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facelist doodle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qz130 2014-5-17 07:46
不接受台湾教会继续掩盖历史真相的错误

《1》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违背了正义良知,支持、煽动手足相残的内战,包括大量平民死亡。不可杀人的戒命不是只有亲手见血才是违背戒命,教会就这条戒命有延伸的诠释。所以,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犯了第五条戒命的重罪。台湾主教团应当效法圣若望.保禄二世的芳表,对自己的教会在历史上犯下严重的过错必须公开认罪。

《2》台湾教会掩盖历史真相,改变了当代史的原貌,将造成大陆教会的乱象及自己对乱象当负的重大责任嫁罪给大陆教会的弱小者,并由其承担全部乱象的责任,这是丑陋不诚实的可耻行为,也是中国教会、海外华人教会的耻辱。

《3》台湾主教团要督促自己的教会改正错误,并公开向普世教会承认错误,说明历史真相,还原客观历史。
qz130 2014-5-17 07:46
对中国天主教当代史存疑的探究

——中国台湾教会对大陆教会始终以1949年10月中共建国以后作为分界开始叙述,从部分神职背叛信仰开始,于1957年成立爱国会,从而在大陆教会内部造成分裂。在经历文革十年浩劫后,中国大陆教会在恢复的过程中形成了地上、地下两个团体,等等。从此这一叙述就成为大陆天主教徒,和普世教会接受的中国天主教当代史唯一的认知,并成为普世教会研究中国大陆教会现状的入门。

——中国二十世纪中期的国共内战是世界规模最大的内战,从1946年6月全面爆发到1950年7月内战结束,这场历时4年跨越国共两个朝代的内战与中国天主教的命运紧密相连,但在中国天主教当代史中却被离奇“缺漏”了,就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就连当代重大事件于斌总主教在国共内战中被中共宣布成为战犯,在中国教会的文史中台湾教会也集体失忆没有留下任何记述,显然台湾教会想要隐瞒什么,所以,带着主教怎么会是战犯?为什么要隐瞒?等诸多不解和疑问,从此开始探究中国天主教在国共内战的4年历史转折中,中国教会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这样去隐瞒?

《一》支持内战的史实及错误

——1945年8月抗战胜利。1946年国共和谈破裂,同年6月爆发全面内战。首先查到《益世周刊》,这是当时中华民国天主教会在大陆发行的周刊,周刊记录了于斌总主教领导的教会支持内战的史实,现今《益世周刊》在北京的国家图书馆有收藏。《益世周刊》第三十卷三期提到的“中国宗教徒联谊会”是于斌总主教为首发起成立的,并担任“中国宗教徒联谊会”的轮值主席。中国宗教徒联谊会的性质在《益世周刊》有明确的记载:为全国各宗教徒一致参加戡乱救国工作起见特派总干事卫立民赴各地督导。同时《益世周刊》还记载了蒋介石特别为该会颁题“兴教建国”匾额一方,这是对宗教界政治承诺的契约:我助你兴教,你帮我建国。上述教会史料充分证明了:当时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通过政治支持蒋政府内战,以此换取凯撒的回报在教会实行“政治兴教”的路线。于斌总主教换取凯撒的回报其错误在于,是以支持蒋政府进行违背正义的内战,和无视平民的生命来换取的。

——国共内战双方都是非正义的,因为他们都违背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有资料统计国共内战杀戮造成近千万人死亡,还有研究表明,战争中士兵与平民的死亡比例大约为1比4,就是说1个士兵阵亡的同时也有4个平民直接死于战争或间接死于战争造成的灾难。所以,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支持蒋政府内战犯下了2个严重的错误:
(1)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支持蒋政府内战在政治上也违背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因此也是非正义的。而宗教良知是要维护正义,而不是合法政府或意识形态。所以,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其错误在于违背了正义良知。
(2)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违背了正义良知,支持、煽动手足相残的内战,包括大量平民死亡。不可杀人的戒命不是只有亲手见血才是违背戒命,教会就这条戒命有延伸的诠释。所以,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犯下了违背第五条戒命的重罪。

