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30|回复: 11

简单分析并批判世俗文化上的畸形人权体系观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 22: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panpeter 于 2017-1-22 23:11 编辑

    简单分析并批判世俗文化上的畸形人权体系观念
      ——panpeter

  再论近现代世俗文化的法律观念及特点,其主体上是以世俗人权主义和自由主义为基础概念的一套世俗法理逻辑体系,事实上,这种世俗法理观念就是倾向于以纯粹的唯物主义观念为基本框架,是明确反对基督教有神论文化观念中的神权观念的。(此基督教的正式指向是天主教)。

  因为天主教的有神论神权观念并无法提供物质证据上有效可行的法理证明,(出于教义启示来源上的限制,只有天主再次亲临末日审判时才可能提供所需合理证明),所以,神权观念及其法理逻辑是被世俗政治文化明确反对的,是无法得到教会外部认可。只有符合唯物主义视角上的人权法理观念才可能在法理逻辑上提供有效的物质证据证明,才可能会受到世俗社会文化的普遍认可及支持。

  虽然在中世纪时,西欧教会在自身的强势发展时期曾经强加推行具有神权观念的法律管理体系,但此特殊政治社会环境的产生却需要信徒身份在绝大多数社会成员中的极大普遍性,就是需要整个社会内部绝大多数人都是属于天主教信徒的特定条件上。反之,一旦没有了这种特定条件上的基本环境支持,就不可能合理建立任何神权法理上的政教一体化政治模式。

  因此,在中世纪结束之时,当民族主义国家政治模式兴起之后,这种神权观念上的法律体系即被各国的世俗政治模式逐渐抛弃清除,并不断加以批判反对,(其中有些批判的合理性来源是出于中世纪神权观念在法律应用上的不恰当越界之处),之后,西方社会全面转向于符合唯物主义观念的人权主义和政治自由主义,从此,西方世俗政治体系上的法理逻辑框架就主要指向于社会共同体内部的物质权利条约内容,在主体概念上尽量与宗教神权思维或者道德伦理思维实行分离,此时所谓的政教分离就是指在世俗政治文化观念体系上针对于宗教文化观念体系的脱钩分离。然后,在各种不同层面上的道德伦理观念也就被慢慢的被动清除出这套物权法理体系的语言概念之外。这便是西方社会文化在近现代不断加强世俗化,而排斥宗教观念以及道德观念的大文化背景。

  诚实的讲,这种世俗化的法律当然很适用于世俗社会内部的基本秩序需要,特别是有利于物质财富的开发创造,符合于人性上的低级肉身欲望层面,使人们很容易获取物质财富上的满足,但是相反的呢,却不利于人性在高级精神层面上的道德发展和需要,甚至是有害于精神上的道德发展。

  因为,西方世俗文化中的社会共同体建立于一种崇尚个体自由权利的法理逻辑之上,而这种自由权利的具体法律对象主要是指物质层面上可见的可证明对象,是一种倾向于以唯物主义思维做为基础概念的法律概念体系,导致在精神层面上的道德权利概念无法得到有效支持和实行,最后,人们在这种倾向于唯物主义思维上的自由权利的法理支持下,物质对象上的有形物权确实得到有效保障并不断加强,但相反的在精神对象上的道德权利却不断被弱化或无视。这便是世俗中的人权学说与自由学说如何借助于唯物主义观念——去侵害并削弱精神层面上的道德权利的关键机理。

  要想弄明白此中原理,可以借用一些法理观念上的矛盾问题去简单的分析并认识一下,比如说:已经孕育在母亲子宫内的胎儿具有基本人权吗?进一步追问:胎儿是否具有完整权利以确保其可以合理出生并合法存在于这个世界当中?

  我想很多人出于基本良心都愿意给予胎儿这样的合理权利,但是在世俗法理上的现实逻辑中却又很难真正有效的去赋与胎儿所需的这种合理权利,因为,这个矛盾问题的根源是在于:人类思想认识观念中的胎儿算不算是一个已经具有完整权利的“人”?这个问题的内在矛盾根源最终还会追溯到关于“人的法理定义概念”是指:纯物质属性上的存在?还是兼具有精神属性上的存在?

  如果按照唯物文化思维去定义,那么,可以认为“人”是只存在于纯物质属性之上,不存在于精神属性之上。由此推理下去,胎儿也就无法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因为胎儿在物质属性上的存在状态并未达到完整,只能算是一个由简单生命基础逐渐走向完整生命体成长过程之中的人,因此,无法认定胎儿具有与所有已经出生的人类一样的完整人权。在这种法理逻辑中就可以去推定胎儿并无完整人权,然后,母亲按个人完整权利去选择堕死尚无完整人权的胎儿,便是属于合法。

  而相反的,按照宗教启示神学的思维去定义,(此时否认唯物并不等于是相信唯心,也可以是相信心物共存),如果认为“人”不但具有物质属性上的存在,还同时具有精神属性上的存在,甚至认为在精神属性上的存在可以完全脱离于物质属性而单独的完整存在着,这便是基督教神学当中所说的精神层面上的灵魂体观念,这是一种以神权主义为基础的法理逻辑观念体系。在此神权主义上的法理逻辑当中,人的存在是精神属性层面先于物质属性层面而存在,是灵魂体先于身体而存在,而灵魂体又是由天主真神所造并支持而存在着。那么,在这种神权观念体系上所谓的完整人权便是指向了“人”的灵魂体及其身体,甚至可以说,只要灵魂体一开始被天主创造存在之后,就因着天主所赐而直接具有了与所有人类一样的同等完整权利,就是灵魂体已经由天主神权体系当中获赐了完整人权。(此人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赋人权,天赋的原意即是天主所赋或神所赋)。

