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16|回复: 77

宋美龄写给修女的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2 12: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size=1.8em]宋美龄写给修女的信

2014-10-02 09:24:44 | 来源:摘自网络

宋美龄写给修女的信

    自从1960到1981年,夫人和德兰姆姆书信往返,彼此的友谊非常深。限于篇幅,仅在此登录夫人写给德兰姆姆的第一和最后一封信。从这两封短短的信函中,不难觉察夫人的高贵、平易近人、深度的谦虚和灵修涵养。芎林加尔默罗圣衣会只是个贫穷的修会团体,一些完全隐没遁世的修女,夫人独具超俗的慧眼,只在一次会面之后,即能看到天主的临在,心生向往之情。在此欣然译出她的两封书信,怀念她厚爱修女的情谊。
书信一
    亲爱的德兰姆姆:  
    我从南部回来后,隔天就收到来函,非常谢谢您的圣女大德兰书签及其中文翻译实在好极了。
    请您不要为了拜访贵院时没有招待我茶水而过意下去,因为我真的不需要。事实上,我的副官在归途中问我,是否想要点水果时,我拒绝了。
    不只您和修女们沉浸于回想我们的相聚,我也是。在回家的途中,而且从那时起,我常常想起您们。回家的路上,我有个很特别的感受。我感到拜访您们使我记起了些什么。究竟是什么呢?的确,在这之前,我不曾见过您和修女们,过去我也不曾拜访过加尔默罗隐修院。然而,对这整个情景,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些蛮熟悉的东西。
    突然间,我觉悟出自己脑海中所探索的。由于和您及修女们在一起时,看到您们面容的宁静光辉,使我想起丁尼生的诗句,他叙述骑士们围坐圆桌,阿瑟国王出现在他们当中时说:我逐一注视着骑士圈每位的眼睛,闪耀着刹时相似国王的光辉。
    在这里,我悟出其中的妙理。由于您们的生活如此亲近天主,因而分享了祂的美善和精神,外表的光辉是内在平安的反映,而这内在的平安是超越人所能理解的。
    谢谢您们亲切热情的招待,容许我进入隐修院和您们同在一起。此次的拜访将是我永难忘怀的。看到您们有只小狗(我能看出来修女们多么疼爱它) ,这使我明白,您们不只爱天主爱人,也爱天王的所有受造物。我也喜爱动物。事实上,我有两只狗,一只是德国牧丰犬,名叫Baron(译注:意思是男爵)  (随信附上牠的一张快照)。另一只是黄白混杂的小狗,不像Baron那么美,可是却很逗趣,加上具有迷人的性情,反而博得更多宠爱,我恐怕有点宠坏牠了。
    随函送了些物品给您和修女们,但愿您们悦纳,或许能给您们添加一些菜色。来自我花园中的花,是要给经堂的。
    再者,我还想提一件事,我的生曰今年是阳历3月9日,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否请求您在这一天给修女们作散心曰?
请把我温情的问候转达给全体修女。
蒋宋美龄1960年2月29

书信二
    我亲爱的德兰姆姆:
    收到您的圣诞祝福真的令我欣喜,因为已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没能直接鱼雁往还,虽然保拉修女极忠实地让我获知您病情的进展。我极感宽慰,知道您那痛苦不堪的三叉神经痛已有了改善,然而我仍感到无法全然放心,不挂念着您的健康。现在我得到您以美丽而坚定的笔迹亲自写来的信函,我更是倍感喜悦。
    从您而来的信息如此可靠地显示出,惟有经过不断的献身和修行的牺牲,方能达到您所拥有的内在灵修境界。翻腾混乱和暴力,现在几乎完全弥漫世界如此之多的地方,处在这样的世局中,您的芳表是信德和望德的闪亮火花。
    您请求我为您祈祷。我向您保证,亲爱的德兰姆姆,我经常在祈祷中记忆您,可是一一这是一个很大的“可是”,除了祈求时怀有同样的诚挚外,我的祈祷怎能和您的相比呢?有时我会感到困扰,因为我的祈祷如同灵修领域中初学者的微弱奋斗,然而您的则是献身于不断在伟大下可见的天主面前修行者的热诚流露。您的祈祷确实是义人的祈祷,更有效益。虽然如此,我相信,我们的王倾听罪人和圣人的祈祷,因此,我将继续祈求天主赐给您恩宠,灵性的恩宠,以及康泰的身体,免于痛苦。
    这一年来,我身体的情况不是很好。全年里不断生病,而且有两次住院。整个十二月我得了曼谷流行性感冒。我尚未完全康复,因为各科的医师仍关注着我,不过我希望到了1981年会好得多。
    谢谢您随信寄来的Jessica Powers的诗集和艾笛·思坦的祈祷。最要紧的,我要谢谢您写信给我,以及您的祈祷,和您亲爱的孩子一新竹加尔默罗隐院内修女们一一的祈祷,我以深情怀想她们。
                             蒋宋美龄  敬上1981年1月31日


发表于 2014-10-3 21: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4-10-3 21:24 编辑

