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501|回复: 40

看好坟庄 买好衣装 站好最后一班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1 13: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好坟庄 买好衣装 站好最后一班岗                                       
                       ————《梵蒂冈,你慌什么?》发表一周年记
     
     (一点说明:本文是在一年前为回应《梵蒂冈,你慌什么!》的评论所写的《也算回应》的原文基础上有所增减而成。《梵蒂冈,你慌什么!》发表一周年,点击率近2万,说明一直有人关注此话题。时值网传一周年,余心未平,余意未了。尺短寸长,拾遗补缺。袒露胸襟,直言再续,权作回应,以谢诸公及地角天涯同心事主、共赴时艰的忠贞教会的弟兄姊妹!)
              ……………………………………………………….
                     
                    (一)
        我所有的文章,几乎千篇一律,都“咬”着梵蒂冈对中国教会政策实施的脉络及造成中国教会混乱的六神无主的现状的问责。我一向的观点是:“梵蒂冈血刃无悔地坚持正道,十个爱国会也搞不垮一个天主教;梵蒂冈虚与委蛇地扬弃真理,一个爱国会可以搞垮十个天主教。”中国教会之命运全系于梵蒂冈举手投足的轻重深浅。
       兴邦者,丧邦者,梵蒂冈是也。只要我们具备了“无恃其不攻,而恃吾有不可攻也”的坚固内力,天主教就不会在铁血与怀柔的征战中被击溃。圣统制是个简约易行的统治教会的好制度,但是,她也就同时把教会成败利钝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你不负责谁负责!不找你找谁?
                  
                    (二)
       对给咱洗脚的教宗,“圣父、圣父”地呼喊,固然可以表达中国教友认同、热爱最高牧者的心声。但是,面折廷争,直陈利害的诤臣,未必不是忧心如焚欲挽狂澜于即倒的忠仆。
       现在,中国教会没有一个总体的信仰目标,中国教友没有一个踏实的信仰托寄。官方教会头上笼罩着“不符合教会道理的”爱国会,忠贞教会心里揣着为中梵建交被牺牲的噩梦。合一到底是怎么个章程。谁知道,谁理解?谁应对此负责,谁又对此负责过?第一责任人是谁?摸都不能摸一下吗?如果都能把教宗当爹,怎么在爱国会的衙门里,有那么多“独立自办”不把教宗当老家儿的不孝儿孙呢?光嘴喊有什么用,来点真的:在大堂里贴张大字报,宣布本堂区不受爱国会管辖,直接听命教宗的,敢吗?
教宗是人不是神,在信仰精神方面,教宗无懈可击。但聚焦在人性方面的一国元首的高层面检视下,他老人家的行政能力终归是有限度的。世界各地的天主教团体一旦出了大纰漏,教宗也要承担领导不力的舆论点评的。这有什么奇怪呢?对教宗报以原教旨主义般的呼喊很容易,但这并不是真孝顺。中国教会中有一半孝子,爱国会也成不了气候。中国教友敢给教宗贴大字报了,那才是正常的有生命力的“牧”、“羊”关系。
        说句挨骂的话,光喊教宗万岁治不了中国教会的伤痛。必须明明白白告诉教宗我们处境曲折艰困的根源是罗马没有一个真理导向,没有一个切实可操作的信仰行为模式。教宗必须承担梵蒂冈推行的牺牲忠贞教会的妥协政策给中国忠贞儿女带来的巨大的精神痛苦的责任,教宗应当向中国教友道歉!
       爱德呀,宽恕呀,喊了十年了,爱谁,宽恕谁,谁该被宽恕?无原则的“爱”就可以完全解开当前困扰中国教友信仰迷失的结节吗?……谁知道罗马的中国政策目前到底是什么?怎么走,往哪里走? 大概没有政策就是梵蒂冈的中国政策----这简直是拿几百万天主教徒开玩笑!
       “张军不能战,围邑不能攻,必自破毁也”。
                    
