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19|回复: 8

曾致力于中国化天主教的刚恒毅枢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9 16: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我们要的天主教中国化是天主教在本质不变的前提下,使福音更容易在中国传播;人家要的宗教中国化是不惜改变宗教本质使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更加服务于现政权的稳定。

刚恒毅枢机:第一任罗马天主教宗座驻华代表刚恒毅枢机( Cardinal Celso Costantini)
    刚恒毅(1876—1958年),字高伟,意大利人。
    全名为刚恒毅枢机( Cardinal Celso Costantini)中国天主教历史上著名的人物,第一任罗马天主教宗座驻华代表。乃教廷首任驻华代表、中国教会之密友、主徒会创办人、后升任传信部次长。主徒会为纪念他,在台北创办了恒毅中学及恒毅月刊,在马来西亚成立了刚恒毅研究中心,也将他有关中国教会、福传、神修、艺术方面的著作译成中文。
    刚恒毅1892年开始进入修道院学习,1899年成为神父。求学期间对艺术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并获得了一定成绩。1918年开始担任副主教,1921年成为主教。当时,由于中国正在兴起反对基督教的社会运动。罗马教廷为了进一步发展中国的天主教,决定致力于实现天主教的中国化。1922年派遣刚恒毅为教皇宗座驻华代表来到中国,协助全国各主教开展教务。1924年在他的主持下,第一次全国天主教主教会议在上海召开,决定迅速建立一个中国化的天主教会。他们把中国教区重新划分为17个大主教区。1929年他在中国创立主徒会,成为一个完全中国人的修会。1932年回国,1952年升任为教廷的枢机主教。
    刚恒毅形象的把孔子与中国贤哲比作真理的跳板,通过它可以把中国人导向基督,他看到中国人都把天主教视为洋教,亟须博学的中国神父来传播福音,因为“他们知道运用更恰当而卓越的方法把信仰介绍给自己的同胞,正如早期教会利用希腊人的哲学思想,把信仰介绍给西方学者一样,同样,孔子与中国贤哲也能成为真理的跳板,把中国人导向基督”。
    所以,他充分的酝酿之后,于1927年在中国成立了第一个本籍男修会——主徒会。取意于复活的耶稣与厄玛乌的两位使徒相遇,鼓励他们之后,派遣他们传递耶稣复活的讯息,为福音铺路。主徒会以“会友本身的道德修养”和“在中国传扬圣教”为宗旨;以“热爱圣体”和“亲仰教宗”为标识;要求会士们以“修德”和“求学”为方法;特别注意“爱国”、“亲善他会”、“扶助传教区”、“办理学校”等要务。
    刚恒毅希望借助总部设于宣化的主徒会士们“在这个善良而生来就是基督徒的中国民族间,成为福传的有效工具”。“他们都应是饱学之士,出版护教书籍、管理学校,并配合时代需要,为炎黄子孙传播福音”。“使中国圣教广扬,使公教文化中国化,使天国临格于中国。”
     刚恒毅是第一任宗座驻华代表,是推进中国天主教本土化运动的关键人物,在其策划下,1924年第一次召开全国主教会议,1926年罗马正式任命六位中国籍主教。
好像本土化运动至此可以画一个句号了。但是,历史说明,仅仅实现中国主教的国籍化只是本土化运动的很很微小的一步,因为本土化内容涉及更为广阔的内容,其中最为核心的是神学建设的本土化,即建设“汉语神学”,而东西两种文化的相斥性使得这一目的是很难达成的,台湾的“新士林哲学”是构建“汉语神学”的一种重要尝试,也是将本土化运动推向深入的重要体现,但是结果如何呢?已经有人开始反思这种尝试的意义&价值了,甚至有人讲实现本土化并不一定见得会给中国的教会带来福音,在很多地方中国教会的本土化已经搞的“过火了”,这种意见可以称之为是“片面的深刻”,对于反思历史的教会和教会的未来是具有启发意义的。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实现国籍主教是刚恒毅一生的得意之笔,但是没有前面雷鸣远等前驱者的铺垫,这个进程也许会推迟,正如王老松对雷鸣远说过的一样“如果没有你的受罪,中国的主教也许还要再等五十年”——说这话,是在1926年。
    创立修会――主徒会
     刚主教早有创立一个中国修会的计划,他有两个主要动机:
     1)、要改变中国人视天主教为洋教的看法;
     2)、教会须有一批博学的中国神父。