让我们先看看这个奴才的舔腚之作:
从中国包括毛在内的无数兵圣的身上,我看到了主在他们身上的影子......但都是主的好儿子,我不想与你这心术不正的人去争论都是主看顾着的人。
希特勒、东条英机后来被撒旦所俘虏,主舍弃他们,你却把与主所欣赏的毛与之相比并侮辱毛,你这是亵渎主,你却不懂!
老夫:奴才啊,你把毛酋与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二战元凶相提并论,真是对他们的亵渎。须知,法西斯们只是对外族人暴虐。而你的毛爹爹却是专门祸害本国同胞。老夫问你:
   1、那三位法西斯可曾饿死三千万自己的同胞?
   2、那三位法西斯可曾组织自己的同胞斗自己的同胞,死两千万?
   3、那三位法西斯可曾把自己的战友打到超过一半?
奴才啊,你说在毛酋你家的“主”的影子,很好,我知道你家的“主”是什么玩意了?
老毛在井冈山占山为王,你家的“主”附体在他身上,毛通过“AB团“整死七万多共F同党。
毛在井冈山占山为王,老婆在长沙,你家的“主”附体在他身上后,又找了个小三贺XX;
......改天爷再和你掰扯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7:4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奴才啊,要讲打胜仗,你毛爹爹的共党仅仅打赢了一场内战而已。要讲常胜将军还得说美帝的历任总统。当然了,希特勒、东条英机的业绩也不俗,你毛爹爹的水平照他们连提鞋都不配。
你说,他们也都是行你家“主”的道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仅对历史无知,对神学也无知。
从中国包括毛在内的无数兵圣的身上,我看到了主在他们身上的影子。当然,美国这就仅几百年历史的国度(暂且不讲土著人)也产生了一些军事家,但都是主的好儿子,我不想与你这心术不正的人去争论都是主看顾着的人。

希特勒、东条英机后来被撒旦所俘虏,主舍弃他们,你却把与主所欣赏的毛与之相比并侮辱毛,你这是亵渎主,你却不懂!
   我耐着性子与这种无知的人谈论,实在是为了单纯的信友不被你这而装模作样的人蒙骗罢了。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07: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没有蒋夫人,蒋败共党会更惨,连台湾都保不住。
为什么蒋即蒋夫人都信主却战胜不了无神论者的中共、毛?
主要还是看其所行的谁更符合主的道,及符合主的真实意思。
当今人类为何迷失,除了世俗的人们不信主偏离主的道,也说明当今信主的信徒没有起到光的作用,所传的道往往是偏离主的!
  所以楼主大可不必在当今过分的宣扬蒋夫人,应当寻找到真正能够指引人类走出今日迷失、败坏的主的道!尽心尽意尽力的宣扬这样的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3 09: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那女婴 发表于 2014-10-3 07:32
呵呵,没有蒋夫人,蒋败共党会更惨,连台湾都保不住。
为什么蒋即蒋夫人都信主却战胜不了无神论者的中共、 ...

你的可悲之处就在于,即不懂政治,也不懂宗教,愚蠢至极,还自以为聪明,凭私意胡乱解释圣经,还说是圣灵的引导,没有基督信仰,还口口声声离不开“主”,所以你所信的“主”,与圣经所启示的主,风牛马不相及,你在亵渎主名,还要摆出一副真理传播者的姿态,真是令人厌恶至极,你动不动咒诅信徒,岂不知你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0: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温情感人的信件,蒋夫人的确是一个高贵、平易近人、谦逊、美丽的女人,她被大陆网友评为20世纪中国唯一最伟大的女性,她的确是我们的唯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0: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美龄妙文赏析

前不久在凯迪看到中华民国先总统蒋公的夫人宋美龄女士的两篇文章,真是令人惊讶,实在是没有想到一个外表如此美丽柔弱的女人,竟然学贯中西,文采斐然,看问题深刻,逻辑严密,义正词严,切中肯綮,言辞之间很自然地流露出一股浩然正气,写这些文字的时代背景虽然已经过去30年了,我现在才读到妙文,但文中的观点今天读来仍然觉合情合理,真是让我以手加额,时时击节叫好,从这两文可看出美龄真是了不起。

对照看廖、邓的文字,不仅捉刀痕迹明显,而且底气不足,真是自取其辱。廖、邓都在美龄妙文发出的第二年就死掉了,美龄却横跨三个世纪见证了百年历史,不仅走过了清代末叶、民国始建、军阀混战和艰辛的八年抗战,亦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更见证了冷战时代的降临与消失,以及两岸敌对关系的解冻……活到106岁才在极尽尊荣中死去。
我想起了三国时期诸葛亮骂死汉室老臣王朗的故事来,亮:“二臣贼子,你枉活七十有六,一生未立寸功,只会摇唇鼓舌!助曹为虐!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朗当场吐血,摔下马背,倒地而亡,古人的羞耻心竟然如此严重。没想到美龄妙文竟也有如此威力,虽迟到一年,也真是快哉!
廖狂妄自大,对经国总统以弟相称,很不得体,在党文化的熏陶下已经不懂得最基本的礼仪廉耻了。观其文通篇言之无物,空洞说教,强词夺理,一D之私之面目跃然纸上。怪不得网友们纷纷跟帖:廖是个没有思想不学无术的不孝傀儡。其为仲恺之逆子乎?廖承志乃不忠不孝无耻之尤,认贼作父,鲜廉寡耻!廖氏乃目光短浅,井底一聒蛙耳;
而邓的那句“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则被众多网友跟帖耻笑,说她真敢捅词,80多了还惦记着政事儿,这权力还真是个好东西呢。“我与夫人救国之途虽殊,爱国之心则同。深愿与夫人共谋我国家民族之统一”虽拍马屁,却没有盼到回复。据说美龄给邓的那篇妙文有删节,其中:“据所闻知,乃器之女,彼之维世,抑或伺寝毛酋,始得自保。。。”羞煞某些人,可能是越想越羞愤难当,以至于第二年就撒手人寰,匆匆离开了人世。
从美龄的行文字里行间里面,可以看到句句铿锵有力,字字掷地有声,一封像训孙子,一封似训奴才,恰似一美妇,炉火堂前,端庄儒雅,训子教女,温馨中含着威严,人情外通达天理。
真是国母之仪,长者之期。母仪天下,令人肃然起敬!美龄不愧为咱们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女性,而且被网友们评价为唯一。

