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885|回复: 1

她从停尸板上起来劝导儿女信教:转使徒网高级会员:鸽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3-24 10: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她从停尸板上起来
                     劝导儿女信教

                                                 于海涛

                  (沈忠石、冯德兰记录)

    一位70多岁的江苏农妇在医院已经死去了,再拉回家的路上因颠簸又有了微弱的气息。半夜他像健康人一样从停尸板上起来劝导八个子女皈依天主;她是个文盲,老实土气,寡言少语,那晚她却像个知识分子一样地演讲;

    她本来是个连讲普通话的电视都看不懂的人,那晚她却突然讲出标准的普通话来。

我们为此奇迹前赴海门市作专项调查,以下是根据有神父、修女陪同做的调查写下来的报告。







       姚建辉神父热情接待积极配合

    从南京出发之前我便同海门天主堂本堂司铎姚建辉神父通了电话。我们到达后受到了姚神父的热情接待。

    姚神父说这事发生在2002年,当时他还不是这里的本堂神父,但卞菊芳的终傅是他做的,卞氏的最小女儿沈超娟就是这个堂口的教友,一直很热心。我们见到了沈忠石先生,在我们吃午饭时沈超娟也来到了教堂。姚神父安排了一辆面包车,下午一点钟出发去距天主堂八公里处的德胜镇果园村十组。同车前往的有姚建辉神父、邱卫菊修女、沈忠石先生、还有冯德兰和我。

      到达沈人俊家
    卞菊芳的老伴沈人俊81岁了,身体很硬朗,同两个女儿一个儿媳妇合作经营米面生意。家中有台电动轧面机,给村民加工面条。米店就是他的家,几间平房,位于房屋稀疏的村子中。堂屋里堆满了一袋袋粮食,临时腾出一块地方摆放了一张方桌和几把椅子,作为接 待我们的地方。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位老年教友邱天佑先生,他是沈家的同村人,71岁,退休前是德胜中学的英语老师。

    往下的核实由沈忠石和冯德兰共同笔录。由于当地人普通话讲不好,故请邱修女给一句句的“翻译”。姚神父很少说话,他静静地听着并为每个发言人摄像。

    海门方济各堂教友卞菊芳生于1925年农历11月29日。于2002年6月3日晨安死善终
享年78岁

    沈人俊有三个儿子:繁荣、富强、和平,五个女儿:超英、超美、超珍、超风、超娟。

    沈人俊讲:老伴卞菊芳,圣名玛利亚,在五年前生了病,一直认为是胆结石症,实质上是胰腺炎。2002年夏天病得很厉害,眼看不行了,我们就送她到海门医院。第三天实在不行了,请姚建辉神父前来医院终傅。她痛哭流泪,对神父讲,由于“文革”拖了下来,子女还没有信教,太叫人痛心了,神父安慰了她。那天下午,肚子肿大了很多,第二天夜间(即住院第四天)死了,医生叫我们拉回家。

    沈超娟:大约在中午;娘眼孔就放大,是属于死前的回光返照,我赶快打电话给父亲让他快来医院,否则慢一点可能老两口见不到最后一面了。下午的时候已死过一次了,后来在傍晚又醒过来了,不多一会真的死了,断气了,心不跳了。医生说人已死了,快拖回家,后来就叫救护车拉回家。由于路上颠簸她又醒了过来,气息微弱处在迷糊状态。大家把娘放在木板上,停放在大哥楼房的客厅里。

    那是在半夜时分,娘活转过来了,爸爸把娘抱在椅子上,后来娘自己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讲,一边精神越来越好,还来回走来走去。

    邱天佑:当时拉回来的时候大约在傍晚8点钟左右,叫了两个念经教友通功诵念天主经等,她们念好通功经走后二、三个钟点,卞菊芳活过来了,叫儿女们一个一个过去,一个个地叫道她跟前。

    沈人俊:老伴对我讲,叫孩子们都要过来,我有话要对他们讲,我说小儿子还在新疆工作,是否也叫他快点回来。她讲,小儿子来不及听我讲了,你们可以转告他也叫他信教,天上只让我回来四个钟点,天亮就要回去的。快叫大儿子繁荣过来!繁荣跑到他娘面前,老伴讲的很响,满屋的人都听到;繁荣,天堂是有的,很美丽,是个大花园,我一只脚在天堂门里,一只脚在天堂门外,我是到过天堂了,那里有很多外国人。有人对我说,你还有一个任务没有完成,回去 叫你的儿女们都要信教。信教是好事,你们都信了,我们一家人就在一起了,信教靠行为,不是嘴上的。又叫二儿子过来,二儿子名叫富强,最倔强、固执,不相信宗教什么的。

