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08|回复: 24

我那花六百块钱买来的母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6 06: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本帖最后由 tangth 于 2016-2-16 06:05 编辑

………………这篇故事让我热泪盈眶……真实的故事感天动地,杜撰出来的周扒皮扭曲了人的信仰!

我那花六百块钱买来的母亲


母亲是重庆一起特大拐贩案的受害人之一,是我的父亲花六百块钱买回来的。她一生饱受欺凌侮辱,被买卖三次,却以善良温柔穿越恶难,守护我安然长大。


母亲在午后摘花生时突发昏厥。我收拾好行李,打点好工作所需的文档资料,订了飞往河南的机票,匆忙踏上回家的路。

我的老家在南阳一个边远小镇。到达机场时已是凌晨一点,我只得让好朋友先接我到漯河,第二天一早再坐去南召的唯一一趟大巴赶回家。

大巴在崎岖不平的路上颠簸,我的思绪起起伏伏。车窗外,白杨树和丘陵一闪而过,那个日夜牵挂的身影逐渐变得充盈和饱满。

母亲的名字叫郭思琪,这几个字我至今拿不准,只能根据她的发音辨清。她的出生日期是1944年4月7日,但她“四”、“十”发音不分,也可能是十月初七。籍贯四川,同样是根据她的口音判断。

是的,这些基本信息含糊不清,但不影响她成为我的母亲——她是重庆一起特大拐卖案的受害人之一,是父亲在婚姻受挫后,花六百块钱买回来的。

听长辈们说,身材矮小的母亲被拐到村子时,沉默寡言,长着一张西南山区普通妇女的面容。除了做木匠的父亲,同村另一个单身汉也想买走她。

母亲无法选择她的人生。人贩子问她愿意跟谁,她将视线从自己的布鞋上移开,看了看不苟言笑的父亲,移出脚步,从破布鞋里顶出大拇指示意。

父亲从内衣兜里掏出钞票,上前拉走她,如同牵着一头买来的牲口。后来母亲常常说,第一眼看到的男人是跟自己有缘的,就像婴儿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一样。

到我们家时,母亲已经是第三次被买卖,彻底丧失了生育能力。她一直在尝试出逃,接着被抓,遭受毒打。

我是抱养来的孩子。父亲说,母亲郁郁寡欢的眼睛在见到我时才多出一点光。考虑到她的生活能力有障碍,祖母在我三岁之前都不准她碰我。

在那三年里,她到处收集哺乳期妇女的乳汁和用蚕茧换来的牛奶,灌养我成长。我却恩将仇报,跟村里其他小孩一样称呼她为“蛮子”,嘲笑她被镰刀砍断而曲折蜿蜒的左手食指,跟祖母一起对她大声吆喝,随意使唤。

父亲虽然脾气粗暴了些,但是温实敦厚。渐渐地,他顾及夫妻之情,呵斥我的顽劣不羁,并要求祖母把我交予母亲抚养。

四岁那年冬天,村子里天寒地冻,河水结冰。祖母像往常一样吩咐母亲去河边洗衣,并尝试着让她照看我。

那是我记忆画壁上的第一幅画卷。她那天异常开心,用一大块石头将结实的冰面凿出一个洞,河水涔涔地冒出来,慢慢浸湿厚衣服和她通红的双手。她一边洗衣一边冲着我笑,表情像个情窦初开的姑娘。

我不懂她的意思,把肥皂水吹成泡泡,吹到她脸上,还在冰面上活蹦乱跳。用棒槌敲击着冰面,冰花四溅,冲她耀武扬威地挑衅。她还没来得及回击我,就惊慌地看到一道冰痕在我脚下划过。“咔嚓”一声,冰面破裂。冷冰的河水灌进我的棉衣裤,我身体下坠,掉进了冰窟窿里。

邻居们听到我的呼喊声后将我救起,并抱我到家里烘烤。祖母因为这事火冒三丈,数落了母亲好半天,我在旁边添油加醋,并指责她居心叵测,有意将我推下水。祖母不由分说掌掴了她,鲜红的巴掌印落在她挂满泪花的脸上。我在一旁窃喜。