附美龄妙文二则:1、1982年8月17日 宋美龄致廖承志公开信
承志世侄:
七月廿四日致经国函,已在报章阅及。经国主政,负有对我中华民国赓续之职责,故其一再声言“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乃是表达我中华民国、中华民族及中国国民党浩然正气使之然也。
余阅及世侄电函,本可一笑置之。但念及五十六七年前事,世侄尚属稚年,此中真情肯綮,殊多隔阂。余与令尊仲恺先生及令堂廖夫人,曩昔在广州大元帅府,得曾相识,嗣后,我总理在平病况阽危,甫值悍匪孙美瑶在临城绑劫蓝钢车案后,津浦铁路中断,大沽口并已封港,乃只得与大姊孔夫人绕道买棹先至青岛,由胶济路北上转平,时逢祁寒,车厢既无暖气,又无膳食饮料,车上水喉均已冰冻,车到北平前门车站,周身既抖且僵。离沪时即知途程艰难,甚至何时或可否能如期到达目的地,均难逆料,而所以赶往者,乃与总理之感情,期能有所相助之处,更予二家姐孙夫人精神上之奥援,于此时期中,在铁狮子胡同,与令堂朝夕相接,其足令余钦佩者,乃令堂对总理之三民主义,救国宏图,娓娓道来,令余惊讶不已。盖我国民党党人,固知推翻满清,改革腐陈,大不乏人,但一位从未浸受西方教育之中国女子而能了解西方传来之民主意识,在五十余年前实所罕见。余认其为一位真正不可多得之三民主义信徒也。
令尊仲恺先生乃我黄埔军校之党代表,夫黄埔乃我总理因宅心仁恕,但经多次浇漓经验,痛感投机分子之不可恃,决心手创此一培养革命精锐武力之军校,并将此尚待萌芽之革命军人魂,交付二人,即是将校长之职,委予先总统,以灌输革命思想,予党代表委诸令尊,其遴选之审慎,自不待言。
观诸黄埔以后成效,如首先敉平陈炯明骁将林虎、洪兆麟后,得统一广东。接着以北伐进度之神速,令国民革命军军誉鹊起,威震全国,犹忆在北伐军总司令出发前夕,余与孙夫人,大兄子文先生等参加黄埔阅兵典礼,先总统向学生训话时,再次称廖党代表对本党之勋猷(此时廖先生已不幸遭凶物故,世侄虽未及冠,已能体会失怙之痛矣。)再次言及仲恺先生对黄埔之贡献时,先总统热泪盈眶,其真挚恸心,形于词色,闻之者莫不动容,谅今时尚存之当时黄埔学生,必尚能追忆及之。余认为仲恺先生始终是总理之忠实信徒,真如世侄所言,为人应“忠孝两全”,倘谓仲恺先生乃乔装为三民主义及总理之信徒,而实际上乃为潜伏国民党内者,则岂非有亏忠贞?若仲恺先生矢心忠贞,则岂非世侄有亏孝道耶?若忠孝皆肭(注“肭”为不任事与不足之意),则廖氏父子二代对历史岂非茫然自失,将如何作交代耶?
此意尚望三思。
再者在所谓“文化大革命”斗臭、斗垮时期,闻世侄亦被列入斗争对象,虎口余生,亦云不幸之大幸,世侄或正以此认为聊可自慰。
日本读卖新闻数年前报导,中共中央下令对全国29省市,进行归纳,总结出一“正式”统计数字,由1966年开始,到1976年10年之内,被迫害而死者有2,000万人,波及遭殃者至6亿人。云南盛内蒙古等地,有727,000名干部遭到迫害,其中34,000人被害致死。
北京日报》亦曾报导,北京市政府人员在“文革”中,就有12000人被杀,共党高层人物,如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人,均以充军及饥饿方式迫死,彼等如九泉有知,对大量干部自相残杀,豆萁相煎之手段,不知将作何想法?……世侄所道“外人巧言令色”旨哉斯言,莫非世侄默诋奸邪之媚外乎。
相对言之,中华民国开国以来,除袁世凯之卑鄙觊觎野心失败外,纵军阀时代,亦莫敢窜改国号,中华民国自国民政府执政以来,始终以国父主义及爱国精神为基据,从未狮亵谀外,如将彼等巨像高悬全国,灵爽式凭,捧为所宗者,今天有正义感之犹太人尚唾弃其同宗之马克斯,乃共党竟奉之为神明,并以马列主义为我中华民族之训练,此正如郭沫若宣称“斯太林是我爸爸”,实无耻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呕。
或谓我总理联俄容共铸成大错,中国共产党曲解国父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民族之要旨,断章取义,以国父容共一词为护身符,因此讳言国父批牍墨迹中曾亲批“以时局诚如来书所言,日人眼光远之人士,皆主结民党,共维东亚大局,其眼光短少之野心家,则另有肺腑也;现在民党,系联日为态度。”此一批示显见:(一)总理睿知,已洞察日本某些野心家将来之企图;(二)批示所书“现在”民党当以联日为态度,所言亦即谓一切依国家之需要而定。联日联俄均以当时平等待我为准绳。当时日本有助我之同情心,故总理乃以革命成功为先着,再者毋忘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有对中山先生肝胆相照之日本信徒为我革命而牺牲者。世侄在万籁俱寂时,谅亦曾自忖一生,波劫重重,在抗战前后,若非先总统怀仁念旧,则世侄何能脱囹圄之厄,生命之忧,致尚冀三次合作,岂非梦呓?又岂不明黄台之瓜不堪三摘之至理耶?
此时大陆山头主义更为猖獗,贪污普遍,贿赂公行,特权阶级包庇徇私,萋萋迭闻:“走后门”之为也牲牲(注“牲牲”众多也。)皆是,祸在萧墙,是不待言,敏若世侄,抑有思及终生为蟒螫所利用,随时领导一更,政策亦变,旦夕为危,终将不免否?过去毛酋秉权,一日数惊,斗争侮辱,酷刑处死,任其摆布,人权尊严,悉数荡尽,然若能敝帚自珍,幡然来归,以承父志,澹泊改观,养颐天年,或能予以参加建国工作之机会。倘执迷不醒,他日光复大陆,则诸君仍可冉冉超生,若愿欣赏雪窦风光,亦决不必削发,以净余劫,回头是岸,愿扪心自问。款款之诚,书不尽意。
顺祝安谧
民国71年8月17日
宋美龄

