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264|回复: 12

╋银色地平线:小多的悲剧[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6 20: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既然咱说话深受和谐之风的影响,那写小说总可以吧,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微型小说,杯具题材,人物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莫要对号入座。

篇头寄语: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微型小说,写作对象是给准备树立信仰的人。
        每当涉及具有终极指向和价值的信仰讨论,强调辩证和相对主义的伦理思潮(中国文化)当中,无外乎总是得出“这个好一些,那个逊色一些”,或者干脆说“都一样”、“万法归宗”、“万教合一”这么两类看似理性,但实则模棱两可的观点。事实上,人的灵魂内在一方面渴望一个至一的、绝对的、超越人类理性的神圣事实(至一);一方面必然为在自身有限的理智递增中无法成立这样的事实而纠结、挣扎。
        其实,人类谦卑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承认自身的不全,更重要的就是承认有超越人类的存在,以及不要总是试图以人类的理智为起点。否则,人的欲望总是使自己在“适当改善”中走向无度和自我捆绑。


作者:银色地平线


        一个名叫迦多的孩子,出生在一个贫困的村庄里,从小父亲便去世了。打他有记忆起就知道自己的胸前挂着一个个重重的锁,并且伴随着母亲严厉的声音:“不许摘下来!”。“不摘就不摘吧,凶巴巴的干吗?”迦多的心理时常有这样的疑惑,同时也伴随着一种对这锁莫名的神秘感。说实在的他实在不喜欢那个锁,不仅沉重,而且上面浮刻着一个样貌异常恐怖的兽的雕像。关于这锁,关于自己为什么有一个“迦多”这样怪异的名字,迦多每次问及母亲,得到的回答总是沉默。后来等他长大了一些,母亲终于开口对他说,他的名字来自母亲怀他时梦里的声音,而这锁则是一位僧人赠与的。这种匪夷所思的回答对迦多来说实在不算满意,但他也没有继续追问。

        不过关于这锁,迦多自己有着更匪夷所思的经历,一次在村外的荒野遭受狼群袭击,迦多被3只狼按倒在地,狼咬撕了他胸前的衣服,这锁也露了出来,此刻狼群中的所有,在一种离奇的惊惧和低头鸣叫中迅速退却了。迦多对自己的母亲提及此事,母亲只顾低头做针线活,后来迦多问及学校的老师,老师说这只是巧合,劝他用功读书,将来赚钱报答母亲。后来一次迦多去城镇游玩,路遇劫匪,他孤身一人不知所措的时候下意识的解开了自己胸前的扣子,此时那些劫匪立刻就像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情,大惊失色的逃之夭夭了,迦多感到很奇怪:“不就是一个金属物件么?怎么难道这个物件如此可怕以至于那些人和动物都畏惧?可我怎么没有这样的感觉?”...当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好多次以后,迦多也见怪不怪了,虽然无法解释其中的缘由,时间却让它似乎显得稀松平常了。

         迦多已经成年,带着农村人的质朴步入城市工作,为了便于交通,自己取名“小多”。虽然学校说寒窗十年,就会有他人羡慕的工作和丰厚的收入以报答家人。可事实绝非如此,多次面试遭碰壁,终于找到一家建筑工地,可一年下来却被拖欠了半年的工资。小多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无奈孤身一人无以诉苦,只有挫败感和失望笼罩着他,眼看年底了,还拖欠了3个月的房租,小多去找工头索要工资,反而因自己年轻气盛发生了口角进而引发冲突被多名工人打伤,在医院缝了16针。小多几乎绝望,这样看来,只能返乡了。他打点了行装,企图在没有通知房东的情况下躲避房租回家。

