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29|回复: 9

我为何对自己的共产主义信仰产生动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3 12:2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我为何对自己的共产主义信仰产生动摇?
作者:杨佩昌
[url=http://photo.blog.sina.com.cn/showpic.html#blogid=4a04237e0102w55i&url=http://album.sina.com.cn/pic/001m2p3Mzy6W4m4fo7Y56][/url]    本人与杨恒均博士有相似的背景和经历:都是共产党员、后来有机会到国外长期学习和生活。不同的是本人来自贫困山区,且父母都是不识字的农民。
    当时出国的动机很简单:学习德国的文化、管理和技术,“师夷之技以制夷”。通俗点来说就是学成后报效祖国。
    刚到德国的时候,我简直是个暴怒的刺猬,也可以用“愤青”来形容。
    在施密特博士的课堂上,听到他谈中国人权状况是如何的糟糕,我立即举手驳斥:“博士,这是我们的内政,您没有权力干涉!”。
    在哈瑟教授的课堂上听他说:“中国的经济体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我回答说:“德国也并非完美。你们不是也有国营的联邦铁路吗?”
    在宗教课题上教授赞美达赖,我反驳道:“达赖如此完美吗?您怎么不看看他以前搞的农奴制?”“您去过西藏吗?您看到西藏今天巨大的进步吗?”
    “德国之声”电台的网站上有一篇文章说:“中国人都崇洋媚外,见到欧美人都喜欢拉他们一起合影,中国女人都喜欢嫁欧美人”。我气不打一处来,立即回信:“我就是那种喜欢拉外国人来照相的人。这是因为我来自农村,从来没有见过欧美人,以为全身长毛的是一种半人半猴的动物,很好奇,所以想照张相给家乡的人看。如此而已。”
    后来与施密特博士私下聊天,他告诉我:他来过中国很多次,而且很爱中国。我问他:“你既然爱中国,为何在课堂上攻击中国?”他回答说:“假如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共同的村庄里,有这么一户人家,男主人经常殴打他的妻子和孩子。旁边一个人走过去说:喂,你不能这样干!难道你认为旁边说话的人是干涉其内政?”“如果村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见此情况一言不发,也不去制止。你认为这个反而比那个管闲事的人更友好?”我听后无言以对。
    经过后来的学习才知道,德国联邦铁路是一个亏损的机构,私人企业没有兴趣参与,政府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接手。其原因是德国高速公路太发达:不限速、不收费、个个城市通高速!于是公路冲击了铁路,导致一列火车有时只有几十个人乘坐。飞机票更便宜得出奇:有时29欧元就可以买到一张优惠的飞机票。当年德国还没有使用欧元,我用300马克就买到中国-德国的大折扣往返飞机票,这相当于1200元人民币!
    对德国经济进行了深入研究之后,我开始对自己国家的发展模式产生了疑问:战后德国经济发展,经济增长了15年时间,国民平均收入就迈上了一万马克大关。而中国经济增长了将近三十年,而国民平均收入才两千多美元。普通工人的工资还在1000-3000元人民币区间徘徊,相当于100-300欧元。那么,经济发展的成果跑到哪里去了呢?经济发展了,为什么普通人并没有明显受益呢?
    对这一奇怪的现象进行了研究之后才恍然大悟:德国政府的大致开支如下:50%用于保险、救济和补贴,20%用于安全、国防、外交,20%用于教育和科研,只有不到10%用于公务员开支。这样合理的财政支出,人民不富裕都难。我们的财政支出都去哪里了呢?三公消费:9000亿,公务员开支大约占35%,补贴那几个据说亏损的国有企业:日进斗金的中石油中石化、天天满员还喊亏损的铁路、富得流油的几大国有银行(据说是用外汇储备来填补坏账)、只要投资到哪里就亏损到哪里的中金公司、各大部委在房价几万的情况下还可以让职工以几千元的价格来“买房”……
    如果说上述分析太抽象的话,我在法兰克福机场、戴高乐机场免税店看到的情景就是最生动的注释:明显比普通商店贵得多的免税店,中国人人头攒动,到处是讲汉语的中国同胞。就连金发碧眼的售货员都会说汉语。然后是每个售货员都会说的一个词:“发票”。我经常纠正她们:不是“fa biao”, 而是“fa piao”。
    在德国生活期间遇到的事情更让我对自己的信念产生怀疑。
    有一次,一个外国邻居晚上放的音乐声音太高,我干涉无效后报警。警察来后给他警告。之后警察来敲门,告诉我处理事情的经过,并问我这么处理是否满意。天啊,我在国内真的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人们到政府机构办事,官员的第一句话不是“我能帮您办什么?”,而是“您想喝点什么?咖啡还是水?”
    我帮一个朋友去莱比锡税务局,询问有什么方法可以减税。税务局的官员耐心听完后认真帮我分析,然后提出了具体的建议。按照他的方法,还真的减了不少税,朋友的心情大悦。如果我用这个问题去问中国税务局官员,可能是找抽了。
    一次我带一个代表团去访问法兰克福附近的里德巴赫市市长。这位女市长原来是搞出版的。当她听说代表团汪中求先生的书籍《细节决定成败》卖了400万册时,睁大了眼睛,然后坚定地表示:“我得赶紧离任,然后重新去做出版”。我心想:难道一个市长还没有出版商油水高?
    无论在德国任何一个城市,遇到的官员都很耐心,也发现他们其实很穷。无论你走到哪里,没有明显的区域发展差异,没有明显的贫富差距,看不出城乡差别。于是我真正动摇了:这是资本主义社会?好像更社会主义啊。
    如果说德国的这一切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那我只能说:这样的主义也不错。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感受的话,那么这句话就是:“什么主义不要紧,还是人民幸福和富裕最重要”。如果为了坚持某种主义而牺牲人民幸福,那这种主义不要也罢。
    也还有一句话:“不怕货比货,就怕见真货!”、“真的假不了,假的长不了!”
发表于 2015-10-17 09: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joserphli 发表于 2015-10-17 09:42
少见多怪!