2、颖超先生大鉴:
数年前“四人帮”倒垮前后,闻先生曾几遭险厄,甚至受忧受逼,将至自殉边缘,幸率无恙,论先生在共党中之党龄如此资深,尚时陷朝不保夕之境地,令人恻然不已。近阅报载,先生在我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六十周年纪念会中曾作一次演说,追念在我总理中山先生主持下,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革命政策,兹将当时决策之来源为先生之道之。

按当时国家处境危殆,外则有世界列强企图恣意瓜分中国,加之个帝国主义籍不平等条约之各种特权,不断榨取我人力、物力、资源,以填其欲壑,国内则有大小军阀猖獗,生灵涂炭,民生凋敝。我总理深感于此,乃为中国在国际上享有平等待遇,呼吁世界助我自助,亦即是求取消束缚我国之平等条约,但世界列强犹如聋哑,不加理会,此时仅新起之苏联政权,别具新裁,予我革命基地之广东以有限之械弹,得一箭双雕之收获,当时,苏联政权被各国歧视,地位极为孤立,其予我一臂之助,既可博得全世界受压迫众生之好感,并又可以之炫耀于列强之前,显示苏俄政权乃是由正义之政权,且在广大之中国,顺理成章,树立一将来征服世界不绝之兵源,亦即充当炮灰之资源,假此机会肆意吸收训练基地骨干分子。以贯彻由苏俄所控制之全世界苏维埃帝国蓝图之推行措施。名利双收,莫过于此。再者,当时大会所通过之“容共”政策,旨在联合国内一切反军阀反帝国主义之力量,其实,共产党之力量,证之于当时所谓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到会者仅十二人耳。其首脑人物当陈公博、周佛海、张国焘、董必武及毛泽东等,事实上,中国国民党乃是中国共产党之保姆。
盖若非仰赖当时国民党之掩护、育养,其便能成为后日之党耶?且如陈公博、周佛海等终亦认为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而摒弃之,由共产主义信徒而摇身一变竟成为后日之汉奸,此亦是共产党头儿、脑儿对主义信仰之最大讽刺。……后日之叶剑英、彭德怀、贺龙、林彪以及过去小军阀朱德,曾任广东时代国民党候补中央委员及党□□部代部长之毛泽东等人无一不宣誓效忠国民党,而后背叛誓言,成为反国民党之一群。……此试与中外综理国家万机之政治家总拥有静穆之修养与磊落之风格相提并论,乃适成强烈对照,谅先生定必默许余言。
回忆前在重庆抗战时期,曾与大姊孔夫人数度与先生聚首交谈,征询先生对当时抗战问题及国家前途之展望,余二人均认为先生认解超群,娓娓道来,理解精透,所谈及之问题均无过于偏颇之处,实我当时女界有数人才,迄今思之,先生谈话所代表者,言皆由衷之欤?姑不究其内容真伪,犹记曾告家姐,若颖超能为国家民族效一己之力,必脱颖而出,甚至超颖而出也。又何必沉湎于被泰半理智之犹太人所不齿之德国犹太马克思理论所蛊惑耶?固然,1920年时代马列理论曾在俄国得手,凭籍许多因素侥幸成功,此实于当时一般知识分子沉醉于“时髦心理”,令马列学说弥漫于知识阶层,大多自认为马列信徒或马列崇拜者,尤其在法国,几乎造成任何人不能诵说几句马列教条,则必目为白痴或非知识分子之风气。只要是马列教条,即不求甚解,“囫囵吞枣”犹如天诏,(近日时代杂志亦有叙述法国知识分子之盲从风气)。加之,法国左派理论家沙特不时以辩证法及逻辑语汇,撰写似是而非之文学莠言惑众(近年已逐渐经阿宏驳斥其矫伪,至于体无完肤)……
泊闻先生所言,谓中国共产党人是“言必信,行必果”,此乃指所谓“文化大革命”对同胞之信诺耶?抑指先生几遭不幸而言耶?据所闻知,大陆人民名共产党为破产党即家破人亡之谓也。故对共产党之言行,大陆稚子亦不予置信、龄近闻电大陆探亲返自电世界者云,其亲戚窃告,“台湾人民固然反%共,但更反%共者,乃大陆手无武器所遭殃之人民也。”……近三十余年来,共产党政权已早知无法再可侵蚀金马台澎之复兴基地,乃重袭统战故伎。以恶言毁谤为张本,或以蜜语骗诈为武器,企达成“三度合作”。
殊不知第一次我总理宽大容共,遂使原不过五十余人之共产党徒,经中国国民党襁褓鞠育后造成骚扰动乱,凡十四年。及再次容共,乃当中日战争国家存亡关头,先总裁不究既往,诚恕相待,原望其回心转意,以抵击外侮为重,岂知共党以怨报德,趁火打劫,铸成大陆的沉沦,二次惨痛,殷鉴昭昭,一而再之为已甚,其可三乎?
再者,先生以前若为国民党党员,当以同志相称,若以相对立场或友谊,亦当以周夫人或邓女士称呼,恐嫌此乃BOURGEOIS布尔乔亚阶级之称谓,然共产党惯例连名带姓相称,恕龄碍于中国人之庭训,对任何人都以礼貌相待,此中我国文化之所熏陶若,谅不已怪。先生高寿已登耄耋,当已无所恐惧,若言出肺腑,则请规劝大陆迷途诸君,“学习中山先生之榜样”,再次信服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复使大陆民众,犹如台湾同胞,享有安宁、富裕、康乐,有希望有前途之生活,不然,则将如李自成、张邦昌及跪于杭州岳坟前之秦桧夫妇铁人,永受万世唾骂,须知今日真正之中国乃在台湾,邯郸学步,犹为晚焉,维希三思之,即此顺颂。
蒋宋美龄谨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0: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龄妙文赏析

