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320|回复: 3

亵渎圣神的罪为什么永不得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17 23: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如钩 于 2012-3-17 23:45 编辑

http://user.qzone.qq.com/1783167363/blog/1329384328
今世和来世都不得赦的罪,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问题,是在小时候上要理班。那时,教授课程的修士讲到这个问题时,有小朋友忍不住问:“为什么有永不得赦的罪啊?”本期望修士说详细点,但修士却轻轻带过,只说了一句:“所以我们要小心啊。”这样的回答不免令人有点失落。当时我还小,也没有多考虑这个问题。
   渐渐长大,我对此问题越来越困惑,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不得赦的罪过,在我心中不禁产生了对天主仁慈的质疑,这令我很苦恼。于是,我开始着手解开这个谜团。

   圣经中关于亵渎圣神之罪的记载:

「我告诉你,一切罪过和亵渎,人都可得赦免;但是亵渎圣神的罪,必不得赦免。凡出言干犯人子的可得赦免;但出言干犯圣神的,在今世及来世,都不得赦免。」(玛十二31~32)

「我实在告诉你们:世人的一切罪恶,连所说的任何亵渎的话都可得免;但谁若亵渎了圣神,永远不得赦免,而是永久罪恶的犯人。」(谷三28~29)

凡出言干犯人子的,尚可获得赦免;但是,亵渎圣神的人,决不能获得赦免。
(路十二10)




下面是台湾吕渔亭神父对于这段《圣经》的看法

耶稣的这段话的确不容易懂!记得当年在修道受教育的年代,神师在每周的讲道中,也曾提过这种「永远不得赦免」的罪;我当时真的不甚了解,认为天主既无限慈悲为何有些罪衪不能宽恕原谅?这些又是怎么样的罪?天下有这种重罪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了解一下,所谓「圣神」这个观念,在耶稣时代的犹太人是怎样理解的。首先,当年的圣神并非指三位一体中的那位圣神,那时耶稣还没有死,耶稣所允诺的圣神当然也尚未降生,圣神降临是在耶稣升天以后才发生的。但耶稣时代的犹太人,早已信仰圣神之存在,并承认圣神具有两大功能:(一)把天主的真理启示给世界;(二)帮助人去了解及接受这些真理。
但问题是,这些圣神所启示的真理,若长期被疏忽及轻视,久而久之,必将渐趋衰弱,甚至可能完全消失。人的各种器官若长期不久,必将失去功能:如人长年卧床不走动,腿部必将萎缩;在校内所学的外文:如法语或日语,若长期不使用,也将渐渐变得生疏。一切记忆及知识皆如此,圣神的功能也不例外,因此人若长期紧闭心扉,不让自己去认识圣神所默示的具理,到最后可能会变得善恶不分」,有理的变成无理,无理的反而变得有理!这种极端的心理矛盾,正是当年那些法利塞党人及经师们所遭遇的厄运。明明耶稣为了救人而驱魔,他们反诬告衪藉魔王驱魔!
出言干犯人子的罪可赦免,出言干犯圣神的罪永远不得赦免!什么样的罪称是得罪人子,因此可以赦免?什么样的罪又是冒犯圣神,因此永远不得赦免?当年圣热罗尼莫曾巧妙地替耶稣回答了这个问题:「出言反对人子的人,是因为我的肉体而跌倒,因此说我是木匠的儿子,说我有兄弟雅各伯、若瑟,犹达,说我如同别人一样也吃也喝酒;这样的意见和亵渎,虽然不无罪过,但都可以赦免,因为那是出于肉身的软弱。但是那些清清楚楚看见天主作为的人,无法否认这种神力的人,竟出于嫉妒而诽谤天主,把圣神的作为归元于「魔王贝耳则步」的人这种人是无法赦免的。」
之所以无法赦免,因为他们昧着良心,明明是耶稣靠天主大能驱魔,他们却诽谤这是魔鬼的事,如此善恶不分且至死不悟,不知悔改当然就没有宽恕赦免的可能,即使天主无限的慈悲也已无计可施!人生一世谁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矣,只有那些至死不悔的人,才是最可怜的人。
最后,玛窦用了一个「善树结善果、恶树结恶果」的比喻,结束了这段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本是万物最基本的因果律,因此耶稣终于责备法利塞人说:「毒蛇的种类啊!你们既是恶的,怎能说出善来?因为心理充满什么,口里就说什么。善人从善库里取出善来;恶人从恶库里取出恶来。但我告诉你们:人所说的每句废话,在审判之日,都要交帐,因为凭你的话,要定你为义人,也凭你的话,要定你为罪人。」(玛十二33~37)若每句废话,来日在审判时都得交帐,更何况是那些人恶意诽谤,他们又当如何交待!
好树好果的比喻,玛窦早在第七章内就已提过。那时,耶稣曾警告衪的门徒,当提防那些言行不符的假善人,他们挂羊头卖狗肉,外披羊皮,内心却是一只凶残的豺狼。因此耶稣告诉他们,可从这些伪君子的果实中来辨别真伪:「荆棘上岂能收到葡萄?或者蒺藜上岂能收到无花果?坏树既不能结好果子,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必要砍倒,投入火中!」(玛七15、19)
在这段福音对我们有什么关系?首先,我们千万不可昧着良心说话或行事。天主给每个人一颗良心,它有监督及鼓励的作用。但经验告诉我们,这颗良心也很脆弱,每当我们想犯罪作恶时,我们的良心可能会强力反抗,但若我们充耳不闻,久而久之,良心的呼声将渐超衰弱,最后甚至完全消失。那时,我们也可能变得像法利塞人一样,不但善恶不分,甚至做了恶事还沾沾自喜,自以为是,丧尽天良。那时我们要千万当心,因为良心一旦被泯没,悔改之心也将不翼而飞,不知悔改,正像那些不结善果的树一样,早晚将被砍掉投入出中去燃烧。(完)