  说到这里,完全可以推定,胎儿借着其灵魂上所带有的完整权利肯定算是具有完整人权的一个人,每一个胎儿的所有权利在天主神权的法理体系之内,都具有与所有人类同等意义上的完整天赋人权。再按此继续推理,任何一个母亲都无法侵犯或剥夺胎儿的完整人权,就是不能无故的非法选择堕胎。除非在特定条件下,就是当母亲生命与胎儿生命在危险环境中只能选择保留其中一个生命的时候,可以去判定先时存在的母亲生命具有优先权,此时可以由母亲合法选择堕胎,当然,如果母亲愿意舍弃自身生命而让胎儿出生,也算是一种同样的合法选择。

  通过对以上两种有所矛盾的不同法理观念的对比,就是在一个建立在唯物主义观念上与另一个建立在基督教灵魂主义观念上的——这样两个不同法理逻辑思维框架之间进行对比,就可以清晰的去认识世俗法理体系在取代宗教法理体系之后,到底是如何去损害并削弱道德伦理的存在地位的,在这样一个倾向于唯物主义的法理体系之下,全人类的道德伦理发展在实际上已经倒退到可能会基本崩溃的危险之中。

  因此,当今西方流行的人权学说和自由主义,其存在本质及法理功能已经变成了一种属于唯物主义文化上的有害武器,是攻击并瓦解道德伦理文化的最强大最坚实武器。

  虽然世俗中的多数人口中仍然继续盲目无知的念着“天赋人权”的口号,但他们并不知道此“天赋人权”并非是来自于天主这个真神所赋所生的人权观念,实际上这只是一种模糊不清的仅仅来源于人类共同体公共暴力支持上的“人赋人权”,其权利来源的产生与支持皆是建基于共同体社会上的政府公共暴力管理权的存在,离开此公共暴力管理权的产生与存在,任何世俗人权也就无法继续保证,或者说可能会马上被动消失。

  而一旦离开神权观念的存在,也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天赋人权”的后续产生及存在,基本人权如果不是借助于天主真神的赋与并加以保证,也就不可能是一种真实的天赋人权。

  看清此中原理,就能明白世俗政治为何会经常借着人权观念去反对神权、反对道德伦理了,因为,这种“世俗人权”已经和真实意义上的“天赋人权”没有归属关系了,人们出于盲目而糊涂的喊着“天赋人权”,实际上那只是一种“人赋人权”,他们必须把天主真神赶出这个世俗观念中的法理逻辑体系,才可能建立真正符合无神论的“人赋人权”体系。在唯物视角上“物权化”的“物化”社会,就是“反神权化”的“世俗化”社会。


(以上文字内容都可以自由转载,但必须署上本人所用网名,本人只保留其创作归属权。)
2017.1.22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00: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npeter 于 2017-1-23 18:46 编辑

  (回错了,编辑一下,原来那个转载贴是回复另一个贴子。第二次编辑还没改好就点错发了出来,这是第三次编辑。)

  民主+宪政,基本上比一般专制好,对正义道德的破坏作用可能小一点,但也不是一定。

  在专制上,按社会基础权力框架来说一般又会分为中央集权制和地方封建制,而专制又可能有多种权力模式,可能是君主专制,也可能是寡头专制,或者僭主专制,其中的区别可能有些混杂不一致,主要按基本特征去区分。君主专制在条件好的个别情况下可能还会比宪政民主表理好,但通常也不会好,特别是在近现代需要大能力政府的发达社会,君主专制跟不上社会公共效率的发展需要,一般都比宪政专制表现更差,而且君主本身较容易变坏,可能变成很差的暴力独裁。

  宪政民主这种现代西方政治模式是指两种政治机制的结合,一个是指宪政机制,一个是指民主机制。单独的民主政治基本上等同于民粹政治,只按多数人的意见决定公共政治走向,容易产生不公正的多数决专政。西方现代政治模式的演化过程是在宪政机制的基础上逐渐的引进民主机制,但是近年来民主机制本身的作用所占权重又开始有些过度,就是说民粹政治的力量开始走强,有可能严重过度。

  民主的本质是投票机制下的多数决,不一定代表正义道德,代表的只是大多数人心理选择的当时潮流,有时多数人心会厌恶道德,就会通过民主机制去削弱公共道德的社会作用。堕胎合法化,以及各种反道德的公共政治行动都是通过民主机制去推动。

  而宪政机制比民主机制就重要得多,就算这样,宪政机制也不是代表任何正义道德,而主要是代表一种互相平等的法定机制,宪政的本质作用是为了保证参与公共政治的所有各方都能同时具有一个互相平衡的机制,限定政府和民众在政治框架上的合法行为边界,用宪法去规定一个最基本的政治权力分配框架,以及确立公共法律的基础框架,由此可以明白,宪政机制在本质上并不是为了道德目标服务,而主要是为了公共权力的平衡分配机制服务,还有为整个公共法律体系提供立法基础。

