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85|回复: 6

衍水边上的八月之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9 11: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傍晚花 于 2011-9-9 13:29 编辑

       衍水下游,去日还是丰丰满满的河水,今日却是一派干涸景象。当然,这不是自然的干涸,我不必挂虑。反倒觉得这是来自天主的另一番气息。
    河滩、卵石多呈裸露,水流变得窄瘦、浅静……整个的河面仿佛有一种悲哀、抑或惹人怀念的怪熟悉的许多东西。河水镇凉,赤脚趟入这河流中,成群的鱼儿便欢跃于指尖。每一卵石都披着绿苔衣。踩在脚钝钝地痛、滑滑地舒服。
    夫,打了好多尾川丁鱼。我就坐在放有鱼捅的岸边静静地守候。
    那些鱼儿总是喜欢敷游在深处,或是群体、或是独体。喜欢它们在深处,在深处的美丽和灵动。
    偶望向八月的阳光:柔和、透明、凉爽也偶感热烈,高高远远的从天而地。仿佛不是从当日而来,而是从旧约创世纪的第一章而来:天主说:“有光!”就有了的那光。
    在这穿越时空之光的照临下,轻轻地读一则短信。“HJ,弥撒我给你做完了……你还好吗?”心境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的初秋。
    那是,一位年轻儒雅的神父,立在台阶上向我们微笑,那笑容仿佛从天而来。他笑容的上面有父亲雕塑的两个天使的塑像。他笑容的再上面就是蓝天白云还有这从亘古走来的八月之光。
    那时,我和爱妹怀着痛失母亲的悲伤并带着我们的两个小孩儿,一个四岁大,一个两岁大,来到那处曾给我母亲安慰、依靠的地方。就在那个地方,我们得到了这神父天籁般音色的祝福。这份祝福一直保留,一直在,一直在,且于十五年后再度从天降来……
    那日,他站在第一扇窗下朝着我这个方向微笑。那扇窗的上边有高高的十字架。十字架上有亘古的蓝也有亘古的白还有穿越这蓝白的亘古的八月之光。我低下头,暗自思想:真的是他么?于是,不能自已地朝他那扇窗的方向又望了一眼。而他依旧朝着我这个方向微笑……
    多么熟悉的笑容啊,那笑容让我记起他从大洋彼岸飞来的两句话:珍惜天主所赐的每一位朋友。我们要彼此代祷。想起那时我真是很蒙昧,既不懂的什么是天主所赐,也不懂什么叫彼此代祷。
    遥望往昔,不禁感叹:时光真是无情,可以使人的容貌和声音变得不再熟悉,时光也真是有意,却无法让人彼此找寻的情谊变得陌生。遥望往昔,不免感叹:天赐的良友如今也已被天主陶成了一名神学院的院长!
    在水中捞鱼的没有任何信仰的夫君说道:哦,那一定是位修行到位、法力无边的大师级的人物了。夫的话音一落地便从他的脚边、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幅令人惊讶的图像:
    浅浅溪流的下面有三个汩汩的泉眼,在溪流与泉眼冲击下沙、石、泥形成了一个颇有特色的人物肖像。三个泉眼恰似这肖像的两只神采飞扬的眼眉与一张充满温和笑意的口。流淌着汩汩的泉水的眼睛和口舌,似乎流荡着无限的爱意和蜜语。在透着八月之光的水面之下是那般静谧与神秘。这种自然的造型语言、神形凝聚 、色感交织令我惊讶不已,并将这转瞬即逝的视觉发现用卡片机扑捉了下来,让我有极度的空间和时间去遐想和体味,并激动地拿给夫看。
    跟夫说快看呀:你看那肉肉的下颌,多像我的妈妈,你看那高高颧骨多像我老姑,你看额与眼眉以及神情,多像我姥姥,那鼻梁上的痦子多像我二舅妈,你看那右面颊的瘊子多像我的大姑,那长发飘飘岂不是我老姨妈的?再看啊,你看你看那红红的石头多像一颗跳动火红的心啊!
    夫说:你说的还真是呀,你可别吓唬我啦!难道她们显灵了?可是那鼻子是谁的啊?外国的鼻子啊?
    我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求的炼狱弥撒意象中包含了我的死去的亲人也包含了炼狱所有的人,炼狱里也该有外国人吧。
    于是又对这张图说道:泉下的亲人真是有知。竟然通过泉水、溪水、沙泥、卵石来成像的神迹给我。我不禁问道,我生之挚爱的亲人们,弥撒和代祷收到了吧,我看到你们在八月之光中安详地微笑啦!你们的在天之灵也要为我们活着的亲人代祷啊!
    夫转身走向河水深处继续捞川丁鱼,从他身后的八月之光中不时地飘来一句句凉飕飕的话:别神叨叨地啦。再这样信仰就离精神病不远了啊。精神病的最大特点就是想啥是啥!这不过就是自然不过的一个图像,加上你的意识和思想经验就成了你心中的神迹啊、显灵啊的。
    望着那背影,虽有苍凉,我却没有一丝难过。我知道一切都将回到事物本身,是其所是,无需我挂虑。我只知道在所有与我有关的情景和境遇中把握眼所未见耳所未闻到的事物是非完整的,仅仅属于过程的一切,都将从短暂走向神圣。我满怀盼望。且满怀喜悦地注视水中的鱼儿。
    水中鱼儿,在八月之光中,在八月之水中。在成群结队、忽东忽西、忽左忽右没有定向、无恐无惧。我感受到了一种从容,那是巨大生命力支撑下的从容。它们一自己的存在展现出一片宁静悠远的气息,多姿多彩,并以这种方式繁衍生息、相依相生、融合共存,这种朴素自然永无止息的生命节奏,触动着我这颗感物通灵之心。
    是的,就是这颗感物通灵的心,会让人内心澄明的安详,如这八月之水,会让人得到卸下理智的超脱,如这八月之光。 这颗心能让我与冥冥中巨大的生命力的造物对话,不可言喻、真实来往的交谈放在眼前。我可以告诉祂我是如何地爱祂创造的一切,如果爱祂赐予我的亲人和朋友。
    也正是凭着这颗心,我知道审美范畴内一个观照对象所呈现的状态的美妙,一种心灵境界升华后的物化神遇之境态的奥妙,一方认识空间、表达场域所激活联想维度与启悟感召的奇妙。
    是的,美妙、奇妙、奥妙的造物主、天主,就这般自然又超然地聚合一切:比如这异象的沙聚,乃至实像的鱼聚、乃至意外的人聚。我知道唯有造物真神方可掌控这个世界的一切一切。并透过我所熟悉的亲近的一切来展开祂的安慰和启示。安慰我卑微的灵魂。启示祂艰深的讯息。
    望着这,卡片机里的生活的、不可通传的聚合了我所有死去亲人像特色的成像,我不得不由衷地赞美:我的造物,我的神,---万有根源的天主啊,用人有限的理性力量我们这群受造之身,确切地认识你呢?没有你良善的、超自然的、高超的、写实的异象方式启示,我该如何知道你对我亡亲展开的救恩呢