国民党统治时期,共产党还一直被称作“共匪”

所以,积极反%共的人,反掉了是自己的人性,完全没有记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3 23: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怕货比货,就怕见真货!”、“真的假不了,假的长不了!”

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3 23: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基督教是在耶稣死后一百多年之后才开始走运,之前一直被当成邪教遭人鄙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4 20:5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基督教在耶稣死后一百多年才开始走运,之前一直被当成邪教遭人鄙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5 05: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天主教自己抛弃了救恩的唯一性。天主教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会再回头。

教宗方济各5月22日清晨在梵蒂冈圣玛尔大之家的小堂主持了当天的弥撒。他在简短的弥撒讲道中指出:耶稣给我们的诫命是行善。因此,以宗教名义行暴力是不合法的。不只是那些信耶稣的人能得救,每个人都能得救。梵蒂冈城国政府的一些职员参加了教宗的弥撒,天主教安提约基亚马龙尼礼宗主教贝沙拉·拉伊枢机共祭。

当天的福音告诉我们,耶稣的门徒禁止一个在他们团体之外的人行善。教宗说:“他们抱怨,他们认为ˋ如果不是我们的人,就不能行善。如果不是我们党派的人,就不能做善事ˊ。耶稣纠正门徒们说:ˋ不要禁止他。让他做好事ˊ。教宗解释说:“宗徒们当时有点气量狭小,封闭在拥有真理的观念中,认为ˋ那些没有真理的人就不能做好事ˊ。这是错误的,耶稣拓宽他们的视野。教宗表示:行善的可能根源在于创造之中,我们每个人都有行善的可能”。

教宗在弥撒讲道中继续说:“天主因着基督的血救赎我们:救赎每一个人,不仅仅是公教徒, 而是所有人。ˋ神父,那么无神论者呢?ˊ。他们也是。所有的人!基督的血使我们成为天主的子女。我们是按照天主的肖像受造的子女,基督的血能救赎我们所有人!我们大家都有责任行善。我认为,人人做好事的这条诫命是走向和平的美好途径。若我们每个人都能为他人做好事,我们能在行善这件好事上相遇,我们要推动相遇文化:我们极其需要这样的文化。让我们在做善事这件事上相会。ˋ但是,我不相信,神父,我是无神论者!ˊ但你要行善,让我们在行善这件好事上相遇!” 。

教宗解释说:“做好事不是信仰问题,它是一种责任,是我们的在天之父给每个人的身份证,因为我们是按照祂的肖像和模样受造的。祂永远行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5 05: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宗庇护九世的《异端谬论八十条文告》(Syllabus)——1864年12月8日
No。15、每人都能自由地接受并信奉那由理智而来的光亮,和自认为真正的宗教。 DzS 2915
No。16、人不论信奉任何宗教,都能找到永远得救的途经,并能获得永远的救赎。 DzS 2916
No。17、希望所有那些从来没有生活在基督的真教会内的人们,获得永远的救赎,那至少是一件善事。DzS 2917
No。18、基督教新教,无非是同一基督真教会的另一种形态,在这种形态中,和在公教会中一样,使天主喜悦。DzS      2918
No。77、把公教会看做国家唯一的宗教,而摈弃其他任何宗教,那不再合乎我们这时代的看法了。DzS 2977
No。79、认为原有的观点:“公民有以任何形式恭敬天主的自由与权力,可以公开表明自己任何观点和思想,那么则更容易导致思想、道德上的败坏,及冷淡主义恶果的泛滥。”是虚妄的。(按:教宗言外之意是肯定原有的观点。)
No。80、罗马教宗能够也应该和进步(主义),和自由主义,和新的文化相协调,和睦共处。     DzS 2980

共济会成员(Yves Marsaudon)在自己的著作 《传统共济会会员眼中的世界性教会合一运动》说:“天主教徒不能忘记所有的道路都通向天国。他们又必须承认这个大胆的自由思想。我们可以称之为一场革命,来自我们的共济会分会,源源不断地流到并掩盖罗马圣伯多禄圆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5 08: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浩,今年36岁,是天津大学精密仪器与光电子工程学院教授。今年5月16日,他应邀赴美参加一次学术会议,但没想到的是,他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刚一入境时便遭到逮捕。

5月19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一份长达32页的起诉书,针对包括张浩等3名天津大学教授在内的6名中国人,指控他们窃取美国高科技商业机密以帮助“中国的大学以及受政府控制的企业”。

5月2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给予回应: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

中国政府对有关的情况表示严重关切,正在进一步了解有关情况。中国政府将确保中国公民在中美人员交往中的正当权益不受损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7 09: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詩人刘幼民 发表于 2015-10-14 20:55
基督教在耶稣死后一百多年才开始走运,之前一直被当成邪教遭人鄙视。

少见多怪!

国民党统治时期,共产党还一直被称作“共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6 11: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见到国家干部不用再跪着说话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1-1-26 17: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