                    (三)
        共产党人对天主教的“独立自办”的政策岿然不动。我们因应的策略,就是这些爱德呀,宽恕呀,圣神的带领呀……难道是圣神把我们带进的爱国会,是圣神把郭金才带领到承德接受共产党人的自选自圣吗?我们自主意识的犯罪,也是圣神的带领吗?
        法典是干什么的,法典就是惩戒违法之徒的戒尺。这怎么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呢”?郭金才是“我们有手足之情的主教弟兄”吗?这位弟兄怎么不一头撞死在承德自选自圣、红红火火的祭台上,表示对信仰、对基督教会的忠诚呢?而是高高兴兴地戴上了主教的大盖帽,成为推进与罗马教廷对立的“自选自圣”的干将。我们希望梵蒂冈依法伸张正义,怎么就是幸灾乐祸呢?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并不叫仁爱宽厚,这恰恰是枉法渎职的的表现。
       梵蒂冈不敢绝罚郭金才,真实的原因是害怕中国共产党人的震怒。如果这件事出在法兰西、菲律宾,圣座的绝杀令恐怕是十万火急早早就发送到位了。该罚而不罚就是枉法。如果一律用基督的爱呀、宽恕呀作为法外施仁的藉口,那么干脆把法典扔到亚得里亚海里算了。这么顶尖的违法案例都一“爱”而过,还有什么小打小闹的过失不可以“宽恕”?教会是基督的肢体,但她也是人间的社团。如果没有法律的规矩准绳,她怎么可能正常运作呢?梅瑟还有块十诫板呢!
       “那出卖人子的人,不如不活在世上”-----这是基督对叛逆的诅咒。基督的爱在哪里?基督的宽恕在哪里?这样混淆罪与爱的并联关系简直是缺乏起码的逻辑思维和原则立场。
对非法祝圣的惩戒,其最大轰动效应是“自选自圣”不可取的法律伸张。是中国教会是非的定断,是十几年纷乱的分水岭,是中国所有教友心明眼亮的信仰明鉴。淹没法律的是“爱”呢还是“怕”呢?梵蒂冈自己心里有数。
      “自选自圣”不是承载“我们有手足之情的主教弟兄”个人信仰取向的问题。它是一种政治势力宰割天主教会的利刃。这实际上是一种次生政治的较量。难道我们只能怀抱着基督的爱,眼睁睁看着人家灯火辉煌的自选自圣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吗?我们就不能看到一次我们合理合法的制约手段力挫红方锐气的张扬吗?

                     (四)
      只要梵蒂冈承认了郭金才“主教职的有效性”,就可以了。人家要的就是这个愚弄百姓的“有效”。“他的行使权的有效性”的尾巴在这里还有意义吗?虽然不得已绝罚了两个爱国会的好干部,谁觉得肝儿颤了?谁感到圣座的威猛了?人家二位照样把持着教区,照样明目张胆地以非法之身去祝圣主教。党就敢给行使权,我们的爱国会大主教他也就敢旁若无人地行使这个“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的梵蒂冈大人还得上赶着承认这个“权”的有效性。连我这科班出身的信了一辈子教的人都不解教会如此深邃的信理神学的奥妙。
假如,一个极端仇视天主教的无神论者或党员同志,为了掌控天主教,打进天主教的高层,一经有效的主教覆手,他就成了天主教“有效的”主教了?他在成圣体的时候想的不是“Ecce  agnvs  Dei, ecce quitolit pecata mundi!”,而是叨咕着咒骂天主的词语;他在送圣体时不是念叨“Domine non sun dicverbo et sanabitur anima mea ”,而是把“基督圣体!”改成亵渎神明的“鸡多剩米!”
天主看着这样的人举行的弥撒圣祭也会悦纳吗?如果我是有天主的一丁点的全知宠照的天使,能透视出这小子的“五道庙”,我会立马把这个王八蛋的脑袋拧下来。但是,我们谁也看不出来,在祭台上那些红袍绿带包裹着的政治机械人的真实思维。所以,我们就得爱呀,宽恕呀,理解呀……我们就得承认他们“虽然非法,但有效” !不过,我想,如果我们继续如此痴迷如醉地再爱他们,再宽恕他们,早晚他们还不得上天把伯多录手里的钥匙抢过来。
     这不是异想天开。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我似乎记得网上名氏义峰其撰文自曝曾经给教友送过弥撒,不过,他说当时没有成圣体。)
以此类推,郭金才圣出的主教照样有效。而且今后就会行使这个最高的“权”,你梵蒂冈敢咋样,您一个“真理追随者”又能在人家的“自选自圣”的大典上,“追”出什么 “真理”来。不用说“追”,就是稍有异样,现场的警察早就把你带走了。你爱呀,你宽恕呀,这是面对现实的最无能也最冠冕堂皇的最虚伪的托词。
   
