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105|回复: 1

[转] 心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18 13: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别太快向你的寂寞投降

别太快向你的寂寞投降,
让寂寞的切痕切得更深一点,
让寂寞在你内发酵,调味,
就像世上极少的人,甚至全能者所能做的调配。
今夜我内心有点失落,
这失落令我的眼睛湿润、声音温柔,
却使我对天主的渴求完全清晰。







心祷

你只能用你心中之物来祈祷,
如果你的心被破胸掏出,
祈祷那条裂痕。
如果你的心充满苦水,
祈祷它的最后一滴。
如果你的心像惊涛骇浪,
祈祷那急流。
如果你的心像岩浆从火山口流下,
祈祷那火焰。
祈祷你心中的号叫,
使它成为微风的低吟。
祈祷你心中的愤怒,谋杀和哀悼。
用祈祷将心中的一切
放在那双巨大而安宁的手中,
它就变成栖息在掌中的小鸟。



旅程

那天你终于明白
你必需要做的事,并且开始去做,
虽然环绕着你是众多的声音,
不断地呼喊着
他们不良的劝告,
虽然整座房子
开始震动,
你感到惯常的拉扯
抓着你脚踝不放
「改变我的生活!」
每个声音都同样地喊着
但你没有停下来。
你知道你要做什么,
虽然那强风
以它僵硬的手指要撬开那基要点 ──
虽然他们忧郁得
那么利害。
夜深了
一个狂暴的晚上
路上满是坠落的
树枝,乱石。
一点一点
当那杂声在你身后消失,
星星开始照耀
透过云朵,
有一个新的声音
竟慢慢地
发觉是自己的声音,
沿途陪伴着你
当你举步一步一步地
深入这世界,
决意去做一点事
唯一你可做的事 ──
决意去救
唯一你可救的生命。



当死亡到临

当死亡到临
正如秋天的饿熊,
当死亡到临,它倾囊而出
为要收买我的性命,不会反悔。
当死亡到临
正如天花水痘症的爆发;
当死亡到临
犹如浮冰在我两肩胛之间,
我怀着好奇走过这门框,心中想着:
死亡,你这漆黑的茅舍,你究竟怎样?
我东张西望,啊!
正如兄弟姊妹,手足之情,
我看待时间,只不过是种想法,
我沉思永恒,是另类的可能,
我想到一个生命就像一朵花,平凡如
田中的小野菊,也不失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每个名字,犹如挂在口边的小调,
总会休止,趋于静寂,
每个身躯,有如雄狮,地上之宝。
一切都会过去,过去之后,我要说:我的一生
我是一个新娘,嫁给了婀娜多姿的生活做太太。
我是一个新郎,生活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到了结局,我再无须疑惑
如果我的一生,能活出独立个体,体验真我。
我无必要叹息、惊惧
或愤愤不平。
我不想走马看花,空走一回。



嘉禄富高小兄弟的祈祷

我将自己交付祢手里;
随祢处置。
不论祢做什么,我都感谢;
我已准备好,接受一切。
愿祢的旨意承行于我,
以及所有的受造物。
主,我别无所求。
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的手中;
我以全心的爱将它献给祢,
因为我爱祢,主,
因此需要将我自己交在祢手里,
毫无保留,信心无际。
因祢是我父。
亚孟




是谁说的?

有什么东西轻轻地说了一些话
但它甚至连一个字也不像
反而好像是听得懂的寂宁
我站在池边
看不见任何我们所谓活物的东西。
然而,声音进入我内,
我的肉体生命,
带着如此幸福。
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除了水、天空、草地。




突然

突然间,沉默了很久的祂,
开始跟我讲话了,
有如四面八方的流水滚滚而来,
像绿叶似的节奏分明,
也在我生命的根本基因之内发言。
长久无言的岩石,变成了祂的诗句宝库。
祂从电锯中给我唱歌,
祂用外科医生的手,在羊皮纸上写下治愈的处方,
气流是祂心中的锅炉,把地球放在里面旋转,
是修成正果的路途。
我不必气馁,
就像外教人碰到了第二次的圣神降临,
在我周围的野草,石头,工具,机械,
都用我的家乡土话
向我述说「那一位」要做些甚么。

发表于 2016-11-8 20: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12-9 06: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