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490|回复: 78

一个非典型主教的非凡人生!——051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1 11: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施纯洁主教——洗名保禄,1921年生于河北省保定地区清苑县西南部极偏僻的一个小村庄——北辛力村,一个热心教友家中。
主教有四个姐姐,他是父母唯一的儿子,当然是最被父母宠爱的。四个姐姐中两个献身事主,一位加入了雷鸣远神父所创立的德来会(妹妹会);一位在家守贞,服务堂区。他的父母以务农为主,养活五个孩子。因着他们勤俭有节,使生活水平算得上“小康”,但那只是三十年代贫脊不堪的中国偏僻乡村的农家小康。在这种艰苦的生活环境中,主教从小就培养出坚强的毅力和温和、善良、纯洁质朴而稳重的性格。


     身材健美而又天资聪颖的主教,从小就表现的内向而好学。四、五岁时自己就切萝卜片来模仿神父做弥撒。母亲进堂时,小纯洁总要跟在母亲身后,学着大人们的样子恭恭敬敬的请安,规规矩矩地并起小手端跪在母亲身旁。当时两位本堂神父和教友无一不夸赞“纯洁真是天真的小天使!”七岁时,他就在本村跟修妇们学经文要理,听他们讲圣人故事。母亲热心非常,且特别敬爱圣母,幼年时主教就已在母亲身上深深体验了母亲的温暖、伟大和力量,父母的和谐相爱,浓郁的宗教家庭气氛,教友们事主的虔诚、热心,以及村民的质朴热情,都保护了他心灵的纯洁;并在这纯洁的心灵上,播下了信德、爱德,尤其是热爱圣母的种子。


    母亲在怀孕他之始,就已经把他许给天主做传教士。小纯洁的聪明伶俐及事主的虔诚,更使父母看到天主在他身上的计划,因而时时培养他的圣召。激发他对天主的热忱和慷慨。十一岁时(1931年)他就离开了父母、亲人,及热爱的小村庄,进了保定教区备修院,矢志晋铎献身事主,服务教会。因他聪明好学,成绩优异,很快(1933年)就跳进小修院的大门,正式开始了他的修道生涯。在保定西关完成小修院学业后,1941年被派往山西大同神学院攻读中学课程,学习法文、拉丁文及神学,后转入北京阜城门外的石门大修院,始终以优异成绩、品行完美、热心事主,而成为“花园”中娇艳的一朵。当时著名的耶稣会神师马俊生神父也特别器重他,当他的《神修学》即将成书之际,特邀请他和几位别的同学进行校对。


   1947年6月23日毕业于石门大修院,是日由田枢机主礼荣晋铎品,并因长上举荐,同年8月考入辅仁大学中国语文系,1949年春因病休学,施神父从小受母亲的董陶,极爱圣母,他的晋铎“就是为当圣母的儿子”。因此,他积极响应圣母的号召,1950年2月加入“司铎圣母军”,并充任支会秘书,同年3月恢复学习。1951年4月又组织成立了“儿童圣母军”并任指导司铎。1951年夏天又休学,因逾期过久而未能复学,遂于1952年肄业于原辅仁大学国语系四年级。1953年9月担任北京教区天使小修院物理教师,并兼任陶然亭人民制单厂业余学校初中数学和语文教员。


     1954年9月11日,神父因不参加“三自革新”和担任“圣母军”的指导司铎而被捕,从此开始了他“人间地狱”的铁窗生活。先在北京收审,一年后,即1955年底,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翌年初春,被解送东北兴凯湖农场接受劳动改造。


     阳春三月,兴凯湖依然是零下三十多度的素褒银装,似乎春天不愿意来到这里,而神父和他的同伴,这些失去自由、失去人权的“人民公敌”、 “反革命分子”,早已冒着刺骨的严寒被赶入沼泽地里去“劳动改造”,每天工作长达十四个小时,晚上归来还得改造思潮,学马列、念毛选、一天一汇报、三天一检讨……吃的却只有糠秕和干草面。


