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79|回复: 10

[转载]【当代诗人榜】(九十四)刘幼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7 09: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当代诗人榜》


    刘幼民简介:西安人,生于1954年 ,大学学历,自由职业,从事宗教研究。曾经创作小说,散文在纸刊发表。2012年开始创作诗歌。多被网刊采用,也有少量汇入某些诗刊诗集,不足挂齿。


   个人诗观:诗为思言,缺少思,诗也会真的死去。然而不是所有的思言都是诗,诗是第一语言,不在于它有一座山的高度,而在于它有活火山一般的性情,懂得喷涌。

    刘幼民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lym054



《明天的太阳》(组诗)



《牵挂》



树叶飘零的时候,风开始流浪
我不喜欢追风,却挡不住
风流。美可以尽收眼底
无须辨明真伪



放风筝的人,手持轮圈
一步一步退回自己
流浪的风筝飞向了远方
断不了的是似有似无的一线牵挂



多少年之后,我都忘不了
家乡。却又说不清楚
究竟是我在流浪
还是我的家乡在流浪



或者我和家乡
一起流浪,一起从属于那个未知的远方



《我很想做鬼》



最后一片黄叶落下的时候
我正在做梦
白天的太阳走的是
身体里的通道
血脉喷张,面孔冰凉
寒衣节那天,我很想做鬼
住豪宅,开宝马,风风光光,气死阎王
向往——
是灵魂划水,河流受伤
最后一片黄叶落下
砸破我的头颅,我没有喊痛
只害怕旁人堪破了天机跟进
活在人世,做鬼也要小心翼翼
做人更是非常辛苦
两难之际
活也不是,死也不是



《聊胜于无,也罢》



树叶落完也就无叶可落了,寒流开始喧嚣
时令伤风的人一下子多出几成
到处找朋友,差不多个个都在患病
我已经住惯了冷房子,没有火
用报纸卷烟点着了取暖,聊胜于无
大冬天怀抱自身,捂的很严,注重下半身保暖
喜欢西风一路扭动腰肢,却不喜欢落座太太的客厅
假扮正经。许多嘴说东说西,寒蝉比着吹牛
飘雪擅长于抒情,落叶喊痛有谁管得了呢
没有人相信,地下的树根会在黑暗中延展树叶的生命



《如果从头再来》



时间把弯曲的光线拉直
无法回旋的死角
隐藏着看不见的事物
死去的人大多会选择深入地下
蛛网接受着祭献中的风尘
手掌制造出的阴影
生铁一样的沉重
压住风声鹤唳般的逃亡
所有的生命都有自己的历史记录
可以翻译成指纹中的语言
如果从头再来——
肯定不会再有今天的式样
世界是一个迷宫,每走一步它就重组一次
你不会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也不会在明天看见
今天的太阳——崭新的你我



《雪景》



麻雀在飞,脚印
刻在雪地上
狩猎的人视线有意躲避玻璃的透明
火狐狸追逐胃中翻腾出的思想
清醒的味觉带有一些血腥



穿过罗生门的迷雾
可以听到天使煽动翅膀
强劲的风声呼唤流水做出回应
可惜,河床已经结冰
冰幕上闪过我们多变的身影



想象中一条鱼打破坚冰的封锁
从深喉里吐出一连串的帆影
美不需要太多的真实
但是需要善意不断的释放
洁白像雪,晶莹像冰,举止像神



《妈妈来过》(组诗)
   



《妈妈来过》



晚年妈妈坐过的石头,爬上了一只蚂蚁
蚂蚁坐在妈妈坐过的石头上
黑色的触须拨动我的记忆
太阳洒下许多阳光,却没有温暖



石头的手脚还是那样冰凉
妈妈走过的夜路在镜子里早已发黄
这是流水漫过大树的季节,树梢是黄色的
思念也是黄色的,佝偻脊背的蚂蚁拖拽一段亲情



我忍不住轻声呼唤:妈妈、妈妈
我是妈妈的伤口,思念是我的伤口
流水是岁月的伤口,泪水跌在了石头上
蚂蚁抬头一瞥,随之踅回藏身埋骨的洞穴



有风声伴随
有黄叶落下
黄叶落下,妈妈来过
母爱是不肯熄灭的流萤野火



《打树叶的人》



秋水倾泻,秋风横扫
树叶儿变得金黄
树叶儿飘摇
我的树啊,我的树
此时此刻就要离弃我
谁是我的母亲
谁在怀我的日子里杀死了我



打树叶的人就要来了
他的步履蹒跚
衣衫不整而且单薄
他来了就要送我上路
冰冷的竹竿够着了我
随他而去,随他进入农家的灶火



我的树美丽高大,生养众多
我爱她,她却伤害了我
她的枝干一年一度重复着残忍
零落的树叶
零落的灵魂
坐在炊烟之上回望我的树
她佝偻脊背独自与寒流厮杀搏斗



《黄叶儿翻飞》



黄叶儿翻飞
啜泣声如同流水
一面铜镜映照千秋
肃杀的秋意
快递到我的梦中
你在铜镜中看到了什么?



