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516|回复: 23

野航读圣经:“世界”和“牧者”的奥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2 16: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篇》
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罗马书》

前一阵遇到一个小老板,他不再像以往那样炫耀又以低价拿了多少地,却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汉代的省一级地方首长叫“牧”(比如“益州牧”、“幽州牧”之类)了,因为老百姓包括我们这些老板对于官府而言不过是牧养的羊,养肥了,就宰来吃。除了改了一个称呼,今天的官府也一样。”基于这种“深刻”的认识,他已经提早转移了资产,并得意地说:“你宰吧,呵呵,我就是一个待业人员,随时可以一拍屁股走人”。我想,这小老板思想上恐怕存在着误区———仿佛更民主一点的国家的官府不是“牧”,是不宰人的,所以,他的富贵荣华可以永远地持续下去。其实,如果我们对人生与世界的本质有一点形而上的领悟的话,我们就会发现,有一个真正的、更大的“牧”,它就是《圣经》中所谓“世界”的那个东西、那个最普遍的决定着我们每个人属肉身的命运的物质世界的“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命运”。我们每个人就像猪羊一样掌握在它的手上,宰与不宰,全凭它说了算。在它那里,国外绿卡并不管用。

“世界”到底是什么,是任何一个试图超越命运的束缚、选择宗教信仰的人不能不搞清楚的问题。不搞清这个问题,即使信了宗教,仍然是这“世界”的、命运的奴仆。

我们今天的这个世代,是一个人人争先恐后地、强迫性地猛吃猛占的时代。有力量的人,总在炫耀自己又吃下了一块地皮、一个项目,没有力量的人,则炫耀自己又占了一次小便宜。人人都不去考虑这猛吃猛占是否不义。仿佛人活着,是否能吃能占,是衡量其人生是否有价值的唯一标准。而信仰、道德与文化,由于其对于猛吃猛占而言,不无是一种障碍,故几乎被视为一种“病”而受到极大的蔑视。对大多数信奉猛吃猛占的人而言,信仰、道德与文化不过是不能吃、不能占的人给自己找的“借口”而已。我遇到过这么一个志得意满的老板,看见别人因条件限制找不到老婆,便大不以为然,说:“我教你一招,见了满意的女人,先搞了再说,不要想道不道德,想多了,啥事都办不了,只说明你脑子有毛病”。其实,这个老板所奉行的逻辑,就是我们绝大多数人奉行的逻辑。这个大多数人奉行的逻辑,其实就是一个人吃人的逻辑,这个逻辑的总合,构筑起了这个世界的“律”———就是吃人与被吃。而这个“律”的结果,就是到头来几乎所有人都逃不脱一个被吃的命运。这就是“世界”的真相。

诚然,也有一种乐观而喜好做梦的人士,认为只要有了“民主”与“法制”,则吃人与被吃,不见得是这世界普遍的规律。比如,在西方“民主”、“法制”的社会环境中,人吃人就不是一种普遍现象。他们忘了,在那些西方 “民主”与“法制”的国家的内部,今天之所以不再充满了针对自己的猛吃猛占的欲望,不正由于在他们原始积累的阶段直至现在,已经将他们遇到的外部弱者们或野蛮或巧妙地猛吃猛占个遍了吗?其实,西方国家就像前面那位奉行“先搞了再说”的那位老板,在坐拥了无数个老婆后,便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开始向贫穷的光棍们颁布起了严禁强奸的律条来。所谓现代文明,其实是一个假相。

认识到这“世界”吃人与被吃的普遍规律并不困难,因为今天已经有太多的人感到自己这坨肉已然被放在命运的砧板上了,只是有的人在被这世界的屠刀宰割之前,他们试图给自己换一位“牧者”。他们大喊道:“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那么,另一系列问题出来了,被基督教奉为上帝的“耶和华”到底是谁?他和这“世界”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我们为什么要认为这位“耶和华”会把我们从“世界”的律下拯救出来?倘若如我们所愿,我们又将去往哪里?另外,还有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显然,在现实生活中,牧羊人没有不吃羊、卖羊的,因为吃羊卖羊就是他们牧羊的目的所在,而《圣经》中大量使用的上帝、基督和人之间的牧养关系的比喻,我们不禁要问:倘若我们的“牧者”从“世界”换成了“耶和华”、这位新的“牧者”会不会吃他的羊呢?牧养关系的比喻是否不恰当?基督徒能接受这个比喻中可能暗含的上帝、基督有朝一日也会将他们吃掉的意思吗?

