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627|回复: 5

擦亮眼睛看清洛阳教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7 16:2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29年5月25日,教廷从郑州代牧区分设洛阳监牧区,由意大利圣方济•萨威外方传教会(S.X)管理。1935年1月28日,洛阳监牧区升格为洛阳代牧区。1946年4月11日,洛阳代牧区升格为洛阳教区。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天主教活动被禁止
巴友仁(Assuero Teogano Bassi),1931 – 1970年(1954年被逐出大陆)
李宏业(伯多禄)1987年-2011年
裴荣贵 (普奇)主教 [荣休】
毛庆福(伯多禄)辅理主教
【以上摘自网络百度洛阳教区】
天主教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圣而公教会,天主教神父是基督的代表,是传播信德仁爱的使者,然而,现实中并不都是一样,有些个表面上道貌岸然,私下里却行着强取豪夺非人的勾当,严重玷污着天主教法典。
洛阳教区自李弘业主教2011年复活节前4月23日去世后,由阎世光神父担任教区署理之职至今,教区所发生一些事情。
2011年河南省两会换届以来,每年数次举办各种培训班,闫神父积极参加培训,通过学习,闫神父在思想上有了极大的改变, 2013年公开加入爱国会公开往来圣事共融。2014年11月13日,在郑州市露德圣母举行了备案座谈会,被省两会认定并在政府备案教职身份,20日在三门峡市举行了就职座谈会,省、市各级领导与省两会班子成员到会祝贺,并对闫神父提出要求与希望。河南省两会换届以来非常重视神职人员的自身建设与备案工作,努力推进民主办教进程,积极为神父们创造工作与学习的平台,闫世光神父备案就职后为三门峡市天主教工作掀开了新的一页,新的教堂也正式启用(摘自河南天主教网)
比约十二教宗给中国的宗徒之长通谕中说“你们国内有人推行三自运动,我凭着普世教会导师的职权,郑重劝告,任何公教人士决不能赞助这理论,或推行者理论,因为发起人的目的就是要分化教会,破坏教会的团结。他们曾以一种严密的计划,成立一个组织,名为【爱国会】想尽办法勒令公教人士,一并加入。它的目的就是假借爱国的美名来驱使公教人事渐渐接受唯物主义理论,进而否认天主,放弃信仰原则。断绝圣座关系之种种阴谋,实施自选自圣直到今天。法典1382条,主教如无教宗任命祝圣别人为主教,祝圣者及被祝圣者均保留宗座的自科绝罚。可想而知【爱国会】多么可怕,多么严重。
可闫世光神父公开后,更是肆无忌惮的带领杨晋录,杨纳宁公开进入爱国会教堂与之举行共祭弥撒,至此洛阳教区的往日和谐气息黯然消逝,给教会带来了严重的恶果。分别简述之
1、平保军汝州堂区本堂神父借着去印尼学习,不再返回自己堂区,辖区教友无人照顾,然而自己又穿上某个修会会服发布于空间,忘记了自己在领受铎品时对主教发过的誓言,不加入任何修会和团体,即使加入也要加入圣座批准的修会。
2、沙龙神父在巩义堂区任副本堂几个月的时间,因不甘心在孙神父手下任职,借助于身体不好回家看病,结果去了辽宁省热河教区占领一堂口,宣称自己是本堂至今。在教区署理三番五次的劝其回到教区时,公然抗拒命令,并对外宣称已经脱离洛阳教区。
3、刘常虹任三门峡副本堂时,因与领导不和,借口进入修会而去河北某堂区服务。
4、刘香山任许昌堂区本堂,署理调其离开许昌,不愿离开而与杨纳宁因抢占堂区而发生冲突,鼻梁骨被打断并回家休养,之后也去了热河教区谋有一席之职。然而可敬的毛辅理主教回来之后,马上回洛阳成为可塑之才。
5、蔡全神父被停职后还是照常行使圣事,不思悔悟。并公然和教区几位修女反对主教,使修女不服从主教及修会的管理。
6、杨美秋神父(现居住在巩义市西村镇滹坨村)犯错之后(利用传教工作之便,长期霸占登封一女性教友王荷莲,致使其多次流产,最后一次王在怀孕后于2006年1月10号给杨美秋生下一男孩,取名杨松怡。可百度搜索“杨美秋”三个字。文章标题为《披着天主的光环 干些禽兽的勾当---请看天主教神父杨美秋的丑恶嘴脸》里面有详细介绍),李主教让其留在身边观察,不许去其他地方。但根据百度网上的文章所写,他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收敛,甚至在主教身边的时候还和某修女有暧昧的关系,以致让本村的外教人都对他俩……。李主教死后,教区署理和参议会准备处理此事,让其停职并回家。然而在巩义堂区主任孙神父的力保下让他继续居住在滹沱,并希望他能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有所悔改。可是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比当初更变本加厉了,甚至扬言要劈死孙神父。这样的神父你们还参与他的弥撒吗?
