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216|回复: 11

╋银色地平线:我如何看待「中梵协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3 11: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银色地平线 于 2018-3-23 15:04 编辑

原文出处〖微信公众号:银色地平线〗(点击关注)


作者:银色地平线

中梵协议的背景当中,我有一些情绪,并非针对协议本身,而是由于一些支持协议者对于年愈90的陈日君枢机展开的攻击,他们全无主内兄弟情谊,言辞上更没有面对长者应有的分寸。这样的事件面前,我并不吃惊,而只是感到齿寒。标榜「爱和包容」的现代主义者们一贯如此,他们宛如荣休教宗本笃16世09年3月份致世界主教的信里所描述的那样,经常把「爱和包容」当做维护派系意志的工具来滥用:谁认同我们,代表谁属于爱。在认同的范围之内,可以轻易放弃传统原则和规范来相互包容,特别在面对与自己没有利害冲突的外教人时,尤其包容;但是,在认同的范围之外,虽然彼此是同一教会内的肢体,任何怀疑,都只能是茶点后的消遣,如果谁当真在怀疑,那么他就会被警告,甚至被出局。这就是「新法利赛文化」:认同我们,代表继承了法律或者爱。

言归正传,针对这份在宣传中具有可能性的协议本身,我的一贯态度就是忠于教宗。正如我在1月底写的那篇文章里谈到的,「我信聖神,我信聖而公教会」,是一个不以先导和后继意志来划分的绝对宣告。我的态度没有改变。这份协议,虽然如某家媒体所描述的那样,是一个「坏的协议」,但确实是「总比什么都没有好」。作为天主教徒,更多情况下是站在教会的立场上思考问题,教会和政治之间,每每遭遇冲突,需要「协议」的地方,基本上一定是坏的,只是程度问题。因为对于一个正常国家来说,建交顺理成章,协议无所谓有。对于很多钟爱耶稣和教会的人来说,这份协议,意味着「令人不安的妥协」。妥协是肯定的,但是,如果换位思考的话……,就会发现,中国方面也没有占到优势。虽然说,换位思考,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德性,但却可以使人及时清醒,避免不必要的困惑。从纯粹的技术运用上来说,这份协议的确可以,至少在天主教范围内,实现对于中国宗教政策的历史性突破。尽管确实伤害了很多不该伤害的人,但却是一个零突破。中国的宗教政策,不容触碰的原则:百善「自」为先,道义放两旁,「自」字摆中央。一个「自」不行,那得三个「自」。这份协议的突破,就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中国可以在法律上接受与国际宗教体系共同管理天主教会事务,而逐步放弃「三自原则」,虽然需要一个过程。当然这样的共同管理,对于教会来说绝非易事,但是对于中国来说,也要经历一场匪夷所思的心理撞击。因为,这是在宗教范围内被迫接受某种「一国两制」,至少在法律层面上破除了中国对于「自」的信条。当然中国为了缓解这种心理压力,必定会进一步压缩教会活动的空间,到处搞「中国化」,尤其是思想方面,未来的教会处境,在一定时期内可能会更艰难。但是这份协议,就像是一枚超硬的蓝丝黛尔晶石,划破浩瀚的宇宙,把月球那缔造坚不可摧传说达数十亿年之久的外壳击穿了,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个窟窿。

非常戏剧性的,最近了解到一些侧面消息,某些根正苗红的人,为了这份协议而受的伤,比地下教会更深。我一贯支持「地下教会」,但是必须加上「的精神」。因为在我看来,正如斐洛尼枢机文献《教宗牧函五年后的反思》里指出的,「中国的教会整体上从未陷入裂教」。所以,我坚持不承认地下教会意味着中国有两个教会结构。「地下教会的精神」,意味着他们保留了殉道的记忆,而且,还有真正堪称隐修的默观土壤(对此不了解的请勿妄议,我也绝不会给予解释)。但是,从地下教会的一些外在管理秩序上看,也确实有太多让人难堪的地方。忌贤妒才,小团体意志导致有些地方的混乱程度之严重,远远超过地上教会。地下教会因其精神所在,和世俗文化的毒害,呈现出极热,极寒的分立两面。地上教会,与之相比基本上是一滩温水,固然积极为福音和慈善事业服务的并不缺乏。可是,多数情况下却是仅仅着眼于现世之善,好像是社会边缘的慈善机构。寻求天主的旨意,仿佛成了一个遥远而空洞的寄予,实实在在的只是技术性操作。可以在其中找到的默观和超性意味,实在,实在是凤毛麟角。但是,从整体管理秩序上来说,地上教会确实可以找到一些「观察者们」想要的和谐氛围,加上很多教友宁可把工作中让人心灵扭曲的斗争记忆吸进肺里,也要洋溢出无比喜乐的温情。这样演绎的喜乐,往往比真正的喜乐,还喜乐。以至于有梵蒂冈科学院高级官员说「中国是天主教义的最佳实行者」。地下教会就很不幸,极其优良的一面,要么在划地为界的纷争中失去继承而被淡忘,要么因其规则,不足为外人道也,可以被看见的尽是类似董氏的新闻。加上有关部门的恶意宣传,地下教会的恶表成了有目共睹的国际形象。其实,中国要真想取缔地下教会,这样一群如此边缘的人,早就不存在了。地下教会对中国来说,永远利大于弊。因其恶表,可以成为中国否认聖统制价值的有利武器。但是如今,梵中协议来到,这样的时代也告结束。