其实,这些问题早被历史上的基督徒们深入的思考和探索过了。只是他们的思考与探索一度被教会所隐瞒、为历史所遗忘而已。

古代诺斯替主义基督徒(包括异教徒)认为:既然这“世界”和它“律”是这样的残酷和低级,则创造这“世界”的“神”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旧约》中说的那位名叫“耶和华”的、作为这属肉身的物质世界的主人的造物主其实并非真正的上帝。他只是真正的属灵的上帝所派生的一个“移涌”,他是次级能量世界的主人,他并不认识高于他的能量形式的真正的上帝。他对他的创造物(属肉身的人类)所作的,恰恰就是牧羊人对他的羊所做的———喂肥后宰来吃。这个造物主就是在这世界上颁布“吃人与被吃”之“律”的那位,因此,他不是基督徒所信的真正的上帝,基督徒所信的上帝,是一位高于物质性存在的“未识”之神,而“基督”,就是被真正的上帝派来将人从造物主所属的物质世界的捆绑中拯救出去的使者。因此上,“基督”是反“耶和华”的。

早期基督教的教父们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把诺斯替主义打成了“异端”,把“基督”从与“耶和华”为敌的阵营中拉到了与耶和华一体的阵营中,并把“属世界”的“掌权者”的角色交给了“撒旦”。并确立了基督教一元论对诺斯替主义二元论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信经》的确立,基督信仰以及对“世界”的认识被划归到教会权威所订立的“统一版本”之下。但是,一元论信仰模式并没有让问题得到真正的解决:如果“耶和华”创造的世界是“好的”,为什么我们切身从这世界中感受到的,大多是它吃人的一面呢?耶和华应该为他创造了一个最普遍的人吃人的世界负责吗?

今天的基督徒会用这样的说辞捍卫他们所信的耶和华:“神创造的世界是好的,只是我们背离了神而有罪、让世界变坏了。”或者说:“这世界的败坏,不正是撒旦做的工吗”?用说辞捍卫教义,是容易的。但这世界那吃人的一面,却是许多人抹杀不去的切身感受。不管这个世界的“牧者”被叫做“撒旦”,还是被叫做“耶和华”,作为被牧养的羊,终究关心的是他们会不会被吃。经历了地理大发现、资本主义工商文明的崛起、自然科学的突飞猛进、以及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的人类,似乎已经很难相信“神所创造的世界是好的”这样空洞的说辞了,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样的说法:造物主并不存在,世界不过是地质构造与生物进化的结果,人类不过是这世界孤独而偶然的过客,既然“世界”的“律”就是吃与被吃,那么,让我们加入到这吃人的盛宴中来吧。“存在”在于“选择”,如果你选择了信仰以及固有道德观念并因此受到束缚、因而放弃吃人的能力而落了一个被吃的下场的话,那是你活该。

于是乎,“神所创造的世界是好的”的神话破灭了,人类几千年来试图挣脱这邪恶的“世界”的努力化为泡影,一元论基督教沦为与“世界”为伍的虚伪的空壳,而那些对基督教极其失望的西方的信仰者们则说:“是时候该重新听一听诺斯替主义的声音了”。于是乎,仿佛如有天助,古代诺斯替版本的《圣经》出土了(《多马福音》、《犹大福音》等等等等),在西方人的银幕上,充满了诺斯替题材的电影(比如《黑客帝国》、《达芬奇密码》之类)。人们又开始思考:在他们所居住的这个世界里,恶或者迷惑性力量是否是本源性、主动性的。