——有资料统计,国共内战只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双方投入兵力约300万人,死亡约100万人,而内战死亡总数估算是其2倍。而平民因战争直接或间接死亡成倍数于战争双方士兵死亡的总和,这已是被战争所证明的规律。因此,在历时4年的国共内战中,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违背了正义良知,对大量平民丧失生命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台湾教会主教团应当效法圣若望.保禄二世的芳表,就自己的教会在历史上所犯下的严重过错公开认罪。

《二》教会遭中共严厉报复

——今天人类社会文明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报复仍然是当今国际政治斗争通行的一种规则。于斌总主教带领的教会在国共内战中支持蒋政府,其直接的后果是中国教会遭到中共严厉的报复。在内战全面爆发的第二年,既1947年到1948年6月,中共不断扩大控制区域就逮捕了上百名神父和修女,并且教会还有不少神职从中共不断扩大控制的北方南下逃难。为此,教廷驻华公使黎培理在北平就公开发表谈话,要求所有的主教、神父,甚至神学修士都应坚守岗位。这是教廷一惯的决策,时任教宗庇护十二世本人在德军占领罗马时就是这样做的,黎培理自己也是如此。而后,在上海治病暂居圣言会会院的田枢机未返回北平的牧职岗位,而是从上海又远赴香港。1948年底,在国民党政权呈现强弩之末的情况下,于斌总主教又奉蒋总统及夫人的邀请赴美做游说工作,为此,1949年1月于斌总主教立刻被中共宣布为战犯。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泽东在军事清剿行动尚未结束的情况下就开始对中国天主教实施全面报复:1949年中央政府就领导对北平的天主教辅仁大学进行“民主改革”,1950年教育部就接管了辅仁大学并收没了教产,在合并后辅仁大学在新中国从此消失;1950年,四川王良佐发表了天主教《自立革新宣言》,之后各地成立了革新会即爱国会的前身;1951年,董世祉神父因“两全其美”的演讲被视为破坏三自爱国运动从此下落不明。在建国初期,中共对教会实施了诸多政治报复与迫害,就在此时期教会医院、学校都被接管,教产也被收没国有。无神反教会固然是共产党的本质,但因为于斌总主教的严重错误所带来的政治报复与迫害也是明显无疑的事实。

《三》教会出现三种选择及乱象产生与责任

——中共宣布于斌总主教为战犯,这反应出中共高层对中国天主教的政治思考与政策已经成熟,并标志着中国天主教会已经进入了剧烈跌宕的时期,所有人都面临严峻形势的考验,因此,当时的中华民国天主教会出现了3种选择:
(1)以田耕莘枢机主教、于斌总主教、龚士荣神父所代表的两代部分神职,不顾教廷坚守牧职岗位的命令,擅自撤逃去了民国政府退守的台湾。大概1948年底,于斌总主教就判断民国政府已属强弩之末,其时已有撤退首都南京教区年轻神父及修士的计划,但教廷驻华公使黎培理不准。1949年4月在解放军要渡江之际,于斌总主教在美国擅自急电,指示秘书龚士荣神父带领部分人搭乘货轮撤逃去了台湾,先前从北方南下逃难的神职也搭乘同一货轮。而后龚士荣神父被圣座委任上海主教却请辞滞留台湾,直到1950年圣座才准其辞去上海主教由龚品梅主教接任。后来逃离者集体在台湾重新建构了“后中华民国天主教会”;
(2)教会领袖对牧职的使命感和榜样示范会激发出强大的精神力量,反之后果也会很严重。分属中国南北地区的教会领袖,一个是首都南京总主教区的总主教于斌,一个是北平总主教区的中国枢机主教田耕莘,他们都在中国教会处于严重危机动荡的时候,首先思虑自身安危,擅自逃离牧职岗位,丢弃下属同事和羊群,放弃了使命、义务和责任的担当,这种极坏的恶表使中华民国留守大陆的部分神职在中共的高压下产生了动摇,并各自与中共达成不同程度的妥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及中央政府,并且造成了中国大陆教会的乱象;
(3)中华民国留守大陆的神职中还有部分人拒不承认中共中央政府,坚持不妥协、不合作的立场,捍卫教会信仰的完整性,文革后转化为地下团体。