  当然,宪政机制也不可能明显的去反对道德,但是为了保证不同信仰文化的政治参与者在政治上能够互相平衡,一般会按照世俗化的逻辑规则去制定没有任何道德伦理倾向的宪法条约内容,在整个立法观念体系上剔除掉倾向于道德伦理的基础观念内容,从宪政机制这个最重要的基础机制上就直接清除掉道德伦理在社会公共法律上的基础作用。正是因为这点,民主机制才可能在宪政民主制很成熟的西方社会不断去推行反道德的公共立法,因为道德的基础存在地位在公共政治体系已经没有立足点了,只能被动的接受公共政治体系中的人心潮流变化,人心爱什么变就会什么变,没人可以阻止。

  天主教在宪政民主政治上的唯一可能作用,就是通过自身的文化力量去影响社会大众的人心变化,以求将社会人心引导上一个更合理的变化方向,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0 13: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npeter 于 2017-2-20 18:42 编辑

[tr][/tr]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http://fo.ifeng.com/a/20170215/44543425_0.shtml

原文有图片,跪着的图片

西班牙天主教徒和台湾佛教徒联姻,在大师主持下。
宗教新时代,裂教找到理由。

台湾与西班牙一对新人联姻,日前在新北市灵鹫山举办福证大典,全球五大洲来了四大洲的宾客,大家对台湾东北角的美景留下深刻印象,更被佛教神圣庄严的婚礼深深感动,纷纷赞叹是永生难忘的幸福见证,也将再找时间来台深度旅游。
家住台南的张永腾、袁咏涵夫妻,都是虔诚的佛教徒,跟随灵鹫山开山住持心道法师多年,两人得知女儿有了好归宿,希望能举办神圣庄严的婚礼。但他们从未勉强女儿宗教信仰,也不确定信天主教的女婿一家人是否能够接受佛教福证,心中忐忑了一阵子。
袁咏涵说,当他和先生跟女儿沟通婚礼形式,没想到女儿一口就答应,女婿一家人也非常向往东方文化,将婚礼筹备事宜交由她全权处理。于是从婚礼申请、联络婚顾公司、上山勘景、与山上法师沟通等一一克服。但最让亲家母担心的则是天气问题,因为台湾东北角的冬天常会下雨、风又大,对于举办户外婚礼是一大挑战,甚至已想好雨天备案因应。
为此,张永腾、袁咏涵一家人及亲朋好友等共念了1080部普门品,心想婚礼细节可以做的都尽力了,天气的事只好交给菩萨。或许是诚心感天,婚礼前一天灵鹫山上还刮风下雨,但福证仪式举办时风和日丽,当新郎、新娘在开山圣殿念祈愿文时,更出现一道象征祝福的红光,让所有参加婚礼的宾客都啧啧称奇。
由于新郎担任时尚品牌高阶主管,父母是西班牙裔的菲律宾望族,亲友分布在世界各地,福证典礼当天亲友团约70位,来自菲律宾、香港、新加坡、英、美、西班牙、约旦等地,加上女方台湾亲友团50人。百余名宾客,来自不同国家,族群、信仰、语言也都不同,但所有人对于这场完美、殊胜的福证赞叹连连,也呼应心道法师倡导的尊重、包容、博爱理念。
张忆纶、施永华两人的异国联姻,选择接受三宝的见证与祝福,圆满人生大事,做为两人此生携手同心的起点。心道法师祝愿:“在吉祥三宝前,能以互相尊重、彼此包容,互相礼让、信任、扶持,彼此关怀下,终生相伴,共同经营温馨和乐、幸福美满的家庭,不论富贵贫穷,同甘共苦,凡事镇定思考,积极乐观,相互赞美,永结同心,珍惜彼此,携手共创智慧美好的人生。最重要的要感恩父母生育、养育、教育的恩德,日后生儿育女也要好好培养他们成为有爱心、有智慧、有福气的人。”
-----------------------------------------------------------------
现代人很容易认为,它可以被一个世俗化的将来所取代,而基督宗教也可以消融于一种世俗化的人生观,如爱、共融、团结之类。

现在就是这样
这为裂教找到突破口
-----------------------------------------------
  正是这样,教会内部很多糊涂人,他们信仰思维不合格,道德认识也不过关。现在教会内部也有一部分人想拿世俗政治上的普世价值,去代替教会自己所信的真理意义上的普世价值。

  真正的普世价值不可能是出于世俗政治的构想和设定。实际上真能够普世适用的只有天主的真理及其教导,那是拒绝任何邪恶思想的价值观体系,只要认真的去理解:真正的普世价值早就存在,就是天主的神圣教义所启示给教会的那套道德价值观念,绝对不可能是那个由世俗政治逻辑所提出的伪劣普世价值。

  很多人一看到人权、自由、民主,这三个带着高大上光环的大词,就马上分不清东南西北,以为这三个大词是代表正面有益的思想,实际上,这三个大词背后的思想学说,大部分是垃圾和邪恶的内容,只有少部分算是比较合理。

  只要记住,在天主的真理之内才可能理解真正合理程度上的人权、自由、民主,就是说,人权、自由、民主,在天主的道德体系内都是被限定在合理范围之内,而不是被放任无度的拿去攻击道德要求。不是象世俗政治学说那样,将人权、自由、民主直接吹棒成所谓高大上的“普世价值”,然后拿去否认并攻击创造世界的天主,然后教唆世俗社会上的人们都去放纵情欲,去败坏自己,真是邪恶之极。