    当时在中国的不同修会中虽然也有中国会士,但都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成立中国本籍修会,能更好地将福音传给中国人。中国修会不仅可以在国内服务,而且也可以到缺乏神父的南洋及美洲,为华侨服务。他们都应是饱学之士,可以出版有关的教会书籍、能够管理学校,并配合时代的需要,为炎黄子孙传播福音。刚总主教计划,至少该有一批具有良好的文化素养的中国神父,他们知道如何运用恰当而卓越多方法,把信仰介绍给自己的同胞。孔子与中国贤哲也能成为真理的跳板,把中国人导向基督。
    刚总主教把自己的设想上报教廷,并于1927年1月4日获准创立修会;修会取名“主徒会”,以纪念基督派遣门徒作前驱,为福音铺道。现在基督也正进入中国,“主徒会”应为祂铺道。主徒会会院选在宣化城外的一个溪畔山谷。修会的两大特征是:热爱圣体和效忠教宗。会士牺牲个人支配财产的权利,同时也可避免为财产而操心。刚总主教希望主徒会会士诚心放弃现实之物,要诚实、忍耐、自律、甘心操练神贫之德。基督看透人心,酬报真正神贫和愿意牺牲的人,而不理睬只重形式的人。希望“主徒会”在这个善良而同样是天主所爱的中国民族间,成为福传的有效工具。
    刚主教也特别重视神父们自身文化素质的提高。他说:“公教学校师资应符合教育当局规定之学历。此外,要鼓励青年司铎到大学攻读,以便获取大学文凭。”当时孙中山的一位秘书告诉刚总主教:“在中国有三件事可以得到人尊敬而发生影响力:学识,财富和官阶;外籍传教士因有学问而受人尊敬。可是,多数中国神父因不精通中国文学及科学,在教外人前抬不起头来。”用文化的途径去宣讲福音也是应该重视的。
    当时教会所归化的教友多为下级社会人士,当然也有些知识分子教友,给教会增色不少,他们多是来自老教友家庭,尤以上海教区最为显著。教会急需掌握中国文化的护教作家,以阐明信仰真谛,创造有利的公教气氛,否则不利于中国的福传。中国教区、修会与神哲学院的创立,正是为未来美好的远景作准备的。
    刚总主教提醒在中国的传教士,尤其是中国的神职界人士,在文学、社会学和科学知识方面应具有一般中国知识分子的水准,这样才会被人尊重。以文化传教,走利玛窦神父的传教之道;多利用文化事业去传扬福音,可让中国人对宗教的偏见一扫而空。用了文化方法后,再配以祈祷和忍耐,到时候自然会水到渠成。

    刚总主教特别对中国神职提出了三点希望:
    1)、感恩:外籍传教士开垦的这块地,现在交给你们继续耕耘。……中国神职应把乐观的传教士精神和感恩的心情合而为一。中国新生的教会,是由无数中外基督徒的鲜血种植、浇灌的教会,你们从传教士和殉道者手中接过来这信仰的火把,责任之重大,可想而知。……中国神职在感恩之余,应加倍努力才是。
    2)、初期教会在殉道之外的特征是:圣统、牧灵、护教。
    服从主教,不因他是哪国人,只因他是宗徒的继承人。
    牧灵和护教的书籍是早期教会的特色之一。你们应像教父一样,让中国优良的文化与习惯公教化,超性化。为达到此目的,除圣德与修养外,需要有丰富的学识和文化的素养。活到老,学到老。应避免空闲,因“那咆哮的狮子寻找可吞噬的人”(伯前5:8)
    3)、爱慕圣体,孝爱圣母:

    你们好像厄玛乌的朝圣者,每日在分饼中认出耶稣来。我们沉入在天主的性体中,正如鱼在水中一般。我们在天主内生活、行动和存在(宗17:28)。
    我们曾把中国奉献给圣母,要多多孝爱圣母。中国一向以孝德为主,中国人把自己的祖国看做一个大家庭,也该有个天上的母亲。上海佘山和保定东闾的圣母朝圣地经常有人去朝圣,便是孝爱圣母的具体表现。
    在关注神父的同时,刚主教也关心中国修女的状况。他说:“中国修女已经成长了。我们需要教区性的独立本籍修会,或者成立本籍会省,好让中国修女能更好地发挥作用,为自己的同胞服务。”
    另外,刚主教也很注意礼仪本地化的推进。
    “我注意到外教人的供桌具有和我们祭礼相同的特征:一具雕像、一张桌子、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只要把神像更换一下,其它部分仍可保留。宗徒们接受了罗马富有文化气氛的陈设与方式,为何中国不能如法炮制呢?至于可能发生混乱不清的危险,也可透过解释和再教育予以澄清。在衣冠方面,中国的穿戴非常体面,何不觅一智慧选择,准备一套中国式祭服?此外,在中国丧服用白色,我们却把西欧的黑色带到这里,徒增皈依的障碍,何苦来哉?”
    刚总主教曾说:“天主愿意的话,中国也能像欧洲那样物质进步。在空虚的心灵内,再充满心灵的慰藉和宗教的神能,使之内外一致,进而以坚强信心认识并爱慕天主,中国民族将是最伟大的民族。”
    今天,当我们再次回顾80年前刚总主教的作为时,惊奇地发现,他正是天主特别派遣给中国教会的一位先知。在中国社会及教会比较混乱的时候临危授命,坚毅刚强,力挽狂澜,推动中国教会走上正轨。正因为有了他的努力,中国教会日渐成长起来,建立了圣统制、有了中文圣经、有了统一的要理问答……
    刚总主教的许多思想与半个世纪后召开的“梵二”会议精神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天主在不同的环境下召叫不同的人回应时代、圣化人灵、弘扬福音。同样,今天天主也在我们的环境中召叫我们每个人师法先贤,善尽责任,发挥天主给我们的元宝。世界在不断变化,中国也在飞速发展,我们也要以更合适的方法弘扬福音。面对环境,我们首先要认清教会的首要使命和当前主要的目标,在各方面充实自己,以现代人所能了解的方式,并全力以赴传言福音。
    当今各种知识飞速发展,人们对各个领域的研究都有了长足的进步,科技几乎主导了人的生活,然而,人们仍生活在困惑,郁闷及更大的渴望中,人的心灵是为天主创造的,只有天主能满足人,给人平安与喜乐。而我们每位福传者要辨别时代的征兆,赶上时代,引导人们在信靠天主,追求永生中建设正义、共融的世界。在此过程中一定会遇到种种的困难,但主耶稣已经告诉了我们,“不要怕!……我的恩宠对你就足够了……我将常同你们在一起,直至世界末日”。
    美丽的五月,百花齐放,春色满园。我们每一位基督徒就是一朵小花,在圣母的呵护中,领受天主的阳光雨露。让我们努力开放,将中华大地装扮得更加美丽祥和。
    让我们虔诚祈祷,再次将中国教会托在教会之母圣母玛利亚的手中,祈求她为整个中华民族转求天主,恩赐教会在中国这块天主恩爱的大地上发扬广大,愈显主荣。

 楼主| 发表于 2015-5-30 10: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主教会在圣神的带领下,曾差派了无数的传教士来到中国,这些传教士以神仆人的形象服务于相对贫穷落后的中国,与广大的中国人民认同,在极为艰难的环境中,把基督的福音带到了中国,并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扎根,使天主教成为了与中国人,与中国文化紧密相连的宗教。中国教会有中国人自己的主教,有中文圣经,有用中国的诗歌和音乐所编的圣歌,中国信徒用自己本民族特有的方式敬拜天主,用主耶稣基督的教导服务中国人民。中国天主教徒对现政权没有什么奢求,只求尊重我们的信仰,尊重天主教会的二千年的传统,不要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教会身上。中国天主教会的历史证明,她是中国社会一支积极的力量,对中国社会的发展起着积极的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30 13: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tianshimama 发表于 2015-5-30 10:47
天主教会在圣神的带领下,曾差派了无数的传教士来到中国,这些传教士以神仆人的形象服务于相对贫穷落后的中 ...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梵蒂冈不承认新生的中国政权,多次发布“通谕”和“命令”,禁止中国的天主教教众与政府合作,不准中国教徒参加政府支持的任何组织及其活动。只要是共产党做的事情都反对,当时梵蒂冈有个通谕,告诉中国的主教神父教友,信教的,不能和共产党合作,不能看共产党的报纸,不能参加共产党领导下的任何组织。爱国是天主的诫命,天主十诫的第四诫就是爱国,爱国是我们的本分,圣经上说天主的归天主,凯撒的归凯撒,就说政治是归政治,信仰是归天主,一切权柄来自天主,谁反对权柄谁就是反对天主,圣经上又说为了天主的缘故,要服从人类的一切制度,爱国不但没有罪,有功劳,爱国无罪也没有罚,不存在罚,罚也无效,就这几个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31 12: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5-5-30 13:39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梵蒂冈不承认新生的中国政权,多次发布“通谕”和“命令”,禁止中国的天主教教众与 ...