       前不久在凯迪看到中华民国先总统蒋公的夫人宋美龄女士的两篇文章,真是令人惊讶,实在是没有想到一个外表如此美丽柔弱的女人,竟然学贯中西,文采斐然,看问题深刻,逻辑严密,义正词严,切中肯綮,言辞之间很自然地流露出一股浩然正气,写这些文字的时代背景虽然已经过去30年了,我现在才读到妙文,但文中的观点今天读来仍然觉合情合理,真是让我以手加额,时时击节叫好,从这两文可看出美龄真是了不起。
       对照看廖、邓的文字,不仅捉刀痕迹明显,而且底气不足,真是自取其辱。廖、邓都在美龄妙文发出的第二年就死掉了,美龄却横跨三个世纪见证了百年历史,不仅走过了清代末叶、民国始建、军阀混战和艰辛的八年抗战,亦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更见证了冷战时代的降临与消失,以及两岸敌对关系的解冻……活到106岁才在极尽尊荣中死去。
       我想起了三国时期诸葛亮骂死汉室老臣王朗的故事来,亮:“二臣贼子,你枉活七十有六,一生未立寸功,只会摇唇鼓舌!助曹为虐!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朗当场吐血,摔下马背,倒地而亡,古人的羞耻心竟然如此严重。没想到美龄妙文竟也有如此威力,虽迟到一年,也真是快哉!
       廖狂妄自大,对经国总统以弟相称,很不得体,在党文化的熏陶下已经不懂得最基本的礼仪廉耻了。观其文通篇言之无物,空洞说教,强词夺理,一D之私之面目跃然纸上。怪不得网友们纷纷跟帖:廖是个没有思想不学无术的不孝傀儡。其为仲恺之逆子乎?廖承志乃不忠不孝无耻之尤,认贼作父,鲜廉寡耻!廖氏乃目光短浅,井底一聒蛙耳;
       而邓的那句“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则被众多网友跟帖耻笑,说她真敢捅词,80多了还惦记着政事儿,这权力还真是个好东西呢。“我与夫人救国之途虽殊,爱国之心则同。深愿与夫人共谋我国家民族之统一”虽拍马屁,却没有盼到回复。据说美龄给邓的那篇妙文有删节,其中:“据所闻知,乃器之女,彼之维世,抑或伺寝毛酋,始得自保。。。”羞煞某些人,可能是越想越羞愤难当,以至于第二年就撒手人寰,匆匆离开了人世。
       从美龄的行文字里行间里面,可以看到句句铿锵有力,字字掷地有声,一封像训孙子,一封似训奴才,恰似一美妇,炉火堂前,端庄儒雅,训子教女,温馨中含着威严,人情外通达天理。
       真是国母之仪,长者之期。母仪天下,令人肃然起敬!美龄不愧为咱们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女性,而且被网友们评价为唯一。