7、白剑神父不回洛阳教区,在署理安排他来洛阳后,住了一段时间就回家或者去汝州,最后干脆常驻汝州(郑州教区)。
8、杨晋禄神父和闫世光署理在2012年的7月份,在洛阳上演了一场戏剧性的闹剧,(用王修女的尸体来要挟政府,当时死在滹沱,但他们两人想用王修女的尸体来当他们和政府谈判的砝码。于是逼着人们把修女的尸体从虖沱拉到了大杨树。试问如果他们的父母死后他们也这样来羞辱他们父母的尸体吗?)被刑拘15天后,无处可去也逐步的走向公开,去了汝州(郑州教区)担任本堂,也成立了爱国会组织,冯利鹏担任爱国会主席。。。。。。同时把洛阳堂区的大杨树地方拱手让给了政府,更有甚者那时候教区署理还和郑州教区的刘全法签订协议把大杨树教产无偿转让给郑州教区。试问谁给他的权利让他私自转移教区的教产?
以上8位神父及署理再加上杨纳宁(三杨)和宋康庆神父(跟随署理)共计11位。2013年又祝圣阎立国和孙宝两位神父。阎立国神父听其大阎安排,2014年孙宝和以上逃跑的神父们一样不想面对教区情况,而去西安学习韩语,毛神父回来后他也随之而归,并和裴军超一起侵占洛阳堂区。真理在那里,耶稣基督又在哪里?教会辛辛苦苦培育了他们那里多年,面对真理不敢站出来,选择逃跑真是无知。洛阳教区在当时有多少神父了?只有这7位神父坚守自己岗位,与爱国会势力对抗,使之不予通化,(李、夏、高、孙、梁、小闫、尹)他们照顾自己堂区还得顾及其他堂区,每主日需要做几台弥撒来满全教友所需。为的就是保卫每一位教友不加入爱国会,不被政府吞并,顶着双重压力经常被政府人员叫去问话,就是这样辛辛苦苦的工作的几年。如果这7位也像那些人一样离开教区,弃教友于不顾,或者委屈却全,洛阳的教会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一直到所谓的毛主教回来之后,发生了天大的变化,罗马学习的毛庆福(伯铎 )神父2016年9月回国,外出8年的时间,学会了很多东西,还是灵修学硕士。获得了高超的学识。可是他没有服从听命与他的合法上司,(李宏业主教)李主教一直反对本教区人员出去留学,可是他没有跟尊敬的李主教说一声,哪怕是道别一句,也没有。就离开教区扬长而去海外学习,真的不知道这样的学习有价值吗?服从胜于祭献,如果这些都没有,一切的是虚假的。并且在他走的时候卷走了教区所有在他手中的钱包括未做的弥撒献仪,只给李主教留下一堆未做的弥撒(因为他那时负责教区的财务)。此时的洛阳教区经济空空,神父们还有修女们的生活费都成了问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为此李主教很是生气,此后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一直到死心脏病的药就没有停止服用过,最后还是死在了心脏病。圣经中说“不由门进入羊栈,有别处爬进去的就是贼是强盗”
回国后一直居住在巩义市西村镇滹坨村和那个有一个孩子的杨美秋狼狈为奸的秘密私自安排处理教区教务,给教区带来了很大的混乱。使教区的神父们和教友们分裂为二,彼此相互猜忌斗争,并且使用社会恶劣的手段打压神父们。拉帮结派蛊惑教友把本堂神父赶出教堂,如果神父不离开,就把神父所有的东西都要扔出教堂,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想称霸洛阳,所以,所作所为从来不敢光明正大的,黑暗之子所做的永远是黑暗之事,不敢见光。这样做伤害的到底是谁呢?不是我们这样教友们吗?让我们教友心神烦乱,不知道怎么是好。政府人员说过一句这样的话,“你们随便闹,爱分多少派就分多少派,只要不闹出事来,不闹出命案,我们都不管”我们想想这句话,再想想李主教常说的一句话“政府的手段就是分化、瓦解、层层击破”我们再来看看所谓的毛主教的做法,是不是一样的。让神父们之间不睦,教友之间相互猜忌,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了,心神烦乱,耶稣给的是让人得到平安,是让人能找到上主。一个真正的神父们从来不会谈论过这个人的好坏,那个人的所作所为,他的任何缺陷。如果这些话出自一位神父的口,这个神父就有问题了。他所做的不是天主的工作,是人的工作,我的弟兄们你们自己想想吧!!!!!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教会的法律;法典382条;被提升得主教在依法就职前,不能行使委托于自己的职务,所能做的只能是在被提升前的职务。(毛神父1997年夏季确实被委任教区主教代表,本人见过他的那封证明)委任的职务随着李主教的去世,主教代表职务自动取消。(法典481条规定;主教出缺时副主教主教代表职务终止)不管以前地位多么高,地位多么大,但付给他权力者已经没有了,他还哪里来的权利。怎么还能用以前主教代表身份权利来给自己找借口找挡箭牌呢?中国有句古语:毛已不存,皮将焉附?