  人的权利是指人在世界内部所具有的某种权利,而世界原本出于天主的创造,假设没有天主创造世界做为第一条件,所谓的世界与人类就不可能存在,也就没有其后面所设想的任何人权,其它一切也都不可能存在了,那还谈什么人权、自由、民主,这不都是为了否定世界得以存在的第一条件基础吗?是要否定世界得以产生出来的第一存在者天主,否定其真理道德体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0 19: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复制过来的内容中丢失了网址链接功能,我自己去原文发来网址和图片。

灵鹫山佛教婚礼:西班牙天主教新郎带来四大洲宾客_凤凰佛教  
http://fo.ifeng.com/a/20170215/44543425_0.shtml



台湾与西班牙一对新人联姻(图片来源:灵鹫山佛教教团)


(原文上面已有,此处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0 20: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npeter 于 2017-3-6 16:48 编辑

新调查更细致揭示法国天主教徒社会观
时间:2017-02-20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71
      由天主教的巴亚出版集团委托、《十字架报》和法国刊物《朝圣者》联合发表的一项涵盖甚广的社会学研究,史无前例揭示法国天主教信仰的组成。这两个合作单位区分了六种教徒的类型,这为了解天主教世界的逻辑观提供了想像中更为多元化的工具。

        在法国谁是真正的天主教徒?根据民意调查显示,是那百分之五定期参与弥撒的天主教徒?抑或是那百分之五十三形容自己为天主教徒的人呢?

        法国研究中心IPSOS在社会学家斐理伯.西布瓦(Philippe Cibois)和扬.雷松.杜克勒齐乌(Yann Raison du Cleuziou)指导下于二零一六年六月进行的大型调查显示,还有第三种可能的类型。

        调查访问二万八千多名十八岁以上的受访者,其中有百分之廿三的法国人可被归类为「参与教友」,亦即他们通过捐献、自己的家庭生活和对主的承诺,感觉跟教会有连系。

        作者指出,因此,调查撇除以往「热心」和「冷淡」教友的二分法,而是包括那些不固定参与弥撒,「但仍视自己为教友的人,因为他们活出跟一般人不一样的生活」。

        该研究亦首次提供一个有关教会在社会上真正影响力的指标,并通过定义六类天主教徒给这题目新的解读。它亦超越对天主教徒身分的概略看法,不是只投票给方济.菲永(François Fillon),或维护托管者和他们的同伙,即那些开明但老化的左翼天主教徒。

        杜克勒齐乌和西布瓦在努力处理这个更复杂而微妙的现实时,并无忽视天主教的常规标准,相反他们相当地充实了它。

        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标签、区别和研究天主教徒都是根据他们有(或没有)参与主日弥撒来厘定。时至今日,这标准已不足以说明法国人跟教会之间的联系。此外,杜克勒齐乌针对调查的其中一项主要发现总结如下:

        「法国天主教已变成为节日现实。」换句话说,绝大部分法国教友只活跃于一些跟生命有关的重要礼仪中,如洗礼、婚礼、葬礼等,以及教会的重要庆典。然而「热心教友」只占全法国人口的百分之一点八。

        这项研究根据法国天主教徒参与弥撒的频密程度厘定了三大「族群」,称之为「梵二教友」、「守瞻礼教友」和「启迪教友」。这三类别的教友亦维持大部份的宗教礼仪,诸如诵念《玫瑰经》、朝圣、支援小团体、阅读天主教新闻……

        杜克勒齐乌说:「教友愈多参与弥撒,愈令他或她的参与多样化。尽管如此,他们所有人都有做更特殊的天主教习惯,如个人敬礼,像在家中祈祷、在教堂内点燃烛光……」

        他还打破在堂区广泛流传的一种想法,强调不甚活跃的教友不会寻求更多的参与,特别是对于弥撒。

一个金字塔式的世界

        因此,IPSOS这个调查刻划出的天主教世界,是以金字塔形状出现,底部为大多数不甚活跃的教友,而顶部的尖端为「热心」、非常活跃的教友。

        然而,尽管他们只属于非常少数,后者的构成还是不一样。区分他们的是以阶级价值来区隔那些以「好客」为优先和那些强调「安全」的教友。

        迎接移民问题成为这区分的中心点。前者一般都非常赞成的,且欣赏教宗方济各;而后者认为他们的天主教教义更多是身分组成的要素,以及有时以此为出发点,视移民为一个威胁。

        虽然有主要的取向在,例如「梵二教友」及那些被归类为「友爱但节日才出现的教友」会偏向较多投票给左翼或中间偏右人士,相对「守瞻礼教友」和「启迪教友」偏向投票给右翼人士,但投票的取向亦在所有类别中形成非常细微的差别。

很多种类的意见和做法

        一般来说,从这六类参与教友的分类提供理解现状的关键,说明法国天主教徒之间存在非常多元化的意见和做法。这在将他们归类为同族类时需要谨慎。

        例如,很多评论家相信全民社会运动包括大部份的法国天主教徒。另一方面,研究显示只有百分之六的法国天主教徒参加反对同性婚姻的主要示威活动;相反,百分之七十三的人不想参加。

【完】来源:《十字架报国际版》,天亚社编译。

The sociology of French Catholic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0 20:4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调查更细致揭示法国天主教徒社会观》——读后简评

  这说明教会内部已经包容下很多并不符合正式教义要求的冷淡教友,以后,再想进一步包容就要去向那些寻求“教徒虚名”的伪信徒开放了,谁想假装加入天主教做个“名誉教友”都行,只要领个洗拿个表面身份就行了,即便这样的伪信徒根本不想为基督教义做任何见证,甚至反过来努力引导教会走向世俗化,要把教会内部的普世道德观念去替换成一套世俗政治上的普世价值观念。