附美龄妙文二则:
1、1982年8月17日 宋美龄致廖承志公开信
承志世侄:
       七月廿四日致经国函,已在报章阅及。经国主政,负有对我中华民国赓续之职责,故其一再声言“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乃是表达我中华民国、中华民族及中国国民党浩然正气使之然也。
       余阅及世侄电函,本可一笑置之。但念及五十六七年前事,世侄尚属稚年,此中真情肯綮,殊多隔阂。余与令尊仲恺先生及令堂廖夫人,曩昔在广州大元帅府,得曾相识,嗣后,我总理在平病况阽危,甫值悍匪孙美瑶在临城绑劫蓝钢车案后,津浦铁路中断,大沽口并已封港,乃只得与大姊孔夫人绕道买棹先至青岛,由胶济路北上转平,时逢祁寒,车厢既无暖气,又无膳食饮料,车上水喉均已冰冻,车到北平前门车站,周身既抖且僵。离沪时即知途程艰难,甚至何时或可否能如期到达目的地,均难逆料,而所以赶往者,乃与总理之感情,期能有所相助之处,更予二家姐孙夫人精神上之奥援,于此时期中,在铁狮子胡同,与令堂朝夕相接,其足令余钦佩者,乃令堂对总理之三民主义,救国宏图,娓娓道来,令余惊讶不已。盖我国民党党人,固知推翻满清,改革腐陈,大不乏人,但一位从未浸受西方教育之中国女子而能了解西方传来之民主意识,在五十余年前实所罕见。余认其为一位真正不可多得之三民主义信徒也。
       令尊仲恺先生乃我黄埔军校之党代表,夫黄埔乃我总理因宅心仁恕,但经多次浇漓经验,痛感投机分子之不可恃,决心手创此一培养革命精锐武力之军校,并将此尚待萌芽之革命军人魂,交付二人,即是将校长之职,委予先总统,以灌输革命思想,予党代表委诸令尊,其遴选之审慎,自不待言。
观诸黄埔以后成效,如首先敉平陈炯明骁将林虎、洪兆麟后,得统一广东。接着以北伐进度之神速,令国民革命军军誉鹊起,威震全国,犹忆在北伐军总司令出发前夕,余与孙夫人,大兄子文先生等参加黄埔阅兵典礼,先总统向学生训话时,再次称廖党代表对本党之勋猷(此时廖先生已不幸遭凶物故,世侄虽未及冠,已能体会失怙之痛矣。)再次言及仲恺先生对黄埔之贡献时,先总统热泪盈眶,其真挚恸心,形于词色,闻之者莫不动容,谅今时尚存之当时黄埔学生,必尚能追忆及之。余认为仲恺先生始终是总理之忠实信徒,真如世侄所言,为人应“忠孝两全”,倘谓仲恺先生乃乔装为三民主义及总理之信徒,而实际上乃为潜伏国民党内者,则岂非有亏忠贞?若仲恺先生矢心忠贞,则岂非世侄有亏孝道耶?若忠孝皆肭(注“肭”为不任事与不足之意),则廖氏父子二代对历史岂非茫然自失,将如何作交代耶?
       此意尚望三思。
       再者在所谓“文化大革命”斗臭、斗垮时期,闻世侄亦被列入斗争对象,虎口余生,亦云不幸之大幸,世侄或正以此认为聊可自慰。
       日本读卖新闻数年前报导,中共中央下令对全国29省市,进行归纳,总结出一“正式”统计数字,由1966年开始,到1976年10年之内,被迫害而死者有2,000万人,波及遭殃者至6亿人。云南盛内蒙古等地,有727,000名干部遭到迫害,其中34,000人被害致死。
       《北京日报》亦曾报导,北京市政府人员在“文革”中,就有12000人被杀,共党高层人物,如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人,均以充军及饥饿方式迫死,彼等如九泉有知,对大量干部自相残杀,豆萁相煎之手段,不知将作何想法?……世侄所道“外人巧言令色”旨哉斯言,莫非世侄默诋奸邪之媚外乎。
       相对言之,中华民国开国以来,除袁世凯之卑鄙觊觎野心失败外,纵军阀时代,亦莫敢窜改国号,中华民国自国民政府执政以来,始终以国父主义及爱国精神为基据,从未狮亵谀外,如将彼等巨像高悬全国,灵爽式凭,捧为所宗者,今天有正义感之犹太人尚唾弃其同宗之马克斯,乃共党竟奉之为神明,并以马列主义为我中华民族之训练,此正如郭沫若宣称“斯太林是我爸爸”,实无耻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呕。
或谓我总理联俄容共铸成大错,中国共产党曲解国父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民族之要旨,断章取义,以国父容共一词为护身符,因此讳言国父批牍墨迹中曾亲批“以时局诚如来书所言,日人眼光远之人士,皆主结民党,共维东亚大局,其眼光短少之野心家,则另有肺腑也;现在民党,系联日为态度。”此一批示显见:(一)总理睿知,已洞察日本某些野心家将来之企图;(二)批示所书“现在”民党当以联日为态度,所言亦即谓一切依国家之需要而定。联日联俄均以当时平等待我为准绳。当时日本有助我之同情心,故总理乃以革命成功为先着,再者毋忘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有对中山先生肝胆相照之日本信徒为我革命而牺牲者。世侄在万籁俱寂时,谅亦曾自忖一生,波劫重重,在抗战前后,若非先总统怀仁念旧,则世侄何能脱囹圄之厄,生命之忧,致尚冀三次合作,岂非梦呓?又岂不明黄台之瓜不堪三摘之至理耶?
        此时大陆山头主义更为猖獗,贪污普遍,贿赂公行,特权阶级包庇徇私,萋萋迭闻:“走后门”之为也牲牲(注“牲牲”众多也。)皆是,祸在萧墙,是不待言,敏若世侄,抑有思及终生为蟒螫所利用,随时领导一更,政策亦变,旦夕为危,终将不免否?过去毛酋秉权,一日数惊,斗争侮辱,酷刑处死,任其摆布,人权尊严,悉数荡尽,然若能敝帚自珍,幡然来归,以承父志,澹泊改观,养颐天年,或能予以参加建国工作之机会。倘执迷不醒,他日光复大陆,则诸君仍可冉冉超生,若愿欣赏雪窦风光,亦决不必削发,以净余劫,回头是岸,愿扪心自问。款款之诚,书不尽意。
       顺祝安谧
       民国71年8月17日
       宋美龄