  夏天,兴凯湖脱掉了萧瑟的白衣,却又换来了沼泽的臭氧和蚊虫的侵袭。“囚犯”们白天吃不饱,晚上睡不好,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奔赴“战场”。一面应付沼泽的泥泞,一面搬石筑堤,提土造田……在这种灭绝人性的摧残和蹂躏下,多少人绝望了,而我们可敬的神父凭借他信德支持下的坚强毅力,高唱“极目北荒干里缘,连天碧海白花开……”,拥抱着天主送来的一切爱的圣吻,同时也成患难弟兄们的精神支柱,虽然监工们戒备森严,他却总要寻找机会给弟兄们送去基督的爱和平安。

    我们的神父虽是农家出身,却从未做过农活。一位大学生面对这种野蛮的推残和折磨,他渐渐地感到有所不支。“心情是豪爽的,但肉身却是软弱的。”他开始向那爱他的父亲,掌管一切并安慰人心的天主发出了默默的祈祷,“免去我这苦爵吧!或用疾病代替这非人的摧残吧!……但要按你的旨意。”他求着病苦的到来,好结束这“地狱恶魔的折磨”。这一天终于盼到了,“天主眷顾了他的儿子”。由于食粮短缺,营养不良,再加上日夜煎熬,神父的双眼失明了(瞎眼的真正原因)。



     北大荒的兴凯湖啊!你撕碎了多少人的心,你吸干了多少人的血,你吞没了多少人的生命,你也夺去了我们主教的双眼,你却炼就了他刚铁般的毅力,陶冶了义人的灵魂。


     1956年底,神父被送到北京北苑农场,做些适于盲人的工作,并就医诊治。因环境及待遇有所改善,又有药物治疗,神父的双眼有了一线光明。但这里必竟是六十年代的中国监狱啊!这里绝容不下“闲人”,既便瞎子也不放过。不能出大力,就做轻工。一天到晚熬个没完,神父的双眼也就再也没有什么转变了。
1960年底,神父被调往荣淀劳改农场,在这里身体越来越坏。当时正是中国粮食最困难的时候,外边的老百姓都饿死的不计其数,更何况一个犯人呢?天主却用奇迹维持着他的生命,使他闯过了三年饥荒的死亡线。
1963年春,他们对这位双目失明的囚犯,终于大发“慈悲”,神父以保外就医之名获得了“假释”。他满怀激情、思虑万千、充满对未来生活的希望,踏上了南下的汽车。


    盼自由、想亲人,梦中的家乡是多么温馨,终于,神父又回到了阔别已久、曾哺育过他的家乡——北辛力。然而家乡还“香”吗?一个囚犯、一个反革命、一个阶级敌人,无论在哪里,都是人人鄙视、个个轻慢、四顾无亲、何处为家?想双亲,双亲已故;盼亲人,亲人远离;重温邻里,迎来的却是一道道鄙夷的视线,张张冷醋的瘦脸;看家里,两间土房,躺着患肾炎的姐夫和两个幼小的孩子。饥寒交迫,贫困潦倒,瓜菜代粮食。中国百姓大都忍饥挨饿、民不聊生,劳改后的神父,穿着又脏又破、补丁叠罗的衣服,两手空空地进了这个家,亲人相见悲喜交加,心潮翻滚;这个家能存在多久?老老小小又怎样熬过这无情的岁月?自己的归来给这个家又蒙上了浓浓的政治夜雾。


     回家后,神父立即被归到“黑四类”中,戴上了高帽,接受管制。真可谓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天主的计划奥妙难明,他总是“用鞭子抽打他的儿子”。神父,这位天主的忠仆,世间的义人,在圣母的怀抱中毅然接受生活的挑战。“不论前路山高水险,圣母慈怀绝无难。”默默地接受着这一切来自天上的礼物。