  或者,象中国一样让爱国会参与进来,实际上那只是让政治代言人直接介入教会内部捣乱作恶而已,向信奉世俗观念的伪信徒开放入教资格,就是要放弃最基本的教义原则。


  看看上面提到一个现象:研究显示只有百分之六的法国天主教徒参加反对同性婚姻的主要示威活动;相反,百分之七十三的人不想参加。

  为什么大多数教友都不愿意去反对同性婚姻?因为他们根本不理解真正的基督道德原则是什么,他们只是比较喜欢“天主教徒”这个名誉身份,想博个教徒虚名,但在实际上,他们即不理解也不关心世俗思想中那些矛盾于教义的冲突内容,就算在世俗思想中有再多明显邪恶的错误观念,他们也不想关心,更谈不上要去反对。

  “不冷不热”,是写给七个教会的信中所说到的一种不合格信徒,他们并不关心真正的道德教义,只是为了在表面的教徒身份中去度过一种倾向于世俗化的冷淡生活。

  所以耶稣说,不是所有叫主啊主啊的人都能进入天国,而是那些真正实行天主旨意的人才能进入天国。

  因为不冷不热的不合格信徒太多了,越接近末日来临的时候,越会如此,到后面这些伪信徒还会想办法去压迫教会内那些真正有合格信仰的热心信徒,然后去骂那些热心护教的合格信徒是一群食古不化的顽固派,是阻碍教会与世俗社会和平共处的敌人。

再说一点:
  如果我们天主教成为强权政治与西方淫乱文化的好朋友,那这世界大概也没有矛盾与斗争了,所谓灵魂的战争就成了空话。道德维护者与魔鬼的傀儡相安无事,互相交好,这就象猫和老鼠成为朋友一般,或者说狼和羊成为朋友一样,感觉很荒谬。当然,我相信那些肤浅的和平主义者正是希望世界最后能变成这样,可惜都是违反事实的幻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3 13: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主教与新教及世俗文化之间的观念纠纷
      ——教友panpeter

  第一个观念分歧:关于“宗教改革”是好还是坏?

  先说唯物无神论文化,在马克思之前就广泛存在于天主教和新教分裂以后的整个西方社会当中,但是,直到马克思和恩格期开创的共产主义宣言以后才正式的存在于全世界社会政治层面上,这事标志着无神论文化上的一个发展高峰。而唯物无神论文化之所以能够发展并壮大,并在世界上形成一种可以抗衡有神论文化的主流思想,还要归功于之前的教会大分裂事件,即所谓“宗教改革”的发生。当时,宗教改革的历史发展过程,在事实上只能算是一次教会内部的思想分裂与组织分裂,并不是一个正面的历史事件。

  在天主教与新教大分裂的同时,还伴随着社会政治的矛盾冲突,由此西方社会的天主教一体化政治生态不断分化和解体,之后,是民族主义国家广泛兴起,在地位上更具有独立性的国家实体与民族社会全面形成。西方的历史文化主流观念对于民族主义政治的兴起,认为是一件好事,(他们故意无视民族主义孕育两次世界大战恶果),所以才要强调当时的教会大分裂是一个正面的“宗教改革”。另外一点,西方文化的主流观念在此后已经演变成一种反宗教的文化潮流,主流的历史文化观念自然会很乐意的把这次教会大分裂事件定性为正面的“宗教改革”。

  其实这是西方世俗文化与新教文化针对天主教的一个合谋性诬陷,一个宗教组织团体的历史大分裂事件,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一个正面事件,因此,这种单方面的历史观念定性,只会导致将来的争议不断,希望以后的历史文化能还给天主教一个公道的说法。“宗教改革”到底是好?还是坏?算是天主教与新教在历史观念上的重要分歧。

  以下再谈世俗文化对宗教道德的第二个重要观念分歧:即宗教道德对社会更有益?还是世俗文化对社会更有益?

  就从文艺复兴说起吧,文艺复兴并不只是哲学与科学文化的复兴,其中还有更重要的另一面:是希腊世俗文化在西方社会中的全面复兴。而后来的启蒙运动算得上是文化世俗化运动的高峰,加上后来的无神论共产主义政治的兴起,标志着西方社会的全面世俗化与严重左倾,也标志着世俗文化成为西方社会的文化主流,宗教有神论文化降低为一种次要的文化地位。

  所谓的思想启蒙,主要目的是为了唤醒个人意志上的个体权利思维,以自由主义和人权主义去攻击宗教神权与道德伦理,借口宗教中的各种负面错误事件去攻击宗教神权思维与道德思维。可是在事实上,宗教神权思想与道德伦理却是一直反对各种错误的罪恶行为,因此说宗教思维有害于个人权利的逻辑根本无法成立。但是世俗文化在攻击宗教道德的时候,根本不理会这些关键的逻辑道理,只顾利用那些相反于宗教道德原则的负面事例去攻击宗教,根本不想去讲任何逻辑与事实。

  借用一个比喻去说明其中错误:现实社会中的文化教育,其存在目标与原则是为了培养人的知识与公德,但是当有人想要去攻击文化教育时,就会利用那些在文化教育中没学好反而学坏的负面事例做为所谓逻辑证据,用一些少数人在文化教育过程中学傻学坏的负面事例,去否定整个文化教育的正面价值,将文化教育当成一种无益的负面事物,要求人们反对文化教育。这就是一种无效的逻辑论证思路。