在教会的教理书中,我并没有找到对这段圣经的详细解释,这令我很沮丧,但令人欣慰的是,我发现圣多玛斯·阿奎那在《神学大全》中有一道题讨论了这端道理,在此我引述这章给大家分享。

《神学大全》第十四题论亵渎圣神- 分为四节 -
   然后要特别讨论的,是亵渎圣神的罪(参看第十三题引言)。
关于这一点,可以提出四个问题:
    一、亵渎或反对圣神的罪,是否与源自某种恶意的罪相同。
    二、论此罪的种类。
    三、它是否不能被赦免。
四、在未犯其它的罪之前,一个人是否能首先犯相反圣神的罪。

    第一节  反对圣神的罪是否与源自某种恶意的罪相同
    有关第一节,我们讨论如下:
质疑  反对圣神的罪,似乎不是与那源自某种恶意的罪相同。因为:
    一、按照玛窦福音第十二章三十一节,反对圣神的罪,是亵渎的罪。可是,并非每一个源自某种恶意的罪,都是亵渎的罪;因为有许多属于其它种类的罪,也是怀着某种恶意而犯的。所以,反对圣神的罪,并非与源自某种恶意的罪相同。
    二、此外,源自某种恶意而犯的罪,是与那出于无知而犯的罪,以及由于软弱而犯的罪,相对分。而反对圣神的罪,按照玛窦福音第十二章三十二节,却与反对人子的罪,相对分。所以,反对圣神的罪,与那源自某种恶意的罪不同;因为与其相对立者既不同,它们本身也就各异了。
    三、此外,反对圣神的罪,本身自成一类,还有某几种的罪分属其下。而源自恶意的罪,却不是自成一类,而祇是罪的一个条件,或一个一般性的情况,可以加在任何一类罪上的。所以,反对圣神的罪,并非与源自某种恶意的罪相同。
反之  大师(隆巴度斯)在「语录」卷二第四十三题里说:「那以恶意本身为乐的,犯罪及对圣神。」可是,这是怀有某种恶意而犯罪。所以,源自某种恶意的罪,似乎与反对圣神的罪相同。
正解  我解答如下:反对或亵渎圣神的罪,曾有三种不同的说法。较早时期的圣师,如亚达纳修、希拉利、盎博罗修、耶洛尼莫、以及金口若望等人说,反对圣神的罪,以字面来解释,就是说亵渎圣神的话,无论是把圣神解作那可以适用于整个天主三位的本体之名,因为每一位都是既是神,又是圣的;或是把圣神解作天主三位中之一位所专有的名字。按照(后面)这个意思,玛窦福音第十二章三十二节,把亵渎圣神与亵渎人子加以区别。因为基督,对有些事情,是以祂的人性去做的,如饮食等类的行为;对另一些事情,却是以祂的天主性去做的,如驱魔、复活死人、以及其它类似的事。祂一方面借着自己天主性的能力,同时又利用祂人性所充盈的圣神的行动,做了那些事情。犹太人说祂是「一个贪吃嗜酒的人,税吏和罪人的朋友」,如同玛窦福音第十一章十九节所记载的,这时他们先说了亵渎人子的话。后来他们又把祂本着自己的天主性,以及借着圣神的行动,所做的工作,归之于魔王(玛窦福音第十二章二十四节),这时他们亵渎了圣神。为此,说他们亵渎了圣神。
然而奥斯定在「论天主的话」(证道集第七十一篇第十二章)里说,亵渎或反对圣神的罪,就是至终不知悔改,也就是说,一个人至死仍在死罪中。他又说,这并不祇限于用口说的话,也包括用心思和行动所说的话;不仅是一句话,而且是许多话。按照这个意思来说,这样的话,就是反对圣神而说的,因为它相反罪的赦免,而罪的赦免,是身为圣父圣子之爱的圣神的工作。主对犹太人说的那些话,他的意思并非好像是说,他们已经犯了反对圣神的罪,因为他们还没有至终不知悔改。主祇是警告他们,以免他们因如此说话,而终于陷入反对圣神的罪。我们应该按照这个意思,来了解马尔谷福音第三章。在那里主先说了:「但谁若亵渎了圣神,(永远不得就赦免,而是永久罪恶的犯人)。」(二十九节)随后圣史(马尔谷)解释说:「这是因为他们说『他附有邪魔』。」(三十节)
    不过,其它的人却有不同的的解法。他们说,亵渎或反对圣神的罪,是人反对归名或归属(appropriare)于圣神的圣善所犯的罪;因为圣善是归名于圣神的,正如德能是归名于父的,智慧是归名于子的。所以,他们说,如果人由于软弱而犯罪,就是反对父的罪;如果他出于无知而犯罪,就是反对子的罪;如果他怀有某种恶意,即选择罪恶本身而犯罪,如同前面所讲过的(第二集第一部第七十八题第一及三节),就是反对圣神的罪。这可能以两种方式发生。第一种方式是,由于称作「恶意」的罪恶习性的趋向。如此则怀有恶意犯罪,与反对圣神犯罪,并不相同。另一种方式是,由于鄙视而放弃或排除那原可阻止人去选择罪恶者;例如因失望而放弃或排除希望,因妄望而放弃或排除慎惧,以及其它类似的情形,如同我们以后所要讲的(第二节)。可是,这些能阻止人去选择罪恶的,完全都是圣神在我们身上的效果。所以,按照这个意思,怀有恶意而犯罪,就是反对圣神而犯罪。
释疑  一、正如明认信德,不仅是用言语,也是用行动来实行的;同样,反对圣神的亵渎,也可以用言语、心思和行动来表示的。
    二、按照第三种解法,反对圣神的亵渎,与反对人子的亵渎,相对而分;这是因为人子也是天主子,即「天主的德能和天主的智慧」(格林多前书第一章二十四节)所以,按照这个意思,反对人子而犯的罪,是由于无知,或由于软弱而犯的罪。
三、源自某种恶意的罪,就它是出于一种习性的趋向来说,不是一种特殊的罪,而是罪的一般性的条件。但就它是出于对圣神在我们身上的效果的特殊鄙视来说,它就合于特殊罪恶的理念。按照这个解法,反对圣神的罪,是一种特殊的罪按照第一种解法,也是如此。按照第二种解法,它就不是一种特殊的罪;因为至终不知悔改,可能是任何一种罪都能有的情况。