衰败,如同一位老人踽踽独行
踽踽独行的大树伸手
摘取天上繁星。中国孩子玩的太少
我却玩的太多
喜欢乘坐纸飞机,把个
唐宋元明清翻遍
少不了去趟民国,遇见王国维
傅斯年、邵飘萍、朱自清
都是情怀党人,不为稻粱谋
把酒感叹“这个世界不再令人神往”



黄叶儿翻飞,落在那里
都是唏嘘一片,貌似隔世的蝴蝶聚会



《陆羽是谁》



泥壶沏茶,普洱会笑,笑声诡异
像是呦呦鹿鸣,像是夜半歌声
作茧自缚的蝴蝶沉睡在梦里



梦是花丛,蝴蝶穿过太多的长亭短亭
据说接受催眠的蝴蝶身价百倍
95度的沸腾才能创造出新的语境



中国人有奇特的味蕾,能食人所不食
每一种口味都是隐喻,衔接着诗文
无须借助于启蒙运动就已经普世无敌



与贩茶人闲话茶经,看她烫壶,温杯,刮沫
高冲,低斟,犹如女伶挥指弹奏高山流水
她不知道,陆羽是谁?我也不知道,我们是谁?



《采摘树叶的手》



采摘树叶的手,也采摘树杈上的鸟巢
采摘花朵,采摘鸟鸣诗篇,采摘玻璃上的灰尘,采摘雨水
我把采摘树叶的手,揣进怀里,一颗心马上凉透
一枚熟透的红果,被山魈吞进幽暗的腹中
那时,我放下了所有的牵绊,不去思考
结果选择了迷惘,走在风中像是被风吹起的一张白纸
没有记录历史,也没有书写词句
飞起落下,前进后退不由自主
活着就是不停的放纵,即便抹黑自己也在所不惜
但是,我被坠落摔痛,翻身爬起的时候
我捡起那双采摘树叶的手,它曾经
被我揣进过怀里,却在那里采摘了我的一段命运




《甘南大草原》(组诗)



《海拔3500米的玛尼堆上阳光灿烂》



山顶之上,海拔3500米
每一寸的风都在诵念古老的经文
把五颜六色的思念
吹落在坚硬的青石板上
在时空的中轴线上与群山
梯田、村寨部落、散漫的牦牛
蹄印、经幡交织。天很蓝,云很高
三格瑁、格桑花很红
卓尼姑娘从车前经过
山不转水转
秋天的叶脉翻转
高原上的阳光更像是一群男子汉
吻在卓尼的脸上让姑娘的笑容甜美
伏在玛尼堆上让高原上的风传递火焰