  对于天主教道德体系的否认,人们也是采用这样一种无效逻辑思路:把天主教内部那些违反教义教导的罪恶事例,当成证明天主教对于社会无益而且有害的证据,借此去教唆人们联合起来反对天主教,反对各种正面的道德原则。事实上,这只是一种明显违反逻辑的无效论证。

  因为,当教会内部有人犯罪变坏时,并不等于是证明宗教教义本身的错误或负面性,而仅仅只能证明违反道德约束的个人意志与肉体私欲是有害的,只能证明世俗文化所提倡的自由至上与人权至上是错误的。在逻辑上这一切仅仅证明了一个事实:当个人意志缺乏宗教道德的引导约束时,更容易发生罪恶,因此证明了世俗文化中有太多的负面属性,同时反证了宗教道德的正面属性。这才是正确有效的逻辑论证。

  在当前,世俗文化对宗教道德一直是采用一种非理性的歧视,世俗文化根本不顾自身所具的逻辑错误,还是继续利用那些不听从道德教导的逆性罪恶行为去攻击宗教道德本身,岂不知这一切正好证明了道德教导的重要性,同时也证明了世俗文化对人心欲望的恶意诱导作用。

2017.2.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6 01: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教会不需要各种世俗化力量做为武器

  教会资产应该有自己的管理组织,没必要和外人扯上关系,因为教会的权柄不能交给外人,但内部管理时要透明公正,就是普通神职都能看明白资产收支动向才算好。

  如果教会想用财富资产上的隐蔽流动达到什么暗中目的,那和世俗政治还有什么差别。

  事实上,教会的力量和经济财富没有关系,仅仅是福音的力量,所以在财务上完全可以做到相当透明公正。就让全世界知道教会的钱什么用,你们又能什么样,就是只用来维护教会的正常开支,和福传活动。随便全世界看到教会有多穷,这又如何?
 
  世俗上的政治力量和经济力量,是撒旦的诱惑,那就是耶稣所说的武器。
 
  罗马灭亡后到中世纪的教宗,整天忙着搞政治,就是拿武器为教会作战,结果越搞越乱。反正一切属于世俗斗争的方法和力量,不管政治还是经济手段,都是属于武器,都是需要全部放下的。教会应该专注于福音事业。

  当教会手上有某种类似于武器的东西时,就是外部视教会为世俗敌人的时候。本来教会在福音事业就有一定阻力,再加上分心对付世俗政治的敌对干扰,不累死才怪。

  看到这个报道梵蒂冈内部银行的腐败,又证明了一件事,拿起武器的必被武器所伤,教会的财富什么能拿来当一种经济武器,直接体制化公开透明的进行非获利管理,一切就解决了,轮得到这些腐败的内部很银行家来搞事吗?

  他们和外部的败坏份子联合用教会银行洗钱,这等于让教会的经济武器变成了坏人手中的武器,自已的银行伤害了教会的声誉和工作,结论是:教会用经济手段给自己挖坑,最后却让教会自己跳进去的愚蠢行为。

2017.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4: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反对同性婚姻的一些简单论证
      ——panpeter
 
  有理性的人提出修个专法给同性恋人群,以此去保护同性恋群体出于妒忌正常婚姻家庭的心理而强行要求认可“同性婚姻”的无耻要求,这样竟然也不被理解,还自以为他们很理性,而事实上,在整个世界文化伦理关系的历史上只有异性婚姻是正常存在的,这就是铁的事实,“同性婚姻”就是一种混乱无理性的非法权利概念,根本不应该被认同,但在近代反宗教的无神论文化风行于世之后,这种混乱的非法概念就逐渐被世俗政治力量加以强行推广要求认同,这真的是一个无耻堕落的文化时代。

  所谓“同性婚姻”的同性结合关系,在其组成结构上的真实本质就是一种两人同性的单性婚姻,其存在结构只能是处于一种无夫无妻、无父无母、无孕无子的不法不伦关系,这种关系也要强迫所有人称之为婚姻,根本就是侮辱并沾污真正的两人异性正常结合的婚姻关系。

  因为只有两个异性在结合关系上所组成的婚姻结构才可能按性别功能去划分一夫一妻、一父一母,然后才能继续衍生出家庭结构上所具有的生育子孙后代的正常功能,这就是两性婚姻家庭的最基本最核心属性。

  但是同性恋结合关系在本质上是属于单性关系,根本不符合两个异性结合的真正婚姻家庭概念上的任何属性成份,本来那只是一种扭典的单性不正常结合关系,如果公共社会出于怜悯及慈悲包容的心理,愿意给这种单性关系建立一个具有合法保护权的法律关系,那么,就必须另行制定一种专门的法律概念及法律关系,以使其符合这种单一同性关系上的自有属性及特征,这样才会符合最基本的理性要求。

  照我说来,简单点就叫“同性结合”关系,或简称“同合”关系,如果有人想得到一个更合适的名称也可以提出来。然后再为这种“同合”关系专门去修一部民法,凡是按法定要求登记的“同合”者,可以按相关法律保护他们两人之间的共同财产及相关共同关系。

  如果有人还要觉得这样做算是侮辱并歧视同性恋,那就请他们举证这样做到底在哪一点行为上伤害了同性恋群体,对这种胡搅蛮缠的非理性说法和过激反应,根本不必去理会他们,就让他们无限的吼叫抗议去吧,我看不起这种没有基本理性的人。本来是与正常婚姻家庭完全不同的异常同性恋关系,硬要强行称之为完全相同的婚姻关系,这不是无理胡闹还能是什么?那种想法观念在根本上就是一种极不正常的心理观念。

  划分不同事物的名称概念,必须要按其所具有的不同属性特征去严格划分,不然就是违反基本理性。

  如果明显不同的事物也能强行统一叫成相同的事物,那么还不如直接把所有动物也也都统一称做“人”吧,不管有四条腿的,还是有肢膀能飞的,还是没脚没腿的,任何动物统一叫做人,你们觉得这样好吗?这样也叫理性是吗?这不就是一种最混帐最无理的的观念定义吗?