第二节  将反对圣神的罪分为六种是否适当
    有关第二节,我们讨论如下:
质疑  将反对圣神的罪分为六种,即失望、妄望、怙恶不悛、固执于恶、反抗已知的真理、嫉视他人的神恩;大师(隆巴度斯)在「语录」第四十三编卷二里所作的这种分类法,似乎并不适宜。因为:
    一、否认天主的公义或仁慈,是属于不信的行为。可是,如果一个人失望,就是拒绝天主的仁慈;如果他妄望,就是相反天主的公义。所以,每一个这样的行为,都是一种不信的罪,而不是反对圣神的罪。
    二、此外,怙恶不悛似乎是关于过去的罪;而固执于恶则似乎是关于未来的罪。可是,时间的过去与未来,并不能使德性或罪恶成为不同的种类;因为我们用以相信基督已经诞生的信德,以及旧约时代的人用以相信祂将要诞生的信德,是同样的信德。所以,怙恶不悛与固执于恶,不应该被视作两种不同的反对圣神的罪。
三、此外,若望福音第一章十七节说:「恩宠和真理是由耶稣基督而来的。」所以,反抗已知的真理,以及嫉视他人的神恩,更是属于亵渎人子的罪,而不是属于亵渎圣神的罪。
四、此外,伯尔纳铎在「论命令与豁免」(第十一章)里说:「不愿服从,就是拒绝圣神。」关于肋未纪第十章,「批注」(常用圣经批注)上说:「佯装忏悔,就是亵渎圣神。」而且分裂似乎直接反对圣神,因为教会是因圣神而结合在一起的。所以,反对圣神之罪的分类法,似乎并不周延。
反之  奥斯定在「致伯多禄执事论信德书」第三章,(按此书系富振秋之着作)里说,凡是对于自己的罪,失望能得到赦免的,或者无功而妄望得到天主的仁慈的,都是犯了反对圣神的罪。在「基本教理手册」(第八十三章)里他说:「那心灵固执于恶,而结束其生命的,是反对圣神的罪犯。」在「论天主的话」(证道集第七十一篇第十二、十三及二十一诸章)里他说,怙恶不悛是一个反对圣神的罪。在「山中圣训诠释」(卷一第二十二章)里他又说:「以妒嫉之火攻击兄弟之爱」,是反对圣神的罪。在「论圣洗唯一」(卷六第三十五章)里他说:「谁若轻视真理,或嫉视蒙恩得知真理的兄弟,或者对那用启示教导教会的天主,忘恩负义」,如此,则他似乎是在犯罪反对圣神。
正解  我解答如下:上述的分类法,很适合于按照第三个意思来解释的反对圣神的罪(参看第一节)。因为这些罪,是按着排除或鄙视那些原能阻止人选择犯罪的事物来分类的。它们或是关于天主的审判方面,或是关于天主的神恩方面,或是关于罪恶方面。因为,人之避免选择犯罪,是由于思及天主之公正而又仁慈的审判,及借着因想到(天主之)赦罪赏善的仁慈而有的希望,而这希望却为失望或绝望所排除;其次,也是借着因细想天主罚恶的公义而生的畏惧,而这畏惧却为妄望所排除,即一个人妄想自己能够无功而能得到光荣,或者不必忏悔而能够获得宽恕。
天主的神恩,能使我们避免犯罪的,共有两种。一种是承认或肯定真理,与它相反的是拒绝已知的真理,即人反抗他已经承认的真理,以便能够更放任地犯罪。另一种是恩宠内在的帮助,与它相反的是嫉视他人的神恩宠;即人不仅嫉视他的兄弟其人,而且也嫉视天主的恩宠在世上增长。
关于罪恶方面,有两件事能阻止人犯罪。一件是罪行的非法和可耻,细想这一点,往往激发人痛悔憎恨自己所犯的罪。而相反这件事的,就是怙恶不悛;不是说,至死常在罪中,如同前面(第一节)所讲过的那个意思【因为如果按照那个意思,它就不是一个特殊的罪,而是罪的一种情况】,而是说,刻意不愿悔改。另一件事是,人在犯罪时所追求的,祇是一种微力而短暂的善,如同罗马书第六章二十一节所说的:「那时你们得了什幺效果?只是叫你们现在以那些事为可耻。」如果一个人细想这一点,往往能使他的意志不至于冥顽不灵。这一点,却被固执于恶所排除了,即人意志顽强,坚欲犯罪。关于这两种人,耶肋米亚第八章六节说:「没有一个人悔恨自己的邪恶说:『可怜!我做的是什幺事』?」这是针对第一种(怙恶不悛的)人说的。接着又说:「各自一再任性奔驰,有如冲入战场的战马。」这是针对第二种(固执于恶的)人说的。
释疑  一、失望与妄望的罪,并不是在于不相信天主的公义和仁慈,而是在于鄙视它们。
    二、怙恶不悛与固执于恶,不仅是在时间上有过去与将来的不同,而且也由于在某些形式之理方面,因为对罪恶中可能考虑到的那些因素,它们各有不同的考虑,如同上面所解释的(正解)。
三、恩宠与真理,是基督因着那些赐与人的圣神神恩而完成的。
四、不愿服从属于固执于恶,而佯装忏悔,却属于怙恶不悛;至于分裂,则属于嫉视他人的恩宠,因为是这恩宠,使教会内各肢体都结合为一。