    毛神父(毛主教)首先在没有出具自己是洛阳教区主教委任证明和宣誓效忠宗座誓言前,安排调动洛阳本堂(闫明亮)神父,任命裴军超为新的洛阳本堂。而他也是在国外学习了很多年。真的有点狼狈为奸的感觉。难道国外的法典和我们国内的不一样吗?还有登封本堂(夏少全)神父,同样在没有出具任何相关手续,也没有阎世光署理给出有关调职的证明。仅弥撒后直接宣布撤换堂区本堂神父。让新祝圣的韩伟光充任登封堂区本堂。这两位神父去担任本堂职务教区给出具证明,在调职的时候什么手续都没有,就一句话就调职,是否有效呢?
提到调职那我们就来说说调职的问题,天主教法典522条这样说,堂区主任(本堂神父)应享有稳定性,为此任期是无限期的,只有依主教团法令的规定,教区主教才能有期限的任命堂区主任。洛阳教区的本堂委任时没有规定再任几年(三年或者五年)所以依法规定是无限期的。多年来由于教区非常正常的调动,三年或者五年调整一次,给教友们造成了几年调整是教会的规定。其实每一次的调动都是有手续的,不是耍权威想怎样调动就怎样调动。法典1748条;为人灵的益处教会需要或利益,要求堂区主任司铎,由其妥善管理之堂区,调另一堂区或职务,主教应以书面向其提出调职计划,并劝他为爱天主为爱人而同意之,法典190条3项规定,有效的调职,应以书面为之。193条4项规定,免职也需要书面为之,否则无效。法典156条;任何职务的授予均已书面为之。1749、1750、1751条规定,假如被调神父不愿离开,应以书面陈述其理由,为什么不愿离开。主教认为理由不成立时主教应发出调职命令,限期离开堂区。时期已满堂区主任职位空缺。法典1740条规定,堂区主任成为有害或者工作率少时,虽无重大过失,主教可以免除之,但要以慈父的心肠劝该司铎在15日内辞职。如上所看,教区主教不可随意以一纸调令,就要求他人听命,此非法律精神。天主教法典153条规定授予依法尚未出缺的职务,自动无效。
除了以上两位神父的调职无效之外,我们再看看法典515条1项,堂区主任是堂区本有牧者,无信徒不能成立堂区,有信徒但人数太少也不能成立堂区,信友多但流动性非常大,也不能成立堂区,虽然有教堂和神父住室,仍不得成立堂区,但可设立传教点或会所等临时性机构以服务信友。515条2项只有教区主教有权设立,废除或变更堂区,但应先征求参议会意见,废除、成立、变更堂区。那么试问可敬的毛主教怎么把夏神父安排嵩县石跺去做本堂,嵩县堂区本堂梁神父没有接到任何划分堂区的通知,法典153条说的很清楚了,就不必多少了。
以上所谈及的是关于法律调整调动问题,不按着以上法律规定去做就是违背法律,并且产生无效行为。也就是圣经中所说,“瞎子领瞎子,最后两人都要掉进沟里”如果一个主教或者神父对法律什么都不懂,或者懂法律而不用,那才是害人害己,自己不救灵魂也不让别人救灵魂,好黑的心和行为啊。自己得不到也不让别人得到。我们看看圣经撒落满智慧的君王的故事,两个妇女都说孩子是自己的,(列王纪3章16—27节)通过以上的法律条款,应该知道谁是谁非了吧。
     再者把已经脱离教区的韩伟光修士从新收入为教区,于2017年4月7日由洛阳荣休(裴荣贵)主教手中接受圣品,毛神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主教,为什么没有自己祝圣韩伟光,而是写好一切委托,让杨美秋开车去找署理签字,让裴荣贵(主教)给祝圣神父。试问毛神父是教区正权主教?为什么还要找闫世光署理签字证明,没有权为什么他肆意妄安排处理教区教务。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自己打自己吗?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主教,可又做不了主教的事。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教会权力的问题,教会权力分为两类,一类称为职权(本身所给与的权利)一类称为治权(上司给予下属的治理管辖权),职权一经领受就有的权利(一个神父或一个主教一经有效的祝圣,他就是神父或主教,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他就可以做职权给的权利)。治权确不然,治权是主管上司给你权利你就有,不给你你就没有,没有你做了就无效。