    1963年的河北省又遭空前的水灾,神父的姐夫秋后回老家(安国)养病去了。这个家就只剩下双目失明的神父和幼小的外甥女及外甥。国家给水灾后的农民有一点点救济,这唯一维持生命的救济也因神父被管制而被剥夺了。这一家老少三口的日子就靠野菜、树叶来果腹,天主赐给他们一棵“生命树”——家中的老枣树。神父饿了,就让外甥摘把绿枣充饥。秋后,两个可怜的孩子就下地拾些红薯,借以改善生活。神父:一位双目失明的盲者,肩负着一家生活的重担,出工回来得洗衣服、做饭、又当爹又当娘。没眼的人过日子多么困难!一个下雨天,神父滑倒在厕所的大粪坑里……这一切并未把他吓倒,他面对这些困难,天天向他天上的母亲发出祈祷和哀叹!


    本来,1967年9月10日刑满后,应恢复自由公民的身份,然而,文革的黑风适时又席卷而来。作为“反革命”的神父,当然就成了挨整的重点对象。1967年冬,神父的家首次被红卫兵查抄了,并把神父关进“学习班”进行“洗脑”勒令交待“反革命罪行”。逼迫背教,开公审大会,戴着大白帽子挨斗,用绳子绑上双腿拉着游街。二十天不能回家,每天都是外甥送饭。文革期间的清苑,炮火连天、战争四起、民不聊生,“黑四类”更是惨遭灭顶。神父也就要接受更严峻的考验。他除了和社员们同样工作外,每天早晨必须在别人出工前,同几个伙伴清扫大街。中午别人回家,他还必须同伙伴到军烈属家尽义务。下午照常出工,晚上还要接受“洗脑”学文件,学毛选,那些无人愿做的工作,当然,就成了这些“阶级敌人”的天职。神父双目失明,也有他盲人的工作,秋麦打场晒粮,平素起粪造肥,装土拉车,人们常会见到他碰在铁锹上,因消毒不好,脓肿溃烂。既无钱医治,药效又差,险些把脚给烂掉,一个盲人的日子有谁曾想到,又有谁能理解呢?神父就这样为天主,为人灵默默地奉献着,为了爱,无声无息地生活。


    冬天,本是农民休闲的时候,但对在文革期间的神父却是大忙季节,他们要充当那些“达官权贵”们的玩物,别人看戏,他们就背着脸跪在戏台上当陪衬。每天开会,他们更要跪到台中央,休会时还要让“群众”开心,吐的吐,骂的骂。


     1969年,神父的家再次被抄,他们掠走了神父的手表和一件白衬衫,说什么“表里有电台,衣服里面有情报”。亲人掩面过,邻里不相识,除受压制外,还要受邻里的歧视;走在街上,不是叫瞎子,就是嚷“反革命”。小队长也落井下石,说什么神父干活不行,要停止他劳动。啊!多么可怕的停止劳动!失业者的日子怎么熬呀?!神父好话说了千千万万,打躬作揖,转圈圈。


     1973年,又以“阶级敌人”之名三次被抄家。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了,那些“黑四类”、“臭老九”也终于见了天日。我们可敬的神父的生活,也随着历史的车轮在改变。外甥、外甥女渐渐长大,神父也不再挨批斗,虽仍受管制,到底安生多了。


     十年的文革呀!人们说你是浩劫,你把人间变成了地狱,你把温情化成了仇恨,你使大地母亲哀鸣哭泣……
到了1979年,神父才被解除了管制。摘掉了戴在头上十九年的“帽子”,重获自由公民的身份,二十五年之久流逝而过:十三年的刑期,十二年的冠帽,无情的岁月夺去了神父的岁月风貌摧残了他的青春,吞没了他的才华,蹉跎的岁月,却陶冶了志士的人格,成全了圣人的灵魂。