大概是她本性使然,她对我的诬赖没有半点申辩。

后来我开始念书,有一次因为没有零用钱,偷走父亲上衣口袋里的十元钱,藏进了自己的布鞋里。父亲发现钱不见了后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来打我,我倔强地不肯承认,躲在母亲背后痛哭流涕,还为自己狡辩。

母亲神情淡然地转过身,将我拉到她跟前,脱掉我的鞋子,把那皱巴巴的十元钱伸展出来递给父亲,还振振有词地说:“钱是我偷给孩子的。孩子大了需要用钱,你为什么对她这么严苛。”父亲一时语塞,赤红着脸,目瞪口呆地盯着母亲,随即摸了摸我的头,不再追究。

从那以后,我开始觉察到我们家庭关系的微妙变化。我喜欢这个用她的方式疼爱我的母亲,开始帮她洗衣做饭,打扫房间,喂养牲口,田间农作,还会对她嘘寒问暖。而她和父亲办了结婚证,正式在我们家里安顿下来,起早落夜,从此再无他心。这个支离破碎的家终于变得完整坚固。




生活完全独立后,我决定每年至少带母亲去旅行一次。

第一年去了我们的小县城。母亲听到我要带她去南召,顺口说出几个远房亲戚的名字,说去的话一定要探望人家,还要带上一包果子。带果子是父亲在世时探望亲戚的惯用方式,母亲牢记在心,接人待物丝毫不敢怠慢。

她不知道,那些亲戚从父亲过世后就不再有频繁来往了。我嘴上应和她,心里却盘算着带她去洗浴中心蒸桑拿,冲个淋浴,按个足底。

拖着她走到洗浴中心门口,她止步不前。我问她是不是不喜欢这种地方,她抖了一下嘴唇,表情为难地看着我说:“娃娃,这种地方还有男人,我们女娃娃怎么好去?”

我笑着对她解释说,没关系,男女分开的,你想多了。

她又问,那这么多人泡澡,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咱们。

她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了她的意思。原来她想象中的洗澡不是淋浴,而是泡澡。常年劳作的人们洗澡的机会很少,基本都在大年三十的前几天。一洗就是大半日,泡在木桶里,把身上的灰垢全都泡开,然后搓背,再涂上肥皂冲洗。

我立刻领会她的意思,带着她开了一间带浴缸的酒店。给她放好消毒液和温水,示意她脱下衣服躺进去。她一脸羞赧,不好意思在我面前袒露身体。我只好把她的衣服扯下来,扶着她躺好,然后散开她的头发,准备帮她打湿发丝。

她意识到我会帮她搓澡,拉住我在她头顶上的手,面露难色地说:“娃娃儿,你也进来,这里面很暖和。”

我推诿说:“你先来,冬天水冷得快。两个人洗,我怕你感冒。我等下冲一下就好了。”

她便不再拘谨,在水里使劲搓着自己的大腿和颈部,浴缸里的水变得浑浊起来。我把浴盐铺在她的肩颈上,老太太的肌肤在我的手里立刻变得光滑。看着她日渐憔悴的面容,我心中一阵生疼。

我又想起那个冬日,在冰面上满身肥皂泡的我们,情形是如此相似。岁月去除我们之间的罅隙,冰释前嫌,现在又来催老我的母亲。

第二年带她去了南阳,春和日丽,终于完成了我最初的心愿——带她泡一次温泉。她穿着大号女式泳衣,在鱼疗池里跟鱼聊天,嘴里念念有词。我凑近才听见原来她担心自己会踩到小鱼,在祈求它们的宽恕。

她看见我在蓝色的游泳池里仰泳,就沿着游泳池边亦步亦趋地跟着我。我一睁眼,她那张惊恐担忧的脸让我呛到一大口水。她还浑然不觉地安抚我:“娃娃儿,你游不好的,不要去了。你小时候,村里头好多小孩都是在水里淹死的。”

她这么一声警示,马上招来不少游客的侧目。我赶紧大声附和道:“是啊,没错,每年都有呢。淹死的还都是会水的。”