1950年4月13日,周恩来在《发挥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积极作用的几个问题》的讲话中指出:“我们主张宗教要同帝国主义割断联系。如中国天主教还受梵蒂冈的指挥就不行。中国的宗教应该由中国人来办。”

第一诫 钦崇一天主在万有之上。 第二诫 不呼天主圣名以发虚誓。 第三诫 守瞻礼之日和主日。 第四诫 孝敬父母,尊敬师长。 第五诫 不杀人不害人。 第六诫 不行邪淫。 第七诫 不偷盗。 第八诫 不妄证不毁谤人。 第九诫 不贪图他人妻子 第十诫 不贪他人财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31 15: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曾致力于中国化天主教的刚恒毅枢机

——————————————

还没时间看该帖!
但是看标题就有问题!

     天主教就要天主化!
    既不是中国化,也不是梵蒂冈化!
     正因为中国的天主教在上面两个问题上的模糊,所以没有起到天主交付的做“好光”、做好“盐”的作用,所以对中国当今社会败坏,官吏腐败、人们堕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31 18: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tianshimama 发表于 2015-5-31 12:56
1950年4月13日,周恩来在《发挥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积极作用的几个问题》的讲话中指出:“我们主张宗教要同 ...

天主十诫的第四诫就是爱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31 23: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那女婴 于 2015-6-1 00:12 编辑

发表于 7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东方那女婴 发表于 2015-5-31 15:58
曾致力于中国化天主教的刚恒毅枢机

——————————————

呵呵,阳阳望文生义啊。人家的中国化是不改变宗教本质使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来更加服务于现政权的稳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呵呵,自由说得也是。但我确实时间太紧,能不看的就不看算了。
   对自由你的话而言,宗教徒坚持的信仰应当是天主的旨意,而不是为了哪个政权的稳定或那个政权所认识的社会主义。就拿中共来说,中共解释的社会主义与天主的社会主义,即我的,也是天主所赐的《21世纪人类和谐社会主义革命与理论及行动纲领》一文中的社会主义是有所区别的,所以美国人就不接受中共的社会主义,若美国人知道了该文中介绍的社会主义,特别是当他们知道、确认了那书是天主所赐的时,他们就会接受了。
   所以,当今世界大多数人们不接受中共的社会主义,是有所道理的。
   中国的宗教徒为自己国家的稳定是应当的,但不能因此就一团和气,认为政府偏离了天主的道的,该提出批评的应当提出批评,这才是坚持真理,也是一个公民所具有的权力。
   而当今的宗教徒则往往走两个极端,即要么一团和气的不坚持真理,放弃宗教徒“光‘的使命和公民的权力,要么变为极端宗教,或受境外势力控制反政府,做一个违反天主训诫的宗教徒和做一个违法的公民,都是不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 00: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4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tianshimama 发表于 2015-5-31 12:56
1950年4月13日,周恩来在《发挥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积极作用的几个问题》的讲话中指出:“我们主张宗教要同 ...

天主十诫的第四诫就是爱国
————————————

我看没人说十诫不对、
只是天下的权威都是天主所赐,所以中国的立法机构的立法权也是天主所赐,所以中国当今更完整、系统的法律也是天主的戒律。
   所以,三千多年前的十诫还能实用于中国当今的国情、人情‘、社情吗?
   我说你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可敬,但我又说你是思想极端僵化、保守的教徒,专门误导教徒,这就不好了!
   我劝你老老实实的拜我为师或先生,再去开化开化你的教宗,好让你们能跟随再来的耶稣那主。
    做一个新时代的天主的信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 06: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5-5-31 18:45
天主十诫的第四诫就是爱国

阳阳:“宗教徒坚持的信仰应当是天主的旨意,而不是为了哪个政权的稳定或那个政权所认识的社会主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1-1-20 14:2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