  还好意思整个上街游行高呼“同性婚姻”口号,强迫社会去认同“同性婚姻”,我看这样做除了能显示出你们自身的无耻心理之外,并没有任何值得同情的地方。你们若是真有一点基本理性,就应该按基本理性明智的自行站出来要求制定一个合理的“同性关系”专法,而不是继续强行去扰乱正常的婚姻民法内容,这样才配得上你们一直所声称的跟所有正常人都有同样正常理性的说法,要不然就是太过于欺天灭理了。事实上,就连小孩子都不可能认同你们的那些混帐观念,其余的事还有必要强辩下去吗?醒醒吧,不要行为做错了还要在态度上无耻。

2017.1.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00: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教义冲突与分裂的原因分析
      ——教友panpeter

  教会的分裂就是从内部观念上的差异与分化开始的,当年的新教分裂就是源于教会内部已经产生了太多异端化的神学观念,主要原因是中世纪时在教义与神学研究上不断的大量吸收各种不同的世俗哲学观念,其后果导致了教会内部的神学体系被污染与分化,从内在精神观念上的分裂,然后再演化成外在有形组织的分裂。

  其中,最需要反省与警醒的是:这些世俗哲学观念的大量引入途径,正是由于各个时期的教会领导层出于无知而主动的长期引入与大量借用世俗哲学观念才导致的。他们不太明白世俗哲学观念对于教会神学正是一个有害的酵母,是引发神学认识观念发生矛盾分化的邪恶种子。这是中世纪教会领导层所犯下的神学路线性错误。

  一直以来,并没人敢出来公开有效的总结这个历史事实,因为大家以为这样做是对领导长上的不敬,就算知道他们犯错,也没人愿意说出来。但是,如果我们本着诚实正面的态度,就必须实话实说的去面对中世纪教会在领导上的重要观念性错误,以免将来再犯下这种出于无知而在教义中引进世俗观念的潜在错误。

  只要从教会神学与哲学研究发展的整个历史记录中去简要的总结归纳一下,就能轻易发现这些极为明显的事实真相。从奥斯定(奥古斯丁)的教父神学开始,就已经一步一步的引进并借用大量世俗哲学观念去构建内部神学思想,这是最大最不应该犯下的潜在错误。

  这些潜的错误思维成为一个力量强大的有害酵母,经过长期积累演化后,最终引发教会内部极为严重的观念性分裂。并且,这种思维分化与矛盾不只在教会内部发生,同时也引发教会外部的整个社会思想观念的严重分化。这才是新教最终得以发生分裂的整个基础文化环境及背景。

  从新教分裂的重要事实当中,可以让我们再次想起那个最重要的警示,就是“不可出于人意而去为圣经添加一字一句”,显然,这句话可以简单理解成:必须阻止异端观念去破坏天主在圣经中所教导的教义原则。其中的主要机理是:防止人意对神意的曲解与破坏。不管是出于有意,还是出于无意,都是不允许的。

  用逻辑来说,就是要记得教义与神学的本质是完全出于天主的纯正启示,绝对不能用世俗人意的思想观念去污染并破坏那出于纯正神意的教义及神学。如果那样做将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是人意对神意的破坏。

  最纯正的神学构建方法是:以神的存在观念做为中心点与出发点,按照神的启示观念去构建一个最基础的中心教义框架,然后再一步一步在中心框架上去补充丰富整个教义神学体系。在此过程当中,不可加入任何属于教会外部的世俗文化观念。

  以上是个人关于教会神学发展的一些思考与总结,就当是为了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希望能引发教会内部以及神学家们一些有益的思考与反省,让教会的神学体系能得到良好的净化与保护,不至于让神意被人意污染,而后再产生各种意想不到的严重破坏效果。

  教会认识观念的分化与矛盾,是导致一切分裂的根本原因。所以,教会必须保护神启观念的纯正性,不要允许任何人将属于世俗观念的内容引入其中加以污染和破坏,无论其身份地位是最高领导教宗,还是最低的普通信徒,或者是教会外部的任何人,都是不许可的,因为,那等于是对至高神意的不敬与侵犯。
 
2017.2.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02: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一言”教友在文章《吃祖宗饭》中的一些理论问题,引用一些主要内容如下:
  回顾历史,历代哲圣先贤为见证自己的信仰付出了宝贵生命、心血智慧,奠定发展了我们圣教会的信仰哲学理论,“哲学是神学的婢女”的经典名句浓缩见证着西方哲学为基督信仰的诠释与光荣。
  展望未来,西方哲学为基督信仰做出卓越非凡的历史贡献,我们的东方哲学文化怎么就不可以,我们必须重新调整认识,转变观念,东方哲学文化绝不逊色他人,同样是在光荣服务、印证赞美天主,急需有待于让我们去发掘。
------------ 