我照着她的意思上了岸,她一脸欣然,似乎只需要得到我的认同就够了。旁人的嘲弄和喧哗,跟她并无多大关系。

第三年带她去了重庆。根据她的口音判断,她的老家在“云仓县”,普通话发音应该是“荣昌县”。我提前拟定好了线路,想带她找寻一些遗失掉的记忆。

没想到,她一听说我要带她去的是重庆,面如土色。我安慰说,只是带你走一走,不是要送你回去。你是我妈啊,我怎么能狠心送走我妈。她将信将疑地跟着我上了火车,一路上盯着窗外陌生的景色沉默不语。

我握了握她的手,再次安慰她:“你看,我都买了咱们回来的票,这是你的,这是我的。我们还要一起回来的。”她看了看车票,这才安心躺下来睡觉。那一晚她蜷着身子,保持着惯有的睡姿,一直睡到了天明。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她不在床铺上,推开车厢门大声喊叫。我的叫声吵醒了不少熟睡的人,一位列车员走过来制止我说:“你家那位老太太在洗手间呢,她进厕所不知道关门,我看见她了。”

我拔腿冲进洗手间,看见蹲在马桶上的她一脸错愕。

“咦,这地方上茅斯(厕所)还都能看见啊。”

我闪过身,帮她掩好门,捏住鼻子,破涕为笑。

“我说妈啊,我就知道你不会上厕所的,你怎么就不叫醒我呢。”

“你都一夜没睡,我叫你干啥。”

“你怎么知道?”

“你的手在我背上摸来摸去。你四岁时我就记得你的手,睡着后是不会动的。”

我鼻子一酸,拿开捏着鼻子的手,抽出卫生纸递给她。

原计划在重庆逗留四日。我征询了母亲的意见,她执意不要回到荣昌。说怕见到以前的儿女,怕碰到村子里的熟人,怕他们再抢她回去。



时隔四十余年,物换星移,世事变迁。姑且不说能不能见到母亲原先的家人,能不能找到她的详细住址都是个问题。

听母亲说,那里地处山区,一贫如洗,卖妻卖女是普遍现象。外公早逝,外婆去世时,她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跑到屋里喊外婆吃饭,喊几声不应,凑近一摸,才发觉她已经全身冰冷,早就断了气。

这之后,她被舅舅卖掉,生育了一男一女后,又被第一个丈夫卖掉。

关于母亲的过去,我尝试问过她,但她极少透露,后来干脆闭口不谈,我便不再触及她的伤痛。后来她再嫁,我每次回家都会带她把蓬乱苍白的头发染黑。

重庆之行的第三天,好朋友们相约和我见面。白天跟旅行团太多奔波,我嘱咐母亲单独留在酒店等我,还把她托付给一对同行的老夫妇。请求他们带她一起吃晚饭,再把她送回房间,帮她开下房门。那对老夫妇人很和善,爽快应允了。

我的朋友们听说我母亲来了,执意要来看望,说长辈远道而来,哪有不拜访的道理。我拗不过他们,一行人赶到酒店。唤醒母亲后,我告诉她有人来看她,要是困了就不要出去,外面刚下过雨,露水也很重。

母亲一听,二话不说,翻身起床,洗了把脸,穿戴整齐,喜气洋洋地要随我出去。

她刚走到众人跟前,就抓住我一个朋友的手寒暄:“这么晚了,你们还跑起来咯,麻烦你们喽!”朋友的女友一脸尴尬,显然被母亲的举动吓了一跳。好在大家并不多心,也急忙喜笑相迎,同她聊天。

山城夜色静谧,我们一直聊到凌晨三点。我几次催促母亲回去睡觉,她不肯,只是默默作陪,对我们提出的每个话题都表示出好奇,偶尔插上一两句话。

那一晚睡前,母亲偷偷告诉我,我出门后她就在酒店洗了澡,身上没有味道。“没有给你丢人吧。”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冲到卫生间一看,积了满满一地的水,地漏盖子没有打开,冷水水龙头也还开着。