                      (五)
        听了“像孙子一样”、“像狗一样”低三下四、摇尾乞怜的形容词就“毛骨悚然了”?那么,面对为维护忠贞常年被拘押监禁而被罗马抛弃的最后惨遭折磨致死的永年教区韩鼎祥主教的凄凉的墓碑,你就心安理得了?面对从监禁之地送出的伤痕累累的被梵蒂冈封杀的保定教区范学淹主教的已经霉变的尸体,你就心花怒放了?对这些正气凛然为维护教宗的权威和教会的圣统鼎鑊不避的致命英烈,梵蒂冈说过一句话,献过一束花吗?几句尖锐粗俗的话就受不了了,没面子了?我们主教的命值多少钱?我们主教英勇献身的精神值多少钱?我们千千万万啼饥号寒家破人亡的忠贞儿女创巨痛深的苦难值多少钱?你们吃饱了喝足了卖够了高枕无忧在这充当起梵蒂冈的乖儿子了?可个个都是“不符合教会道理的”爱国会统绪中的支持者与维护者。你小子有种站出来把自己的堂区从爱国会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回归与罗马大爹的共融合一!做着婊子立着牌坊,这就叫恬不知耻。你这种精神败类,可以看我的文章,但绝对没有资格说三道四-----除非你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
还有些公开教会的油头粉面的白痴在网上叫嚣:我们主教有教宗的任命书,你们不来跟我们合一就是不听教宗的命,就是有私心、有野心……
       那位“真理追随者”说“合一”不是地上、地下的的合一,是“合到普世教会,是合到罗马天主教会”。还是等你们自己跟罗马“合”到位了,再来收编地下教会也不迟。
        呆子!你就没看见你们主教府后头竖起的那充作旗杆的猴子尾巴吗?爱国会主教普遍的无原则的被合法化是梵蒂冈行政措施的最大败笔。不要只抖落教宗合法化的任命书,还是回去先看看你们主教那张省爱国会委员的任命状吧!你们的助理主教是宗教局的官员带着到香港见了代%办,推荐他当主教的。是地地道道推行独立自办的爱国会的干将。虽然隐蔽,但更具欺骗性。这里有多少猫腻,你清楚吗?
最好现在大家都不要太张扬,因为谁都没有张扬到底的本钱。时局如此,事态如此,人心如此。大家都已经是心照不宣地知己知彼了,干嘛还非得炫耀自己经过人工修复的处女膜园紧滑丽,证明自己没卖过,有什么意思呢?
      去吧,买两瓶小磨香油倒在耶稣的脚下,再假装哭两声,让大家也知道您还真有过改邪归正脱离自办、回归普世的行动。
       不离开粪坑,教宗100张合法有效的毛头纸,也擦不净你们主教身上的臭味儿!而且还会遗臭万年!历史既不能被强权篡改,也不会被谎言遮盖!

                    (六)
        让我们平静地用死亡的接力,一代一代活下去,早晚有一代会迎接到灿烂的黎明曙光!别叫子孙后代指着我们的坟头说“看,这是两面派!”
我怕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继续发挥,再伤了我可爱的追随真理的朋友们,只好关机。喝了一袋核桃牛奶,缓解一下。然后俩手捂住眼,慢慢按摩几下,好了!
2012年,是梵蒂冈在中国强力推行“合一”的10年祭。如果没有意外,我将在《合一备忘录》中,用翔实的史料,写出这段令人痛彻骨髓的悲愤史诗。悼亡者,寄来者。----跟梵蒂冈算一次总账。我们不能就这么着冤死、气死、窝囊死。要立此存照,让历史知道,在内外夹击下,中国忠贞儿女没有被空前绝后的政治算计和梵蒂冈妥协政策的摧残所折服,义无反顾地坚持了天主教的圣统信仰和普世信仰的价值观。
   