了解中国不容易,了解教会如何在中国生存,就更难了!我认为协议的最大好处就是撼动了中国对于「自」的信条。很多人或许还是难以真正明白这里面的意味。那么,「自」对于中国来说,真的如此重要吗?还是这里过分渲染了这个概念,只是为协议的适当性找了个说辞呢?那么,就请诸位耐心一些,听我冒险讲讲中国的文化面目,和它自始至终封闭自我,不愿作为一分子参与到世界中去的根源。

19世纪后,随着日本平民教育家福泽谕吉「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注意,和当时的中国启蒙者们的套路完全相反)的旗帜,代表亚洲进步文明的国家先后在国际民主秩序的影响下,破除了中华汉代开始的「华夷秩序」,脱离了这样一个以大中华为亚洲向心的春秋大梦,从而缔造了真正的进步。中国眼看昔日藩国纷纷跟随老聃的脚步,紫气东来,流沙西去。心理上根本无法释怀,那是千百倍的心不甘,情不愿呀!最终导致了中国在精神上的彻底封闭,以及随之而来两个方面的癌变。1. 思想道德方面:晚清至今,包括梁启超、严复、鲁迅在内的中国不同批次思想启蒙人士都无法面对中国文化传统没有留下任何可靠道德体系的现实,却致力于运用各种缺乏考量、相反西方传统的先锋思想重新建立中国领导的亚洲乃至世界的新秩序,痛恨并抵制像亚洲其他国家那样积极融入世界来获得进步的方式。所以,他们特别惧怕,而且抗拒基督宗教对人类思想普遍而深远的影响。上世纪50年代后,中国主流意识更是妄想社会的发展会促使宗教赖以存在的条件完全消失,只是消极的默许在此之前「宗教是会长期存在的」。抗拒基督宗教的结果是中国主体国民意识越来越空虚涣散,「巨婴人格」(身体成熟了,心理还没断奶)比比皆是。青年人竟相追捧的娱乐圈,瘾君子现象已经司空见惯。稍微有点超越性形上思维和普世性道德视野的思想人士,立刻会被利益主导的意识形态和五毛水军们(包括自干五)愚昧的爱国气焰挤出社会边缘的千里之外;2. 政治经济方面: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WTO,曾以足够的耐心与诚意邀请中国,希望中国走出2000年来封闭的儒家血缘主义文明,大胆而公正的参与世界。可是,中国最初就揣着不平等的封闭货币政策,希望籍着扰乱秩序,发扬自己乱中取利的优势。于是,自2005年入世后颜面尽失的第一个败诉案以来,中国始终忙于心浮气躁的运用各种内法破坏WTO规则,最后发现有着两千多年(从古希腊就开始了)契约文化的国际秩序是难以被自己扰乱的。于是回到自己的小世界里,梦想新路。

在这里,我并非鼓吹西方文明。从最简单,最基础的思维模式对比,就可以看出西方与东方文化在传统上的天壤之别。我不提基督信仰的聖化,单从基督降生前的文化溯源来对比:希腊文明首先客观公正的看待人类个体彼此的不同,以此为出发,用法律和契约建立了平等的思想交流环境。标识古代希腊、罗马文明的宏伟庙宇,是吸引「八方有谊皆来朝」的公共交流场所,他们的世界胸怀,成为一直延伸到后世欧美的基因传承,足以更好的发挥群体智慧,共赴目的;然而,古代中华文明,生自华、夏两部族间的恶战,始终没有理智、和平的看待彼此的不同,而是讲究用武力来缔造一家独霸的轴心意志。这样的价值观,照相式的传承给了中华伦理教父孔丘,他用政治势力把中华形上学鼻祖老聃请出国门,又把尧舜之前敬天祭祀的奥秘历史尽数烧毁(《郑板桥家书》记载),最后建立了以国家和上层权力为向心,礼乐尊卑,层层压制的伦理社会。并且,孔丘运用罔顾事实的六弊三讳,以及诛杀思想家少正卯的因言判罪,彻底消灭了理智平等的对话环境。他的后人,大儒董仲舒篡改历史,捏造焚书坑儒的传说(将诸生改为儒生),使人误以为儒家并非鼓吹权力。最后,中国的思想交流环境,无论从殿堂到私塾,自始至终都是故步自封的划分上层与底层、专业与非专业的权力壁垒。即使破不溜丢的一个茅屋,都得「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样的社会结构和思想环境,只允许少数「上层人士」的思想发挥,注定要窒息群体智慧,必然造成主体文化的愚昧和停滞不前。所以说,中国在文化上的愚昧不是什么迷思,而是可以用简单的逻辑推导出来的,只是一般人不愿意面对(注:1)。