第三节  反对圣神的罪是否能被赦免
    有关第三节,我们讨论如下:
质疑  反对圣神的罪似乎是能被赦免的。因为:
    一、奥斯定在「论天主的话」(证道集第七十四篇第十三章)里说:「我们对谁也不可失望,直到上主的仁慈使他回头改过。」可是,如果有的罪不能被赦免,我们就应该对某些罪人失望了。所以,反对圣神的罪是能被赦免的。
    二、此外,除非灵魂为天主所治愈,没有一个罪被赦免。可是,关于圣咏第一O二篇三节的「是祂治愈了你的一切病苦」,「批注」(奥斯定及隆巴度斯)说:「没有一种疾病,是全能的医生所不能治愈的。」所以,反对圣神的罪是能被赦免的。
    三、此外,自由的意志,能止于此,也能止于恶。几时人还在世界的旅途中,常能失去任何一种德性;因为甚至于天使也从天上堕落了。为此,乔布传第四章十八及十九节说:「祂的使者,祂还归罪,何况那以泥屋为居所的人!」根据同样的理由,人也可以脱离任何罪恶,而回归到正义的境界。所以,反对圣神的罪是能被赦免的。
反之  玛窦福音第十二章三十二节说:「出言干犯圣神的,在今世及来世,都不得赦免。」奥斯定在「山中圣训诠释」(卷一第二十二章)里说:「这个罪堕落得这样深,使它不能自谦自下,要求赦免。」
正解  我解答如下:按照关于反对圣神之罪不同的解法,也有许多方式说,这个罪不能被赦免。因为,如果我们把反对圣神的罪,解作至终不知悔改,那幺说它不能被赦免,就是因为没有一个方法可以赦免它。因为,如果一个人至死是在死罪中,这个死罪,既然他在今生没有用痛悔到赦免,在来世也不会赦免的。
按照其它两种解法,说这个罪不能被赦免,不是因为它绝对不被赦免,而是因为以它本身来说,它有不堪被赦免的因素。这可能有两种情形。第一种情形,是关于惩罚的。因为,那出于无知,或由于软弱,而犯罪的,堪受较轻的惩罚;那怀有某种恶意而犯罪的,就不能有什幺藉词,可以减轻他的惩罚。同样,那在人子的天主性尚未明显之前,出言亵渎祂的,可以推诿说,这是由于他们看到祂肉体的软弱,因此他们堪得较轻的惩罚。可是,谁亵渎祂的天主性,竟把圣神的工作归之于魔鬼,就没有藉词可以减轻他们的惩罚。所以,按照金口若望的讲解(玛窦福音论赞第四十一篇),说犹太人在今世及来世,都不能获得赦免这个罪,是因为他们在今世被罗马人所罚,在来世则受地狱的痛苦。亚达纳修(在「致塞拉比翁书」第四篇里)也引证犹太人先袓的实例:他们先为了缺乏水和面包,而与梅瑟争吵;上主容忍了这件事,因为他们有肉体的软弱为藉词。可是,后来他们犯了更重大的罪,把天主领他们出离埃及时所赐与的一切恩惠,都归功于邪神偶像,而出言亵渎圣神说:「以色列,这就是领你出埃及国的天主。」(出谷纪第三十二章四节)为此,上主当即使他们受到了惩罚,因为「那一天百姓中被杀的约有三千人」(出谷纪第三十二章二十八节);并用将来的惩罚,警告他们说:「在我惩罚之日,我必惩罚他们的罪」(出谷纪第三十二章三十四节)。
另一种情形,可以说是关于罪过的,就同说,一种疾病,由于它的本性,而被人称为不治之症,因为它把一切治疗的方法都排除了,例如疾病破坏了本性自然的能力,或者使人厌恶食物和药品;虽然这样的疾病,能为天主所治愈。同样,说反对圣神的罪不能被赦免,也是由于它的本性;因为它把那些使人获得罪的赦免的方法都排除了。不过,这并不是给全能而仁慈的天主,关闭了祂赦罪和治疗的门路,天主有时利用奇迹,使这样的人恢复精神的健康。
释疑  一、如果我们细想天主的全能和仁慈,就不应该在今生,对任何一个人表示失望。不过,如果我们细想罪的情形,有些人就被称为「悖逆之子」,如同厄弗所书第二章二节及第五章六节所说的。
    二、这个论证,是从天主的全能方面,而不是从罪的情形方面出发。
三、在这现世的生活里,自由的意志固然常是可能改变的;可是,有时意志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放弃那些能使它转向善的东西。所以,虽然天主能予赦免,但罪从自己本身方面来看,却是不能被赦免的。