         也许在临死之前,有一篇《山雨来何许人也》的博客发出,介绍一个真实的我。“仰无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知我者其天乎!”反正我是不指望梵蒂冈给我“封圣”了,所以我的文笔就少了一点脂粉多了一点直率,里子面子就都没有必要的遮遮掩掩。
        其实我那篇《梵蒂冈,你慌什么?》真正的主导立意,还是站在梵蒂冈这边用批判现实主义的俏皮口气,给老大人们一些建议。不信你就再多读两遍试试。一些冷幽默的词句,到了这等贤良忠孝的孩儿们眼里,都成了攻击圣座的投枪匕首了。网评中没有一条戳中我心窝子的批评建议。所以,面对绿林好汉,我依旧选择了猖狂!
        说实话,如果我真的对梵蒂冈绝望了,我就不会这么摔盆打碗在这里翻跟头打滚儿了。我把动静搞大了是盼着叫老爹聊一回眸,怜视我众。爱国会是党管理天主教的放心工具。你全世界天主教都来反对,人家也不会改变。过激了越过人家的红线就毫不客气地收拾你。网上讨论激昂慷慨,风卷云舒,狗屁不当。千万信众,敌不过武警一条冲锋枪。所以,网友们真的不必再讨论什么爱国会呀,自选自圣呀……也不必把精力都放在你来我往的批斗中,去显示自己的的狭隘龌龊的襟抱。-----真是无聊透顶的游戏。

                      (七)
        目前,中国的天主教面临着最大的危机是“信德沙漠化。望德边缘化,爱德口头化。”这是信仰精神层面的荒芜景象。“神职世俗化,教友自由化”则是现实宗教生活中的实际态势。
        过去一提梵蒂冈,教友们热泪盈眶,以为那是自己信仰的唯一方向。今天再提梵蒂冈,地下教会满眼惆怅,被牺牲的愁怨尺寸断肠。地上教会趾高气扬,爱国会撑腰,罗马明嗔暗奖。原则法律,有跟没有一样。
大堂琴声悠扬,歌舞欢畅。独立自办,一片夸张景象。没有罗马,中国教会,神父主教,自选自圣,一切照常。礼仪隆重,比罗马还有様。只是堂内多了许多便衣,堂外多了盛装的警察站岗。教会的四轮驱动,都归了咱党保养。驶向东,驶向西,大好河山任你逛,就是不准驶向梵蒂冈。
        为什么非要扼杀忠贞?为什么非要把曾经的近卫儿女放到教会的对立面软硬兼施地拖垮她?为什么梵蒂冈不能好好说话把政策的底线交流给地下教会,寻找一个心平气和的方法和出路。现在的平静似乎差强人意,其实,梵蒂冈的阴暗心态一点都没有变,他们等待的是中国忠贞教会在沉默中无依无靠地自行灭亡的结局。

                     (八)
        十年的妥协政策,十年的内伤。再也没有致命的豪情,只有对话的幻想。凯撒一成不变,我们步步退让。爱德做旗,宽恕做幌。自欺欺人,地老天荒。现在,大家都分清了东西南北,安安静静各走各的路吧。谁也别调理谁,谁也别勉强谁,谁也别讽刺谁。只要天主买单,灵魂就能得救。至于其他各种浸染着人间俗世巧伪机械社团的权威,就都放下吧。能独自走进天国的人才是绝顶聪明的人。梵蒂冈把我们放下了,怹老人家轻松了。现在试试看,我们也把梵蒂冈放下,不再仰望他的智慧,他的怜悯,他的救援,他的傲慢……我们一定也会轻松起来。
      那些苦难,那些眼泪,那些惆怅,那些委屈,不必依赖梵蒂冈的快递,而要自己打包带到天主跟前。不再为梵蒂冈克扣“工资”而烦恼,也不再为圣座的冷漠而伤心。可以沉默,但要坚强。看好坟庄,买好衣装,为基督站好最后一班岗。这就是我们这一代忠贞儿女生命凄美的辉煌!
       读完全篇请记住这一句话:
                        
                           历史既不能被强权篡改,也不会被谎言遮盖!
                 
                                               ------山雨来
                                      
                                                      2012-5-14修订


                                       
           
发表于 2012-5-21 15: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太好了,没有真,所谓的美、善就毫无意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15: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一提梵蒂冈,教友们热泪盈眶,以为那是自己信仰的唯一方向。今天再提梵蒂冈,地下教会满眼惆怅,被牺牲的愁怨尺寸断肠。地上教会趾高气扬,爱国会撑腰,罗马明嗔暗奖。原则法律,有跟没有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15: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面对为维护忠贞常年被拘押监禁而被罗马抛弃的最后惨遭折磨致死的永年教区韩鼎祥主教的凄凉的墓碑,你就心安理得了?面对从监禁之地送出的伤痕累累的被梵蒂冈封杀的保定教区范学淹主教的已经霉变的尸体,你就心花怒放了?对这些正气凛然为维护教宗的权威和教会的圣统鼎鑊不避的致命英烈,梵蒂冈说过一句话,献过一束花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15: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梵蒂冈不能好好说话把政策的底线交流给地下教会,寻找一个心平气和的方法和出路。现在的平静似乎差强人意,其实,梵蒂冈的阴暗心态一点都没有变,他们等待的是中国忠贞教会在沉默中无依无靠地自行灭亡的结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17: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神弃的国度,不仅仅是你黯然心伤。
当我们为乌云盖顶而绝望时,天主告诉我们,乌云上面的太阳从未改变过它的灿烂。
当我们无法凭环境去感受天主时,天主告诉我们,信心才是人与天主之间最重要的纽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17: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苹果的信仰 发表于 2012-5-21 15:31
为什么梵蒂冈不能好好说话把政策的底线交流给地下教会,寻找一个心平气和的方法和出路。现在的平静似乎差强 ...