    饱经风霜,历尽沧桑的神父就这样在二十五年中完成着他的圣召,接受着天主的考验,默默地进行着他的奉献!
80年,神父为糊口,努力寻找工作,但对一个仍受人岐视的盲人来说真是费尽周折,上推下,下又推上,在这“文艺王国”竟找不到大学生的工作,最后因朋友的介绍,在乡中学代课三个月。在这期间,他用放大镜编写教案。在授课前一晚上,外甥给他念两遍,第二天他就背着讲课。因他超人的毅力和天赋的记忆获得了全校师生的好评,学校里的老师对他的教学,都倍感惊异,全校师生有口皆碑。


80年下半年,因见其他神昆相继走出传教,神父神火蓬生,积极与神长们联系,重整祭器,学习中文弥撒,他克服双眼的不便,重新又登上了祭台。


81年秋,素闻神父盛名的老同学,邢台教区的尚神父,送来两名学生请求神父予以栽培。第二年春天,神父伴两名修生去邢台,在那里为修生讲解神学,教授文化课,直到两名修生晋升神父才回家。从此以后,开始出外传教。先在清苑,后到定洲、灵寿、安国、徐水、蠡县、博野、望都等地传教,84年又去包头传教三个月之久。从包头回来后,因李主教工作繁忙,就辅佐李主教工作,在西王力任本堂。


87年3月被李斯德主教祝圣为保定教区的辅理主教,正权之主教范学淹主教受阻,施主教见当时教区工作紊乱,神职人员又青黄不接,遂于六月份成立了保定教区备修院,八月协同李斯德主教祝圣了两位新司铎并在两位同铎的辅佐下,成立了教区神哲学修院,同时进行教区神职班的调整工作,召开教区神职人员会议成立顾问团,并委任副主教。


     主教一向特别爱圣母,先前因任司铎圣母军的秘书及儿童圣母军的指导司铎而判刑十三年,又戴了十二年的帽子,但这一争并未削减他孝爱圣母的热火。因此在成立教区神学院的同时,继曲主教之遗志,创立了圣母无玷圣心孝女会,旨在召集女青年响应圣母在法蒂玛的召唤,做补赎,念玫瑰经,以安慰圣母的无玷圣心。把圣母圣心的讯息——建在仁爱基础上的和平,散布到人间,并起草了会规。主教一生热爱圣母,无论在外传教还是坐监,都宣扬圣母的芳名,如今建立了圣母无玷圣心孝女会,该是主教的一大慰藉吧!



     我们的主教虽双目失明,却努力克服这些困难,积极参与教区各项大的活动,主持朝圣礼,发丧李主教、朱主教、祝圣新司铎,并给神父、修士、修女及教友们讲避静,担任着整个教区修道人员的培育工作,指导司铎的重大而光荣的十字架。从此,主教的身体日趋衰弱,但他为葡萄园的工作还是不遗余力,89年底,主教突患急病,因抢救及时,虽脱离了死亡的魔掌,但身体却愈加虚弱了,再加上原有的心肺疾病及工作的繁忙,始终未能康复,然而主教仍忘我地工作,每天接待寻求精神食粮的善男信女,并重新修整所立修会会规。


    90年12月,保定教区又遭受了空前的洗劫,由北至南的通令搜捕中,有无数神职人员、教友骨干被捕及看管,魔爪也同样伸向了这位双目失明的老牧人。当时,主教本可以躲过搜捕,但他却指挥着神父、修士修女们躲避起来,而自己却坚守岗位,看护羊群。12月16日晚上,政府工作人员以“学习”为名,硬把主教从家人手中“请”上了小汽车(纯属绑架),车轮后爬着被搡倒的外甥……。


    好神秘的“学习”呀!家人多方奔走,仍打听不到主教的下落。政府回答是他在“学习”。好长的“学期”呀!迎春花开了,麦子抽穗了;家中的老枣树也挂满了红玛瑙似的大枣儿,却不见主人再来打枣充饥,又一茬麦粒播进土地,终于主教学习“毕业”了。91年11月4日政府送回了老主教的遗体。