第四节  人是否能不犯其它的罪而首先犯反对圣神的罪
    有关第四节,我们讨论如下:
质疑  人似乎能不犯其它的罪,而首先犯反对圣神的罪。因为:
    一、由于自然先后次序的关系,一个人必然由不完全的开始,然后才能进至完全的。这在善方面是很明显的,如同箴言第四章十八节所说的:「义人的途径,像黎明的曙光,越来越明亮,直至成日中。」可是,在恶方面,那完全的却是最大的恶,如同「哲学家」在「形上学」卷五(第十六章)里所说的。既然反对圣神是最重大的罪,所以一个人似乎经过犯了较轻的罪之后,才会犯这种罪的。
    二、此外,犯罪反对圣神,是怀有某种恶意,或故意选择坏事而犯罪。可是,在多次犯罪以前,是不会立刻这样做的;因为「哲学家」在「伦理学」卷五(第六章)里说:虽然一个人能行不义之事,可是他不会立刻如同不义之人行事,即出于故意的选择行事。所以,反对圣神的罪,除非先犯了其它的罪之后,似乎是不能立刻就犯的。
    三、此外,痛悔改过与怙恶不悛,二者都是关于同样的对象。可是,痛悔改过,祇是关于以前所犯的罪过的。所以,关于怙恶不悛,即反对圣神之罪中的一种,也有同样的情形。所以,反对圣神的罪,先应假定犯有其它的罪。
反之  德训篇第十一章二十三节说:「使穷人忽然升至荣显地位,在上主眼中,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相反的,一个人也可能被那诱人犯罪的邪恶魔鬼,引去犯那最重大的罪,即反对圣神的罪。
正解  我解答如下:如同前面所讲过的(第一节),反对圣神之罪的一种方式,就是源自某种恶意犯罪。可是,人可能依两种方式,源自恶意而犯罪,如同在前面所讲过的(第一节)。第一种方式是,由于一种习性的趋向;不过,严格地来说,这不是反对圣神的罪。按此方式,人也不会立刻源自某种恶意而犯罪,因为先应该有众多犯罪的行为,来形成促使人犯罪的习性。人源自恶意而犯罪的另一种方式是,人由于鄙视而放弃那些能阻止人犯罪的事物,这才是真正所谓反对圣神而犯罪,如同前面所讲过的(第一节)。这样的罪,往往也假定先该有别的罪;因为箴言第十八章三节说:「不虔敬者,既已深陷罪恶之中,遂即鄙视。」
不过,人也可能在他第一个罪行中,因着鄙视而犯罪反对圣神,一方面由于他意志的自由选择,另一方面由于已有的许多倾向,或者也因为受到了向恶的强烈冲动,而向善之情却过于微弱的缘故。为此,从一开始就犯反对圣神的罪,在修养到家的人身上,很难或总不会发生。所以,奥利振在「原则论」卷一(第三章)说:「我并不认为,任何一个修养已经到了最高地步的人,会突然失足堕落;这样的事祇会一步一步地逐渐发生的。」如果把反对圣神的罪,按照字面,解作出言亵渎圣神,也有同样的情形。因为主所说的这种亵渎,常是从鄙视的恶意而来的。
不过,如果我们好像奥斯定那样,把反对圣神的罪,解作至终不知悔改的话,那幺就没有什幺问题;因为为形成反对圣神的罪,需要人继续留在罪里,直到生命末日。
释疑  一、无论在善或恶方面,绝大多数,都是由不完全的开始,然后进至完全的,这要看一个人是向着善或恶前进的。不过,无论是在二者之中那一种情形下,一个人总可以从高于另一个人的程度上开始。为此,一个人的起点,无论在善或恶方面,按照善恶的种类(或意义)来说,能是完全的(按即不折不扣的善或恶);虽然按照人进展的过程来说,是不完全的,即向着更好或更坏前进的。
二、这个论证的出发点,是怀有某种恶意而犯的罪,而这种恶意是由习性的趋向而来的。
三、如果我们好像奥斯定那样,把怙恶不悛解作至终常留在罪里的话,那幺,就像痛悔改过一样,怙恶不悛也显然应该先假定犯了别的罪。不过,如果我们把怙恶不悛解作一种习性或心态,而按照这个意思,这是一种反对圣神的罪,怙恶不悛显然也可能先于罪行;因为一个从未犯过罪的人,可能(预先)立意或者悔改,或者不悔改,假使他(未来)犯了罪的话。(完)











