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00|回复: 8

我的父亲母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8 09: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廖淮光作品:晕车的母亲

母亲晕车。从老家来看我,
三千里车程,她要一次次,一点点,
将在家里吃的饭菜吐尽。


短暂停留后,因为想念父亲,放不下农事,
回家,她又将一次次,一点点,
把在城里吃的东西吐完。


仿佛老家和我居住的这座城市,
在母亲的身体里是一对冤家,
永远无法握手言和。


而这条路已像血管在她的身体里打开,
幸福和痛苦终将伴着生命起伏。
每一次接送母亲,我都禁不住泪流,


甚至莫名的希望,自己是母亲吃进胃里的一个饭菜,
在某一阵巨烈颠波中,酸楚、胃痉挛,然后吐出来,
装进塑料袋子,扔向无边和苍茫……




凹凸作品:父亲

我见证了父亲一生的苍老
他以犁铧、锄头、铁锹与泥土对话
他用故乡的风、雨洗净自己的孤独
他在田野上翻译秋天,这饱满的谷粒
与他黝黑的脸在金黄的背景里


我看见他的青春在一根劣质的香烟上
盘绕而上
我知道父亲的一生
他沉默低语,古铜色的手背上
那几根凸起的青筋
好像在鼓起浑身的力气
完成一次耕耘


我理解父亲的一生
在他的身上,那些很土的词语
在他的每一寸肌肤与稻谷不期而遇
他站在它们中间
风吹一吹,他弯一次


父亲啊,你是那粒最大的谷粒
压弯了多少
稻杆的脊梁   



 楼主| 发表于 2014-1-8 15: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怎么不见刘大婶儿,这个诗歌没有他显不出高下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8 16: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磨墨儿 发表于 2014-1-8 15:00
最近怎么不见刘大婶儿,这个诗歌没有他显不出高下啊。

刘禁言了。一个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8 16: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刘老儿还是比较守规距的,基本上不越狱.哈......所以,晚些时候应该才能见到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8 16: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刘老儿还是比较守规距的,基本上不越狱.哈......所以,晚些时候应该才能见到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8 16: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磨墨的诗很让人感动,相信会有很多人有共鸣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8 17: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羊 发表于 2014-1-8 16:20
有人说刘老儿还是比较守规距的,基本上不越狱.哈......所以,晚些时候应该才能见到他. ...

1月25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8 21: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羊 发表于 2014-1-8 16:20
有人说刘老儿还是比较守规距的,基本上不越狱.哈......所以,晚些时候应该才能见到他. ...

嘿嘿,你这样说,他可真套牢了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8 23: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羊 发表于 2014-1-8 16:21
小磨墨的诗很让人感动,相信会有很多人有共鸣的!

这个是转载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1-1-20 13: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