这段插叙到这里就结束了,虽然有些离题,但是并不多余。因为这就是中国主体社会意识追求独立自主,并不断自我封闭,自我吹嘘的伦理根源。当,且仅当真正明白中国文化在主体上的心理溯源,才能真正展望到这份梵中协议所动摇的中国对于「自」的信条,不仅仅是有可能给中国天主教未来的发展带来契机,更有可能给中国社会的思想和文化结构带来转机。

注:

1. 有些所谓「汉学传教士」和我辩论过儒家思想。他们说,孔丘也说过什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于亲民……」。但是他就不知道儒家思想鼓吹「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了」(《论语.子路》那里所记的话与之类似);他就不知道,孔丘在鲁国代理宰相仅仅7天,就把一位改革派士大夫给杀了,而且尸首示众三日,理由是五条孔丘不喜欢的思想面貌(并无法律依据),简而言之就是:学识渊博,但居心叵测。儒家思想的奥妙之处就是,从来没有建立任何完整的,超越世俗权力的人学和道德体系,儒家思想所注视的只是政、民两元的社会关系,在确保权力向心的基础之后,才讲人伦。所以,儒家思想涉及人伦,有的只是只言片语的仁义理想,使不求甚解的人永远可以找到为其辩护的皮毛。由于儒家思想如此鼓吹权力欲望。所以,它往往可以被比其所处社会更可怕的敌人发扬光大,这也是其权利恒久远,一脉永流传的特色。

发表于 2018-3-31 08: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臭不可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22:34: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句重点都没有,爱国会是听党的(想要辩解的自己先问清楚,不想多解释,就像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爱国会的教友是信耶稣还是党呢(也不想多说,有些人口上说我们主教是爱国会我知道,我去教堂信得是耶稣,跟我们没关系,如果有这样想的,我也没打算把你叫醒),爱国会信得不是耶稣,为何还要说他们比忠贞教会好呢,裂教成了正宗,也许到时候了,假基督!地平线  之前我QQ有你,后面被盗了,那时候感觉你挺热心的,以后说话对的起良心,别害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22:35: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我记错日子了,你生日后六天是二月初二,今年正月没三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5 10: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有一句老话说:“可怜之人自有可恶之处”。对于个人如此,对于国家、民族、党团宗教组织也同样如此。天主教在中国的处境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可是很多天主教徒,还有陈日君之流,总是把自己的可怜,说成是共产党的打压,迫害等等。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找找自己的原因呢?找找天主教在中国的可恶之处呢?同样是宗教,基督教,佛教,甚至是伊斯兰教为什么就活的很自在呢?就像是中国人,别人都有自己的出路,活的很精彩,偏偏你们天天喊着“活不下去了”。即便你们真的活不下去了,居然找不到同情者,路人喊打都是时而有之,这究竟是个什么缘故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6 10: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云亦云,浅薄的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06: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8-4-25 10:04
中国人有一句老话说:“可怜之人自有可恶之处”。对于个人如此,对于国家、民族、党团宗教组织也同样如此。 ...

可怜的中国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我认同。中国小弟朝鲜已经“脱亚入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 17: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银色地平线 发表于 2018-5-1 06:55
可怜的中国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我认同。中国小弟朝鲜已经“脱亚入欧” ...

银色很失落,在社会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在梦里就找到了吗?不过,你已经不敢精日了,证明你还是有心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 11: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不违反原则,不违背教会法典,不出卖教会权利,不牺牲教会利益,什么协议也无关紧要,否则就不能签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5: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8-5-2 17:32
银色很失落,在社会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在梦里就找到了吗?不过,你已经不敢精日了,证明你还是有心眼的。
...

听说,梦好像是中国人的主导方向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5: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8-5-2 17:32
银色很失落,在社会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在梦里就找到了吗?不过,你已经不敢精日了,证明你还是有心眼的。
...

至于精日,我从来都没有提到这个概念,但我从来相信,日本是亚洲文明的中心和发展方向,这个方向可以把台湾和韩国都放在里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1 09: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银色地平线 发表于 2018-5-4 15:56
至于精日,我从来都没有提到这个概念,但我从来相信,日本是亚洲文明的中心和发展方向,这个方向可以把台 ...

你在天主教群体里的名声很不好,主要的原因就是:你是再版汪兆铭,精日情绪弄得你没有了人样。好好反省吧,信仰天主,首先是做人。人不是抽象之物,具体的说就是在那里就像是那里的人,如同使徒保罗所说: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罗马人、我就作罗马人、为要得罗马以下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8-12 02: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