了。瑶真被逼不过,就选了一个叫二傻的劳教人员。二傻是弱智,还不爱劳动,小偷小摸常被人捉住,屡教不改,村里只好把他送来劳教。瑶真答应嫁这弱智人,目的就是可以不受这人的摆布。劳教所认为目的达到,二傻有人管顾,也不会再偷,就放他二人回栾城县宋村-二傻的老家。二傻原不肯回去,因为家里已没有房子住,而且劳教所有现成饭吃。瑶真为了有更多的自由,劝说他同意了。
到了宋村,瑶真花两元钱租了村人两间闲房,又从边村拿来些日用品,还拿来些布给二傻做了新衣服,督促他每天上工劳动。二傻不缺吃穿,也不偷了,村人很满意,二傻也有了些自信。瑶真对二傻说:“我管你吃饱穿暖,你也活得像个人,有人欺你骂你了,你可得听我的话,我是守贞的,你不要有夫妇生活的要求。”二傻居然答应了。可能是长期独身,生理机能减退,再者他也年近50,总之二人相安无事。过了一段时间,瑶真回了边村生活,听说二傻又没人照顾,常坐在路边发呆,瑶真于心不安,又回到宋村,要求村里给二傻盖个房子。村里答应了,新房子里盘了个较大的土炕,中间是添燃料的炕口,告诉来串门儿的村人,她二人都怕热,得离炕口远点儿,所以一人睡一边,没有引起外人怀疑。时间到了1974年,村里来了个卖土豆的,瑶真在买土豆时知道那人原本也是天主教徒,出于对宗教的忠诚,瑶真就劝他回归。为此她又被捕,叫作“屡犯从严”,判了10年,关进省第二监狱服刑。
1979年,社会有了很大进步,瑶真被释放,她认为在狱中更便于她修道,说才服刑五年,要服满才走。狱方说来也罢走也罢,都是法院决定的,你没有选择,只能服判。于是她又回到了宋村。她被捕时给二傻留下的冬夏衣服有满满的一箱子,这时成了空箱子,都被村人拿走了。现在见瑶真又回来,纷纷又还回来。瑶真为解他们尴尬,说是二傻眼睛不好,看不清衣服少了没有。二傻大觉委屈,说:“我眼睛再不好,也不至于看不见箱子空了。”傻得可笑。
1980年,国家给“文化大革命”时受害致死的教徒平反,每人赔给250元,多数家属拒领,说是只等教皇祝圣,不要政府的赔款。瑶真见政策大改变,便去石家庄法院申诉,得到平反和250元,把这钱给了二傻一个本家,让他收留二傻,管他吃住,穿的和铺盖还由瑶真供给。她不再在宋村居住,但也不算离婚。瑶真回了边村,还和弟弟一家共同生活,不时和弟弟一起来宋村看看二傻。三年后,二傻死于脑出血,这段婚姻彻底结束。
在边村,她应弟弟要求,开了个眼科诊所,同时向弟弟和侄儿教授眼科的知识和技术。所得的收入,大部分资助给刚刚恢复的教会,余下和弟弟平分。到1989年她得知郑州的修女会也恢复了,这时她弟弟和侄儿已经熟练掌握了眼科的技术,可以支撑那个诊所,她决定回到修女会。
郑州的张主教年迈体衰,但还清醒,瑶真见到他还有当时的几位幸存的神父,谈及数十年的风雨曲折,大家感慨落泪。张主教赦免了瑶真结婚的大罪,接受了她的回归。修会又派她去内蒙古和河南的多个地方传教治病。直到20世纪末,她年事已高,眼力不济,不能再行医传教了,在河南豫西一个农村由几位年轻修女照顾着。瑶真历尽坎坷,还是实现了当初的誓愿,心存感激,虔诚信仰,安静平和地于2005年逝去,享年91岁。
她是我永远崇敬的人,是我永远怀念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5-18 07: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