   以上就是《神学大全》中的解释,但是,圣师托玛斯列举了多位圣师的观点,而这些圣师对此处圣经的解释似乎又不尽相同,这依旧使我非常困惑。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最权威的答案---------教宗通谕。
   原来,我们敬爱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主及赋予生命者》通谕中,专门用通谕一小节来解释亵渎圣神的罪,下面就分享给大家。

六 违反圣神的罪
比对前面所述,耶稣的另一些使人震惊和不安的话就比较易明白。我们可以称之为“不得赦免”的话。福音书告诉我们有关“亵渎圣神”的特别罪过。试看三部福音书中如何述:玛窦福音:“凡出言干犯人子的人,可得赦免;但出言干犯圣神的人,必不得赦免,无论在今世或来世”(79)。玛尔谷福音:“世人的一切罪恶,连所说的任何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但谁若亵渎了圣神,绝对得不到赦免,而是永久罪恶的犯人”(80)。路加福音:“凡出言干犯人子的人,尚可获得赦免;但是,亵渎圣神的人,决不能获得赦免”(81)。
为什么亵渎圣神不得赦免?应该如何了解这亵渎的意义?圣多玛斯答覆这罪的问题说,“罪之不得赦免,应由其本质观之,盖因其排除罪之获赦应具备的因素”(82)

依照如此详介,“亵渎”并非仅指以言语干犯圣神;毋宁说,它是指拒绝接受天主藉圣神配合十字架的德能而赐予人的救恩。人若拒绝“有关罪恶的指证”;这指证由圣神而发,并有拯救能力,人也就拒绝护慰者的“来到”,而圣神的“来到”却是在巴斯卦奥迹内,与基督宝血的赎罪能力相结合中实现:他是“良心,除去死亡行为”的宝血。
我们都知道这洁净的效果是罪的赦免。所以,谁若拒绝圣神与宝血,谁就停留在“死亡的行为”中,停留在罪恶中。对圣神的亵渎正是指彻底绝接受罪的赦免,而圣神是从内心赐与这赦免者,同时他也拒绝带给良心真正悔改所必要的一切。假使耶稣说对圣神的亵渎,在今世或来世,不得赦免,因为这“不赦免”与它底要因“不悔悟”相连结,换句话说,彻底拒绝接受悔改。意指拒绝接近赎罪的根原,然而,在救恩工程中赎罪之门“永远”保持开敞,而圣神的使命却是救恩工程内达成。圣神具有从这些赎罪根原取得的直接德能:“他藉领受属于我的一切”,耶稣如是说。以此方式,圣神在人的灵魂内带来基督完成的赎罪工作的完满性,并分施其果实。因此,亵渎圣神是这样的人犯下的罪行,其人宣称有坚持在恶行中的“权利”,总之在任何罪恶中的权利,于是,其人也就拒绝赎罪。人若把目己关闭于罪恶中,悔改便成为不可能,结果,人视罪恶的赦免对其生命来说是不重要或微不足道。这是精神毁丧的状态,因为亵渎圣神并不允许人由自建的牢笼中脱困,亦无从接近良心洁净和罪恶赦免的神恩泉源。