        他背着行囊走在去火车站的大街上,忽然一座气势恢宏、深邃而高耸的建筑物映入了眼帘,上面分明有一个巨大的白色十字形标记,看到这十字架,他躁动的内心感到了一种无以言表的安宁,可惜这片刻的安宁又被挫败感和因被工头侮辱引发的仇恨所遮盖了。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一位老人叫住了,老人看起来非常的慈祥,他也感到自己找到了倾诉对象,把自己的事情全盘说出了,好像平安的感觉又回来了。老人对他说了很多,他听着似懂非懂,老人的几句话使他的内心产生了单纯的共鸣,但却立刻又有强烈的抵触情绪压了过来,老人说如果想平安富足的生活,要他在基督的真理和爱内舍弃对钱财的依靠,放下对工头的仇恨,忏悔自己的罪,并设法去向房东坦白等等。他愤怒的吼道:要我舍弃什么!?我已经一无所有!我犯了什么罪?需要我忏悔?房东他们有无尽的钱财,还有豪华轿车,房租还那么贵!说完他头也没回的走向了火车站,老人却在他身后说:“孩子,我等你...”。

        在站台口,一个人伸腿绊了他,他立刻重重的摔倒了。愤怒充斥着他的内心,他起身便试图揪那个人的衣领,却抓到了一个黄色的背带。原来绊他的是一位光头僧人。他吼道:你是什么和尚,竟欺负穷人!?那僧人不慌不忙的说了2个字:“迦多”...他听到那僧人叫他,惊愕了,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本名?那僧人说:“你未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小多回忆起母亲的话,心想此人必定与自己有关。于是松开了手。这时那个僧人说:“锁,我要收回了。”话音刚落,小多伸手去摸那锁,已经没了。小多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紧紧地握住那僧人的手。僧人说:“你回去吧”。小多问道:“回?...”僧人说:“你租住的地方”。小多说:“我欠了他们房租,那敢回去?”。僧人笑曰:“我已经放了钱财在那里,你回去以后拉开马桶水箱的盖子...”。小多苦笑:“请不要消遣我好吗?”。僧人挥挥手:“我可以满足你两次意愿,念我的名字三个字“路丝法”6次,我就出现。”便走了。小多虽然无法相信那僧人,但是刚才离奇的经历使得他还是回去了,果然几根金条正在马桶水箱内...小多,却已经不再惊喜,就像那锁曾经多次带给他离奇的经历以至于他看作平常一样,异常镇定的取出了那些财富。不仅交了房租,而且过上了过去没有享受过的日子,他甚至买了一部2手跑车。

        数日后,他决意要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好在家乡的那些穷人面前显示自己的成功,并让自己的母亲感到荣耀。于是他想起了僧人说的三个字,就按照僧人说的去念,虽然他自己并不知道那三个字到底是简单的发音还是有什么其它含义,但这些对于幼时好奇和喜欢询问的他已经显得不重要了。话音刚落,僧人就出现在他面前,他表达了自己的意愿,那僧人对他说让他去某地的某公司面试,在见那公司总裁之前要念一个咒语,并教给了他所要念的“...”小多无法抑制强烈的好奇心,问道:“你让我念的这个内容到底是什么含义呢?你可以详细的表达给我吗?”那僧人立刻愤怒了,低沉而沙哑的吼道:“你这小子,不识抬举!你以为路丝法的尊容和深奥是你等本出于尘土的卑贱泥人所配得明白的吗!?”小多顿时愕然,直挺挺的杵在那里...这是那僧人立刻又恢复了平和的态势。柔和的说:“对不起,我为我的失态向你道歉,我有癔症,时而胡言乱语,但请你不要往心里去,你应该让自己的生活简单下来,你照着做就好,不要执著,我说的话,你不要总是意图探寻究竟。不要执著于这些你本不该明白的事情上,你现在的修行还不够深,在你应当知道的时候,自然会明白。那咒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刻意表达其含义,反而会使你迷失”。说完僧人便走了。第二天小多照做,那公司的大总裁居然聘任他担任总经理!小多深知自己乃是建筑工人,完全没有做公司管理者的经验;但却心中暗喜、不忍表达,于是立刻问道:“经理...请问做经理的话,我有助手么?”。那总裁似乎明白他的心意,笑着说:“不会的可以慢慢学嘛,助理我会给你委派...”。就这样,小多战战兢兢的当上了公司的2把手。工作离奇的顺利,但在他看来似乎又是那么的平常。