   关于神学与世俗哲学知识的争议问题
    ——回复教友来信谈论哲学做为神学的婢女问题。
     ——panpeter

  关于你的来信文章,我看完了一遍以后,发现一个主要问题是你对世俗哲学的希望是一种不太好的动机,在我内心里,世俗哲学对于神学就连“婢女”也算不上,世俗哲学只能算一个外教人士的世俗意见,简单说:世俗哲学对神学仅仅算是个“陌路人”。
  世俗哲学跟天主教神学并没有直接联系,世俗哲学对于我们天主教信徒来说,只能拿来当做一种理性知识上的练习资料,当做一些认识世俗社会文化观念的典型样板,等我们能看清这些世俗知识的真相后,再用来当做批判对象。
  天主教的神学体系应当并且必须是自立于世,完全只用天主的启示知识观念去建立一套纯洁无暇并且自洽完整的神学知识体系。因为一切智慧的本源都是出于天主,我们只要凭靠天主的启示知识观念就足以自立于世了,要先区分好天主的良善知识与撒旦的邪恶知识,不要被撒旦的阴谋意志所误导,就足以有效应对一切文化挑战。
  其实,就连世俗中一切文化的有益知识元素也是完全出于天主安置在人类身上的某种先天恩赐,并不是任何一个人类所能自造的。
  人类的思维能力以及背后的思想主体即“思想意识”都是出于天主的高超设计,虽然唯物主义者一直拒绝承认思想意识是由于灵魂的作用,但是思想意识的存在必须借助着一个存在主体去驱动而产生作用,这是毫无疑问的。在此问题上,我们天主教神学按天主启示去称这个能驱动思想意识的主体为“灵魂”,把灵魂当作思想意识的主人即其背后主体。而无神论者却以为思想意识仅仅依靠人体大脑就能具有这一整个作用,他们认为肉身与大脑就是整个思想意识的主人即其背后主体。
  对此极为关键的观念分歧,我们只能留待天主在末日审判到来时再揭开一切观念争议上的谜底与真相,只有天主的知慧能力才是全能,天主自会去拆穿这一切世俗文化知识中正在大力反对其真理教导的异端观念。
  我们从自身的思想活动当中的简单体验,就能知道思想意识的活动虽然是借助大脑在执行运算,但思想意识却很难被我们自己的体验归结为大脑的完全作用,我们更加相信天主的启示所说,是自己的灵魂在驱动着整个思想意识,并不仅仅是自己的大脑或者身体在单独这样做。
  这就象电脑计算机在执行计算活动时,虽然是CPU这个大脑在执行计算活动,但真正在背后控制整个计算过程的其实是一个软件,那个软件主体就犹如人类的灵魂主体一样,才是这类思想活动的真主人。而一切计算机软件都是出于人类知识所设计出来的程序体,这样一来,这些软件及其程序本身又仅仅是等于出自某个人类的意识作用,并不是等于存在着任何非人类的意识作用。
  这就象是当一个猎人设计了一个陷阱程序去捕捉猎物时,这个陷阱程序本身的作用机制完全来自于这个猎人的意识作用,并不是这个陷阱本身具有了单独的机器意识,更不是陷阱本身懂得自行捕捉猎物。所以呢,试图在人类之外创造机器意识的努力,永远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并不符合天主的安排计划。
  在世俗知识内容中,有一些部分是可用的中立性知识,主要是指中立无害的技术性知识,其特征是不属于任何人类个体的观念性主张,因而不会引发任何人类个体之间的观念性争议与矛盾。其中主要是指:逻辑思维技术知识,这才算得上是一种明显具有中立地位的纯技术知识。
  以逻辑知识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各种中立性技术知识体系也是无害的,比如数学物理化学之类知识体系,只要注意去警惕并区分好在数理化知识中被恶意加入的相反于天主启示的那些世俗观念,比如各种来自于科学主义者的个人观念主张,只要我们能排除掉这些科学主义者的恶意误导就可以了。其实,在世俗知识中的这一切反对天主的个人观念主张:其背后主谋都是来自于撒旦意志的作用与阴谋。
  而且,天主安排在世俗文化知识上面的所得恩赐并不够丰富,还是相当有限的,同时还受到撒旦意志的恶意污染和阴谋引导,所以,世俗文化中的大多数知识观念已经变成了无益有害的,如果去盲目学习并吸收,就很可能会掉进撒旦的文化陷阱当中。
  真正由天主丰富赐给人类的知识恩赐内容,其实就是那些来自于天主明确教导并赐给整个教会的启示知识内容,这才是最有效最关键的原则性指导知识,是知识之上的更高知识。
  这是能用来帮助教会建立道德原则,指导教会善用技术性知识的最关键的原则性指导知识。道德原则是人类运用各类知识时的第一指导知识,有道德才可能善用知识,没有道德就无法去善用知识,反而可能会被撒旦所误导。借助这种更完整的来自于真理启示的原则性指导知识,教会才可能去战胜撒旦的误导与阴谋,才可能带领人类走向得救之路与更完善的永生之路。

2017.3.2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2-23 12: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在中世纪时,西欧教会在自身的强势发展时期曾经强加推行具有神权观念的法律管理体系,但此特殊政治社会环境的产生却需要信徒身份在绝大多数社会成员中的极大普遍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3-1-31 14: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