(就如神父的听告解、坚振、这是本教区主教给与的。主教管理教区这是圣部教廷给与的)所以说在教会中分这两种权力。你见到一位神父他不一定有治权,你见到一位主教不一定有治理权。就像我们所说的毛神父(辅理主教)一样,圣部没有给他委任管理一个教区,虽然祝圣为主教,但是不能行使主教的权利,就不能做主教做的事,只能是戴着高帽的神父而已。法典403条说;助理主教有继承权,辅理主教没有继承权,法典409条2项这样规定,教区主教出缺时,辅理主教无论有特权或无特权(403条1和2项)仍保留主教在位时所享有的一切权利,如果选举出来一位神父为教区署理,辅理主教应在教区署理权下执行其职务。这就是所谓的戴高帽的神父。不是有奶就是妈,而是生育你的才是亲妈。擦亮眼睛看看吧,到底所谓的毛主教有没有权力安排处理教区教务。
以前教友少神父们少,很多事情洛阳教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在糊涂中,所以以前洛阳教区还有个糊涂圣事,但是今天不一样了,网络很发达,电话很方便,教会书籍很多,讲解道理的人不少,还能用糊涂二字来蒙蔽天真的教友们吗?还拿教友的灵魂开玩笑呢?不知道是人糊涂还是圣事糊涂,一个教区丢掷教会法律不顾,怎么能不糊涂呢?教会就象黑社会一样,不去面对面的处理,而是在私底下蛊惑天真的教友们,让我们的教友把神父赶出去,天主怎么能祝福呢,神父是天主的代表,不管神父好坏,我们也不能这么做。希望你们能把你们的神父请回去吧。不要让人用花言巧语来迷惑你们的心智了,上面说过了【爱国会】就是裂教,不被教会认可的。为什么中梵建立不起来关系,里面有很多问题,如果什么问题都没有,建立关系不就可以了吗?但是不行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再看我们的教区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就是为了保守我们的信仰,教会的信仰,我们可敬的主教为了这信仰做了那么多年的牢房,释放后一直苦口婆心的教导人不要加入,不要听他们的领导。现在忘却了我们的主教最终教导,誓死不能加入【爱国会】
我们再看看这些问题吧!
1、毛神父经常给教友们说“大阎加入了爱国会,已经错了”在其回到教区后给圣部信中说,神父们不听大阎领导,各自为政。我们没有听,那是他走错路规劝其无果,我们怎么听他的呢?我们是各自为政吗?我们虽然没有统一领导,但是我们都有一致的心,不让羊群被狼吃掉。有些事情我们需要一起协商的,并不是各自为政。
2、毛神父回来之后,同小杨神父一起在洛阳见了政府部门的人,具体什么内容不得而知,是不是与人家合作不得而知。有人说“他回来一定要关进监狱,不会出来”,事实证明他很自由,没有被关押,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3、调动小闫神父和夏神父,毛神父给大阎神父提前说,大阎神父说要给出书面证明的时候,他说不需要。所谓的不需要就是怕被人拿住把柄,说和大阎站在一条线上。但事实证明,他们两个就是站在一起,而只是不明说而已。韩伟光圣神父的证明不是来自大阎吗?上面提到了不必多说,
4、毛神父歪曲事实,证明自己的高大,在登封堂里和对外界人说,这些神父不听从他的,并且说通知神父们,神父们都不见他。谎言不是来自天主,是来自撒旦,来自魔鬼。试问他通知了哪位神父?哪位神父不见他,谁通知的?说了什么?他见过夏神父,小闫神父和孙神父,可是对他们提过教会的事没有?弟兄姊妹们不要但听一面之词,因为谎言必有揭穿的一天,这就是他不敢见这些神父们的原因,害怕说出事实的真相。所以只能在下面做见不得光的事。
5 、还有毛神父这么多年学习一直在外面和爱国会神父共祭问题,中国的朝圣团经常有,一起学习的神父爱国会更多,共祭常有发生,回国之后怎么不敢说呢,难道毛主教和毕主教是两个人吗?为什么只说得了什么学位?所以回国之后以神父反对署理为借口,就用挑拨是非的方法,铲除异己而已,因为这些人在阻碍他们加入【爱国会】。
以上所言句句属实,如果不信可以去问当事人,因为这些人都还健在,我们可以问问全国各地的神父或者网上你认识的神父,实话实说看看到底谁错了,不要听一面之词蒙在鼓里了。擦亮眼睛看看吧。恳请您为教区,为神父们,为那些被蒙蔽的教友祈祷!