可以沉默,但要坚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1 20: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hzs0918 :您好!“你屁股痒痒了”是小流氓的语汇,没有战斗力。如果有异议,可以大刀阔斧批一通,敬承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1 20: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hzs0918 :您好!“你屁股痒痒了”是小流氓的语汇,没有战斗力。如果有异议,可以大刀阔斧批一通,敬承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21: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雨来 的文章写得不错,可是读者是谁?呜呼哀哉~~是爱国会的干部,还有他们的基本群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21: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就你这理解能力,我都怀疑你是如何写出上面这些文字的。或者是心里本身就存在着戒备与械斗吧。我们经常开玩笑的时候会说“你是不是皮痒了?”或者”你屁股痒痒了?“意思就是你找敲打呢!
我想很多人都会这么认为。

还是我点评的那句话,你该反省了。多的我不说。

我在这里问你:
我们为什么跟随耶稣基督做基督徒?
基督徒的听命与服从难道是说给别人去行的?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

去看看约伯传吧。
2:10 约伯向她说:「你说话,真象一个胡涂女人!难道我们只由天主那里接受恩惠,而不接受灾祸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21: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hzs0918 发表于 2012-5-21 14:21
就你这理解能力,我都怀疑你是如何写出上面这些文字的。或者是心里本身就存在着戒备与械斗吧。我们经常开玩 ...

还是爱国会有办法,就要发不依靠党就别想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1 21: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怎么仔细看这篇文章,从题目表意,大概是丛中梵关系的现状中,感觉前途无望,心灰意冷,进而对梵像山先生以前文章的观点一样,一如既往地指责和不满。
从中梵关系近十年的表现来看,中方的确是寸步不让,一切按既定正策办,对教会的控制打压从未停止过。
中国信仰团体的现状与这种专制政权的特征相符合,所有的共裆执政国家皆是如此。如果仔细了解一下前苏联的教会状况,再对比一下中国的教会现状,我们会发现,苏共对基督信仰团体的方式与中共是一样的,毕竟我们是他们的学生,只有青出于而胜于蓝的。
中共对教会的极端压制,会使部分宗教界人士走到它的对立面去,形成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量,这股力量和其他力量汇聚起来就会推动中国社会的变革。
所以呀,山先生不必去找什么坟墓棺材的,还买什么寿衣的,还准备去死,没必要!
当中国的经济在飞速发展的同时,这个社会面临的各种挑战、困难和问题越来越多,上层建筑已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新的体制必定会取代旧的体制,这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当中国人手中都有了选 票,结束了一党独 菜 砖 制的时候,教会自然而然就会恢复生机和活力,宗教复兴和宗教热自然就会回归这片土地,前苏联就是一个很生动活泼的例子。
一起来倒计时,我们不会等很久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2 05: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苹果的信仰 发表于 2012-5-21 15:31
为什么梵蒂冈不能好好说话把政策的底线交流给地下教会,寻找一个心平气和的方法和出路。现在的平静似乎差强 ...

苹果!闭嘴
,,,,,,,,,,,,,,,,,,,,,,,,,,,,,,,,,,,,,,,,,,,,,,,,,,,,,,,,,,,,,,,,,,,,,,,,,,,,,,,,,,,,,,,,,,,,,,,,,,,,,,,,,,,,,,,,,,,,,,,,,,,,,,,,,,,,,,,,,,,,,,,,

早,反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2 06: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羊收回上面所说的话,因为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

好牧人为羊而舍命,不是让羊为牧人而舍命。狼来了,牧人能高喊一声:羊群们,上啊,和狼拼了?