现代人的探索有一个优势,就是可以不再把自己绑在固有概念上想问题。他们可以绕过古代诺斯替主义者关于“耶和华”是不是“世界”的主人、是不是冒牌的“上帝”这样的伪命题,他们直切事物的本质———能量。问题被置换成了这样的问题:如果这“世界”的“律”就是吃人、奴役人、迷惑人,那么,它就是宇宙能量的一种低级表现形式。而人类尽管受到这种低级能量的捆绑,他们的灵魂却不免有着一种超越这低级能量形式的企图而怀揣着“天国”的梦想。因此上,人类注定将探索一种更为高级的能量表现形式、无论这种更为高级的能量表现形式被视为作为客体存在于宇宙时空的某处而施加拯救的存在(比如“基督”),还是被视为作为主体内在的神圣质素而被加以内在地体验与把握的态度取向(比如“波罗蜜”)。人们相信,这种更为高级的能量表现形式是可以穿透、打破这“世界”之“律”的迷局、而把人带往一个更加神圣的、超越的“国度”的。“世界”之“律”的统治权不一定牢不可破。

穿透、打破这“世界”之“律”的迷局的前提,就是首先要搞清楚人何以会被这“世界”之“律”所“牧养”。诺斯替主义认为,人的最本真的灵魂(普纽玛)来自光明的国度,是永生神的儿子。她在下层的物质世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并沉迷之,于是开始了堕落的过程。作为次一级的能量形式,下层的物质世界的“掌权者”们(通常被叫做七个“移涌”和它们的头领“德缪戈”)也衍生于神,但它们凝结成了它们自己的势力,并俘获、捆绑、迷惑、奴役落入它们手中的“普纽玛”以获取能量,于是,“普纽玛”被包裹上了低级能量的“外衣”,成了我们现在的人类。人类之于下层的物质世界的“掌权者”们而言,犹如猪羊之于我们。我们蓄养猪羊,是为了吃它们的肉,物质世界的“掌权者”们“蓄养”我们,是为了吃我们的“灵”。所以,耶稣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见《马太福音》)。不过,如果我们要想从物质世界的“掌权者”们的蓄养下“叛逃”出去,就像我们的猪羊要想从我们的蓄养下叛逃出去一样,是非常困难的。一是因为物质世界的“掌权者”的能量层级高于我们属血气、属肉身的那部分“自我”、这让我们难以突破其屏障,二是因为我们身上属血气、属肉身的那部分“自我”十分享受这物质世界的“掌权者”们所提供的“草料”并认同与它们的蓄养。所以,没有外来的拯救者的里应外合,逃跑的可能性是没有的。好在“基督”(我们现在可以把他理解为高于世界的“掌权者”的能量形式)进入了历史,并变成了一个“牧羊人”的样子(这个比喻非常深刻,它隐含着拯救的奥秘),来告诉我们这些“德缪戈”的“猪羊”们一些关于我们的本来面目的事情(我认为佛陀也是基督的一种表现形式、做的是同样的事情)。让我们认识到,在这个世界之迷局中,我们身受的命运并非是我们命定的处境,我们的“灵”有一个属天的故乡———永生(或者涅槃),我们的灵是可以穿破这世界的迷局而升达彼岸的世界的。但基督告诉我们,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见《约翰福音》),不脱掉我们那“猪羊”般的低级能量的“外衣”,我们就永远会遭受世界的“掌权者”的次级能量的辖制。取做“牧羊人”式样的耶稣基督用他被钉十字架的样子,向我们传受了如何脱掉我们那“猪羊”般的低级能量的外衣的“法门”(在佛教的表述中,这法门就是“布施”),并完成了他某一阶段的拯救计划。

当然,明白这“法门”所含深意并勇于实践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即使接收到了这个拯救的信息,脱掉那个作为“猪羊”般低级能量的自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们太享受这世界的“掌权者”所提供的“草料”了。即使他们“奉基督为救主”,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种折中方案———平日里可以安静地享受这世界的“草料”,在遭受世界的“掌权者”屠宰的时候又可以被“基督”提走。于是乎,一种自欺欺人的懒汉般的宗教观念流行开来:“人是全然无能的,拯救在神,只要信,天上就赐下白白的恩典。”慢慢地,基督信仰开始与世界的“掌权者”合流、成为一种帮助世界维持秩序的力量,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劝善”。新教加尔文宗无疑就是这种宗教形式的典型代表,它怂恿人去抓住这世界的财富上的“成功”以作为蒙选的确据,有意无意间,基督教沦为了这世界的同伙、宗教成了这世界的迷幻性、捆绑性能量的一部分,而基督拯救的信息,却渐渐被“劝善”所置换和湮灭了。难怪东正教神学家梅涅日科夫斯基说:加尔文最终走向了敌基督。