47 真理之神为“关于罪恶的指证”的救恩工作所采取的行动,遭遇到人内在的抵制境况,是良心的冥顽不灵,基于自由选择的理由所固定的心灵状态。圣经上通常称这种状态为“心硬”(83)。在我们的时代里,心灵持有这种态度,也反映出对罪恶感的失落,为此完座劝谕“和好与忏悔”以数页幅专论此点(84)。教宗庇护十二世曾经宣称“本世纪的罪是罪恶感的失落”(85),罪恶感的失落与“天主观念的失落”异曲同工,在上述劝谕中我们读到:“事实上,天主是人的本原与极终,人在自身带着神恩的种子。因此,是天主的实体启示并照亮人的奥秘。假使没有冒犯天主的感觉,体认罪恶的真实感的话,那么要想侵犯人及人性价值的罪恶感生根,简直是缘木求鱼了”(86)。
因此,教会不断地恳求天主赐予恩宠,俾使人的良心正直不致失落,对善恶的健全反应不致迟纯。良心的正直和反应与真理之神的内在行动深切地相连结。圣保禄的劝告在这事上更见有说服力:“不要熄灭神恩”;“不要令圣神忧郁(87)。总而言之,教会以极大的热情不断地恳求,俾使福音所谓“亵渎圣神”的罪恶在世上不致增加。更好说,她祈祷,俾使它在人的灵魂内,以及社会的形态及结构中减退,而留下余地让良心敞开接受圣神的拯救行动。教会祈祷俾使冒犯圣神的危险罪行让路给接纳护慰者的使命的妥善准备,当祂来到“指证世界关于罪恶、正义和审判”时。
48 在他的告别讲词中,耶稣贯连这三方面的“指证”作为护慰者使命的因素:罪恶、正义和审判。它们标示出虔敬奥秘的界限,在人类历史中与罪恶对敌,与不义的奥秘相抗衡(88)。诚如圣奥斯定所说,一方面,“爱自己达到轻慢天主的程度”,另一方面,“爱天主能做到轻视自己的程度”(89)。教会不断地扬声祷告并提供服务,俾使在人类大家庭中社会的历史和良心的历程不致降落到罪恶的低洼,拋弃天主的诫命“达到侮慢天主的程度”,却能提升至爱,在爱中赋予生命的圣神得以显扬。
凡让自己信服圣神“关于罪恶的指证”的人,也必能让自己信服“有关正义与审判”。真理之神帮助人们,人的良心,认识关于罪恶的真相,同寺,也让人们知道有关正义在耶稣基督内进入人类历史的真理。这样凡信服“有关罪恶的指证”,并且经由护慰者的行动而悔改的人,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已被带离“审判”的行列:基此“审判”,“这世界的首领已被判断”(90)。在其神性与人性奥秘深处,悔改意指打破每一枷锁,藉着枷锁罪恶将人捆绑于整个不义的奥秘中。所以,凡是悔改的人,圣神带领他们离开“审判”的行列,并引领他们进入在基督耶稣内的正义,正义在他内,因为他从父那里领受了它(91),是天主圣三圣德的辉映。这是福音和赎罪的正义,山上圣训和十字架的正义,藉着羔羊的宝血,正义产生洁净良心的效果。是父赐给子,以及赐给在真理和爱中与子相结合者的正义。
在这正义中,“指证世界关于罪恶”的圣神--父及子之神启示自己,并使自己以永生之神而临在于人心中。(完)