   我们可敬的主教的一生,是爱的一生,是祭献的一生,是默默无闻,平凡的一生,在他四十四年的牧职中,前后只有十几年的时间服务祭台,而近30年的漫长岁月里,他正如中国无数致命者一样,为了信仰,为了基督,默默地向天父祭献自己的心灵和生命,无言地流淌着自己的鲜血,这位天主的忠仆,最后又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天主给他准备的祭台上,完成了他生命的全燔祭……  


   他“毕业”了……他怀着对生命的无限希望,投入了那爱他,而他也用生命还爱的天父的怀里。“世界原配不上他”,“他被提去了”。(再次感谢0513弟兄)


发表于 2014-1-21 20: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私欲与软弱而在信仰原则上妥协,是对先辈的出卖和他们忠贞的亵渎。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 16: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保定老出头疼主教???保定主教。世界驰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17: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上圣人为我等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 20: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亚巴郎 发表于 2014-1-21 17:53
天上圣人为我等祈。

小麻雀们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0: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信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0: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苹果的信仰 发表于 2014-1-21 20:11
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信仰。

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0: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愿荣主益人 发表于 2014-1-21 20:19
因为私欲与软弱而在信仰原则上妥协,是对先辈的出卖和他们忠贞的亵渎。

而且更不耻以“爱德”的名义而掩饰的自私和虚伪,天主爱人,宽恕人但并没有让我们在邪恶面前妥协和认同。

三姐夫你和三姐商量商量,你们同意我的观点吗?

你们全家都爱国,你们全家是爱国会的分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0: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0: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愿荣主益人 发表于 2014-1-21 20:19
因为私欲与软弱而在信仰原则上妥协,是对先辈的出卖和他们忠贞的亵渎。

现在不需要流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0: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愿荣主益人 发表于 2014-1-21 20:24
而且更不耻以“爱德”的名义而掩饰的自私和虚伪,天主爱人,宽恕人但并没有让我们在邪恶面前妥协和认同。 ...

我爱天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2: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流血的时代,更需要对主忠信,心怀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上,都易变无定。甜蜜世代更要当心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 23: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撒娜 发表于 2014-1-21 22:13
无需流血的时代,更需要对主忠信,心怀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上,都易变无定。甜蜜世代更要当心哦。
...

祈求天主的恩宠与姐妹同在,为主做光荣的见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 07: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愿荣主益人 发表于 2014-1-21 23:42
祈求天主的恩宠与姐妹同在,为主做光荣的见证。

阿门!感谢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 07:5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撒娜 发表于 2014-1-21 22:13
无需流血的时代,更需要对主忠信,心怀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上,都易变无定。甜蜜世代更要当心哦。
...

现在只需流汗做福音的传播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 08: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需殉道的时代,可以没有殉道的决心吗?“若有人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当代的教友把信仰当做生活的点缀,当做繁忙紧张工作后的清凉剂,只要生活安稳,有吃有喝就感谢上主,这难道是信仰的真谛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 09: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安多尼 发表于 2014-1-22 08:51
无需殉道的时代,可以没有殉道的决心吗?“若有人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当代的教友把信仰当 ...

说得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 09: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安多尼 发表于 2014-1-22 08:51
无需殉道的时代,可以没有殉道的决心吗?“若有人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当代的教友把信仰当 ...

信仰不是一张圣洁的脸,而是一颗清洁的心。信仰是行动,是生活,是生命。用这些诠释出来的信仰才是更真

实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 10: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愿荣主益人 发表于 2014-1-21 23:42
祈求天主的恩宠与姐妹同在,为主做光荣的见证。

嗯嗯,与我们众人同在,我倒是超级软弱,求主不丢弃才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 11: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成立中国大陆地下主教团,一九九零年十二月政府对保定教区及临近的易县教区、正定教区、安国教区、献县教区等地的地下教会进行了大规模的搜捕,范学俺、施纯洁、陈建章、安树新、刘士民、崔新刚等二十位地下神职人员先后被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7 15: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