       
            

                                                              收到短信时间:8.19.9.11  
                                                              图片拍摄时间:8.19.9.28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1-9-9 12: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感人的文章,灵魂不灭,心灵相通,因着爱将穿越时空!{:soso_e1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9 20: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9 21: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韩启歆 于 2011-9-9 22:54 编辑

掩饰不住的哀伤,
在衍水面浮起思的涟漪,
鱼儿沉入思的渊底,
八月的光划过苔绿,
留下的是花儿的晚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9 21: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韩启歆 于 2011-9-9 21:45 编辑

古代诗人对衍水的赞美
 大明嘉靖进士,官至刑部尚书的王之浩过代子诗
  代子津头泛野舫,澄波滉漾见晴光。
  沙边浴鹭矜毛羽, 天外冥鸿厌稻粱。
  斥堠远传清塞铎,椁丁新架捕鱼梁。
  湘江两岸秋容胜,争得逃名隐钓乡。
 
大明嘉靖监生韩承训作诗《太子环带》
  燕丹昔日避秦兵,衍水今传太子名。
  渠水远从千涧出,头边近依一川平。
  斯干自入维熊颂,如带应同白马盟。
  向晚渡前争利涉,隔林烟雨棹歌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06: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傍晚花 于 2011-9-10 06:36 编辑
绵羊 发表于 2011-9-9 12:39
好感人的文章,灵魂不灭,心灵相通,因着爱将穿越时空!


我之所把这篇日志贴出来,不是这个你说的原因。而是我觉得许多的神恩,确实存在,我们的教会不能因为个别领导者先锋者的缺陷就大肆丑化抑或美化神恩。在度中。神恩永远是神的。不可测度。也是人的,有其不可通传的性、个别的经验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0 15: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薄薄的哀伤,
在衍水面浮起思的涟漪,
鱼儿沉入卵石绿绿的渊底,
八月的光划天际,
只带走一缕花儿淡淡的晚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6-13 11: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