看了这么多的资料,我自己对这个罪也有了更清楚的认识。下面是我的理解,和大家分享一下,有不对的地方,望指正。
当我们说:“我信罪过的赦免”时,我们意思不仅相信原罪能得到宽恕,而且包括所有的本罪,无论大罪还是小罪。
  耶稣在复活主日晚上显现给宗徒们,并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说了这话,便把手和肋膀指给他们看。门徒见了主,便喜欢起来。 耶稣又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就如父派遣了我,我也同样派遣你们。」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嘘了一口气,说:「你们领受圣神罢!你们赦免谁的罪,就给谁赦免;你们存留谁的,就给谁存留。」(若20:20-23)借此机会,耶稣订立了告解圣事。
  根据《天主教教理》第986条,依照基督的意愿,教会拥有赦免已受洗者所犯之罪的权柄,通常由主教和司铎们在告解圣事内执行。
   在解释圣经时,对圣经的理解如果与教会教导的信理和道德有冲突需要听从教会的教导。

   主至仁慈,在真心悔改的前提之下,并不存在无法得到赦免的罪过。“我告诉你,一切罪过和亵渎,人都可得赦免;但是亵渎圣神的罪,必不得赦免。凡出言干犯人子的可得赦免;但出言干犯圣神的,在今世及来世,都不得赦免。”(玛十二31~32)此处的亵渎圣神,并非单单指言语上的干犯,更侧重于内心的干犯。犯此罪的人并非天主不愿意赦免他,而是他已经丝毫没有悔改之心。不悔改,自然不得赦免。
   总而言之,只要真心悔改,一切罪过都可赦免。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翻阅了很多教会书籍,学到了很多其他的知识,感谢天主,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告诉了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探索,去学习。

                                                                                 -------姑苏道明
                                                                               12年寒假尾声





 楼主| 发表于 2012-3-18 12: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坐在巴比伦河畔,一想起熙雍就泪流满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3-18 21: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主啊,我只做你的仆人,不愿做撒旦的仆人,求你不要舍弃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20 15: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_8188742083438236075_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12-5 16: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