    沈超娟:娘再三对二哥讲,你也要信教,是我的子女个个要归天主,一定要信教,后悔就来不及了。

    邱天佑:还叫富强的女儿 千红也信教,说她也是我们的子女,我们的子女,后代都要信教。叫儿媳、女婿也要逐个逐个地过去,人人表决心,都得保证信教。

    沈人俊:后来她问谁在楼梯上,大儿媳说我在楼梯上。便叫她下来,到跟前说,你也要信教,我舍不得你们。大儿媳说我会信教的。再叫大女儿超英过去,大女儿当时也保证信教,说事后大家一起到天主堂去。再后来叫二女儿、三女儿、四女儿,一个个地叫道她眼前都要表态要信教。二女儿超美问妈妈:你到过天堂了,有没有看到奶奶在什么地方呀?她答,你亲婆(奶奶)在我后边很远很远的地方。最后叫超娟过去,又讲了很多话。叫他们一对一对夫妻都要带着儿子、女儿一起信教。后来又把女婿一个个地叫道她眼前,讲了很多道理叫他们也都信教。又说,关于你们(指女婿)的父母亲友是外界人(外教人)随他们的便,多做些工作,能信教就尽力领他们信教,天主就放我回来四个小时,传报这些道理,宽免我完成这个任务,我就要走了。最后又叫富强,你脾气太犟,要和善,一定要相信天主,一定要信教,人是有灵魂的,我讲好了,就要走了。这时天亮了,他不作声了,二儿媳哭得很,大家喊娘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们,都失声痛哭了。一会儿他突然又开口了:“我听到你们的哭声,我是已经死了,心不跳了,肉身早就冰凉了。但我听到了你们的哭声,天上要我再延长一会儿才走,再向你们讲一次道理。请大家不要哭,人的肉身是要死的,灵魂是不死不灭的,请牢牢记住:灵魂是不死不灭的。只有我的主基督才能使我们复活,大家一定要信教啊!”她叫我抱她放好在停尸板上,双目闭上了,大约早晨7点钟左右,他整整讲了半夜的话,都是满口的普通话,真像学校的讲师。道理又讲的头头是道,大家都感觉惊奇。

    沈超娟:二哥的女儿叫沈千红,现在苏州大学。当时她在离这20多里的地方读高中。早晨一个人在教室练习电脑,忽然听到祖母喊:“千红,千红”。我的大侄女去叫千红回家吊唁祖母时(约8.30到该校),千红就向姐姐讲了;早晨我在学电脑时听到好几声亲婆叫我的声音。去年中秋节的前一夜,二嫂在梦中听见母亲对她讲快到里宅去看看你公公,他病了,找不到药。原来药放在麦乳精圆筒里,还有几粒,只要吃两片就会好的。二嫂心中纳闷:公公身体一直很好,没听说有什么毛病,莫非是婆婆灵魂在同我说话,托天主的福,保护着家庭?他猛地惊醒,赶到里宅,敲开公公的门,有一个孙子陪着爷爷住宿,他还不知晓。一看公公真的病了,便照婆婆(卞菊芳)讲的地方找到了药,公公吃了两粒就好了。直到现在,公公已经81岁了,仍旧可以踏车子百把里不知累(二甲镇来回),还在家摇面干活,身体非常好。

    前后大家谈了一个小时40分钟,把一些细节都一一澄清,然后我们到旁边一所两层楼房——沈人俊二儿子沈富强的住宅(毗邻沈人俊家)前照了几张相,离开了那里。

    根据他们所提供的情况我们一直认为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奇迹:

    第一、死者卞菊芳虽然没有完全断气,但若没有一股超自然的力量支配她,她绝对不能起来讲话,而且能走来走去,很有力气;说她是死而复活,一点也不为过。

    第二、她是个只会讲家乡话——吴语的文盲,从来没有讲过普通话,连讲普通话的电视都看不懂。那天夜里她竟然使用纯正的普通话,向知识分子一样地对大家讲道理,若不是出于天主,是根本不可能的。

发表于 2011-3-24 16: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要信教,后悔就来不及了
-------------------------------------
大家看清楚老人家说的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4-2-28 16: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