耶稣说,我来是为了侍奉人,不是受人侍奉的。教宗也是。他唯一的使命是保护他的羊群,将他们带到主基督的面前,而不是维护他自己的权威。

又有人说,那这样的做法岂不是不坚持真理?1:15 有些人宣讲基督,固然是出于嫉妒和竞争,有些人却是出于善意;
斐1:16 这些出于爱的人,知道我是被立为护卫福音的;
1:17 那些出于私见宣传基督的人,目的不纯正,想要给我的锁链更增添烦恼。
1:18 那有什么妨碍呢﹖无论如何,或是假意,或是诚心,终究是宣传了基督。为此,如今我喜欢,将来我仍然要喜欢,
1:19 因为我知道,赖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的圣神的辅助,这事必有利于我的得救。

为什么说不嘉奖那些死去的忠贞教友、神父、主教,因为这会招来更多的牺牲。你认为教宗不会为他们的牺牲而心痛吗?羊群为牧人舍命,这是哪个好牧人愿意看到的?

好好想想吧,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的为什么,难道一个垂垂老人,还要为他在世的利益向谁屈服吗?***的威胁到他个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谴责他呢?他忍受的屈辱与痛苦不比哪上忠贞教友更少,难道他的尊严、地位不如我们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08: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hzs0918:
     “基督徒的听命与服从难道是说给别人去行的?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这话应当对你自己说。你,你们服从教宗脱离“不符合教会道理”的爱国会的信仰藩篱了吗?你们的司铎月月拿着宗教局的津贴,你们确实很“服从”爱国会统绪的监管与支持,但你不能要求其他人也象你们一样低首下心地去服从爱国会的独立自办的命令。你的潜台词还是要让地下教会去服从你们用教宗“合法有效”的文书装点的爱国会的主教。敝帚自珍,你们自己留着用吧,不要用社么服从啊,合一啊美轮美奂的词句在网上招摇,效颦东施,图惹人齿冷。还是真心悔改 ,服从普世教会的呼唤,真正从骨子里回归圣统。这种鹦鹉学舌的“合一”、“服从”的老调,叫一声可以,没完没了地在这呱噪,就叫人讨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2 11: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群不了解自己的人------严厉说来,既是一群危险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15: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hzs0918先生:下午好!
      1、“250教友”-----------是您夸我的“村骂”,这是辩论中理屈词穷的黔驴之技。满肚子“250”的您,最好有理有据地揭露我、批判我。而不是骂人,这才算“有信德的人”。
      2、“这是一篇对教友信德造成极大伤害的文字。管理却认真审核通过了。”---------请显示,您有信德吗?您的信德体现在那里?您信“圣而公教会”吗?既然信,为什么还要在“独立自办”的大锅饭里混吃喝呢?说明您根本没信德。您没信德,我又怎么给您“造成极大伤害”呢?
      3、我在楼主文中已经声明。身在公开教会的朋友,最好不要轻易下手批斗,因为在大方向上的认知,我们就存在着根本分歧意见。看问题的视角不同,结果就会不一样。您认为的真理,我就认为是谬种流传;您认为的“永久的中华朝圣者”,我则认为是“卖假药的'luoma-----001‘”。我背后是千百万忠贞教会兄弟姊妹的泪水与苦难凝聚的呼号,我面对他们被践踏的忠诚,不能沉默,甚至有些历史的使命感。
    您各位没有痛心疾首的煎熬,您不知道这信仰轨迹中点点血泪的牺牲的真谛。所以,您蹦着高喊什么信德、爱德都是极具自我讽刺意味的枯木死花。
     还记得我曾经引用过的一句诗吗?----------“汉人尽做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这就是你们对我们批判的实际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2 21: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悲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2 22: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hzc0918“地下教会的一员”:晚上好!
    所有的人都知道您是地下教会的一员,可我却没看出来。如果您真是地下教会的一员,请您最好暂时不要发言了。免得我“伤及无辜”,因为我这次将要涉及很多的问题。这只算作开头。但一切悉听尊便。我们大家都来据理护教,也许能辩出点方向。五毛、间谍、250教友......帽子扣不住人,各说各的话,我,我们受到了梵蒂冈妥协政策的伤害了,我们有权申唤,我们有权讨个说法。正像攀登塔吊豁出命讨工资的“农民工”一样,你围观的人看着他们很过激,啧有烦言。但农民工也是被逼急了才有此无奈之举。
     至少这十年的历史,十年的“合一”的是是非非,应当允许人有一个全面客观的回顾。您说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4 08: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