“妈,你不会使用热水你就不能等我回来再洗吗?!这初春的天气你用冷水洗澡,要是生病了谁伺候你啊!”我又恨又气。

“不碍事,我都在被窝里暖热了。”她把自己裹起来,可怜兮兮地望着我。

我掀开被子钻进她的怀里,果真暖暖的,心里却一阵酸楚,对她的隐衷心疼得要命。

起身打开包,里面是我晚上在夜市上淘来的几件衣服。杏色菱形图案的衬衫,蓝底白蝴蝶的灯芯绒裤子,都是淘给她的。她喜欢穿五颜六色的衣服,那是粗茶淡饭外的调剂。




之后,我辗转到了上海,工作原因让我一再推迟和母亲的旅行。她不止一次地让别人传话问我:“是不是诓我啊,天都凉了,你也去上海了,怎么越走越远呢。”

我每次都会安慰她,会的,会的,天凉一点,我们就去。

“你最想去哪?国内随便挑,现在我可以带你坐飞机。”

“我就想去你住的地方瞧一瞧,坐不坐飞机都行。”她脱口而出。

可这一次,我还没来得及带她出去,她便卧倒在床。

那几日一直守在她身边,心中充盈饱满。我明白世事无常,唯有与她为伴,我才能如此幸福。

我夜晚写字,她支撑着力气不去睡,在我旁边念叨着邻里乡间鸡毛蒜皮的事。我索性关了电脑,侧卧在她身旁哄她入眠。小时候她的絮叨是我的催眠曲,现在却能把她自己催眠。

医生说她很快就能出院,特别是看到我回来后,她的病情明显好转。“老人啊,孩子才是最大的心病”。

突然想起母亲刚改嫁那一年的春节,亲戚们劝我不要去母亲家过年。

他们众口一词劝阻我,说她是改嫁的人了,提醒我别忘了自己姓什么。我回应说,我姓什么不要紧,她是我母亲。
有她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6-2-16 11: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怪现象,吾只见一社会底层tangth贫贱如猪因为月薪挣不到5000元,而像疯狗一样疯狂的对抗党和政府的大好政策。
tangth”根本不是上帝的子民,他不懂得女人面对大红龙的时候,女人逃了。
耶稣死掉了,因为祂的软弱。
这位社会渣滓,却不知好歹的狂吠,真是好笑!好像比耶稣还刚强!
实际上就是一穷二代,整天幻想着上帝的革命能给他的命运带来转机,能够使它咸鱼翻身。
老夫想起红楼梦中话:“下贱的玩意,别做你娘的春梦!


耶肋米亚及厄则克耳二位先知都异口同声地预告耶路撒冷及犹大的毁灭,假如人民不折服,并真心诚意地悔改。可悲的是他们的宣讲没有人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6 11: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盆友的经历真是奇特,他妈是他父亲花六百块钱买回来的,而他又是被抱养来的孩子。难怪会神经兮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11: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5毛的出没的规律
我们知道坛子里总有一些五毛出没。
研究一下5毛的发帖规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5毛通常在早晨8点上班。这符合公务猿的作息时间。
这时通常都会有一个五毛将坛子里的回帖都换到他的名下。以显示其强大。

其它时间总有一个五毛值班。即便是吃饭时间也不例外。这一点我们常人不可比。毕竟人家每贴五毛,有银子可挣。

晚上,一般由刘幼民收尾。最终收工时间约定在零点以后。
岁数大一点人觉少。刘幼民显然高姿态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必须由五毛收盘。否则当天的开支恐怕无处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6 11: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tangth 发表于 2016-2-16 11:48
5毛的出没的规律我们知道坛子里总有一些五毛出没。
研究一下5毛的发帖规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27:8 若一个民族或国家,不愿作巴比伦王拿步高的奴隶,或不愿屈服在巴比伦王轭下,我必以战争、饥馑和瘟疫惩罚这民族——上主的断语——直至将他们悉数交在他手中。
--------------
耶肋米亚及厄则克耳二位先知都异口同声地预告耶路撒冷及犹大的毁灭,假如人民不折服,并真心诚意地悔改。可悲的是他们的宣讲没有人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6 12: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tangth 发表于 2016-2-16 11:48
5毛的出没的规律我们知道坛子里总有一些五毛出没。
研究一下5毛的发帖规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一个穷疯之人的呓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12: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2-16 12:11
一个穷疯之人的呓语。