《波浪中奔跑着鹿王》



经桶转出岁月星辰
黑铁的沉重
松木的呻吟



夏河的波浪中奔跑着鹿王
角上捞起一串银色的涟漪
蹄风在今生来世中回荡



驼背妇人,双乳
早已经干瘪无汁
眼睛怀抱四月诞生的婴儿



两枝莲花刚刚出水
两队红衣喇嘛走过
她与他们身影重叠



近身肉搏的滚滚风尘
顺着山边摆动长龙,人比草低
遥远的路程,有恐惧也有惊喜



《峡谷》



剖开大地的胸襟,母亲的心脏坚强
敞开了泪腺,大雨磅礴
轰然雷鸣。轰然有了开明的气象



天上的神佛放了一把天火
火舌舔灼刺破青天的那棵铁杉树
铁杉树,树高十丈
十根手指炼成了红色的根系
插入密不透风的十丈地府



掏不出阎罗王的一捧血,就留下自己的一条命



从东向西走过牦牛的群落
走过白马,走过山羊
石佛沟里踅满小资、阿妹。偶尔
也会遇到个把洋人。硕大的石蛤蟆蹲在地界高处
呆头呆脑,呆望着银杏迷人的金黄



就在那里,秋风撞进到了大地的身体
带着他的凌厉与凄凉
冲过一线天,把两座山的孤独吹透
遥远的冰川在小妹的水晶杯里摇曳
摇着摇着,就摇出了一个暗淡如梦的倒影



《傩戏》



十根手指敲打上苍的头颅
闪电用于传神,划破三界的黑暗
最黑的当属人世
两只眼睛
逃离了物质主义的限制
从地平线升入云端
宽阔的肩头端坐着:一个白天
一个黑夜
活人在他们的面前
戴着面具生活
所有的生活再美
也美不过紫色的罂粟
被掩盖的是土层下的根系
还有蛇的抑郁和灵活
一张羊皮——
不停的发出孤独的叫声
官鹅沟里没有鹅,身体里的溪流
随着傩舞的节奏扭曲成如泣如诉的字符



《秋天的草原》



触摸到的草叶像秋水一样
像女人的肌肤一样
像湛蓝的色彩一样
有种说不出的贴身感



那些牛羊活的比我悠闲
带着贵族的气质
与我保持一条河的距离
一只脚的距离



他们难得瞥我一眼
我的命不如草
一匹带角的灰马
从我的身体里逸出



像是被拯救的灵魂逃离了牢笼
我的骨头,在他的身体里
不再是瓦砾,而是坚硬的石头
在草原的敞开处



草尖林立
十八般兵器闪耀如露
角马,角马——
他在搬运我为他准备好的石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9 09: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 发表于 2015-11-29 07:45
不可思議,為什麼不願意做個好人呢?為什麼喜歡做鬼呢?


你们这种好人,还是留给你们自己欣赏,耶稣并不认识你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30 22: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收藏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 09: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11: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adidas 发表于 2015-12-1 08:52
灌水者“自由”该被禁言


除了灌水,你以为自由还会做什么?她爹妈就把她生成了这样,一个水货,命里注定要被裘千仞踩来踩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3 11: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詩人刘幼民:几句话的基督教
基督教的信理在天主教这里常常也被歪曲。
因信称义不是简单到像某些天主教徒说的,一个人只要点点头,说句:我信,就可以得永生的地步。因信称义应该是这样:
一个人在信耶稣之前,走的是一条属世的必死之路,朝着地狱而行,这是一条大道,许多人走在上面。
可是,耶稣向人类呼唤说:我爱你。
这个时候,每个人可以选择回应或拒绝。如果有人此时听了耶稣的话,回过头来接受耶稣,他的人生方向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这个根本性的改变,也就是因信称义。它包括了倾听、认罪、悔改、重生、跟随、得胜的一系列行为动作。
与天主教完全不同的,就是一个人的得救,只是个人与耶稣之间发生的救与被救关系,无须通过教会、神职人员、宗教礼仪这些中介就可以完成。教会对他们而言只是人神关系最易于发生、保持、升华的场所。基督教也承认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但是,在这个身体上只有一个头那就是耶稣。其他的人互为肢体,相互扶持,只为了荣耀耶稣。
一个基督徒在得救之后,也会遇到考验与失败,但是他只要不回头,坚忍到底就有永生。

修公爵提问:某年香港爆发了“艳照门”事件,女主角在事件未爆发之前,向人宣扬她乃基督教徒,蒙主恩召已经得救。并屡屡演讲,告诫中学女生,洁身自好,如同她本人一样冰清玉洁云云。然而,媒体揭露,她在读圣经、祷告的时候,与某老师发生淫乱。那么她是否真的因信称义了呢?
基督教不会回答这个问题。这不是基督教刻意要回避此等事实,而是因为得救是个人与耶稣之间发生的关系,与他人根本无涉,那么他人也就无权越俎代庖作出论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3 11: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歌曲,适合一边打手枪,一边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11: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二家有打手枪的自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13: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adidas 发表于 2015-12-3 11:48
这歌曲,适合一边打手枪,一边唱!

黄二家有打手枪的自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14: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adidas 发表于 2015-12-3 11:48
这歌曲,适合一边打手枪,一边唱!


黄二家有打手枪的自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5 09: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日邮报》123日报道称,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心理学家最近做了一个实验,实验发现,经常在社交网站上发表鼓舞人心名言的人更容易相信宗教、阴谋论及超自然现象,相信那些非常人能做的事情,但他们的智力水平和认知水平偏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3-2-4 04: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