        随着事业的蒸蒸日上,小多这个懵懂青年的身边,也逐步的有了很多女人的身影。其实这些,实在与小多的工作无关,但在当今的社会伦理上,却又如此的必然。在那些女人的妩媚和甜言蜜语中,小多从开始的猥琐,慢慢学会了享受于其中,这在家乡可是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啊!小多想,也许这就是那位站在教堂旁边的老人所说的天堂吧,原来如此真实。提起这些女人,在家乡从小伴随小多长大的一个女孩也不能不提,小多外出打工,与那女孩一直书信来往。虽然说他俩算不上正式的恋人,但彼此爱慕的关系。在家乡的时候已经是一种必然的默契了。小多深知那女孩的朴实与善良,但转念一想,善良和朴实又不能脱贫,她和妈不是依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在困苦中吗?看来脱贫只能靠那位僧人大师的智能(他所想当然以为的智慧)。不过,小多却始终无法忘记的是那女孩临别的时候对他说的话:“我等你回家”。同时小多更想起了那位站在教堂旁边的老人在他背后语重心长的话“孩子,我等你...”...生活富足了,小多因为这些事情而烦恼了,为什么“我等你”三个字从不同的人口里说出来,却都如此的刻骨铭心呢?等我回到哪里呢?回到一无所有里吗?小多为此矛盾无比,持续好几年他的灵魂深处像开了锅,2股力量的斗争使得他虽然生活越来越富有,却忧苦倍增。不得不终日以那些女人作乐,饮酒消愁!他甚至愤怒的在心里呐喊:“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拥有了一切,依然不快乐!?”。

        小多的人格几乎被这种困惑撕裂,第二次,他想到了那僧人,虽然他也无法忘记教堂门前的老人。他唤来了那僧人,问:“大师,为什么,我没有快乐?为什么那位站在白色十字架的教堂前的老人说我有罪?如今我确实背上了强烈的负罪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僧人早已在听他说“十字架”三个字的时候,应声倒地不省人事,他跑上前去扶起那僧人,问:“你怎么了?大师”。那僧人醒了,叹了口气说:“孩子,你并没有罪,只是你的心魔在作怪,你的杂念太多,那些尘埃污染了你内心的清凉世界!其实你今天的成就并不是我给你的,你不必去为自己好像没有付出却得到今天的成就,而有罪咎感。我只是帮助你实现了你内在的潜能,你内心自我的能力是无限的,你要继续以自我来修心,把这心力量源源不断的升华出来!这样就能扫除那些挡在你找回内心大宇宙力量路途上的尘埃。最终当你剥去一切感官上的虚无释放掉内心的时候。你已经无我进入了盘涅(小多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了。你并不需要任何自我内心以外的力量,你要相信自己的内心,你内心的意愿就是绝对的!你只要简单的服从你自己,来完善你的自我,你意愿想要的,就是你需要的。最终,你并不需要服从任何谁,也不需要依靠我,你并不需要那个那多嘴的老头所说的上帝,因为你完全可以做到自我救赎!一切因缘而生,家乡的那女孩与你缘分已尽,与其为那事情忧苦,你不如在内心中尽情享受当下。”