——中华民国天主教会出现上述3种选择,彼此互相影响关系纠结,这才是当代中国天主教客观的基本面貌。但是,由于台湾教会缺乏面对自身历史的勇气,对支持内战的道义缺失,和放弃使命、义务及责任对中国教会造成严重破坏的史实,却采取切割隐藏的手段掩盖历史真相,并且改变了中国天主教当代史的原貌,将自己当负的重大责任嫁罪给大陆教会的弱小者,让其承担中国大陆教会乱象的全部责任,同时向普世教会隐瞒了自己才是中国大陆教会乱象的肇始者。台湾教会掩盖历史真相是丑陋不诚实的可耻行为,也是中国教会、海外华人教会的耻辱。

《四》教会领袖立恶表及后果

——1949年1月,中共宣布于斌总主教为战犯后中国教会就陷入全面危机。1949年7月底,在中共建国前夕于斌总主教也擅自撤逃去了民国政府退守的台湾,他委任李维光总铎任南京代理主教留守中华民国首都教区,但李维光总铎对于斌总主教给予的南京代理主教职始终不领情,并一直留在自己的总铎区直到被新政府“请”到南京赴职。现在我们无法了解李维光神父当时的心情和想法,但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一个好牧人一夜间坠落了,1951年,李维光神父带领南京总主教区的部分神父、修女和教友联名发表宣言,表示《坚决肃清帝国主义在中国教会内的一切势力和影响》,并要求将教廷公使黎培理驱逐出境,而后他又为首长期在北京筹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于斌总主教撤逃抵达台湾得到台北监牧区陈若瑟监牧的接待,但随后就接到教廷通知命其立刻离开台湾。据罗光总主教说,于斌总主教接到教廷命他离台后写信告诉他,在年底结束南美之行后将返回云南或四川工作。于斌总主教选择靠近边境的云南,那里驻有国军第13兵团,1950年被解放军击溃后残部逃入缅甸境内,于斌总主教有条件得到国军的保护;选择四川,蒋介石在解放军逼近的最后一刻,正是从四川重庆机场起飞逃离大陆的,而于斌总主教也有条件搭乘蒋介石的专机。难道都是巧合吗?教廷是7月底对于斌总主教下达的命令,而于斌总主教执行教廷的命令却要等他年底结束不合时宜的南美之行,显然是采取迟滞、拖延、的办法来逃避、婉拒教廷的命令,从中反应出于斌总主教对中共的惧怕和对自身安全的忧虑,他身为领袖在中国教会处于严重危机的情况下,却以这种方式逃避自己的使命、义务和责任,完全丧失作为领袖的担当,最后教廷怜悯他并准其去美国居留。

——同时期,田耕莘枢机主教于1948年6月请假离北平赴上海治病却抵达滞留香港拒返北平的牧职岗位。1949年2月,耶稣会的浦敏道神父告诉田耕莘枢机主教,教廷多数人赞同将神哲学修士撤往安全地带,但另一方面好牧人应该坚守羊群。1949年10月,民国政府派飞机到香港接田耕莘枢机主教到台北,他也同意去,但在启程前一晚,教廷驻香港代办葛礼耕神父来看望田耕莘枢机主教,宣布教廷禁止他去台湾,并说应待在健康恢复后回到北平。方若翰神父说也有人给他送去到天津的船票。最后田耕莘枢机主教的情形和于斌总主教一样,在中国教会处于严重危机的时候,完全丧失了作为领袖的担当,教廷也只好准许田耕莘枢机主教去美国居留。