比不得刘幼民及nike,常驻坛子,发帖无数。
这是我首次连发两个主贴。对我来说就像节日一样。


想不到你俩这样捧场,接连回帖。不胜感谢!
打乱你们值班时间啦!打扰你们休息啦!万分抱歉!
请继续在本主贴回帖,本人感激之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6 13: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tangth 发表于 2016-2-16 12:55
比不得刘幼民及nike,常驻坛子,发帖无数。
这是我首次连发两个主贴。对我来说就像节日一样。

论坛怪现象,吾只见一社会底层tangth贫贱如猪因为月薪挣不到5000元,而像疯狗一样疯狂的对抗党和政府的大好政策。
tangth”根本不是上帝的子民,他不懂得女人面对大红龙的时候,女人逃了。
耶稣死掉了,因为祂的软弱。
这位社会渣滓,却不知好歹的狂吠,真是好笑!好像比耶稣还刚强!
实际上就是一穷二代,整天幻想着上帝的革命能给他的命运带来转机,能够使它咸鱼翻身。
老夫想起红楼梦中话:“下贱的玩意,别做你娘的春梦!


耶肋米亚及厄则克耳二位先知都异口同声地预告耶路撒冷及犹大的毁灭,假如人民不折服,并真心诚意地悔改。可悲的是他们的宣讲没有人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6 20: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tangth 发表于 2016-2-16 12:55
比不得刘幼民及nike,常驻坛子,发帖无数。
这是我首次连发两个主贴。对我来说就像节日一样。

小盆友的经历真是奇特,他妈是他爸花六百块钱买回来的,而他又是被抱养来的孩子。难怪会神经兮兮。这样的人也会有祖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22: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2-16 20:29
小盆友的经历真是奇特,他妈是他爸花六百块钱买回来的,而他又是被抱养来的孩子。难怪会神经兮兮。这样的 ...

五毛的出没的规律

我们知道坛子里总有一些五毛出没。
研究一五毛的发帖规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五毛通常在早晨8点上班。这符合公务猿的作息时间。
这时通常都会有一个五毛将坛子里的回帖都换到他的名下。以显示其强大。

其它时间总有一个毛值班。即便是吃饭时间也不例外。这一点我们常人不可比。毕竟人家是每贴五毛,有银子可赚。

晚上,一般由刘幼民收尾。最终收工时间约定在零点以后。岁数大一点的人睡觉少。刘幼民显然高姿态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必须由五毛收盘。否则当天的开支恐怕无处领。



这是我最新研究成果。推出这一“毛出没规律”,我是很有些成就感的!
希望众位网友进行核实。若预测准确还请为我点赞一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6 22: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怪现象:

社会渣滓tangth
月薪不到5000元,
伙同国外黑势力,
为己私利不要脸!(穷二代,以为社会乱了,他就能获得好处!)


此人自称信上帝,(假信徒)
宣传暴力收黑钱!(收取国外反动势力的黑钱!)
老夫用尽良善语,
哪知此人信仰偏。


雾霾本是上帝造,
另有深意不尽言。
此人不悟无上语,
无知透顶世同嫌!


千年先知千年谕,
真理道路在眼前。
此人智慧不如猪,
不悟圣经只拜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7 09: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在我伟光正大天朝的人们,何其幸福啊!

应当感谢雾霾,
感谢沙尘暴,
感谢地沟油,
感谢毒奶粉,
感谢被强拆,
感谢苏丹红,。
感谢跨省追捕,
感谢被神经病,
感谢躲猫猫死,
感谢为党不为民,
感谢你爹叫李刚!

。。。。。。。。。今儿又来个五毛嘞瑟说感谢号贩子!


天朝威武,万岁万岁万万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7 09: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怪现象:


法轮大法真深奥,
莲花妙法大上高,
佛家慧眼识邪魔,
看透法轮是邪教!