        小多,忍下心来暗自断言:“我不回去了,那女孩和那老人的话以前总是萦绕着我,让我心生矛盾,那么,现在是时候了断了。虽然回忆是那么的平安,但并不属于我!原来我的力量本应如此强大!把我的潜能发挥出来,足以让三千大千世界全焦土!哈哈哈”,那僧人问他:“你还要什么,我还可以满足你一个意愿。”小多说,我只愿你守护我和我的妈妈一直到永远!僧人低头沉默了...小多立刻喊:“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要得太多了,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我...”...僧人回答:“不!孩子!谢谢你,给我机会,我已经化净了尘世入眼的虚幻得以开悟!我可以帮助你实现,你的最后一个意愿,但是请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是这么的舍不得你,我俩有缘在一起,我要去的地方,你如今不能去。当你结束尘世的旅途之时,必定那时有大光照耀你,但我希望你无论如何也要纪念我的名字,你要记得我的泪水,记得我今世对你的帮助,而不是跟随那光。这是我唯一的一点点要求。可以吗?答应我,我愿俯首做你的奴仆一直到我们共同进入那极乐的无之境地!”虽然小多不太理解僧人说的什么,但却立刻感动得哭了,不住的说:“大善人,大善人啊!你的要求仅仅是要和我在一起,这当然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啊!你何需要求呢?你是智慧和良善的化身...”那僧人的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冷笑(小多却没看出来),就立刻消失了,任凭小多如何呼喊,也没有再回来。

        果然小多的一生如那僧人的许诺,飞黄腾达,成立了6个亿的跨国机构,并频频接受媒体的采访。母亲也被他接到了身边无病无恙,不过他并没有结婚,用他自己的话说:“并不需要”。他也没有再和那位家乡的女孩联系,更忘记了教堂前的老人,不再想起“我等你”;这对他来说,是“成功的放下了困扰”。他经常教导后辈们说:“不要执著,不要彷徨求法,放下,便是智慧的开始”。

        似乎,他平安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那天他已经是90多岁高龄的老人,躺在病床上,身边簇拥着鲜花和自己的学生,虽然他未曾结婚,但是人群中还是有几个人称他为父亲,不用说,也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为他即将离去而哭泣。他却兴奋的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不是死去,而是去见那位带给我梦幻般体现的智者。以后希望你们也见到他。其实他才是真正谦卑的人,才是救我的人,年轻人们,我没有太多话留给你们,更没有著作留给你们,但是,你们记住,你们需要谦逊,但是你们不需要服从谁,你们只要事奉自己的内心便是,你们想要的,就是你们需要的”。说完便断了气...

        果然,他躺在虽然强烈,却不刺眼的大光里,那光无限纯全壮丽,却无法言喻,甚至用尽了自己意识中的信息也无法去思想;那光无限慈爱美善,以至于自己就像婴儿一样躺在其中。在那光里他看到了教堂前的老人,也看到了家乡两颊“农村红”的女孩。他们都与无数人在一起,微笑着,却无法与他说话。然而此时他想起了前世帮助过自己的那位流泪僧人,依然记得自己所谓“前世的”幸福生活...那大光说:“跟随我吧,我会赦免你的罪恶,好让你和这些等待你的人永远在一起。”

        小多笑了笑说:“不了,谢谢。因为,有一位叫做“路丝法”的智者在等我”。话音刚落,顿时一切都暗了下来,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他的眼睛几乎被灼热的气息湮灭掉,他感到自己好像站在酷似岩浆的炽热炭火上,无比的疼痛,以至于他倒下滚动着挣扎。口里不停的呼喊着:“路丝法,救我”。这时黑暗中一个无比巨大的黑影出现了,它背上的翅膀酷似蝙蝠,然而身形却似恐龙,行走如雷,口里和眼中奔涌着岩浆一样的炽热流质,一切都为它的气息所撼动,那无比巨大的怪物用沙哑的喉咙翁鸣着说:“我是沙鲁,远古就存在的炎魔。我前世为你做了一辈子奴仆,来!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路丝法”。小多此时被无尽的悔恨与绝望充满了,因为这里像极了那教堂前老人提起、而那僧人却未曾提起的“地狱”!
发表于 2011-12-26 22: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是精彩,感谢分享,读而有所得。
耶稣曾言:你们要从窄门进去,因为宽门和大路导入丧亡;但有许多的人从那里进去。那导入生命的门是多么窄,路是多么狭!找到它的人的确不多。
求主赐予勇走窄门之恩宠助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7 09: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耀尔道拙 发表于 2011-12-26 22:40
很是精彩,感谢分享,读而有所得。
耶稣曾言:你们要从窄门进去,因为宽门和大路导入丧亡;但有许多的人 ...