2、颖超先生大鉴:
       数年前“四人帮”倒垮前后,闻先生曾几遭险厄,甚至受忧受逼,将至自殉边缘,幸率无恙,论先生在共党中之党龄如此资深,尚时陷朝不保夕之境地,令人恻然不已。近阅报载,先生在我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六十周年纪念会中曾作一次演说,追念在我总理中山先生主持下,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革命政策,兹将当时决策之来源为先生之道之。
       按当时国家处境危殆,外则有世界列强企图恣意瓜分中国,加之个帝国主义籍不平等条约之各种特权,不断榨取我人力、物力、资源,以填其欲壑,国内则有大小军阀猖獗,生灵涂炭,民生凋敝。我总理深感于此,乃为中国在国际上享有平等待遇,呼吁世界助我自助,亦即是求取消束缚我国之平等条约,但世界列强犹如聋哑,不加理会,此时仅新起之苏联政权,别具新裁,予我革命基地之广东以有限之械弹,得一箭双雕之收获,当时,苏联政权被各国歧视,地位极为孤立,其予我一臂之助,既可博得全世界受压迫众生之好感,并又可以之炫耀于列强之前,显示苏俄政权乃是由正义之政权,且在广大之中国,顺理成章,树立一将来征服世界不绝之兵源,亦即充当炮灰之资源,假此机会肆意吸收训练基地骨干分子。以贯彻由苏俄所控制之全世界苏维埃帝国蓝图之推行措施。名利双收,莫过于此。再者,当时大会所通过之“容共”政策,旨在联合国内一切反军阀反帝国主义之力量,其实,共产党之力量,证之于当时所谓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到会者仅十二人耳。其首脑人物当陈公博、周佛海、张国焘、董必武及毛泽东等,事实上,中国国民党乃是中国共产党之保姆。
       盖若非仰赖当时国民党之掩护、育养,其便能成为后日之党耶?且如陈公博、周佛海等终亦认为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而摒弃之,由共产主义信徒而摇身一变竟成为后日之汉奸,此亦是共产党头儿、脑儿对主义信仰之最大讽刺。……后日之叶剑英、彭德怀、贺龙、林彪以及过去小军阀朱德,曾任广东时代国民党候补中央委员及党□□部代部长之毛泽东等人无一不宣誓效忠国民党,而后背叛誓言,成为反国民党之一群。……此试与中外综理国家万机之政治家总拥有静穆之修养与磊落之风格相提并论,乃适成强烈对照,谅先生定必默许余言。
回忆前在重庆抗战时期,曾与大姊孔夫人数度与先生聚首交谈,征询先生对当时抗战问题及国家前途之展望,余二人均认为先生认解超群,娓娓道来,理解精透,所谈及之问题均无过于偏颇之处,实我当时女界有数人才,迄今思之,先生谈话所代表者,言皆由衷之欤?姑不究其内容真伪,犹记曾告家姐,若颖超能为国家民族效一己之力,必脱颖而出,甚至超颖而出也。又何必沉湎于被泰半理智之犹太人所不齿之德国犹太马克思理论所蛊惑耶?固然,1920年时代马列理论曾在俄国得手,凭籍许多因素侥幸成功,此实于当时一般知识分子沉醉于“时髦心理”,令马列学说弥漫于知识阶层,大多自认为马列信徒或马列崇拜者,尤其在法国,几乎造成任何人不能诵说几句马列教条,则必目为白痴或非知识分子之风气。只要是马列教条,即不求甚解,“囫囵吞枣”犹如天诏,(近日时代杂志亦有叙述法国知识分子之盲从风气)。加之,法国左派理论家沙特不时以辩证法及逻辑语汇,撰写似是而非之文学莠言惑众(近年已逐渐经阿宏驳斥其矫伪,至于体无完肤)……
       泊闻先生所言,谓中国共产党人是“言必信,行必果”,此乃指所谓“文化大革命”对同胞之信诺耶?抑指先生几遭不幸而言耶?据所闻知,大陆人民名共产党为破产党即家破人亡之谓也。故对共产党之言行,大陆稚子亦不予置信、龄近闻电大陆探亲返自电世界者云,其亲戚窃告,“台湾人民固然反%共,但更反%共者,乃大陆手无武器所遭殃之人民也。”……近三十余年来,共产党政权已早知无法再可侵蚀金马台澎之复兴基地,乃重袭统战故伎。以恶言毁谤为张本,或以蜜语骗诈为武器,企达成“三度合作”。
       殊不知第一次我总理宽大容共,遂使原不过五十余人之共产党徒,经中国国民党襁褓鞠育后造成骚扰动乱,凡十四年。及再次容共,乃当中日战争国家存亡关头,先总裁不究既往,诚恕相待,原望其回心转意,以抵击外侮为重,岂知共党以怨报德,趁火打劫,铸成大陆的沉沦,二次惨痛,殷鉴昭昭,一而再之为已甚,其可三乎?
       再者,先生以前若为国民党党员,当以同志相称,若以相对立场或友谊,亦当以周夫人或邓女士称呼,恐嫌此乃BOURGEOIS布尔乔亚阶级之称谓,然共产党惯例连名带姓相称,恕龄碍于中国人之庭训,对任何人都以礼貌相待,此中我国文化之所熏陶若,谅不已怪。先生高寿已登耄耋,当已无所恐惧,若言出肺腑,则请规劝大陆迷途诸君,“学习中山先生之榜样”,再次信服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复使大陆民众,犹如台湾同胞,享有安宁、富裕、康乐,有希望有前途之生活,不然,则将如李自成、张邦昌及跪于杭州岳坟前之秦桧夫妇铁人,永受万世唾骂,须知今日真正之中国乃在台湾,邯郸学步,犹为晚焉,维希三思之,即此顺颂。
       蒋宋美龄谨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0: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几年前写的小文,发给大家看看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0: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那女婴 发表于 2014-10-3 07:32
呵呵,没有蒋夫人,蒋败共党会更惨,连台湾都保不住。
为什么蒋即蒋夫人都信主却战胜不了无神论者的中共、 ...

君子遇见小人可能就只有挨揍的份儿,这不稀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0: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可悲之处就在于,即不懂政治,也不懂宗教,愚蠢至极,还自以为聪明,凭私意胡乱解释圣经,还说是圣灵的引导,没有基督信仰,还口口声声离不开“主”,所以你所信的“主”,与圣经所启示的主,风牛马不相及,你在亵渎主名,还要摆出一副真理传播者的姿态,真是令人厌恶至极,你动不动咒诅信徒,岂不知你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

呵呵,可见你毫无谦卑,怎么能称主的信徒呢?
只要别发言与你有不同之处,就暴跳如雷。
一点谦卑都没有,还自以为是主的信徒!
我是什么你研究过我吗?我不懂政治、宗教,你研究过我的政治、宗教理论吗?
何况,懂不懂还不在于理论怎样,而在未来的实践成果怎样,你拿过去的人迷信,过去的人能指导当今的人们实践吗?你不过是想借过去的名人炫耀你的博学,但你却误导千百万的信友!
   这看出你是一颗多么自私丑陋的心。
  当今信徒应当传扬是主的能够引导当今人们走出今日迷失、败坏的福音,而你向信友们传些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1: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那女婴 于 2014-10-3 11:22 编辑