    是啊,就如同教区内一老神父说过,老神父问主教为啥要圣毛神父为主教?
主教说:如果不祝圣他,怕他不高兴。同时那老神父还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他都不听命于主教,即使他是主教,叫我们怎么听?一个自称罗马学习八年而且主学灵修学,可是回国后的所作所为连一个正常人都不能做出来的事情,为啥这个灵修学硕士,自称天主教“主”教就能做出来呢。难道真的在罗马学坏了?难道罗马学出来的灵修学就这样教坏了他?还是就一直那样子呢?他的本质就那样呢?
哎,最后用一句社会上的话来结束吧:凡事留余地,做事不做绝。当一个人把别人逼上绝路的时候,也就注定了自己灭亡的那一天,只是时间早迟的问题。给别人一条活路,也就是给自己一条路,正如那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发表于 2017-10-7 19:02: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地狱的门已经打开,欢迎你们来烧火,神父们优先。信仰中的天主与服从,在愤怒的烈焰下已模糊不清,内心的仇恨使明亮的双眼失去光芒,魔鬼与神父之间的一场战争打响了,教友们成了无辜的牺牲品,陪着你的决定。扪心自问你是不是主教,你在做什么,如果你确定自己不是请你不要做超越自己权限的事,如果有人说自己是那一定有他的道理,如果有疑问为什么不问教廷,会告状,就不会请示疑难吗?不说了,都明白自己在作什么。是伤害就继续吧,免得没有机会了。神父已死,请放过可怜的教友吧!我再说,如果有疑问请请示教廷!你的之一之圣教会,是不是也错了。如果这样你!!!!我好生气。你是神父呀!天主的证人,公开的揭发神父的过失,连名字都带上,伦理怎么学的,罪是什么?告解吧,也许他会宽恕你。你只是个小小的神父,你想干什么。主教是教区法人,你指挥这个那个,是不是乱了章法?愿死亡早日将临,面见天主之日,阴险的心,会!!!!   地狱的门已打开,请神父带上你的教友来做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0 15:50: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李老大也早与毛蒙席合作了,参加登封圣母像福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3 19:44: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只剩下了六位没有圣统制的散兵游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4 07:58: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擦亮眼睛看洛阳教区作者梁振锋,祖籍唐山,后来到洛阳教区,刚圣神父时真的是一位好神父,自主教去世后,教区不久开始混乱,各自为政,没有统一领到,梁振峰,高云平,孙建所,尹军鹏 形成一股势力左右教区,教区署理因不听他们说话,被架空,都不听署理的。如今主教回来,其他15位神父都认可,只有他四位,洛阳四人帮,大力反对教会,自以为是忠贞,可是他们不听署理,又不听主教。那么他们听谁的呢?听自己的。自己说了算,夸堂区,不交弥撒帐,想去哪里去哪里,都成了土皇帝。这样的忠贞,我很喜欢,自由,有钱,自己是老大,不用请假,我羡慕你们呀!什么时候也给分享一下,你们的良心是怎么被你们欺骗的,那么心安理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30 08: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特此声明
本人洛阳教区梁振丰神父,手机号码15938779623,本号码已使用14年,微信petrusliangzf,上面文章非本人所写,本人确实写过擦亮眼睛看洛阳教会一文,但是跟论坛网站上的不符。教会论坛是让人学习敬爱天主,不是相互攻击,相互伤害为魔鬼开辟道路的。我们应该看怎样发展教会,使更多的人认识福音认识信仰,窝里斗的结局就是自取灭亡。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致本人电话,或者添加微信,会给你满意的答复。在此也提醒网站负责人,发帖需要审核,不要什么都发表,尤其攻击性的文章,这样是在伤害基督的身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9-25 04: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