过奖,这是我拨乱反正与佛教人士辩论后的总结。以后多多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7 09: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梵二后天主教学习尊重其他宗教,也赢得了其他宗教对天主教的尊重,可惜中国的天主教徒却学习新教,不攻击其他宗教,就找不到自己的感觉。银色地平就是一个学习新教、模仿新教的极好例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7 14:5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清 发表于 2011-12-27 09:47
从梵二后天主教学习尊重其他宗教,也赢得了其他宗教对天主教的尊重,可惜中国的天主教徒却学习新教,不攻击 ...


中国的天主教徒必须学习新教。你没有看到中国的天主教发展势头非常不容乐观吗?相反,中国的新教发展势头却非常好!这是公教徒值得深思的。
梵二的神学路线到底是否真正地有益于基督福音,是否真正地有助于公教徒的灵魂益处,可能还要由历史来证明。
中国天主教在解放初与在现在两种相反截然相反的发展势头,对于梵二神学的历史影响似乎已经给予了一定意义上的佐证。
同时,你要清楚的是:新教并没有不尊重其他宗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7 15: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清 发表于 2011-12-27 09:47
从梵二后天主教学习尊重其他宗教,也赢得了其他宗教对天主教的尊重,可惜中国的天主教徒却学习新教,不攻击 ...

第一:
梵二以前天主教同样尊重其它宗教,也许你没看到,那我很遗憾。并且教宗说本笃说:“梵二会议并非教义大公会义”。梵二后的信仰伦理依然要以遵从过去的教义大公会议为基础。
进一步说,教宗谴责了似乎并非故意,但却主观将会前会后进行分化的认识论,并说:“对梵二会议有一种歪曲:即“不连续论”或“中断论”,利用媒体的共鸣、甚至“现代神学的时尚”作为理由。他们冒险地把会前教会与会后教会分割为二,认为梵二会议的现有文件,没有把会议真精神表达出来,甚至是妥协的结果。为保持意见的一致,才不得不肯定一些旧内容,需要挖掘文件所蕴藏的新东西。”
第二:
关于对其它宗教,尤其是对佛教的认识,请你阅读真福若望保禄的书籍《跨越希望的门槛》里的记者问“佛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8 10: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跨越希望的门槛》里的记者问“佛陀”。

保罗二世对佛教不甚了解,他的言论失之偏颇,但是可以理解,他毕竟不是宗教比较学方面的学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8 12: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指责别人的时候,先看看自己屁股擦干净没有。
你在天主教论坛大肆发表反对天主教当信道理的谬论的时候。
还铮铮有词呢。
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做人要厚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5: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清 发表于 2011-12-28 10:10
《跨越希望的门槛》里的记者问“佛陀”。

保罗二世对佛教不甚了解,他的言论失之偏颇,但是可以理解,他毕 ...

不仅你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理性分辨,进一步你出此言(“保罗二世对佛教不甚了解”),亦是毫无根据,显然更是一种无端的臆测,对中国佛教更是妄用的多愁善感和同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3 11: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清 发表于 2011-12-27 09:47
从梵二后天主教学习尊重其他宗教,也赢得了其他宗教对天主教的尊重,可惜中国的天主教徒却学习新教,不攻击 ...

建议茶青黄去看看梵二文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4 14: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惟妙惟肖的悲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4 19: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使我想起奥古斯丁的一句名言,如果丧失了灵魂,即使得到整个世界又有何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5 21: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君子兰 发表于 2012-2-4 19:19
写得好使我想起奥古斯丁的一句名言,如果丧失了灵魂,即使得到整个世界又有何益。 ...

是啊,这个回忆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

GMT+8, 2022-12-5 16: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