美龄妙文赏析

       前不久在凯迪看到中华民国先总统蒋公的夫人宋美龄女士的两篇文章,真是令人惊讶,实在是没有想到一个外表如此美丽柔弱的女人,竟然学贯中西,文采斐然,看问题深刻,逻辑严密,义正词严,切中肯綮,言辞之间很自然地流露出一股浩然正气,写这些文字的时代背景虽然已经过去30年了,我现在才读到妙文,但文中的观点今天读来仍然觉合情合理,真是让我以手加额,时时击节叫好,从这两文可看出美龄真是了不起。


——————————————————————

呵呵,你才是不懂历史不识主的蠢货!
中国历史到底是不是主掌控的?
连这一基本点你都不懂!
你这无知、无明的宗教徒做了没落的国民党反动政权的殉葬品都不懂,还读《圣经》,还研究什么历史,你是越读越研究越傻!
你不要见不同意见的回复就骂街,你摆事实看看强大的国民党为什么累累败给弱小的共产党,这难道不是《圣经》中记载的当以色列听主的时候主就与以色列同在而战无不胜的情形吗?
  那个时候,到底是共产党是贼还是国民党是贼,你认了谁,主认了谁,这不是明显的吗?
  我评价你,及评价论坛上的任何人,都以摆事实说话,你们这帮人出口就脏话,或妄加判断人,针对了对方一丁点事实吗?
   你们完全是一帮带着不良动机而来的不可沟通,不可理喻的奸佞小人,无知烂仔,网络流氓、地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1: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君子遇见小人可能就只有挨揍的份儿,这不稀奇。

————————————————————————
一个政权只有倒到它堕落了、败坏透露,主才兴起祂的人去推翻它,主的这一特质信徒们却普通的看不出,这实在是宗教界的悲哀!
不是什么小人遇到君子的问题,而是信友看不到人类历史进程后面真正的推动者——主,这就是信友们的瞎眼之处!
   我不过是讲出了事情真相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2: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4-10-3 12:44 编辑
东方那女婴 发表于 2014-10-3 07:32
呵呵,没有蒋夫人,蒋败共党会更惨,连台湾都保不住。
为什么蒋即蒋夫人都信主却战胜不了无神论者的中共、 ...

奴才,并不是谁打了胜仗就证明主和谁在一起,如果那样的话希特勒、东条英机、斯大林、卡扎菲、萨达姆就都“行主的道”、“和主在一起了”。如果那样的话,曾侵占过巴勒斯坦圣地的巴比伦人、亚述人、希腊人、罗马人都行主的“道”了,主也就不必殉道了。
奴才啊,主的道是“寻求天主的国和他的义德”。而不是“胜者王侯败者贼”这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2: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那女婴 发表于 2014-10-3 11:31
君子遇见小人可能就只有挨揍的份儿,这不稀奇。

————————————————————————

一个政权只有倒到它堕落了、败坏透露,主才兴起祂的人去推翻它,主的这一特质信徒们却普通的看不出,这实在是宗教界的悲哀!
不是什么小人遇到君子的问题,而是信友看不到人类历史进程后面真正的推动者——主,这就是信友们的瞎眼之处!
   我不过是讲出了事情真相罢了。
++++++++++++++++++++++++++++++++++++++++++++++++++++++++++++
奴才啊,要讲打胜仗,你毛爹爹的共党仅仅打赢了一场内战而已。要讲常胜将军还得说美帝的历任总统。当然了,希特勒、东条英机的业绩也不俗,你毛爹爹的水平照他们连提鞋都不配。
你说,他们也都是行你家“主”的道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5: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4-10-3 15:13 编辑
玉兰 发表于 2014-10-3 10:25
美龄妙文赏析
       前不久在凯迪看到中华民国先总统蒋公的夫人宋美龄女士的两篇文章,真是令人惊讶,实在 ...

美玲先生的这两封信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本论坛曾多次引用“作三日呕”、“毛酋”等典故,均出自先生的这两封信中。我原以为先生在美国长大,以英语见长,没想到先生对汉语的捏拿程度也十分了得。
这两个典故的原文出处:
一、郭沫若宣称“斯太林是我爸爸”,实无耻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呕。

二、据所闻知,乃器之女,彼之维世,抑或伺寝毛酋,始得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8: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公爵 发表于 2014-10-3 15:05
美玲先生的这两封信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本论坛曾多次引用“作三日呕”、“毛酋”等典故,均出自先生的这 ...

美龄先生不仅文采飞扬,字画等也卓尔不凡,真是文如其人、画如其人,这位为民族尊严付出了毕生努力的高贵女性也是我无限敬仰的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3 18: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张是死猫的书法,对比一下,才知道什么叫字如其人,放屁、吃屎、闻屁辩香味和臭味,放完炮马上写感想“天生一个仙人洞”,我吐死!人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4 00: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历史,对主的认识,谁无知?
   对蒋的政权而言,历史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
  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这就是主的裁判!
   对一个无可奈何花落去政权、人物,还想招魂!
    可笑不可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4 08:5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公爵 发表于 2014-10-3 12:49
一个政权只有倒到它堕落了、败坏透露,主才兴起祂的人去推翻它,主的这一特质信徒们却普通的看不出,这实 ...

貌似有点儿道理啊。国民党搞一党专政,共产党以及民进党带领人民反对一党专政;这是人民的胜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1-1-18 03: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