——田耕莘、于斌、龚士荣他们是中国教会领袖和知名的教会中坚骨干,但却都在中国教会严重危机动荡的时候擅自逃离牧职岗位,丢弃下属同事和羊群,放弃了使命、义务和责任的担当,他们所立的恶表使教会团体失去了向心的凝聚力,并打开了人性软弱的闸门,因此突破口由上而下被毛泽东打开,从而造成中国大陆教会的乱象。耶稣在玛窦福音中说:『世界因了恶表是有祸的。18:7』鉴于立恶表的严重性,致使耶稣以严厉的口吻谴责立恶表的人:『但无论谁,使信我的这些小孩子中的一个跌倒,倒不如拿一块驴拉的磨石,系在他的颈上,沉在海的深处更好。18:6』

《五》结语

——牧人逃离岗位的原因显然是信念危机和惧怕中共,但牧人是献身于天主,以福传为使命,坚守牧职岗位为义务,看护羊群为不容辞的责任,这是所有牧人都必须终身持守的信念。因此不论原因和理由,牧人擅自逃离牧职岗位、丢弃下属同事和羊群都是影响极坏的恶表,也必然导致严重的后果。所以不论职务、地位有多高,有错误就必须承担责任,而且职务、地位越高,承担的责任就越重大,这是对错误划分责任的普遍准则。

——我们不能审断人,但人又同时具有社会属性,因此人的功、过、是、非都要受到历史的审断,使其成为后人的教训和借鉴。如果有人以属神为由认为不受历史审断就是诽谤天主。

——探究历史的动机在文章开始就已经说明,探究完全根据史料和事实对当代历史事件做客观、中立的评述,目的是还原中国天主教当代史的客观面貌,及重新界定造成中国大陆教会乱象的责任,并为解决中国大陆教会的问题提供一种思考,同时也为大陆天主教徒和普世教会能够真实、全面、客观地了解和研究中国大陆教会。如果认为文章与事实有出入,或认为过于主观、有失中立,并且有具体意见的,我会立刻反省改正。



注:史料来源于台湾天主教辅仁大学陈方中教授的文章【天爵尊荣,流徒半生_记田于二枢机】,文章发表在香港天主教圣神研究中心《鼎》2012年秋季刋。
太空人 2013-4-1 12:02
你好,看过你的话语,很感人,希望能与你沟通。
阿义 2012-12-30 06:23
你好!前几天去了趟夏津,不久以后,我将在那做工程了。我记得你是在聊城吧?是开水暖店的是吗?同是长乐人,同是教友,期盼以后多联系啊!13706014106李。
福音播放器 2012-8-2 14:56
绿橄榄圣经播放器公司现推出一款语音文字同步显示的大屏幕、大字幕、大喇叭的智能型播放器,容量为8GB。有读经计划、时钟显示、手电筒、三种点播方式、定时开关机等功能。有需要和了解的弟兄姐妹请联系我。谢谢!
手机:13423765713  QQ:2452375008
wfm 2012-5-21 12:26
花雨清风:平安!我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好友.我很喜欢你的文章,受益不浅.谢谢!
wfm 2012-4-13 13:19
主内兄弟:平安!刚含着热泪阅读了你的"苦路的默想",让我感动,更加定了我应每天面对十字架扪心自问"我是谁?是罪人吗?为消除自已的罪恶我应该做什麽?为耶稣背负世人及我的罪恶所受的苦难我应担负什麽?"上主,造我的主救赎我的主,谢谢你拣选了我,谢谢你垂顾你俾女的卑微,主若愿意求你将你的旨意及德能承行在我这卑微的器皿上来彰显你十字架的荣耀,你的爱.阿们.
爱是伟大的 2011-11-14 16:33
活出真爱(迎向真理)-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1-3-9 11: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