宗教不是劝善文,拯救基于对这个世界的本质的最深刻的洞见。不同层级的能量构成了我们这个宇宙,不同层级的能量的相互间的吞吃、迷惑、奴役构成了我们这个宇宙的最根本的图景,而我们这些个有形的“人”,不过是上演这一幕幕宇宙能量争夺战的舞台而已。然而人毕竟不仅仅是被动的“演员”,人身上带有这宇宙最高级的能量形式,来自宇宙最高级能量形式的召唤以及我们积极的回应(也就是所谓里应外合)是人类得救的关键。这就是“世界”和“牧者”的终极奥秘。







发表于 2012-2-2 23: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凯迪已阅。

政论方面还可以,说到了东西方牧者本质一样,老百姓对于官府而言不过是牧养的羊,养肥了,就宰来吃。“这就是世界的真相”。尤其说道:“西方国家就像前面那位奉行先搞了再说的那位老板,在坐拥了无数个老婆后,便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开始向贫穷的光棍们颁布起了严禁强奸的律条来。所谓现代文明,其实是一个假相”。

可是由政治转入宗教,就有些勉强了。

耶和华和基督真的是对立者的关系吗?你以为耶和华就是国度、民族、土地的象征,而基督则是宇宙的象征。于是你借诺斯替的话说:”创造这世界的神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旧约》中说的那位名叫耶和华的、作为这属肉身的物质世界的主人的造物主其实并非真正的上帝“。

你的二元律承袭诺斯替让物质与精神对立,而且让精神居于物质之上,耶和华成了”属灵的上帝所派生的一个移涌“。不过你没有继续诺斯替的观点说:”人的肉体是由造物主所造,目的是囚禁人的灵魂“。

于是你批评早期基督教的教父把诺斯替主义打成了“异端”,结果是”把基督从与耶和华为敌的阵营中拉到了与耶和华一体的阵营中“。其实基督有一个很重要的声明你忽略了,耶穌说:“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你不信吗?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

基督教不能离开耶和华谈基督,否则就会成为哲学,而且是很丑的一种哲学:肉身成道的半拉子哲学。

与诺斯替比较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也提出了一种不同的二元论。这种二元论对希腊和整个西方世界影响很大。他认為有两种不同等级的存在,一种是属灵的存在,另一种是物质的存在。柏拉图认為,虽然物质是暂时可以消失的,但不意味着物质是坏的。

好像你自封是柏拉图主义者,可是你怎么又是诺斯替主义者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12: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提交者:刘幼民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政论方面还可以,说到了东西方牧者本质一样,老百姓对于官府而言不过是牧养的羊,养肥了,就宰来吃。“这就是世界的真相”。尤其说道:“西方国家就像前面那位奉行先搞了再说的那位老板,在坐拥了无数个老婆后,便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开始向贫穷的光棍们颁布起了严禁强奸的律条来。所谓现代文明,其实是一个假相”。

可是由政治转入宗教,就有些勉强了。

耶和华和基督真的是对立者的关系吗?你以为耶和华就是国度、民族、土地的象征,而基督则是宇宙的象征。于是你借诺斯替的话说:”创造这世界的神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旧约》中说的那位名叫耶和华的、作为这属肉身的物质世界的主人的造物主其实并非真正的上帝“。

你的二元律承袭诺斯替让物质与精神对立,而且让精神居于物质之上,耶和华成了”属灵的上帝所派生的一个移涌“。不过你没有继续诺斯替的观点说:”人的肉体是由造物主所造,目的是囚禁人的灵魂“。

于是你批评早期基督教的教父把诺斯替主义打成了“异端”,结果是”把基督从与耶和华为敌的阵营中拉到了与耶和华一体的阵营中“。其实基督有一个很重要的声明你忽略了,耶穌说:“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你不信吗?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

基督教不能离开耶和华谈基督,否则就会成为哲学,而且是很丑的一种哲学:肉身成道的半拉子哲学。

与诺斯替比较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也提出了一种不同的二元论。这种二元论对希腊和整个西方世界影响很大。他认為有两种不同等级的存在,一种是属灵的存在,另一种是物质的存在。柏拉图认為,虽然物质是暂时可以消失的,但不意味着物质是坏的。



好像你自封是柏拉图主义者,可是你怎么又是诺斯替主义者呢?


