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78|回复: 11

甘南大草原(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9 13:5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拔3500米的玛尼堆上阳光灿烂》


山顶之上,海拔3500
每一寸的风都在诵念古老的经文
把五颜六色的思念
吹落在坚硬的青石板上
在时空的中轴线上与群山
梯田、村寨部落、散漫的牦牛
蹄印、经幡交织。天很蓝,云很高
三格瑁、格桑花很红
卓尼姑娘从车前经过
山不转水转
秋天的叶脉翻转
高原上的阳光更像是一群男子汉
吻在卓尼的脸上让姑娘的笑容甜美
伏在玛尼堆上让高原上的风传递火焰


《波浪中奔跑着鹿王》


经桶转出岁月星辰
黑铁的沉重
松木的呻吟

夏河的波浪中奔跑着鹿王
角上捞起一串银色的涟漪
蹄风在今生来世中回荡

驼背妇人,双乳
早已经干瘪无汁
眼睛怀抱四月诞生的婴儿

两枝莲花刚刚出水
两队红衣喇嘛走过
她与他们身影重叠

近身肉搏的滚滚风尘
顺着山边摆动长龙,人比草低
遥远的路程,有恐惧也有惊喜


《峡谷》


剖开大地的胸襟,母亲的心脏坚强
敞开了泪腺,大雨磅礴
轰然雷鸣。轰然有了开明的气象

天上的神佛放了一把天火
火舌舔灼刺破青天的那棵铁杉树
铁杉树,树高十丈
十根手指炼成了红色的根系
插入密不透风的十丈地府

掏不出阎罗王的一捧血,就留下自己的一条命

从东向西走过牦牛的群落
走过白马,走过山羊
石佛沟里踅满小资、阿妹。偶尔
也会遇到个把洋人。硕大的石蛤蟆蹲在地界高处
呆头呆脑,呆望着银杏迷人的金黄

就在那里,秋风撞进到了大地的身体
带着他的凌厉与凄凉
冲过一线天,把两座山的孤独吹透
遥远的冰川在小妹的水晶杯里摇曳
摇着摇着,就摇出了一个暗淡如梦的封建主义倒影


《傩戏》


十根手指敲打上苍的头颅
闪电用于传神,划破三界的黑暗
最黑的当属人世
两只眼睛
逃离了物质主义的限制
从地平线升入云端
宽阔的肩头端坐着:一个白天
一个黑夜
活人在他们的面前
戴着面具生活
所有的生活再美
也美不过紫色的罂粟
被掩盖的是土层下的根系
还有蛇的抑郁和灵活
一张羊皮——
不停的发出孤独的叫声
官鹅沟里没有鹅,身体里的溪流
随着傩舞的节奏扭曲成如电如露的字符


《秋天的草原》


触摸到的草叶和冷水一样
也和你润滑的皮肤一样
也和天上湛蓝的色彩一样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妙的感觉
那些牛羊活的比我悠闲
带有贵族的气质
与我保持一条河的距离
一只脚的距离
他们难得瞥我一眼
我的命不如草
一匹带角的灰马
从我的身体里逸出
像是被拯救的灵魂逃离了牢笼
我的骨头,在他的身体里
不再是瓦砾,而是坚硬的石头
在草原的敞开处
草尖林立,十八般兵器闪耀如露
角马,角马,你在搬运自己的石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5-10-10 08: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0 08: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0 11: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幼兄,介大草原是共军当年北蹿时过腊子口的地方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0 11: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年共和梦南柯,
屌丝白白血成河。
喜见宁录成笑柄,
巴别塔倾时无多。
    -----------------------幼兄,这是我今天写的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0 12: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成铁 发表于 2015-10-10 11:44
幼兄,介大草原是共军当年北蹿时过腊子口的地方吗?

不错,红军从这里走过,谁也想不到他们会有今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0 12: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成铁 发表于 2015-10-10 11:47
百年共和梦南柯,
屌丝白白血成河。
喜见宁录成笑柄,

甘南本是中国最贫穷落后的地区,现在也改变了,中产阶级在提升。没有了穷棒子,闹革命就是搞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0 12: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得人心者得天下。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0 13: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ft3480461 发表于 2015-10-10 12:42
得人心者得天下。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这是革命定义,以后会有所改变:得人心者不会得天下,而是得到人民的授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2 12: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可爱的,小修
有一颗萝卜头
夏天
开出兰兰的花朵

他的园地偏仄
一边是住户
一边是厕所
白皮红心一桶到底

世界很肮脏
没有清静之地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吃萝卜的人都要放屁

美国不长萝卜吗
教宗不吃萝卜吗
赫赫,中国人不信神
也一样种萝卜,吃萝卜,然后彤、彤、彤的放屁




在炸药和平奖上,西方从来就是双重标准,西方只按照他们的思维为其他国家各个政治角色贴标签,强行将复杂事物描写成童话故事,只有我方好人和你方坏人,不仅让外人看不懂,他们自己也是一脑子浆糊。只有萝卜头欢欢喜喜的等待收获。如今对炸药和平奖有了新的认识人多了去了,只要你能把西方炸药炸出的缺口抹平,哪怕是表面上遮掩一番,就够资格拿炸药和平奖,名副其实啊。突尼斯绕了一圈回到了原地,萝卜头就说:“民主胜利了"。可惜,萝卜头没有种在突尼斯,没有机会让突尼斯人吃的天天放屁。


萝卜头,老夫还是这句话: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会因分裂主义四分五裂,国家和社会会陷入混乱,经济随之会陷入衰退。萝卜头说说看,有哪个政党可以代替中共管理好国家?还是天主教会可以在中国发挥神灵的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2 12: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成铁 发表于 2015-10-12 06:16
幼,你们挡如果那么牛X,何不开放党禁?让大家公选?


萝卜头,老夫从来不入党门,只是实事求是说心里话。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会因分裂主义四分五裂,国家和社会会陷入混乱,经济随之会陷入衰退。这是美国佬求之不得的状态,老夫可不想做砧上肉。辛亥革命后的四十年,中国没有党禁,有过公选,结果如何?不就是闹剧接着闹剧,战乱接着战乱,压迫不断加剧,主权丧失,人民流离失所吗?埃及的肉锅就在民国。萝卜头健忘,老夫却不健忘。老夫的希望是:人民安居乐业,政治日益开明,公民社会逐步发展,公民权益不断提高。到了那时,老夫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打了谁的耳光!最后提醒一句:摩西就是独裁者,没有他的独裁,以色列民就是一盘散沙。同样,历代教宗也是独裁者,没有他们就没有天主教的圣筒传承。基督教倒是很民主,结果基督教社会到处都是淫男欲女,嘴巴里日夜喊着:我爱你,爱你爱到骨头里。是不是吃的萝卜太多很恶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2 14: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詩人刘幼民 发表于 2015-10-9 11:02
主教管理员,按照论坛规定,无聊的灌水应该被制止,事实上根本没有执行,论坛早就浮肿的没有样子,致使自由 ...

主教管理员,按照论坛规定,无聊的灌水应该被制止,事实上根本没有执行,论坛早就浮肿的没有样子,致使幼民这样的五毛灌水员可以天天以灌水为生,以灌水为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12-9 21: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