论坛有位joserphli
深信法轮不动摇,
到处出没编谎言,
无处不在瞎造谣!


世间不公上天允,
有种去跟上帝闹!
挑拨离间莫须有,
浑身解数出花招!


毛氏本是神转世,
共党堪当天兵将!
有人不识神面目,
“白色恐怖”马上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17 10: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毛的出没的规律

我们知道坛子里总有一些五毛出没。
研究一五毛的发帖规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五毛通常在早晨8点上班。这符合公务猿的作息时间。
这时通常都会有一个五毛将坛子里的回帖都换到他的名下。以显示其强大。

其它时间总有一个五毛值班。即便是吃饭时间也不例外。这一点我们常人不可比。毕竟人家是每贴五毛,有银子可赚。

晚上,一般由刘幼民收尾。最终收工时间约定在零点以后。岁数大一点人睡觉少。刘幼民显然高姿态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必须由五毛收盘。否则当天的开支恐怕无处领。


这是我最新研究成果。推出这一“五毛出没规律”,我是很有些成就感的!

经过一天检测效果还算可以。
昨天晚间nike约在二十三点最后发帖。
二十三点四十左右刘幼民果然最后将所有帖子换到他名下。
只是今天早晨不知为何五毛迟到了一个多小时,还望nike给予解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7 10: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怪现象之一:

社会渣滓tangth
月薪不到5000元,
伙同国外黑势力,
为己私利不要脸!(穷二代,以为社会乱了,他就能获得好处!)


此人自称信上帝,(假信徒)
宣传暴力收黑钱!(收取国外反动势力的黑钱!)
老夫用尽良善语,
哪知此人信仰偏。


雾霾本是上帝造,
另有深意不尽言。
此人不悟无上语,
无知透顶世同嫌!


千年先知千年谕,
真理道路在眼前。
此人智慧不如猪,
不悟圣经只拜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7 10: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怪现象之一:

社会渣滓tangth
月薪不到5000元,
伙同国外黑势力,
为己私利不要脸!(穷二代,以为社会乱了,他就能获得好处!)


此人自称信上帝,(假信徒)
宣传暴力收黑钱!(收取国外反动势力的黑钱!)
老夫用尽良善语,
哪知此人信仰偏。


雾霾本是上帝造,
另有深意不尽言。
此人不悟无上语,
无知透顶世同嫌!


千年先知千年谕,
真理道路在眼前。
此人智慧不如猪,
不悟圣经只拜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7 11: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82岁王秀英老太太要求国家财政部公开援助朝鲜的相关信息,到底给了朝鲜多少钱?遭财政部拒绝。王将财政部告上法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本案,将在10月8日下午开庭。王老太曾被劳教1年,后来一直呼吁废除劳教制度。现王老太需要各界人士支持和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7 13: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82岁老太 抨击中国政府援朝花钱太多,还不让中国人民知道,于是状告国家财政部,要求信息公开,请小盆友说说这是爱国还是卖国行为,或者无所谓爱国卖国,只是在行使一个公民的权利和履行一个公民的职责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7 14: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在我伟光正大天朝的人们,何其幸福啊!

应当感谢雾霾,
感谢沙尘暴,
感谢地沟油,
感谢毒奶粉,
感谢被强拆,
感谢苏丹红,。
感谢跨省追捕,
感谢被神经病,
感谢躲猫猫死,
感谢为党不为民,
感谢你爹叫李刚!

。。。。。。。。。
再添加

感谢号贩子

感谢白色恐怖!

天朝威武,万岁万岁万万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7 14: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怪现象之二:


法轮大法真深奥,
莲花妙法大上高,
佛家慧眼识邪魔,
看透法轮是邪教!


论坛有位joserphli
深信法轮不动摇,
到处出没编谎言,
无处不在瞎造谣!


世间不公上天允,
有种去跟上帝闹!
挑拨离间莫须有,
浑身解数出花招!


毛氏本是神转世,
共党堪当天兵将!
有人不识神面目,
“白色恐怖”马上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1-1-26 17:1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