+++++++++++++++++++++++++
回刘幼民

首先申明,我并非是一个全然的二元论者,我只是认为,诺斯替主义所含的信息值得我们思考。其次,耶穌说:“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耶稣说的“父”,在否定神学范畴的基督徒看来,恰恰是未识之神。其三,我这篇强调了物质世界的败坏性以及与世界为伍的信仰模式的欺骗性,但并不否认借妄修真的可能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3 13: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佛教很有意思,说它是二元论可以,说它不是二元论也可以。

佛教不二论:
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世间即涅槃,烦恼即菩提
诸法本无生灭

佛教二元论:
空异于色,色异于空,空不是色,色不是空。
涅槃没有任何五蕴
有为法生灭无常

小乘佛教强调二元互斥,
大乘佛教强调二元互补。
但是小大都没有错误,只是随缘而已。

敢问夜航施主,是在修小?还是修大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15: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呵,大小兼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3 22: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佛教的本质仍然是二元论的,互斥和互补只能在二元论基础上才可以进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4 03:5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野航 发表于 2012-2-3 15:16
呵呵呵,大小兼修

哑牛修炼娶三个老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5 00: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黄河清 ,一元论可能出现的弊端是由于对世界的败坏性缺乏警惕,宗教变成了一种属世需要的借口。二元论的弊端的由于太强调世界的败坏性,这世界的律与义有可能被藐视从而造成一种反社会倾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5 10: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野航 发表于 2012-2-5 00:21
回黄河清 ,一元论可能出现的弊端是由于对世界的败坏性缺乏警惕,宗教变成了一种属世需要的借口。二元论的 ...

一元论的真正问题是过于强的排他性,走了极端,就是非此即彼,就如一神论的状态。可是一神论在哲学上偏偏取了二元论的立场。二元论的弊端在于太排斥物质作用,具体到宗教信仰,就是太排斥人的作用,什么事都要扯到神的旨意上,结果哲学上的二元论反而强化了宗教上的一元论,善恶不能相容,信上帝的上天堂,不信上帝的下地狱。这是恐吓吓不着真正不信上帝的人,真正吓着的还是他们自己。我是0加1论者,喜欢的是“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果且无彼是乎哉?彼是莫得其偶,谓之道枢”的立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5 21: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元论的禅宗并不排他,诺斯替二元论恰恰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认识上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6 00: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禅宗的心物一元,是关系性一元,实质心物还是二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8 14: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诺斯替主义对一神论宗教的偏执不无是一剂良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11 20: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文章其杀伤力比刘幼民的那些文章大的多。

整个文章看起来很有水平也很合理,特别是前半部份,因为前半部份多少描述了现今社会的一些直实情况。但作者其实想要表达的思想却是一种完全“反福音”的思想。  

把基督与佛同论,把基督模糊为一种宇宙能量,这是一种最危险的“异端神学”,也是最隐藏最有杀伤力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12 11:54: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上有家 发表于 2012-2-11 20:53
这样的文章其杀伤力比刘幼民的那些文章大的多。

整个文章看起来很有水平也很合理,特别是前半部份,因为 ...

粉丝杀伤力最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17 15: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2819孙悟空的“成佛”与诺斯替主义的“革命” / 李野航
提要:这篇文章中,我对孙悟空与共产主义的关系作了深刻的揭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17 15: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楼上,就要看对谁的杀伤力了,对宗教,还是对信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17 22: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教和信仰还是有关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18 06:32: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野航 发表于 2012-2-17 15:21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2819孙悟空的“成佛”与诺斯替主义的“革命” / 李野航
提要:这篇 ...

对共产革命也有兴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18 10: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仰自由 发表于 2012-2-18 06:32
对共产革命也有兴趣。

共产革命就是西方宗教精神发展出的历史理性的最佳证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0 11: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仰自由 发表于 2012-2-18 06:32
对共产革命也有兴趣。

共~产~主~义与共~产~革~命是两码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12-2 16:5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