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78|回复: 0

╋银色地平线:马克思的肤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3 15: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本帖最后由 银色地平线 于 2018-3-23 15:04 编辑

原文出处〖微信公众号:银色地平线〗(点击关注)


作者:银色地平线

银色地平线,这个网名。来自上世纪末的一部日本动画片《机动新世纪ガンダムX》(高达 X)ED曲的歌名(银色Horizon)和其中的歌词:「……银色Horizon,大地の果て(银色的地平线,伸展在大地的尽头),君に会えるなら,こわくはない(只要能见到你,就不会再害怕)。たとえ世界が,闇に包まれても(就算世界被黑暗笼罩),いつかたどりつくよ,I‘m with you(也总会去到你身边,I’m with you……)」。

步入21世纪以后,逐步长大的我,身边经常萦绕着一些影片和歌曲。其主题,千篇一律的描绘男女爱情,或者是追忆旧史和自我美化。这些都让我感到非常厌恶。然而,《机动新世纪》(也叫做「高达」),这部动画片却带给我前所未有的震撼。它和日本宫崎骏系列动画片一样,题材也是充满了对于和平的向往,以及反思战争给人类带来难以弥补的哀伤,特别是《机动新世纪》W系列与其特别篇《无尽的华尔兹》。

我自幼生活在中国一个从事地面武器系统研发的基地。在严格的马克思主义与排外思潮影响下长大。但是最终,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我把马克思的「公平观」定义为「对于公平和人性的绑架」。马克思肤浅的将「私有产权」视为自私的端倪,主张以政治手段通过掠夺和专制来毁灭私有产权。其实,「私有产权」本身并不意味着自私,而是依循法律契约持守私人应有的权力,只有在罔顾义务的时候,才会导致自私。教宗良十三世特别说过:「私有产权是天赋权力」(《新事》通谕)。马克思粗糙的将「阶级」视为不平等的端倪,致力于毁灭阶级,建立人性内在整齐划一的伦理社会,仅以多样化的外在职能为掩饰。其实「阶级」本身并非意味不公正,只有用阶级排除公益,逐一己之利,才是不公正。天神聖师多玛斯在《神学大全》8册26题13节指出:即使在天国,关于人与人之间的次序,必须有一个区别。阶级在天国依然存在,一如天使的九个品阶。天国里阶级的不同,源于天主恩宠的不同和随之而来的爱德、及其他德性的大小。天主给予恩宠的不同,并非不公平,而是意味着针对不同个体,给予各自适合的启发和帮助。马克思致力于改造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自私及不公正面目的公平理想,有时与基督信仰要达到的公益目的看起来有几分接近,其实截然相反。因为它的实现途径,并不是像基督信仰以尊重人性的自由为先决,等待人在反省中接受,并逐步获得治愈。而是首先用强权把少数人代表的政治意志凌驾于群体意志之上,进而用教育把个体的人改造成被国家机器定义的零件,而不是共同参与管理国家的自由个体。所以,马克思公平理想的方式,必定造成途径与目的矛盾,即用不平等的专制架构去实现平等的矛盾。马克思公平理想的目的,与基督信仰的目的——天国不只不同,而且背道而驰。

如上对于认知的反思,是我后来成为一名基督徒的重要因素;之后对于历史的反思,逆转了我过去对于日本充满敌意和臆想的看法。那么,如何看待今天的日本,我不作太多个人分享,只劝告诸位,在基督内作为具有自立且独一性位格的基督徒,不应被排他的民族主义思潮先入为主的绑架。请亲自跨过藩篱,去认真看看……或者,像伟大的亚里士多德一样,站在一个形上学和普世人类的视野里,然后以哲学批判历史的方式,重新审视所谓“历史”,和那些未曾谋面、不知底细的历史编纂者们的图谋。

我对于社会、历史的一些看法,无论在教会,还是我所经验过的各个领域都会引发不小的争议,这是客观的事实。我主张以理性和公正的态度,重新看待被中国主流社会视为敌对、加以排斥的其他国家;我激烈反对以血缘、地缘、及亲亲尊尊的尺度,而不是普世平等的观念来建立社会道德的儒家思想。我称儒家思想为极端虚伪的道德,因它是以个体或宗族为轴心,沿层级逐步疏离且对立的方式及于自身之外。它实现自身的认同和巩固,必须来自仇恨一个有冲突的对立面。然而,让我无比感叹的是:即使是公元前的古希腊,早已走出了这样狭隘的民族主义局面。希腊学者们并不憎恨侵占自己的罗马,反而是致力于本着理智与公正,向罗马讲授法律和公共价值,在他们看来,普及智慧的使命和意义,远超越占有土地。最终,希腊文明以比星辰更深邃的形上学和法理系统赢得了罗马的尊重!那么,天主教会也是这样,面对迫害自己的罗马,还报以福音里的爱德和永生,因而赢得了社会道德趋于涣散的整个罗马的尊重。并且,更是这样,在西罗马帝国覆灭以后,天主教会进一步以爱德和智慧,赢得了侵占罗马的整个欧洲。

在今天,我看到很多中国周边国家的文明程度超越了中国,就是源于从社会意识层面抛弃了儒家思想。他们从19世纪日本平民教育家福泽谕吉的「西学为体,中学为用」(个别情况仅保留中学的外在形式,与中华近代梁启超到鲁迅等人的狭隘道路截然相反)主张开始,彻底脱离了中华汉代以后以儒家思想为基础,以中华汉文明为向心和壁垒的“华夷秩序”,并且积极而开放的参与到面向普世的公共价值中去。这狭隘闭塞的“华夷秩序”,曾经使得森严的儒家等级观念波及亚洲东许多国家,造成了日本、韩国等等国家20世纪之前的黑暗历史,与他们在20世纪中叶之后的文明面貌形成鲜明对比……

我坚定地认为,作为基督徒来说,不应该活在法利赛人的「唯我民族认同观」里。为获得天主赐予的和平恩典,需要首先深刻反省自身所在的民族,必须宽恕似乎曾经对立的人和国家,特别是在宽恕中学会欣赏,这乃是爱德的本分。否则,如何诚心诵念《天主经》当中的「求祢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0-11-24 22: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